RSS

英国的介入

28 12月

到十九世纪末期,英国在印度次大陆的影响扩展到西藏边界,喜马拉雅地区的一串小国或政权成为英国势力范围。至早到1861年,印英政府批准了一个去拉萨的考察使团,并向中国申请许可。他们对西藏和印度之间可能发展出繁荣贸易给予厚望,希望印度能虹吸稳定的中藏贸易中茶叶和制成品的一部分,而从西藏得到羊毛、兽角、毛皮、草药、金和麝香等。那时,西藏禁止进口印度茶叶。1876年,英国在《芝罘条约》中获得中国同意这种使团,印度可以从中国向西藏派遣一支考察使团,经四川、甘肃,或者直接从印度到西藏。[19]

1886年,英国马科勒(Macaulay)代表团在锡金集合进入西藏。因为西藏人的反对,此使团未能成行;但这个使团提醒西藏派遣军队到锡金边界,宣示主权。这引来了1888年的英国进攻,将西藏人赶出这一区域。作为此战的结果,拉萨的驻藏大臣到印度去和英国协商。这次协商的结果是1890年条约,在条约中,中国承认英国对锡金的保护权,并描绘出锡金-西藏边界。三年以后,1893年,在中英商贸条约中,中国同意在锡-藏边界西藏侧的亚东(Yadong)开设“商埠”,对所有英国商人开放。英国政府同时获许派遣官员常驻亚东(西藏),监督该处的英国贸易。

但是,西藏没有参与这些协约,对其实施也不合作,形成了僵局。这就是1899年寇松勋爵(Lord Curzon)上任印度总督时的局面。他意识到中国对西藏事务没有实际控制权,于是他得到伦敦许可,试图和西藏建立直接通道,发展关系。十三世达赖喇嘛(1895年亲政)对和英国发展关系不感兴趣;当寇松给他写信,达赖喇嘛原封不动地退还这些信件,回复说,中国人不喜欢达赖喇嘛和英国人通信。[20]由于不能启动和西藏政府面对面的会谈,1903年,寇松说服伦敦,派遣一支远征队强迫西藏谈判。但西藏人拒绝和远征队会谈,英国军官和他们的印度军队逐渐深入拉萨,表面上是想劝诱西藏人谈判。西藏军队试图阻止他们前进,一系列战役之后,西藏人被轻松击败,损失一千多人。仅在古如(Guru)之战中,几分钟内就有六、七百名西藏军人被杀。无法抵挡侵略者,英国军队1904年8月3日进入西藏首都拉萨。他们是第一支征服西藏的西方军队。

在此期间,中国政府(通过驻藏大臣)劝说十三世达赖喇嘛和英国远征军谈判,以阻止他们的进逼;当远征军进入拉萨之际,和其司令荣赫鹏(Younghusband)会面。但是中国对达赖喇嘛没有控制力,喇嘛不理会这些劝诫,逃亡蒙古,害怕他会被迫签署不平等条约。从蒙古,达赖喇嘛希望得到沙皇的支持反抗英国。

为了让英军从拉萨撤军,达赖喇嘛的留守官员勉强答应了英国的条款,这些条款被写入1904年英藏条约。条约上只有西藏和英国远征军司令的签字——满族驻藏大臣拒绝签名——这份条约承认英国对锡金的保护权,印度(印英政府)有权派英国商贸官员在三个西藏城市(江孜[Gyantse],噶大克[Gartok]和亚东)开设商埠。条约中非常含糊地排除中国,同时更明显地排除其他国家例如俄国,在西藏发挥政治影响力。西藏支付了562,500英镑(合7百50万卢比)战争赔款,英国军队占领西藏毗邻锡金的一部分(亚东的春丕谷[Chumbi Valley]),直到赔款付清。条约也规定英国商贸代表可以访问拉萨,讨论条约相关问题。[21]根据条约的精神,印英政府实际上将西藏变为另一个“自然态”保护国。

在西藏的战争和占领拉萨的新闻令许多伦敦人震惊,他们并未授权寇松征服西藏。英国的利益高于印度。考虑到香港和俄国,很快,英国外交官批评1904年英藏条约中获得的政治利益。大笔的战争赔款减少了三分之二,减至168,000英镑;英军必须在三年内撤出西藏春丕谷。类似的,派员访问拉萨(影响当地事务)的权力也被单方面放弃了。

尽管如此,最后的英藏协定仍然使西藏大门向英国利益敞开。它同时也制造了关系到中国的主要外交和法律问题。因为驻藏大臣没有在条约上签字(中国政府也没有批准条约),如果伦敦不打算放弃其中国政策,也不想让西藏成为其属地,或者接受西藏的独立国家状态,伦敦就不得不寻求中国同意这些既得利益。英国的西藏策略中存在固有的矛盾:大英帝国直接和西藏政府打交道,以达到其目的;同时和中国打交道使之合法化。

对中国而言,整个事件不过是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强加的另一个屈辱。清廷认为,因为达赖喇嘛轻率地忽略了中国让他和英国人谈判的命令,英国人才有军队和官员驻扎西藏。另外,英国和西藏的双边协定中含糊地声称要在西藏排除外国势力的政治影响。从过去半个世纪西方国家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来看,北京很容易怀疑,英国阴谋把中国排除在西藏事务之外。

但对中国而言,幸运的是,伦敦的中国政策并不想将西藏转化为英国属地,更不用说让西藏独立了。而且,英国迅速缓和了中国的担忧:双方进行谈判,以得到中国承认荣赫鹏赫西藏签订的协定。作为谈判的结果,1906年中英条约对1904年的条约进行了修改(西藏政府不参与其中),条约重申了中国对西藏属地的法律主权。条约中的关键条款写道:“大英政府不谋求并吞西藏领土或者干涉西藏内政。中国政府承诺不允许任何外国干涉西藏领土或内政。”以及“[1904年条约中的]各项权利除中国能独享以外,其他外国不能享有。”[22]于是,在中国已经无力在西藏行使实际权利之时,英国单方面重申西藏对中国的从属政治地位。

次年的英俄条约使局势更加国际化,第二条开始时说,“双方承认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在无中国政府介入的情况下,大英帝国和俄罗斯不单独和西藏进行谈判。”[23]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二月 28, 2005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