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为阿牛学校的命运感到郁闷

28 4月

昨天早晨有事没事的在网上乱逛,到嘎拉苹果的blog上溜了溜。看见了下面的这段话:

受到白马大众慈善学校滥用捐款的影响,迪庆州对所有民办靠捐助的学校实行一刀切,基本上关、并、停。阿卡阿牛辛苦的最后结果是:
 
1、学校可以继续办下去,但由教育局接管,空降两位领导人过来,分别担任校长和教导主任的职务,进行学校行政和教务管理,公派两人的工资由教育局负责,但其他的教育局就不管了,仍需靠捐助。
 
2、学校的名称要改,不能再叫“普利藏文学校”,改成“普利双语学校”,在阿卡阿牛力争之下,保留藏文科目,但以汉语教学为主,由此,藏文老师缩减至两个,就是现有的其美老师和加央老师,边巴老师不回来了,日清老师不找了,也不再去聘请新藏文老师了。
 
3、学生入学年龄要控制,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十六七岁的大孩子也收进来了,严格按照一所小学来办,收生年龄控制在8-10岁左右,各年级按汉语水平分班,不象现在按藏文水平分班。

前面跟乔阳联系的时候,她一直告诉我学校在调整,教育局在整改,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联想到雪狮与龙中对于中国政府95以后的西藏政策的描述,我感到很郁闷。我没法不做这样的联想!

到梅里之前,我对藏族的认识和绝大多数受过教育的汉族知识分子相同。到过梅里之后,看了一些关于藏族历史的各方面资料,我深深地同情这个民族。后来到藏人文化网上,看到一些藏族知识分子对目前西藏状况,对汉人的态度,我试图说服他们,但又感到无力,无可奈何。随着时间的漂移,我逐渐理解了他们的感情。The snow lion and the dragon里面有这样的描述:

One member of the Tibetan negotiating team commented that at first he found it hard to even smile and shake the hands of his Chinese counterparts.

然后心情变得极端地差。正好蝈蝈在网上,和他聊了一会。他觉得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也许是为了安慰我)。学校还在按照阿牛的想法往前走。但愿如此。

嘎拉苹果的blog的正面情报是,我知道她还在复旦;和她聊了一会,打算有空到她那去坐坐,聊聊。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8, 2006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