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遥想当年青衫薄

25 9月

双喜妈妈博客上看见她说她碰到的“干那塞”事件,想想好笑。这种事情,自己当年干过;双喜爸爸妈妈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有未有过。看神雕侠侣的时候总是令人感叹,唉,啥时候活泼伶俐的黄蓉大小姐,变成了卫道士黄蓉阿姨?

刚认识Pearl的时候,我们俩分居两地,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念书。每年在一起的时间大概只能用天,甚或小时来形容。有一次冬天,我到北京去看她,两个人一块去北海玩。我们在公共汽车上抱在一起,因为车上人不多,于是很扎眼。两个人抱在一起,手就空不出来了,我只得背靠在售票员的台子旁边。这样当然耽误售票员卖票了,他/她对着我们使了好几个眼色,大抵也有“没娘教,干那塞,狗男女”之类的。我倒是没有回他/她颜色(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忘了,身心只装爱人之故)。北京的老式公车破得很,左右晃动得厉害。车子经过一个弯的时候,猛的颠了一把,我一下子撞到那个售票台上,发出很大的声音,把全车人都惊动了。这样,我们成了众目之的,那个售票员得意洋洋地看着我们分开,换了个地方。

当时认识的时候,正播映张国荣的《霸王别姬》。哇,我们俩在这个片子上找到了共同语言:人性,京剧,男旦,角色错乱,忠义,爱情,乱世。本来就迷张国荣的Pearl简直要神魂颠倒了。本来不知道张国荣是谁的我也对他感兴趣起来。我记得好几封信我们都在讨论看过这部影片的观后感,讨论张国荣。双喜妈妈说的带京剧过门的“当爱已成往事”,正是《霸王别姬》的片尾曲。而此首歌的作曲人李宗盛和歌者林忆莲,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双喜妈妈看到这种事情要说“干那塞”,我得跟她说,”Maria大姐, 你老了。”而我,总是回忆过去的事情,大概也只能说,“我,也老了。”

题记:本来想命名《我的“干那塞”事件》,但我不知道“干那塞”是什么意思。以这三个字做为关键词,到google上查,双喜妈妈的博客居然排名第一。

Advertisements
 
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25, 2006 in 每日杂谈

 

3 responses to “遥想当年青衫薄

  1. twinsmom

    九月 25, 2006 at 7:03 下午

    哈哈哈…快把我笑死了。
    哎,当年虽也搂搂抱抱于大庭广众之下,但是还懂得“羞”哦,起码不会阻人碍眼的啊。
    “但是活泼伶俐的黄蓉大小姐,变成了卫道士黄蓉阿姨?”倒也贴切,哈哈哈…

    至于“干那塞”,是福建话骂人的粗话,大有“他妈的”的意味。想来也只有我用了。

     
  2. 九月 26, 2006 at 1:43 上午

    在大马有相当多的人使用“干那塞”。
    给你说个笑话。
    初次听到这个词时以为是kanak-sai。
    kanak 在马来语解为儿童。
    sai在不知道什么方言解为大便。
    于是我误解为儿童大便。
    后来才知道真正的意思。

     
  3. domesticgoddess

    九月 28, 2006 at 10:22 上午

    “干那塞”还有一个比较直接的翻译是“好像屎”。福建话“塞”(音)既是屎或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