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达兰萨拉的新建议

30 4月

美国政府是这场新的攻势的中心。在所有的西方民主国家中间,美国在藏人五六十年代的困难时期给他们提供了最多支持。但是,当美国放弃围堵中国,转而采取缓和政策时,对西藏的直接援助结束了。西藏问题即使从边缘上都不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流亡政府的新攻势,对准了美国外交策略的软肋——国会,寻求重新获得美国的积极支持。这一策略的关键创新是,第一次由达赖喇嘛将流亡藏人的政治讯息带到美国和欧洲,特别是在政府论坛上。此前,他仅以宗教领袖的身份旅行和讲演。[14]在西方支持者、捐赠者、美国众议院同情者和国会助理的帮助下,他们发起了一场为流亡藏人的事业赢得美国支持的运动;本质上,此运动重新定义了西藏问题的意义,从地缘政治的国家利益转向美国的核心价值观——美国对自由和人权的意识形态的承诺。其目标是创造一种动力:引导美国去支持西藏,因为这是热爱自由的美国人的正义事业。
1987年,运动获得了几个主要突破。六月份,众议院通过议案,谴责西藏的人权侵犯,指示总统表达对西藏的同情,敦促中国和达赖喇嘛进行建设性谈判。[15]9月21日,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人权小组第一次发表其政治演讲。这是一次精心准备、措词强硬的讲话,他谈到,西藏在中国入侵时是完全独立的。[16]达赖喇嘛将这次入侵称为中国对他的国家的非法占领。特别的,他说,“虽然西藏失去了自由,不过按照国际法,今天的西藏仍然是一个被非法占领的独立国家。”这次演讲也提出严重的人权侵犯指控,两次指控中国对西藏人民进行“大屠杀”。
达赖喇嘛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五点建议,建议如下:
1.将西藏转型为“和平区”——包括整个民族藏区,要求中国迁走军队和军事设施。
2.放弃他认为会威胁到西藏族群生存的汉人移民政策。
3.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他断言“藏人被剥夺了所有基本民主权利和各种自由,他们生存于一个外来政权之下,而在这个政权之中,所有的权力都是被汉人官员、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军队所把持。”
4.恢复并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禁止中国利用西藏作为生产核子武器并弃置核子废料的场所。
5.开始就西藏未来地位以及西藏与中国人民的关系进行谈判。
此次演讲在美国收到很好的反响,三周后,即10月6日,参议院通过了类似的议案。最后,1987年12月22日,里根(Reagan)总统签署了《1988~1989财政年度外交关系授权法》,附上了这份国会的修正案,包含如下要点:

(i) 过去四十年来,很多藏人因为战争、迫害或者饥饿遭受不幸和死亡;美国政府必须向他们表示同情。
(ii) 美国政府必须将藏人的待遇作为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外交关系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iii) 美国政府须促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积极响应达赖喇嘛的努力,为西藏未来展开建设性会谈。
(iv) 美国政府必须敦促中华人民共和国释放西藏所有的政治犯。[17]

它还在关于出售军事物资方面增加了一个限制性条款:美国政府应考虑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解决西藏人权问题上的诚意和适时的表现”,并授权接受不少于15名藏人进入美国大学。[18]
虽然这个政策比起现已放弃的1960年克里斯蒂安•赫脱的立场要弱得多,而且仅是“国会的认识”,但是达兰萨拉仍将其看成是一个重大的胜利——以此为起点,国会将驱动建立新的美国对藏外交政策,积极寻求西藏问题以对达赖喇嘛有利的方式解决。于是,从此以后,美国再次活跃在西藏问题之中,尽管是通过国会而不是国务院或行政分支。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30, 2006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