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李大同、盧躍剛對《冰點》停刊事態發展的聯合聲明

01 3月

撰文 李大同、盧躍剛
2006/02/17, 週五2006年1月24日,團中央下達了《冰點》週刊停刊整頓的決定。如同李大同在1月25日發佈的公開抗議書裏敍述的那樣,整個過程不僅毫無憲法和法律的依據,甚至連管理程式的正當性也棄之不顧,充滿了陰謀味道和精心算計。有朋友評論,“官僚們在技術上做到了極致,但是在價值層面上卻滑稽可笑。”信哉斯言!

不管當權者手段如何卑鄙,我們卻要堂堂正正行事。2月6日,李大同將給中紀委的申告書正式交給報社黨組書記王宏猷,王滿口答應按照程式一定將申告書送到,並給予回執。他之所以痛快應承,出於一個黨員的常識──黨組織有義務逐級轉交黨員的申訴。

然而在拖延了7天後,在李大同的追問下,王書記1月13日終於轉達了團中央的回覆:在經多人研究了党的各項章程之後,認為上級黨組織沒有義務一定要轉交黨員的申訴,所以決定不予將此申告向中紀委轉交,退回本人自行處理。

多人研究後的結果?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茲將有關條文照錄如下:“黨員對黨組織關於他本人或其他人的處理,有權在黨的會議上、或向上級組織直至中央提出聲明、申述、控告和辯護。黨組織對黨員的聲明、申述、控告和辯護必須及時處理或轉遞,不得扣壓,承辦單位不得推諉。申訴和控告信不許轉給被控告人處理。不許對申訴人或控告人進行打擊報復。”(引自《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

如此言之鑿鑿的明確規定,竟然由團中央多人研究後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我們驚訝之餘不免浩歎:地處首都的黨的高級組織,竟寡廉鮮恥到這種地步,他們還有一點做人的道德底線嗎?!

1月14日,我們通過其他可靠途徑,直接向中紀委呈交申告書。有理由相信,申告書應於1月16日送達。可就在1月16日下午,在明明知道申告尚未被中央有關領導看到之前,本報黨組即向我們宣佈了七條決定,核心內容是:

免去李大同《冰點》週刊主編的職務,免去盧躍剛《冰點》週刊副主編的職務,二人都發配去報社的新聞研究所(1989年政治風波後,李大同曾被撤銷職務,在此賦閑5年,這次是“二進宮”)。

《冰點》週刊在提交整頓報告後,於3月1日復刊。

認真組織批駁袁偉時《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一文的文章,在《冰點》週刊復刊第一期刊登。

在違反黨章規定、對前一個處分的申訴延遲扣壓後,緊跟著再加重處分,不提供任何理由。這還有一點公理可講嗎?

撤銷李大同職務的理由是什麼呢?姑且算是《冰點》刊登了一篇“觀點錯誤”的文章吧。然而只要是報人都一清二楚,一篇文章是否能夠刊登,決定權不在版面主編手裏,而在總編輯手裏,沒有總編輯審閱後簽字付印,任何文章都不可能刊出。此前《冰點》曾被總編輯多次換稿和撤銷版面,正是報紙出版程式的體現。

具體到《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一文,刊出前李大同與分管副總編輯和總編輯做了充分討論,最後決定在做必要刪節後發表。最後一道刪節工作是由總編輯親自完成的。換言之,李大同作為版面主編,僅對報紙出版的中間環節負責,不可能對最終是否刊發文章及如何刊發文章負責。寫下這些辦報的常識,不是要推卸任何李大同應該承擔的責任,而是要告訴作出這種昏聵處分決定的人,別以為官兒大就可以胡來(更別說毫無規章根據的“經濟處罰”了)。

這篇文章是否有錯,錯在哪裏,不能由個別位高權重的人說了算,而要由高質量的討論來辨析。逐步取得共同認識是正常的,參與討論的各方繼續抱持己見也很正常。不正常並且要堅決反對的,恰恰是“朕即真理”!蠻橫下令《冰點》停刊,同時也剝奪了反對者發表意見的權利。

沒有說出口的真實原因是,李大同竟然還敢發出公開抗議,還敢接受海外媒體採訪說明事實真相──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許點燈!他們腦子裏從來就沒有過一點“公民權利”的影子。

撤銷盧躍剛職務的根據又是什麼呢?盧躍剛與上述文章的發表毫無瓜葛。在追問下,報社黨組書記支支吾吾說出三條:

1.在報社內部網上發表了悼念原中國青年報老記者劉賓雁的文章。

2.接受了國外媒體的採訪。

3.與境內“民運人士”有聯繫。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一個後輩,在報社著名前輩被迫客死他鄉之後,在內部網上悼念一下都有罪嗎?這位老人80高齡,重病之下多次申請回國竟不被批准,這些官員還有一點人道可言嗎?以一篇悼念小文治盧躍剛之罪,可知天下尚有“冷血”二字?!

接受國外媒體採訪,不可以嗎?中國憲法和法律有哪一條禁止?國家領導人和各級官員,接受國外媒體採訪數不勝數,也應當問罪和撤銷職務嗎?誠然,我們更願意接受國內媒體的採訪,但當局封鎖一切媒體和網路,甚至連發佈消息的個人博客都加以封殺,防民之口如防洪水猛獸,可笑亦複可憐,不就是一點真相嗎?何至於恐懼若此!

至於和“境內民運人士有聯繫”,更是荒誕不經。報出來的兩個人名,一個盧躍剛從不認識,面都沒見過;另一個則是他多年的朋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這是對盧躍剛2004年《致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書記處常務書記趙勇的公開信》,以及之後《關於團中央對〈致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常務書記趙勇的公開信〉的政治結論致周強、趙勇的抗辯信》(未發表)批評周強、趙勇,作公然的打擊報復和醜陋的政治陷害。“秋後算賬”是這些人的慣技,本不稀奇,然而智商顯得比三歲小兒略高一點如何?

少數官員真的大慈大悲,忽然為廣大讀者著想,儘早讓《冰點》復刊了嗎?非也!他們不過是忌憚國內外的強烈輿論,又顧及自己那一點偽裝出來的“國際形象”,讓《冰點》的牌子照掛,卻抽走《冰點》的靈魂!沒有了核心編輯的《冰點》會是個什麼樣子呢?“跪安”罷了。聽著,復刊第一期即批袁偉時──遵旨!

對不起,《冰點》的熱心讀者們,伴隨你們走過11年了,期期《冰點》刊發後接踵而來的反饋言猶在耳,逢年過節寄來的賀卡仍歷歷在目。我們素昧平生,卻經常在電話裏像老朋友一樣交談,在電子郵件裏批評討論……就在《冰點》停刊這短短的十幾天裏,我們接到數百個讀者的問詢電話,從17歲的中學生到80歲的老知識份子,紛紛寫信來表示支持和聲援,中宣部老部長、人民日報、新華社老社長、中共老黨員、老幹部,公開聲討中宣部官員的違憲違法行為,還有很多讀者,憤而去郵局退報。我們感到了人格的慰藉。我們從不孤獨。

人民要的是什麼?是憲法賦予的新聞、言論的自由,是對自己生存環境有價值的資訊,是對人間不公的調查和披露,是對強勢集團的遏制和對弱勢人群的扶助,是對國家民族生存發展所必須的深刻思考。而用納稅人的錢辦的報紙,用納稅人的錢來訂閱的報紙,卻通常被宣傳官員強迫塞滿垃圾,這是一種非法的濫權和犯罪!不終止這種局面,人民的精神和創造力就永無煥發之日,公民社會的到來就遙遙無期。

我們在《冰點》工作,誠惶誠恐,不敢懈怠,編發讓讀者喜歡的報導、文章,略有美譽,只不過是在按新聞職業的標準盡自己的本分,也是與《冰點》其他同事共同創造的成果。在這裏,我們要向《冰點》的同事們致謝,沒有他們的一流表現,不可能有《冰點》的今天。如果我們的維權行動對他們的工作、生活帶來什麼不便,我們只能深表歉意,那不是我們的本意。我們所有個人署名行為,由我們負全責,與他們無關。

多少寫稿、改稿的不眠之夜,多少緊張、快樂的星期二、星期三,沒老沒少的“408卡通世界”。在這裏,我們要對《冰點》的同事們說:我們懷念和你們在一起的快樂日子,我們愛你們。

接下來,我們還要感謝所有十一年來為《冰點》寫稿的海內外作者朋友。我們不會忘記每篇稿子裏所蘊含的支持、企盼、熨貼、默契、睿智和激情。我們將會永遠珍藏那些可歌可泣的編寫往來的故事。

我們兩個人,李大同在中國青年報供職二十八年,盧躍剛在中國青年報供職二十年,算是老報人了。在這裏,我們要引用《冰點》紀念中國青年報令人尊敬的總編輯王石先生文章《報人王石》的一句話:“老報人永遠不死,他只會飄然而去。”

我們確信,任何強權都不能扼殺包括中國在內的人類社會對自由的渴望和追求。《冰點》倒下。《冰點》無罪。《冰點》再生!

2006年2月17日淩晨

附件一:《冰點》停刊事件發展至此,證明了我們努力通過黨內規定途徑來協商解決問題的良好願望只是幻想。面對這樣一個從團中央到中宣部均視黨章為廢紙的官僚群體,你還能說什麼呢!立此存照吧。

來源:多維新聞網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三月 1, 2006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