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中国崛起的要素

16 11月

近日在多维看到转载中国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茅于轼:后来居上的中国,如何走向富强?》,新闻周刊的网页上尚未看到这篇文章。茅说,

只有我们能够旗帜鲜明地高举民主法治的旗帜,并且身体力行地做出榜样,成为世界受压迫和受剥削的广大人民的希望之所在,中国才能够真正成为世界大国。

由于中国在近三十年的飞速发展,全球似乎进入了一个中国时代。尽管人均的经济数据还不好看,但是经济总量已经在世界占有了一席之地。考虑到中国的军事和政治影响,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国内不乏人在憧憬作为大国的中国,国外即有想搭中国经济快车的,也有呼吁“中国威胁论”的。似乎一个新生的大国,正在我们眼前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从经济上来看,中国应该逐渐从一个出口驱动型经济体,转变为一个内在消费型经济体。近年来,无论中外政府、经济学家如何呼吁,中国的储蓄越来越高。这一数据,无论从民间储蓄率还是官方的外汇储备都是如此。彷佛中国人是一个奇怪的人种,只懂挣钱,不晓花钱。然而实际情况是,“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居民储蓄率的提高,除了人民收入提高之外,主要有两个因素:1. 市场经济不同于计划经济,民众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增大,而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所以需要更多的储蓄;2. 近年来,教育、医疗、养老费用飙升,而中国的保险业又运作不规范,民众对这些可能发生的大笔费用只能以传统的储蓄应对。

世行最近给中国开了一个药方,在我看来很有道理:

世行称,中国应采取措施刺激消费,降低储蓄,促进服务业的发展,以改善中国的增长模式。

世行建议,政府支出应转向医疗卫生、教育和社会保障;加速金融市场的开放和改革,以提高资本配置的效率;并建立国有企业的分红政策。

如果政府支出到医疗卫生、教育和社会保障,可以预期民众在这方面的储蓄需求就会减少。这样,从根本上降低了居民储蓄率,才能实质性地促进消费。而增加这方面的支出,对于当前贫富悬殊的情况能起到一些抑制作用,也符合胡温政府建立和谐社会的宗旨。

从政治或者文化上来说,中国离世界大国的距离就太远了。无他,中国目前的一些做法,离世界主流思维太远。我们经常会想象大唐盛事。的确,那个时候的大唐就象今日的美国,不仅仅是国力雄厚,而且有各国人士到长安来学习文化、制度、经济。但是,我们不能想象,如果全世界都来学中国,全世界都象中国目前的乱象会怎么样:贫富悬殊、腐败盛行、官商勾结、钳制媒体……

中国喜欢拿“特色”说事,我们理解中国这么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有其特殊情况。但是“特色”不是遮羞布。无论采取何种政治文化制度,民众都要安居乐业,社会要下情上达,文化要繁荣发展。如果用一个时髦的词来概括,就是要“和谐”。可是这个和谐是真和谐而不是假和谐。把当官的耳朵眼睛全堵上,把人民的脑子洗干净,把嘴巴都封上,这样的死气沉沉的假和谐只能酝酿更大的灾难!

孔子曾经说过一句话,“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中国政府要有这样的气概,才可能创立一代盛世。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一月 16, 2006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