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处理西藏问题——中程建议

13 7月

李晓汀认为,中国当局如果一味在西藏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是不可取的,首先因为西藏问题国际瞩目。
他说:“它也是一个能引起强烈的、广泛的国际关注的问题,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处置不当的话会在西方世界引发仅次于台湾问题的负面影响。第二,海外流亡藏民的凝聚性恐怕比北京政府所想象的要高,这一点也是访问印度的华人学者归来后的突出印象。北京方面如果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达赖去世西藏问题就解决了,这种想法也是不可取的,因为现实并不那么简单。”

专家:中国不可强硬处理西藏问题

对于熟悉内情的人而言,西藏问题比想象的要复杂,原因是双方要价太高,差距太大;而且妥协的难度都很大。

从现实政治的角度看,目前中国一方占了上方。它控制了实际的西藏,为所欲为。在目前的僵局之下,中方等待的,一是达赖喇嘛去世;二是寄希望于下一代本土藏人。

最近看到一份关于西藏问题的建言,极力主张在达赖喇嘛还活着的时候解决西藏问题。文章拿出了蒋经国和台湾问题作为例子。中共未在蒋经国生前和国民党政府达成妥协,导致蒋经国死后,台湾问题不可收拾。

但是似乎这两个问题不可同日而语。蒋经国的理念是一个中国,而这一理念是目前的中共政府孜孜以求的。恐怕目前台湾政坛上最能代表蒋经国两岸方针的是马英九,寻求统一,但是同时反共。经过多年的风风雨雨,虽然目前中共对马英九的反共观点仍不感冒,但是为了大局,对此有意忽略,而突出统一的一面。以致时人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叹。

对于西藏问题则不然。达赖喇嘛坚持的理念是非暴力运动。假定达赖喇嘛千秋之后,流亡藏人某些群体放弃了这一理念,拿起以暴制暴的法门,很难说对西藏问题的解决是利还是弊(对流亡藏人的政治观点而言)。当然,我们不可能说中共欢迎藏人的暴力活动。但是藏人诉诸暴力,的确在目前的国际社会很难得到同情;相对的,中共会以此为借口,将整个流亡藏人的运动贴上恐怖主义的标签,就像他们目前对疆独所作的那样。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美国政府也很难回应。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流亡藏人社区内部将出现分裂。

其实,对于流亡藏人社区而言,达赖喇嘛的去世是真正的重要转折点。其一,从西藏历史看,藏族不是个团结的民族。达赖喇嘛为之努力的藏族团结可能在他身后崩溃,为了权力,为了教派利益。那时,正是中共发挥其统一战线传统法宝,拉一派打一派的最好时机。其二,历史已经一再证明,活佛转世制度一个重要的弱点就是上一任活佛去世到下一任活佛正式亲政的20年间。可以预料,中共和流亡藏人首先会在挑选转世灵童问题上进行激烈的斗争。目前已经出现了两个班禅喇嘛,还将出现两个达赖喇嘛,藏族事业的悲剧简直莫过于此。此外,可以预料,流亡藏人挑选的达赖喇嘛转世灵童会来自流亡社区内部而不是西藏本土。这无疑会降低新一任达赖喇嘛的代表性,对本土藏人尤其如此。

然而,中共寄希望下一代本土藏人,则可能要失望了。下一代藏人生活的环境绝对不象中共所想象的净土。下一代藏人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的受教育水平比上一代要高得多。受教育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更加回归民粹主义,这一点,从一些藏人文化社区上藏人的言论可以得出。因为受教育,他们能够独立思考,他们对社会地位,权力有了更高的追求。受教育绝对不等同于认同中共政治教师的教条。

因此,中国政府目前宜采取的方针是,软的更软而硬的更硬。结合实际情况,对藏族语言、文化、宗教方面给予更宽松的环境。既然政府的策略是争取下一代藏人,则应在软的方面,既增加他们的中国认同,同时也要增加他们对本民族的认同。中国政府应该在世俗化和现代化的前提之下,和国内外的藏人社区交流,努力促成国内外藏人文化方面的密切交流。在这方面,中国应该有信心,流亡藏人也应该有信心。

因此对双方而言,既然没办法在硬的政治框架下达成一致,应尽最大可能在软的文化交流方面多做文章。就象目前两岸之间一样,虽然没有办法达成统一协议,但是仍然可以搞三通,搞CEPA。如果能在达赖喇嘛还在世的时候,不寻求最终解决,而是双方就某些共识达成中程协议,双方都在可能的范围内让步。中程协议的内容,应该是双方就目前已有,或者可以妥协的内容。对于藏人方面来说,将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在不同场合声明的不寻求独立作为内容;而对中方来说,则将切实实施某些文化、经济政策作为内容。在消除误解,取得默契的情况下,还可以就寻访下一任达赖喇嘛转世的程序达成共识;甚至有可能在解决目前的班禅喇嘛问题上寻求某些方案。达赖喇嘛仍然在流亡社区,但是他可以回到本土西藏进行一些文化宗教活动;流亡政府也可以在实质促进国内藏人的生活条件、教育、文化方面有所建树。

Advertisements
 
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七月 13, 2006 in 每日杂谈

 

3 responses to “处理西藏问题——中程建议

  1. Raoul

    十二月 11, 2007 at 11:43 上午

    西藏的问题是该好好反思下了,国内相关部门的思维太落后了。

     
  2. davidpeng

    十二月 11, 2007 at 4:02 下午

    是啊……

     
  3. Mac

    三月 19, 2008 at 6:02 上午

    我也是Snow Lion and Dragon 的读者,我喜欢这本书,也是因为作者的观点比较中立而合理。我也基本同意您的观点,但有些地方还是值得商榷:

    ”从现实政治的角度看,目前中国一方占了上方。它控制了实际的西藏,为所欲为。“ 关于“为所欲为”这一点,我觉得倒是政府有所顾忌,小心翼翼以抑制为主。想以经济建设淡化民族矛盾。谈不上“为所欲为”。

    西藏是藏人的西藏,也是那片土地上的所有人的家,也是中国的西藏。自制,当然可以,高度自治也行。想大西藏区,想独立,赶走汉人和回人,这是绝对做不到的。独立了就是反华势力必定要控制的地方,说到底,藏人必定会成为棋子。(达赖集团现在拿人钱,以后当然会为人卖命。)现在,只不过是56民族中的一个,经济上落后,政治上还不至于被漠视或者鄙视。

    达赖集团有太多的幻想了,而且言不守信。独立?大藏区?主权?国防?总想贪图更多。。。(于佛家精神有悖,倒是和奴隶主很近)

    至于以后西藏本土阶层民粹主义的问题,这个,即使是达赖回来,自治的时候也还是会有的,这是政府无法控制的(除非以民族融合”消灭“藏族)。倒是在民族政策上切实给了他们好处,才有长治久安。经济上援助,政治上该压制的还是要的。

    流亡政府的筹码越来越少,他们的本领(正二八经的经邦济世)很值得怀疑。长此以往,确实是政府有很大的优势。

    另外,政教合一,落后的方式,想要在现代社会继续发展,恐怕本身就是个问题。除非你永远缩在世界的一角,不管外面的春夏秋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