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2006年1月24日林义雄宣布退出民进党公开信

25 1月

亲爱的同志:平安!

义雄自十九岁起研习法律,二十六岁起执律师业,迄今已四十年;三十五岁起参与政治工作,如今匆匆也已三十年。其间曾铁窗幽居苦读四年半,负笈游学美、英、日六年,专研政府组织与政治运作,可说大半生浸淫于法律、政治且略有所得,因此对于自己的法政见解,即使与一般学者专家有所不同,亦常敝帚自珍,不敢随意苟同流俗。

关于政党,义雄认为理想的民主国家的政党,应该有如下特质:一、政党是一群志向相同的人协力争取政治权力及地位,并藉着争取到的政治权力及地位来实现社会正义的团体。所以参与政党的人,以有心办理党务或代表政党争取公职的人始有必要。

二、一般人民应站在国家主人的立场,对各式各样的政党随时保留选择支持或抛弃的超然地位。所以政党只有一时的支持者,而不必有永久的党员。否则一般人民分别成为各个政党的党员时,各政党就形同人民相互对抗的集团,而人民也失去了主人的超然地位。

三、政党依附国家而生存,所以政党的目的应在促进国家的政治进步。政党应认定其他政党是促进国家进步的同工。所以对于他党都应视为友党,不应为了争夺政治地位及权力而舍弃国家的利益,更不应互相仇视、敌对。

我本着这样的信念,于公元一九九四年加入民主进步党。入党之后,承蒙全体同志爱护提携,于一九九五年担任本党第三届立委选举总指挥,一九九六年起担任首席顾问,一九九八年承同志厚爱,惠赐高票而担任第八届党主席,并在任内担任第十任总统选举总指挥,幸能不辱使命而于公元二千年完成政党轮替之民主重大工程。

自二千年党主席任满卸职后,我已无意从事党务工作。至于竞选公职,以近年来台湾的选举情况来说,代表各政党的候选人,大多数会夥同该党之公职人员,举办所谓造势大会,或刊登巨幅广告号召自己的党员及支持者,一起来批评痛骂,甚至于诬蔑其他政党及其候选人,并无理性的政策辩论。所以每一次选举,几乎都让台湾的族群更加分裂,阶级更加对立,选后仍然互相仇视、恶斗,使整个国家和社会陷入纷扰不安。

我既已无意从事党务工作,也不愿代表任何政党竞选公职,所以作为民进党党员已无任何意义,因此选择作为一个超然的民主国家的主人,从此不再附属于任何政党。但多年来同志的支持鼎助,恩义难忘,今后虽非同党,仍然深愿能因同胞之情爱,在维护台湾主权、民主进步的路途中,互赐关爱提携,并肩同尽心力。

东风送暖,寒天将尽;在人生旅途中,我时而驻足凝视野花的绽放,时而踏着普照一切的阳光疾驰,任天上云舒云卷,心中则无风无雨也无晴,梦魂所系,唯婆娑之洋、美丽之岛与同志之音容而已。今将离别,难免感伤,然哭啼拉扯,终是小儿女态,故强忍满眶泪水,谨借先贤名诗两句明志并与各同志互勉:「岂是肠枯无热泪,愿留他日润苍生」。

谨祝身心愉快林义雄敬上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25, 2006 in 历史存档, 台海风云

 

One response to “2006年1月24日林义雄宣布退出民进党公开信

  1. davidpeng

    一月 25, 2006 at 9:35 上午

    許信良退黨聲明全文:

    雖然滿懷依戀和不捨,我還是決定離開曾經和我一起走過一
    段有歡呼、有淚水、有驕傲、有挫折的政治旅程的伙伴。同
    志們,我們在此分手,因為我要繼續往前走!

    這是我一生所作的最艱難也最痛苦的決定。我反覆思量,內
    心不斷天人交戰。理智雖然作了抉擇,但情感依依難捨。命
    運怎麼這樣對待我啊!當更深夜半,我常仰天長嘆。

    我一生最重要的時光,都獻給了民進黨,以及民進黨賴以誕
    生的反對運動。如果說,我對這個黨的付出,遠遠超過我對
    我的家庭,我想並不為過。這裡,有我個人坎坷的歷史。這
    裡,有我個人美麗的回憶。這裡,也有我個人深厚的友誼。
    正因為嚐盡人間的冷暖,世態炎涼,這裡對我更彌足珍惜。
    此去一別,孤鴻萬里。此時此地,我真有「日暮鄉關」的蒼
    涼。

    很早,我就立志成為承擔歷史大任的使徒。是這種使命感,
    一路驅使和支撐我的政治人生。

    二十二年前,我離開國民黨,因為當時我所處的歷史情境,
    讓我強烈感受必須負起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我要反抗威權
    ,推動民主!在一黨專政的高壓統治讓整個台灣社會寂靜無
    聲的七十年代,我拋棄所擁有的一切,面對不可測的未來,
    孤軍奮戰,勇往直前。新的歷史動力在中壢事件的火光中出
    現,新的歷史機運在反對運動的狂飆中開展。二十二年來,
    我一直處在這個運動的最前線,親自承受傷害和危險,無懼
    無恨,無悔無怨。

    這當然不是一個人的故事,這是偉大的運動。多少高尚的情
    懷,多少感人的事蹟,多少悲壯的犧牲,都在其中。謹向所
    有參與這個運動,支持這個運動的有名的無名的英雄義士,
    致上最高的禮敬!

    但是,同志們,我們必須知道:這個運動已經過去了,雖然
    我們的傷痛、憤怒、甚至興奮,並未過去。我們的使命已經
    完成了。我們已經有了民主,我們已經有了國家。那舊有的
    美好的仗已經打完了,雖然還留下一些零零星星的清理戰場
    的工作。我們不能永遠停在這裡,緬懷過去的榮耀,享受既
    得的戰果。同志們,當我們還活在台灣歷史舊夢的時候,全
    球化的世界政經新秩序已逼人而來。這個新秩序帶給台灣新
    的機會,新的責任,新的權利,新的挑戰。因應得好,台灣
    在新世紀可能大放異彩;因應得不好,台灣在新世紀也可能
    陷入災難。

    在政治上,新世紀將是和平的世紀。在美國主導之下,新秩
    序將以集體的意志和力量,制止戰爭,保衛和平,解決衝突
    。新秩序不會容忍任何國家,或任何國家內部衝突的一方,
    以戰爭遂行本身的意志。只有維護新秩序的戰爭是合法的,
    任何非法的戰爭,都將受到合法戰爭的制裁。

    在經濟上,新世紀的世界,將是沒有國界的全球市場。這個
    市場受到共同商業規範的嚴格管理。新秩序並不允許聽任叢
    林法則運作的無政府行為。

    對於台灣的安全,新秩序是新福音,因為它讓「台灣問題必
    須和平解決」,的美國政策,獲得更強而有力的保證。但新
    秩序對台灣也有要求。它要求台灣不片面宣佈獨立,不刻意
    挑釁中國。它也要求台灣透過和中國的對話、交往和交流,
    對台海的和平與穩定負起積極的責任。它甚至有可能進一步
    要求台灣,在兩岸問題最終解決之前,接受「中程協議」或
    「過渡架構」。

    對於台灣的經濟,新秩序是新機會,也是新挑戰。它把中國
    變成全球市場的一部分,而不再是台灣必須單獨面對的可怕
    敵國。但它也讓台灣在國內外市場面對更激烈的國際競爭。
    特別是台灣的農業和金融,將承受嚴重的衝擊。面對更激烈
    的國際競爭,必須作更認真的內部整合。內部鬥爭的消耗,
    必然成為對外競爭的負擔,而對外競爭的成敗,則是社會的
    共同利害。

    台灣還是幼嫩的民主國家,又是對安全高度敏感的危機社會
    。因此,解決歷史遺留下來,懸而未決的政黨對立,族群對
    立,統獨對立,更是當務之急。因為這樣的認識,我和施明
    德主席,在前後六年的黨主席任內,相繼推動黨的轉型。我
    們的努力,包括下面幾樣工程:

    –明確定位本黨性質 黨是在民主體制內以選舉作為取得
    政權唯一手段的政黨,不再是狂飆時代的運動政黨。黨應該
    重視社會運動提出的問題,並尋求以議會政治的立法手段解
    決問題,但不應迷戀引起社會不安的群眾運動。

    –重新銓釋台獨綱領 黨是負責任的政黨,內對台灣人民
    ,外對國際社會,都願負起嚴肅的責任。本黨執政,不必也
    不會宣佈台灣獨立,也不會以公投改變國家名號。因為台灣
    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而國家安全遠比國家名號重要。

    –致力消弭歷史對立 反對運動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歷
    史對立必須儘速消弭。推動族群大和解,推動建立既競爭又
    合作的新政黨關係,支持「統獨休兵,台灣優先」的社會共
    識。主張「聯合政府」,不僅作為民進黨邁向執政的必要策
    略,也作為在特殊歷史階段,整合政黨對立、族群對立、統
    獨對立,穩定中央政權的特殊政治機制。

    –要求重視經濟議題。 提出國家政策白皮書,提出國土
    規劃新藍圖,要求黨有共同的,一致的財經政策。推動黨中
    央和立院黨團共同負起政策領導責任。要求重視國內企業和
    在台外商的意見,在兼顧環保價值和產業發展的原則下,慎
    重處理拜耳公投以及石化工業的問題。

    –前瞻看待兩岸關係 提出以新思維思考兩岸關係,強烈
    批判黨對兩岸關係的保守態度。主張經營中國市場應該成為
    台灣長期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主張開放三通,讓經貿先行
    於政治,認為如此不僅有助於台灣經濟的快速發展,也有助
    於緩和兩岸政治的緊張狀態。主張台灣應以善意的主動,帶
    動兩岸善意的互動。反對以情緒性的對應,刺激兩岸關係的
    緊張。主張正面回應世界新秩序對台灣的要求,不僅要擴大
    交流和交往,也不要迴避政治對話。轉型,是承擔新使命,
    不是背叛舊使命。沒有人能背叛已經實現的使命和理想。

    施明德主席和我,都以本身生命的實踐,傳達一個信念;當
    我們是被壓迫者的時候,我們沒有權利委屈自己;當我們是
    國家主人的時候,我們沒有權利放縱自己。正因為更深愛台
    灣,我們才能忍人之所不能忍,為人之所不敢為,言人之所
    不願言。施明德主席和我,毫無保留地以長期從事反對運動
    所累積的影響力,投入黨的轉型努力。最具才華的陳文茜女
    士,對黨內和社會闡釋黨的轉型意義也不遺餘力。但我不得
    不承認,黨的社會形象雖然好轉,黨的主流力量以及基層基
    本教義群眾,並不支持我們的努力,甚至敵視我們的努力。
    施明德主席和我,都曾經因此還受公開的羞辱,和暴力的攻
    擊。

    我不在意我在黨內所處的境遇,但我不能不在意黨不再成為
    台灣歷史發展的動力。台灣又面臨新的歷史關鍵時刻。像久
    經戰場的老兵,我又聽到出發的號角聲。大伙不動,我只好
    千山獨行。除了強烈的歷史使命感,我還有沈重的人生急迫
    感。

    同志們,我們在此分手,因為我要繼續往前走!

    1999.5.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