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汪精卫?真假孙悟空?

15 5月

看到这篇文章,真令人有时空错乱之感。与虎谋皮,为虎所害。  

貌强

林老师:我一向只读,也只可能读到政府出版的书籍。我手头没有非官方的‘野史’、也缺欠‘帝国主义与形形色色反动派的言论与出版物’。

貌强笑:哈!那你一定不知昂山是缅共创建人,堂堂正正的缅共第一任总书记。

林老师大惊:谁说的?教科书上没这么说呀!他的亲密战友吴努总理与奈温将军,不是都坚决反缅共?

貌强:昂山1915年生于马圭县那茂镇(Nat Mauk),1932年考入仰光大学,1936年任仰光大学学生会理事与其刊物“孔雀之声”主编,1937年任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因反英言论被开除学籍,是吴努救了他。1938年加入‘我缅人协会’(德钦党=主人翁党),任总书记,自称德钦昂山。同年领导缅甸石油工人罢工。1939年与德钦巴亨、德钦丹吞、德钦梭等,共同创建了缅甸共产党,任总书记。

林老师:难得的多手政治活动家!真是三头六臂!

貌强:他虽是缅共第一任总书记,但很少人知道--原因正如缅共内部批评:他不干党务,对理论不感兴趣,不遵守党的路线,从来我行我素。

林老师:缅共若公开这么讲,被挑拨后民愤会极大的。开茶店的几位老华侨告诉过我:‘昂山等人来店里喝奶茶或咖啡,常把肉包内的肉馅暗暗挖出吃掉,然后把包皮原封不动地放回碟内,看不出动过手脚’。我说年轻人爱恶作剧嘛!同时语重心长地劝戒老华侨们千万别再讲,免得被别有用心者煽动民愤闹事。

貌强:昂山死后被尊为国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林老师:另一原因是,不论吴努的议会民主政党或奈温的缅甸社会主义一党专政,历届政府一脉相传--反缅共。

貌强:缅共1939年8月15日成立于仰光。当时缅共总书记昂山不认同‘法西斯是当前人类最大敌人’这项党的决策。1940年6月年缅共领导人德钦梭、德钦丹吞等因言论罪而被捕入狱时,总书记在外正忙着出国。8月‘永盛宣言’发表时,总书记已秘密远赴厦门,说是去联系中共,后来却与日本特务谈妥了条件,1941年底带‘30志士’去海南岛接受日本军事训练。‘敏建宣言’再发表时,昂山正按照日本顾问之建议,到泰国招募‘缅甸独立军’1500人,1942年初就带12万日本法西斯军入缅。

德钦梭那时被选为缅共第二任总书记,他1943年开始领导缅共秘密武装抗日。德钦登佩敏与德钦丹吞是第三任与第四任总书记,他们与当时的日本傀儡国防部长与总司令昂山、缅甸议会民主抗日派以及各族抗日领袖们,在1944年8月23日秘密建立了‘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这反日统一阵线紧密配合英美中三国抗日同盟军,在1945年3月27日举行了全国抗日大起义。

林老师:怪不得受尽了法西斯残酷迫害的缅甸各族人民暗地里无不惋惜,说国父昂山虽是仰光大学学生会、德钦党、缅甸出路派、缅甸石油工人罢工运动、缅甸共产党等等的领导人,却不慎上了世界人民第一号敌人法西斯的大当。老革命家们则倚老卖老,说正当世界人民团结一致反抗人类最凶恶的法西斯的最关键时刻,他昂山却组织啦啦队,引领12万日本法西斯侵入缅甸。

貌强:其实最别扭的,应是--说昂山是缅共总书记吧?但他一开始就不服从党的反法西斯政策,还南辕北辙,积极帮助法西斯进攻缅甸,并当任对英美宣战的日本傀儡政府国防部长与总司令。

那就赞他站得高望得远吧!指出就在缅共建党第一周年,他就与党的错误路线作不妥协的斗争!。。。可是,就在日军投降前夕,他偏偏又痛改前非,与英美联军秘密合作,对日军反戈一击。

林老师:‘永盛宣言’与‘敏建宣言’先后强调‘与日本法西斯联合以摆脱英国殖民统治是错误观点与行为’,这是否就是奉劝总书记悬崖勒马?

貌强:除一再忠告迷途不知返的总书记外,‘永盛宣言’与‘敏建宣言’也当头棒喝6年后杀害国父昂山的爱国党领袖吴素(U Saw)。

林老师:吴素不是英殖民主义者的最忠实走狗吗?教科书都这么说呀!

貌强:“唉!怎么说呢?吴素1940-41年虽已官升殖民政府部长总理,但他还常以爱国党领袖身份,石破天惊地说与做。

查吴素生于达雅瓦底(Tharrawaddy)县,1928年入缅甸殖民地立法议会议员。1935年赴日本,回国后鼓吹同日本合作。1938年创建爱国党。1939年任殖民地政府部长。1940-41年任总理。1941年赴英国谈判,回国途中同日本人秘密会谈,表示愿意协助日本进攻缅甸。

林老师:真叫我大吃一惊。这么说他不惜已拥有的高官厚禄盛誉,义无反顾地鼓吹同日本合作,真的要协助日本进攻缅甸。是吧?。。。。。天哪!我要晕倒了!

貌强:1942年1月,吴素总理被英国当局逮捕,流放到非洲偏远的乌干达。战后才获释放。回缅甸后,吴素重整其爱国党,继续鼓吹民族独立解放。1946-47年被选为英属缅甸总督行政委员会(临时政府)委员,1947年1月参加昂山率领的代表团赴英国谈判。

林老师:原来他跟昂山一样--当时官居缅甸临时政府要员,还和昂山一起去英国谈判缅甸独立问题。

貌强:不同的是,当时国父昂山是‘反戈一击日军有功的前伪国防部长与总司令,也是‘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的现任总书记,更是赴英谈判缅甸独立的势力代表团团长--不像吴素是全无功勋的5年乌干达流放犯。官场历来就是成王败寇,以成败论英雄!

吴素一直遭受白眼与排挤,人微言轻嘛!他不满昂山军队必须由缅甸独立军改称为缅甸国防军,反戈一击日军后又被改称为‘爱国军’,1945年9月又被东南亚盟军司令部‘康提协定’(Kandy Agreement,由昂山与蒙巴顿签订)改编为缅甸国防军,而大部分‘爱国军’必须复员。。。。他一向自命最爱国而其他人都不坚持民族利益,只看眼前利益望上爬。。。。因此他策划在7月19日枪杀昂山及6名政府部长。他在12月被缅甸法院判处死刑,1948年5月执行。

吴素死前争辩:我一生爱国,我1938年就已经是爱国党领袖。在为民族独立奋斗方面,我比昂山他们早很多、牺牲更多,而成熟度与坚定度不知高出多少倍。我杀昂山他们,是因他们不像我爱国,也不学我坚持原则。

林老师:嗯!是‘爱国’吴素杀害爱国昂山?是耶非耶?谁是汪精卫?谁是假孙悟空?。。。。人民雪亮的眼睛,只一瞥就分辩得一清二楚的。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五月 15, 2006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