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达赖喇嘛特使介绍中藏谈判 (之一)

10 12月

2006年11月14日,达赖喇嘛的特使Lodi Gyalsen Gyari先生在Brookings研究所做了一次演讲,介绍西藏流亡政府和北京五轮谈判的一些情况。演讲后,Grayi还回答了一些听众的问题。他的演讲稿和Q&A可见于Brookings研究所的网页。

Gyari先生现任国际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董事会执行主席,他的英文简历可见于ICT网站。他的职业生涯始于Tibetan Freedom Press的编辑,后来创办著名的Tibetan Review。Grayi先生很快进入政治圈,他是西藏青年大会的创始人之一,并与1975年担任大会主席。他随后进入西藏流亡政府,先后在宗教事务局、卫生部和外交部任职。目前,Grayi是达赖喇嘛的特使,领导与北京进行的谈判。因此,由他来做这样的演讲,说明流亡政府在谈判中的立场,是再合适不过了。

Gyari先生1949年出生在康区的Nyarong(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洲新龙县),从小受到寺院教育。这也反映了目前流亡政府中的一个特点,来自康区的藏人的影响力大于他们的人口/土地百分比(这一点,无庸置疑,和历史有关)。  简单地从简历看,Grayi缺少象嘉乐顿珠那样的中方联系背景,应该说,不是和中方谈判最合适的人选。此外,西藏青年大会代表了流亡藏人中激进一派的观点,这一点,还不能简单地说是否有利于谈判。(一方面,这一派不容易做出妥协;另一方面,这一派做出的妥协容易被其他派别接受。)

2002年以来,北京和达兰萨拉进行了五轮谈判。这一时期,北京一方面加大了西藏发展的力度;另一方面,加强了对西藏藏独势力的控制和打击。简单地说,可以概括为“软的更软、硬的更硬”。达兰萨拉则向北京表达了一些善意,在北京领导人出访时,不再组织藏人进行示威,或者组织力度减小。达赖喇嘛多次向中方表达拜访中国的意愿,包括承诺访问不涉及政治,不到西藏。近期发生的事件包括,达赖喇嘛号召焚烧动物皮毛服饰,境内藏人响应;甘丹寺僧人毁坏雄天护法神事件;五月份谣言达赖喇嘛朝拜塔尔寺;以及青藏铁路通车,直通拉萨。而近期发生的最具震撼的事件,莫过于9月底的射杀越境藏人事件。此事件无疑使得西藏问题再次在国际视野上出现。此后,胡锦涛访问印度,流亡藏人再次举行示威。双方的关系似乎再度进入低潮。

在所有这些事件中,北京和达兰萨拉的谈判一直备受关注。由于谈判的秘密性质,外界很难对谈判的具体内容和细节有比较充分的了解。因此,此次Gyari先生的介绍,可以说极具价值。我们估计也没有机会得到北京方面如此全面的介绍。然而,一个可以注意到的细节是,双方对原本秘密谈判的内容进行公开,这说明谈判即将达成,或者谈判即将破裂。我们非常希望是前者,但是从Gyari先生的演讲内容来看,事实似乎是后者。

Gyari先生的演讲,开篇说到的是中国目前官方的两个理念,“和谐社会”和“和平崛起”。记得郑必坚提出“和平崛起”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提出质疑。首先影响中国“和平崛起”的内部因素,就包括,台湾问题、西藏问题和新疆问题。无疑,中国需要“和谐社会”和“和平崛起”,是喊喊口号,还是真抓实干,西藏问题无疑是一个试金石。Gyari说,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欢迎中国的“和谐社会”,欢迎中国“和平崛起”。

演讲的正文分为个7个小节,分别是:当前的对话,西藏的地位,藏人的单一政体,真正的自治,其他需要阐明的议题,目前解决西藏问题的好处,和结论。以下按顺序介绍文中值得关注的地方。

首先要说的是,事实上,这篇演讲并没有爆出什么猛料。对于西藏流亡政府一方的观点,大部分都为世人所知,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在演讲后的Q&A环节中,Gyari对一些重点问题再次做出陈述。在我看来,此次演讲的目的,是敦促国际社会再次向北京政府施压。

在第一节中,Gyari先生对当前对话做出了评述。西藏一方认为,北京希望谈判秘密进行;或者说,双方有这种共识。因此,他们在以往的5轮谈判后,并未透露谈判的细节。他们担心,如果透露谈判细节,会对谈判进程带来负面影响。但是,近年以来,中方以不同形式披露了一些谈判细节,包括以笔名在媒体上发表,或者中国统一战线工作组的简报。西藏一方认为,他们的这些公开发表的内容,歪曲了流亡政府的观点,因此需要澄清。从流亡政府的观点看来,流亡政府希望将谈判内容公开,以前不公开是因为如上说到的原因,担心北京一方不愿意。但是现在,北京已经公开谈判内容,并且是扭曲的内容。那么,流亡政府当然也可以公开自己的谈判立场,以正视听。从这一点看,此次演讲对谈判本身,恐怕是有一些担心的。

尽管如此,Gyari在演讲中,还是对谈判做出了正面的评价。他认为,从表面上看,谈判没有任何进展,双方各自坚持己方观点。但是,在多年之后,双方再次坐在一起,能够各自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谈判至少增进了双方的理解。Gyari引了第四轮谈判后中方朱维群副部长的话,“对目前的观点差距无需悲观,我们可以通过更多的会议,交换意见来缩小这些差距。” 从这一点看,我看不出一点乐观情绪。这些正面评价,对于第一轮谈判则可;如今已经经历五轮谈判,这样的评价则显得有些苍白。

Gyari先生概括了流亡政府一方的三大要点。因为这些要点非常重要,我把英文摘录在这儿:

a resolution that has Tibet as a par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need to unify all Tibetan people into one administrative entity, and the importance of granting genuine antomony to the Tibetan people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China’s Constitution.

西藏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将所有藏人统一在一个政体之下,在中国宪法的框架之内给与藏人真正的自治。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二月 10, 2006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