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第一次骚乱——1987年10月1日

08 6月

达赖喇嘛在美国的活动在拉萨广为人知,并获得了急切的呼应。[19]藏人经常收听美国之音和BBC中文广播,中国政府也在当地媒体上宣传抨击达赖喇嘛的访问。927日,也就是达赖喇嘛在华盛顿第一次演讲不到一周的时间,拉萨哲蚌寺的民族主义僧人们举行了一次政治性示威,支持西藏独立和达赖喇嘛的建议。他们开始沿着内转经道(bogor)前进,这是一条主要的转经道(环绕神圣的拉萨大昭寺)和主要的藏人自由市场。几圈后,警察还没有出现;他们沿着一条主要道路向西藏政府前进。他们在那儿被捕。

四天之后,101日上午,另外一队二三十个僧人在拉萨示威,表达他们对达赖喇嘛的支持,以及对先前示威者的支持,并要求释放他们。警察马上把他们监管起来,开始殴打他们。一群藏人聚集在警察总部外面,要求释放这些僧人;不久以后,示威升级为全面骚乱。最后,人们放火焚烧了警察局,一些车辆和商铺,警察(包括藏人警察)向人群开火,大概有六到二十个藏人并打死。

这场骚乱,以及其中表达的反汉情绪,令北京感到震惊。历年来,拉萨不断发生秘密的民族主义事件,但是那些事件规模小,相对孤立,容易处理。现在北京要面对的现实是:成千上万的普通藏人发怒了,他们冒着死亡和牢狱之险,参加大规模骚乱,反对政府和汉人统治。此次骚乱尤其令北京难堪的是,它正好呼应了达赖喇嘛和美国国会议员们对中国的攻击,显然向世界证明了西藏的可怕的情况是真实的;尽管中国认为他们正在执行一个缓和的政策。

骚乱过后数月,拉萨不断有更多的僧尼示威,并固定出现反政府的招贴。然后,警察能够迅速逮捕示威者,而不触发骚乱。僧人和政府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民族主义僧人发起示威,政府试图逮捕他们以避免另一起骚乱,显然,骚乱会引起全世界的注意,而小的示威则不会。

1987年末,人们的注意力转向19882月的藏历新年和祈祷大法会,将有2000多名僧人来到拉萨的大昭寺,进行数周联合祈祷。[20]问题是,当天的祈祷大法会是否还能按计划进行;如果进行,僧人们是否会试图在此场合发动大规模示威。另一场骚乱的风险值得认真考虑,因为成千上万的拉萨信教藏民会参加法会。

在西藏的很多高级干部认为,1987年的骚乱证明了他们的观点:缓和的“民族”政策是危险的,会导致共产党在西藏失去权力。在拉萨和(四川)成都召开了几次特别会议,提交了对自由政策的批评报告,并非正式的送交北京;新的党书记,赵紫阳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来讨论西藏问题。11月,政治局决定目前西藏的问题部分原因是因为北京的西藏政策没有正确执行。但同时,它也认为目前的政策太自由了。这标志着北京从其缓和政策开始后退。

政治局决定之后,拉萨日报头版发表文章,将十月骚乱的部分责任归因于当地干部过分和不当运用“极左思潮”。此前,它将示威和骚乱完全归因于外部煽动。现在它承认它自己的干部也有问题。这篇精心计划的文章试图以一种现实和坦白的方式赢得藏人的好感,尽管这种坦白某种程度上激怒了很多西藏的高级干部。

同时,北京做了一个决定,此决定后来看来思虑不周。为了回应国际压力,中国领导人显然感到,要向世界显示,其自由的西藏宗教政策是成功的;于是,它批准了当年的祈祷大法会。西藏自治区书记伍精华宣布,往年,他都身着藏装参加大法会,今年他仍旧如此,以此公开显示他对藏人对其宗教文化的强烈感情的尊敬。他还说,他在西藏的主要三项工作是,宗教,民族文化和统一战线;这大致显示,他的核心工作内容将是,继续搞好和藏人的关系,从根本上关心他们的民族敏感度,更胜过经济发展。

作为试图和解的一个大动作,是已故班禅喇嘛于1988年初访问拉萨,班禅是拉萨第二活佛世系。班禅被派到西藏,授权做出一些让步,试图平息那些僧人,让祈祷大法会顺利进行。计划是,如果僧人们参加祈祷大法会,并在以后关心宗教而不是政治,将给僧人们切实的财政补偿,放松限制。做为要求大法会前释放所有僧人的回应,1988126日西藏政府释放了59名僧人,做出善意的姿态,而仅羁押了15名僧人。[21]接下来,在哲蚌寺的大会上,班禅喇嘛告诉僧人们,政府将拨款拉萨三大寺(哲蚌、色拉和甘登)人民币两百万元(500,000美元)。

班禅喇嘛试图平息局势的努力没有获得成功。大部分愤怒的僧人对中国的西藏政策非常不满,没法用钱来弥补。他们觉得,中国现在试图利用祈祷大法会,做为一种宣传工具来对付达赖喇嘛的建议;而且他们认为,这次时间在他们一边,因为达赖喇嘛现在成功地获得了美国的支持。在这种气氛中,很多年长的僧人建议政府,因为他们无法保证那些年轻僧人们会做些什么,不要在拉萨举行祈祷大法会。他们强烈建议,1988年的祈祷大法会应在各自的喇嘛庙分散举行,而不是集中到拉萨的大昭寺。

但是政府拒绝了建议,坚持召开祈祷大法会。因为邀请了外国记者,政府哄骗、威胁并请求那些僧人们参加。尽管有很多僧人抵制,大多数都来了,直到最后一天,1988年3月5日,一切都进行得很好。当喇嘛们举着弥勒菩萨(Maitreya)塑像的仪式完成时,一个僧人向坐在典礼上的一排官员叫嚷,要求释放被关押的一名僧人。一个藏人干部叫他闭嘴,他和其他僧人立即反驳说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就这样,正当所有人认为法会平安无事的度过时,局势失控,潜伏的愤怒酿成了拉萨的第二次骚乱。随后在拉萨的逮捕和镇压将民众更远地推向了激进民族主义一边。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8, 2006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