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逃票

25 7月

小的时候,我家住在京广线上的一个小镇上。小镇因此通火车,通往周边的小城,也通到省城。在那个年代,公路交通不发达,我们一般都会坐火车去拜访乡下和城里的亲戚。到乡下的时候,多数会带上弟弟妹妹和我穿过的旧衣服;而到城里去的时候,会带上点土特产之类的。虽然不是我家里产的,但是据说小镇的物价要稍微便宜一点。

因为家里穷,坐火车的时候一般都逃票。小镇不大,邻里之间就有在火车上当列车员的。列车员同时也负责在车上查票、补票,所以妈妈要出门的时候,一般都会问邻居家的列车员阿姨哪一天值班,坐她的车就不用买票了。

火车进站的时候要查票,我们就和列车员阿姨一起进站。这种情况看来不少,进站口查票的人一般看了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而且,因为是本地人,多少知道火车站什么地方有漏洞。即使没有列车员阿姨带着,我们也有办法进站。

上车的时候,当然只能上熟人的那节车厢了。有的时候,碰上机缘巧合,妈妈碰上认识的列车长,还可以到列车员们休息的车厢去。那节车厢很空,基本上没有人。有的时候,那是一节卧铺车厢,还可以睡一会。(因为从小镇到省城时间不长,那趟列车是没有供旅客使用的卧铺的。)

下车出站可是个真的麻烦。如果到乡下一般没关系,乡下的火车站很小,也不大管。如果到省城的话,我记得有一条路是下车后,不从出站口出站,而是沿着铁路走很远很远,走到车站范围之外再走到附近的公交车站坐公交车。这条路上也少不了会有车站的工作人员询问。但毕竟车站很大,远远的看见路上有工作人员就会绕开点路走。另外的途径,就是车站多多少少也有一些门通往外面,供那些工作人员,或者住在火车站附近的居民使用。但是这种途径一般都不太固定,走上几次会发现,要么门锁上了,要么有工作人员在那守着查票。有时候我都奇怪,我们又不是本地人,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小路。

如果这样都不行,最后一条路就是硬闯出站口了。因为列车要出站的时候,人很多,那些工作人员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查。所以关键在于要表现得急匆匆的,另外要很有自信的样子。如果碰到有人问,“票呢?”要很快的回答,“票在后面。”或者根本不回答,加快几步就出站了。一般情况,查票的工作人员也就懒得管这种事情。

万一万一被查票的工作人员拦到了,只能自认倒霉了。因为按照规定,这样的情况是要加倍罚款的。这种情况下,一要说自己票弄丢了;二要装得很可怜的样子,身上口袋里也不能放很多钱。有这么一次,妈妈被抓,把口袋里的钱都交了罚款。出了站,我很惊慌地问妈妈,“妈妈,我们现在一点钱也没有了,怎么到姨妈家去呀?”妈妈不慌不忙的从身上摸出一个手帕包,拿出钱来。

从小镇到省城的票价,是一块钱。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七月 25, 2006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