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己之所欲,勿施於人—— 寫給龍應台的公開信

01 3月

撰文 李明旭
2006/02/07, 週二拜讀您最近發表的鴻文《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十分欣賞您斐然的文采,十分欽佩您滔滔的議論,也十分肯定您對濫權遏制言論自由義正詞嚴的撻伐。

正如您自己所說,您動筆寫這篇文章是衝著北京《中國青年報》屬下《冰點》週刊被勒令停刊的事件而來的。因此,文章絕大部分的篇幅都集中於談論言論自由的重要性,從《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新京報》被整肅、被消音處理,一直到《冰點》因為刊登了您的文章和袁偉時的一篇《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而遭“求同之禍”,凡此一連串的事件無不引發您極大的憤懣與月旦評,這一方面令人產生“感同身受”之情,另一方面卻又令人感到“偏頗失據”之憾。

其實,我並不確切瞭解,究竟上述媒體的遭遇僅僅是一種鉗制言論的動作,或有其他業務方面的牽扯與揪鬥?我想,如果中共當局能夠適度的放寬言論的尺度,增加多一些透明度、能見度,這不但可以減少外界因疑竇重重而任意揣測與非難,也可以免除執政當局遭受諸多含冤莫白的不實指責與求全之毀。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一派神秘兮兮的行為向來徒招物議,而提供新聞媒體更多更大的自由空間,顯然有益無害。基於這樣的認知,不才對龍女士的慷慨議論,頗有同感。

再說,袁偉時《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一文並非什麼大逆不道或洪水猛獸的異端邪說,它只是對歷史問題提出探討和看法,如果其中有失誤、不妥,甚至是歪曲史實,則大可公公開開、大大方方提出來商榷、分辯和糾正,何必小題大做、大動肝火把《冰點》一股勁兒送往閻王府油煎火烤呢?龍女士對此提出申訴,若能引起胡主席於百忙中稍加垂注,並對“中宣部”那些習慣於先斬後奏、擅作主張,甚至是胡作非為的官僚們予以恰到好處的訓誡與懲處,則善莫大焉。

不過,不才不能不在此不無遺憾的指出,龍女士上述鴻文開門見山就對馬英九多所訾議,並對胡錦濤多所質疑,這恐怕是最大的敗筆,令人不敢苟同。

毫無疑問,馬英九對胡錦濤是有某種程度的敬佩的。當元旦過後胡錦濤走訪廈門,以寬闊的心胸和對臺灣同胞親切的問候來回應陳水扁的挑釁言論時,馬英九不禁發出由衷敬佩的讚歎:“這個人真是厲害!”相信這樣的讚歎不會是馬帥哥的“獨家產品”,至少在下也深有同感。其實,紐約市長彭博早就曾經當著記者的面稱讚胡錦濤“聰明”,新澤西州長邁克裏維也表示對胡“非常欽佩”;而布希總統本人更是不止一次讚揚胡的聰明才智,並強調胡是他“喜歡拜訪的人”。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唯獨龍女士偏偏對胡錦濤如此“分外眼紅”呢?在沒有更好的理由的情況下,不才只能作出大膽的假設:龍女士長期背負著“西方文明”的沉重包袱,以極其狹隘的心胸和有色的眼光來看待中國和中國的領導人。

咱們的孔聖人曾經說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大家經常掛在嘴邊的名言,曆久彌新;不過,我老覺得,孔聖人話只說了一半,他實在應該把下面的話說得更清晰:“己之所欲,亦勿施於人”。把自己的意志和理念不分青紅皂白的強加於人,這種行為的本身正是對“自由民主”精神的褻瀆與糟蹋,這是令人深惡痛絕的“霸權文明”。

美國的布希總統是在西方民主的選舉方式下,一人一票推選出來的領導人,龍女士應該不會質疑、否定他的“權力來源”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可是,他卻正是以他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公然對世人撒下了彌天大謊,以“人權高於主權”為幌子,以最沒有合法性與正當性的手段對伊拉克發動了一場最為可恥的侵略戰爭。他是當今世人公認的霸氣沖天的世界霸主,一切均以美國利益為中心,不惜損人利己, 比起當年的“春秋五霸”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韓國和菲律賓在美式民主下選舉出來的幾位總統,最後都因貪贓腐敗而鋃鐺入獄;而今天臺灣的陳水扁,不也有其“權力來源”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嗎?但他這幾年來一心一意所營造的弊案、炒股案、洗錢案……難道還不夠豐盈、不夠精彩嗎?這些人不都是以他們“權力來源”的合法性與正當性盡幹些殘民以自肥的不法勾當嗎?

伊拉克與巴勒斯坦在美式民主下所進行的選舉,不是幾乎都演成了鬧劇嗎?其結果正好給所謂西方民主制度的“優越性”提出了嚴峻的挑戰,進行了無情的嘲諷,並且賞給了美國霸主最露骨的尷尬。

看到了這許許多多令人啼笑皆非、欲哭無淚的事實,人們實在應該擔心,如果為了確定龍女士念念不忘中國領導人“權力來源”的合法性與正當性,讓中國人民今時今日也來一場轟轟烈烈的西方民主選舉,結果選出了一位陳水扁之流的領導人,13億可憐的中國老百姓將情何以堪、將如何自處呢?屆時難道我們能夠忍心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陷入水深火熱中 而無動於衷、能不為他們的不幸遭遇而感到痛不欲生的無奈嗎?

很多人都說,建立民主制度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臺灣今日的亂象正是走向民主之路必經的階段,是誕生“民主”產前的陣痛,說來振振有詞。問題是,有什麼理由非要中國人民承受如此不堪的“陣痛”?偌大的中國經歷了這麼一場陣痛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結局、是否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既然必須經歷漫長的歲月讓偌大的中國被用來充當“西方民主”的試驗場,?億中國人民充當白老鼠,為何不能允許中國人有多一些時間來摸著石頭過河,尋找自己的春天?為何不能允許中國人民在穩定中求進步?誰敢斷言中國人不可能創建優於百孔千瘡的西方民主制度的中國新文明來? 這樣的問題至今都未見有令人信服的答案。

龍女士質疑胡錦濤“權力來源”的合法性與正當性,理由僅僅是他出身於不受“西方民主”框框約束的共產體制,這顯然難以令人信服。周恩來與鄧小平等人不也是共產黨人嗎?他們無怨無悔的奉獻畢生的精力和生命,為國家人民的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豐功偉業,不是已經贏得了世人無限的敬仰與衷心的稱頌嗎?綜觀今日的臺灣政壇,誰有足夠的“正當性”能夠仰望他們的項背呢?或許龍女士會認為這不過是共產極權體制下鳳毛麟角的異數,那麼,我們不妨再看看臺灣的蔣經國吧,他不也是從威權體制下走過來的嗎?他的“權力來源”有什麼合法性與正當性呢?臺灣老百姓至今仍然對他虔誠的敬仰與懷念,龍女士難道能夠否定他對臺灣社會所作出的巨大貢獻嗎?

這裏摘錄美國之音記者肖敬的一小段報導,供龍女士參考:

重慶的簡先生說,他這個春節過得很愉快,而且對未來感到樂觀。他說:“我們這個春節過得非常快樂。在過年的這段時間,如果想到餐廳吃飯,要不很早去定桌就很難找得座位。今年還逛了廟會,心情很舒暢。特別是重慶前年就免除了農業稅,還有,重慶農村有些地方對農民進行低保的試點也在我們這個地方鋪開。中央提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這對當地的農民鼓舞很大。今年希望通過我們自己的努力,農民會過得更好,並且希望來年有一個好收成。”

福建的肖先生說,近年來他家的生活改善了很多。他說:“我是一個農民。在江澤民時代,我們一家的生活非常困難,到過年的時候,我們做父母的買不起衣服,也買不起肉。胡錦濤上臺以後,我們這裏農民的生活的確改善得非常多。”

從上面所描繪的畫圖裏看來,我很想說,不論胡錦濤的“權力來源”是否符合龍女士所標定的“合法性”與“正當性”,我們應該相信他正很認真的治理國家所面對的一筐筐、一籮籮千絲萬縷的難題,正致力改善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不過,我也應該說,中國目前依然存在著太多太多嚴重的問題,存在著太多太多令人悲憤交集、令人痛心疾首、令人無法容忍的惡劣狀況,前面的路途還很崎嶇而漫長,這是絕對不容否認的,也是必須認真面對的。

無論如何,世人的目光正殷切注視著中國,殷切期盼中國融入世界大家庭;只是我們不應過度期待,因為過度的期待無異於苛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此言不虛。

龍女士希望胡錦濤用“文明”來說服人,這難免令人深感困惑。美國拒絕簽署“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布希總統說這個協議一旦付諸實施,將令美國喪失幾百萬個工作機會。美國人要求世人都必須推行服贗美國利益的“奴性文明”,自己卻不斷推行“霸權文明”,凡事“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難道這就是龍女士夢寐以求的文明嗎?難道龍女士希望胡錦濤也用美國的“霸權文明”來說服人嗎?

最後,我還想說,西方民主本來就不是絕對完美的制度,更不是“置諸四海而皆准”的法寶。依據“自由民主”的精神,龍女士固然可以痛痛快快、一廂情願、毫無保留,饑不擇食的盲目擁抱“西方民主”,膜拜“西方文明”;同樣的道理,依據“自由民主”的法則,龍女士也應該以寬容的態度、以求同存異的胸襟來接受和尊重別人的選擇。

明辨是非、理性思考問題應該是龍女士的擅長,一旦讓憤怒和激情衝昏了頭腦,那可就太令人失望、太令人惋惜了。

論壇文章為讀者個人意見,不反映亞洲時報在線立場。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三月 1, 2006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