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达赖喇嘛特使介绍中藏谈判(之二)

17 12月

第二节中,Gyari先生代表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做出了两点宣示:第一,流亡政府不再纠缠于历史问题;第二,西藏问题的解决立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之内,即,不再寻求西藏独立。经历这么多年之后,流亡藏人终于在这些意识形态问题上做出了重要的让步。Gyari先生谈到,纠缠于历史问题毫无意义,不会产生任何益处。对于第二个问题,接受这一点,对于藏族人民的民族感情是一个巨大的伤害。达赖喇嘛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1988年,达赖喇嘛第一次在萨尔斯堡提出这一点时,遭到了流亡藏人内部派别的极大反弹,其中就包括西藏青年大会。然而,形势比人强,如今,Gyari先生终于亲口说出这一点。Gyari先生同时强调,这一立场,已被流亡政府的各民主机构完全接受,包括西藏国民大会,以及民选的内阁主席Samdhong仁波切教授(无独有偶,Samdhong活佛也来自康区)。做出这一让步,表明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对保存藏人认同感、文化、宗教和生活方式的担心,已经超过了对独立西藏的追求。

Gyari先生谈到,目前谈判的关键障碍之一,是北京对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缺乏信任。经过多年之后,西藏流亡政府终于认识到,要解决西藏问题,要真正面对的对手,是北京!然而,不知道还需要多久,形势才能让北京明白,要解决西藏问题,要真正面对的对手是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我希望这一天不会太久。北京不信任流亡藏人,流亡藏人同时也不信任北京(例如班禅转世灵童的选择)。在1959年之后,北京曾经对达赖喇嘛做出“两面派”的评价。这一评价,从此一直根深蒂固。从历史上看,西藏不熟悉近现代国际政治和政治关系,在处于弱势的时候往往表面应承,暗地里虚与委蛇。这一藏人常用的政治手腕更加降低了他们的可信度。(这种政治手腕不是藏人的专利,清朝时,面对西方的利炮坚船,清政府也多次使出这样的招数。按照西方的要求书写条文,然后在具体的条文执行上增加障碍。这是不谙现代政治的弱者的直觉反应。)

在这种情况下,对北京而言,流亡政府的这一宣示的效果大打折扣。北京担心,藏人是否在进行又一次的委蛇战术?如果中方相信藏人的宣示,而在藏人自治问题上做出实质性的让步。藏人是否会利用这种机会,加强自己的地位,并在适当时机宣布独立?这是个关键性的问题。因此,从局外人的观点看,双方缺乏信任,的确是双方在打交道时最严重的问题!另一方面,1959年的事件,给北京带来了太大的负面作用。1949年之后,毛泽东一直在西藏采取怀柔政策,结果却酿成了一股灾难。目前流亡藏人政府的宣传中,总是把矛头指向文革,以及1989之后的中国西藏政策,却没有多少着墨于毛泽东1959年之前的西藏政策,可见当时的西藏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是得到西藏政府认可的。从此之后,中共每每在反思西藏问题的时候,总是要吸取1949~1959毛泽东政策和1980~1989胡耀邦政策的教训,担心妥协政策的效果。

对于国际社会来说,达赖喇嘛和藏人的这一宣示,非常具有杀伤力。1979年,邓小平曾经说过,除了独立,其他的什么都可以谈。因此,粗粗一看,达赖喇嘛已经做出了实质性的让步,达到了北京的谈判条件,北京为什么还不接纳?达赖喇嘛本人因此在国际社会得到了更大的尊重。西方认为,这是一位能够做出务实让步的政治家。如此一来,流亡藏人再次做出了一个让西方满意、却不让北京满意的“让步”,这一宣示的吊诡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藏人的第二大政治诉求,是将所有藏人统一在一个政体之下。对这一点的坚持,几乎使得此项要求,成为双方谈判的最大障碍之一。而对于西方来说,一般较能够接受自治这一诉求,而较不能接受民族统一。在一般西方人的眼里,建立单一民族政府,唤起的是科索沃之类的痛苦回忆。生活在现代国家之中,他们很难对流亡政府的这一政治诉求产生共鸣。而在中方看来,民族统一,毫无疑问是力图建立一个强大的“大西藏”。如果能够给西藏人一个享有高度自治的“大西藏”,这无疑是一个国中之国。

Gyari谈到,正象中国人将不同区域统一成为一个中国一样,藏人也希望建立全部由藏人组成的单一政体。然而,中国的民族主义早已破产。早在五、六十年代,随着中国对双重国籍的放弃,默许印尼政府镇压以华人为主的印尼共产党。中国已经实质性地放弃了组织华人国家的梦想。中国目前对台湾的统一要求,应该理解为地缘政治的需要,而不是统一华人。很难想象,中国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兼并类似新加坡这样的华人国家。从目前国际社会的一般认识看,过去对民族国家的支持,带来的多是血腥屠杀。一般而言,目前,西方较支持一个民族按照目前现实的国家版图,居住在不同国家或地区;而不支持强行统一。而对于少数民族在当地受到的歧视待遇,一般作为人权案例处理,并不鼓励少数民族集体迁徙,也不支持依民族划分疆界。

在这个问题上,Gyari先生给出的理由,在我看来,也殊为牵强。其理由主要是统一在一个政体之下便于保存生活方式、传统和宗教。Gyari先生没有明说,而我们几乎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的,是一个民族对统一的向往,对一个强大西藏的憧憬。藏人的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在藏人的文化社区中非常明显:有网友非常怀念曾经强大的松赞干布时期;有网友津津乐道藏族曾经攻入长安;有网友在论坛上反思佛教对曾经强大的藏族的负面影响;有网友提到需要保护藏族内部某个分支的特别的方言、民俗,受到一些歌颂大藏族的网友的反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人比西方人更加能够理解这样一种民族主义情感。但是,尤其如此,北京对藏人的这种情感小心翼翼,如临大敌。目前北京的重要政策之一就是,不再强调民族特点,而强调共同生活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之下,不愿意给与藏族有别于其他少数民族的特殊看待。相反,如果北京感觉藏人的民族情感越激烈,北京对藏人的压制就会更加加强。

从现实主义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则更加令人悲观。由于历史的原因,1959年的叛乱和流亡的起因来自康区、安多;因此目前流亡政府内,康区和安多占有更大的席位,也有着更大的发言权。因此,我完全可以理解民选的流亡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坚持:如果想统一流亡政府内部的谈判观点,在这个问题上让步就意味着流亡政府的分裂。对于北京而言,对1959年的回顾,使得他们决不会让未来的西藏自治政府能够治理一个大西藏。这种大西藏无疑会更加鼓励对西藏独立的诉求,未来的西藏自治政府在这一诉求面前,将会进退失据,就如同1959年的达赖喇嘛和西藏政府,最终只能酿成再一次的灾难。北京会问,即使1949年的西藏政府也未治理目前康区,流亡政府有何依据要求中央政府将大片领土和人民划归西藏自治政府?第二个方面,康区,即使在1949年的时候,已经是各民族混居的状态,如果中央政府把康区交给西藏自治;那么未来中央政府何以面对其他民族的重新划分自治领域的诉求?如果西藏政府可以统治混居地区,为何其他自治民族政府不可以?这种重新划分,必然带来中国目前民族政策的大混乱。第三个方面,对地方政权分而治之一直是中国现实统治者的高招。回顾历史,十七世纪到十八世纪,清朝政府逐渐加大对西藏的管制力度,缩小西藏甘丹颇章政府的统治区域,削弱西藏当地贵族的势力,扶植班禅喇嘛的势力。西方和北京的政治家们对这些招数都不会陌生。抛开民族问题不谈,随着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变化,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在逐步调整各自的相互关系,传统的中央集权制度受到了来自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对出现一个空前强大的地方政府这一问题,显然充满疑虑。

演讲的听众对此也非常敏感,Q&A中有两个听众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拷问流亡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坚持度,一位听众问,“对我而言,很明显,藏人的统一会是一个主要的障碍,对于达成成功的解决方案和推动谈判进程而言都是一个主要问题。我想问,达赖喇嘛是否认为必须进行这样的管理区域变更?如果有可能的话,在各级别的自治政府进行政策转变,是否足以解决达赖喇嘛代表藏人和西藏自治区重组的问题?”Lodi几乎回避了这个问题。然而在他的回答中,有两个有趣的地方。他谈到,“无论我们藏族被省界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分离,我们都是一个民族,其他人也承认,只有一个藏族。”(我认为,这一论述某种程度上反驳了他坚持一个统一政府的理由)他一再重申这一观点,“我们坚定地相信,我们必须坚定地坚持,告诉北京领导人,将所有藏人统一在一个政府之下是非常重要的。”另一位听众对Lodi的答复显然不满意,又提问到,“为什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国的所有藏人应该生活在单一政府之下?’……为什么我们不试图同时在各省份达成经济、文化和宗教自治?”但是,就这一问题,Lodi同样没有能够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

也许在这个重要问题上,达兰萨拉的观点是不可以退让的;西方的支持者们,不管理解或者不理解,对此问题的重要性的显然认识不足。我的预期是,在这个问题上,达兰萨拉将不得不做出让步。有可能的解决方案是,藏族仍然分布在几个省或者自治区中,但是未来的西藏自治区将会在文化、宗教等方面和康区、安多加强联系,并希望有某种制度设计,使得西藏自治政府在康区和安多的这些问题上有发言权和决策权;或者建立跨省区的组织来管理这些方面。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二月 17, 2006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