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阅读五世达赖自传笔记之一

31 10月

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在藏传佛教达赖世系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当时,西藏占主导地位的是噶玛噶举派,噶举派得到了掌管政事的藏巴汗的支持,对格鲁派进行压迫。此时,格鲁派在西藏、特别是在蒙古已经获得了长足发展。于是,当时的格鲁派领袖四世班禅喇嘛和五世达赖喇嘛派人到青海请固始汗率兵入藏,推翻了藏巴汗的统治,拥立五世达赖喇嘛建立“噶丹颇章”政权。当然,实际上此后西藏掌有政治大权的并不是达赖喇嘛,而是固始汗和其子孙。达赖喇嘛和固始汗建立了福田施主关系,格鲁派成为西藏的第一大派,对西藏政治也有一定影响力;而第巴的权力收缩,以致于很多研究者将第巴称为达赖喇嘛的总管。

罗桑嘉措同时是一名西藏历史上著名的大学者,著述颇丰。这其中既有《相性新释》、《菩提道次第论讲议》这样的佛教经典,也包括《西藏王臣记》这样的西藏历史书籍。译者刘立千认为,“(《西藏王臣记》)采用文学写作手法来叙述历史,行文古奥简洁,用辞典雅华丽,它不仅是一部富有珍贵资料之历史,而且还是一部有名的文学巨著。诚为藏族文化遗产中的一大瑰宝。”对于达赖世系本身的历史,五世达赖编写了《三世达赖喇嘛传》和《四世达赖喇嘛传》,晚年就自己一生活动整理为《五世达赖喇嘛自传》。这本自传比较艰深,尤其对于不太明白藏传佛教一些术语的我而言;自传中也有很多有趣的内容,很多时候,五世达赖喇嘛展现了自己作为一个学者的真实一面。他对自身教派的科学认识,很多在当今的十四世达赖喇嘛言论著述中也能看得到。

在《缘起》一节中,五世达赖引用了《班智达达仓译师传》中所说“自命不凡瞎吹嘘,褒己贬人非圣贤。朋辈面前现本性,无增无减是佛规。”来表明自己对传记的态度,同时批评了其他一些吹嘘、粗俗、隐瞒自身罪责的上师传记,“我虽然看过不少使贵贱人等皆感高兴的本生转机,但是并没有效仿比照他们。” 五世达赖给自己撰写的传记一个副名《云裳》,即是不加任何遮盖使人能看到他一生的真实情形之意。

在《诞生》一节,五世达赖说明了自己的出生时辰,然后评论,

我在这里只是直截了当地叙述,并不是说按期望在这个日子来到时间。在这个日子时辰出生的老翁老叟不知有多少哩!谁也不能因为前一天的时辰未完就忍着不出生以求生日与吉时相符。我从远古时开始记述自己家族和母系血统,但是我并不愿与那些以出身显贵而夸耀侈谈之辈为伍。

他记录了一件幼年发生的事情:

仲仁巴桑杰嘉措突然患了重病,两位夫人为他打了一个护身结,询问我们是否安全,扎雄巴说,“他在我身边,将会安然无恙。”诚如是言,平安无事。这的确很神奇。实际上对我这幼稚的孩童,不需要什么隐讳,他们怎能懂得如何取舍,任他信口开河,或许能侥幸巧合。普通大喇嘛们的神秘智力不也正是如此吗?他们仰视天空,信口雌黄,好像若有其事看见阿底峡尊者和宗喀巴大师。

四世达赖去世后,第悉藏巴不允许寻找他的转世。这其中四世班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四世班禅罗桑却吉精通藏医,当时藏巴汗得了病,请了很多医生都治不好。罗桑却吉治好了藏巴汗的病,藏巴汗要向扎什伦布寺捐献一个庄园作为酬谢,罗桑却吉坚辞不受,仅仅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允许寻找四世达赖的转世灵童,藏巴汗只好答应了。有意思的是,四世达赖云丹嘉措(即那位蒙古裔达赖)28岁盛年猝死。有人传说,藏巴汗的病是因为云丹嘉措对他进行了诅咒所致;而藏巴汗察觉后,就派人刺杀了云丹嘉措;藏巴汗对此事感到生气,因此明令不许寻找达赖转世。而此时,罗桑却吉又因治好此病的渊源,恢复寻找达赖转世,延续此世系。此中的因果关系,还真是复杂。

此时的达赖喇嘛已经在格鲁派树立了崇高的地位,于是出现了众人争当转世灵童的情况。《自传·坐床》中记载,

盖卡萨的拉拉阿嘉向嘉央衮乔群培等许多人说:“我的这个幼子还在娘胎里时,遍知一切云丹嘉措来到我家,说要借宿一夜。”就这样寻找借口促成其事。娘布的一个人也陈述了需要理由,说认定他的孩子为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是最可信的。当时,格鲁派的喇嘛中以扎什伦布寺的班禅活佛和下密院的衮乔群培二人资历最深,他们二人经过商议,前往藏北的热振寺,在文殊菩萨佛像前陈设糌粑丸抽选,结果选中了我为前世达赖的化身,由此作出了决定。

从这个描述过程中来讲,为了防止某些政治因素影响转世灵童的选择,特别是西藏大贵族把持转世灵童,用某种抽签方式来选择灵童是比较合理的。如果神佛有灵,他们也应该在抽签中显灵,而世间僧俗则无从影响选择过程。

罗桑嘉措这样描述认定他为转世灵童过程的事情:

在为我举行的宴会上,又一个自称为第巴的耳聋的家奴负鼓敲打,我抛掷朵玛,表演一些平常的节目。因此,有人议论说:“这是遍知一切索南嘉措和云丹嘉措抛掷酬神食子的习惯动作。”如果演此小技者皆为活佛,那么时间的活佛则多不胜数了。噶居巴将前世达赖喇嘛用过的佛像和念珠拿出来让我看,我并没有说认识这些东西的话,但是他出门后说我都认识,是完全可信的转世。所以后来我学经时,每当我不努力时他就悔恨地说:“那时你并没有认出前辈的用品。”

罗桑嘉措的家族居住在浪卡子,当时属于后藏;而当时的达赖驻锡地在前藏的哲蚌寺。格鲁派的另一大活佛的班禅,达赖灵童的当然老师在后藏,藏巴政权也在后藏。藏巴政权明白达赖喇嘛的宗教重要性,力图劝阻转世灵童,不应去前藏地区。他们说,前世达赖喇嘛也曾驻锡在扎什伦布(事实上,扎什伦布寺是一世达赖根敦珠巴主持修建的)。新的转世灵童可以拜班禅为师,在完成学业之前,居住在扎什伦布。藏巴政府同时承诺供给达赖所需费用。但是负责迎接灵童的噶居巴反对这种说法,认为达赖还是回到哲蚌寺居住和修业最为适意。他又利用后藏政府畏惧蒙古人的心理,陈述利害,如果把达赖留在后藏,可能会招致蒙古军队前来迎接。另一方面,噶尔巴和觉囊巴则担心如果转世灵童留在后藏会与他们争抢第悉藏巴上师的地位,竭力排挤达赖灵童,他们说对哲蚌寺活佛进行阻挠会受到别人的议论。这些事实,反映了当时西藏复杂的政治宗教关系。格鲁巴的宗教地位不断上升,既招致了政治领袖的注意,也遭到老的教派的排挤。

最后,罗桑嘉措要被迎往哲蚌寺了,

一个新来的女仆对我说,“你要去寺院学经,像僧人那样要吃苦了,那是非常辛苦的。还是我们俗人幸福”。

……

出发时,夏仲玛钦(父亲?)谆谆告诫说:“在哲蚌寺中会很幸福,地位崇高,会很好的,要努力学习知识”。母亲则十分伤心,什么话也没有说。

在这一节中,五世达赖再次对所谓大喇嘛的神迹表示怀疑:

我第一次来到甘丹颇章的喜乐寝殿(森穷恩噶)。喇嘛僧徒和俗人前来请求加持者络绎不绝,我依次进行加持。其中稍一疏忽,没有把手放到蒙古僧人格敦嘉措的头上,他便心中犯疑,以为是自己以前伤过云丹嘉措大师(四世达赖)的心,又没有筹备礼物呈献的缘故,于是再没有请求加持,便以披单掩面,羞愧而退。在色拉孜布地方,他向仲尼嘉雅巴、强林然坚巴、达普温布达曲等人讲述了上述情况,(对我是云丹喜嘉措的转世)万分心服。实际上那一天不止是格敦嘉措我不认识,在场的人我没有认识的。吉雪夏仲意云请求加持时,说“我是托果南杰”,企望我会因此说认识他,但我只是想:“这个像地方首领样的人是谁?”并不认识他,看来大喇嘛们的神奇事迹大多数也就是猪头卦师的预知那样。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十月 31, 2006 in 雪狮与龙, 读万卷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