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达赖喇嘛特使介绍中藏谈判(之五)

05 2月

写这篇文章跨越了很长时间。今天看到达赖喇嘛首次发表对青藏铁路的批评意见,前所未有地指称青藏铁路是对西藏的“第二次侵略”。这似乎印证了我前面的感觉,汉藏关系正在转劣。我想在此谈谈对于汉藏谈判的感想。

对于敏感的小西藏和大西藏问题,郭隆基最近发表在西藏之页上的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回忆到:

關於“小西藏”和“大西藏”的問題,達賴喇嘛認為,將五個藏區合而為一建立一個“大西藏”是不現實的。

在谈到“高度自治”问题时,达赖喇嘛的观点和流亡政府当时也有差距。

座談時,教授們紛紛發言,讚揚達賴喇嘛關於“高度自治”的主張是一種政治智慧,也是解決西藏問題的唯一出路。有一位教授說:“但是我們也聽到另一種聲音:西藏流亡政府還在宣揚西藏獨立。流亡西方的藏人在集會遊行時,總是打出雪山師子旗,高喊西藏獨立的口號。就連達賴喇嘛的哥哥嘉樂頓珠,在美國和加拿大徒步旅行,沿途也是宣傳西藏獨立。”達賴喇嘛馬上接過來說:“他們不能代表我,我的主張是真誠的,也是堅定的。”

郭隆基认为,

美國教授提到,西藏流亡政府發出另一種聲音,達賴喇嘛明確地說“他們不能代表我”。我說:“他們固然不能代表你,但你要說服他們,同你保持一致。否則,人們會以為,你的言論只是具有宣傳價值,而西藏流亡政府的聲音才是真實的政治訴求。”

我同意郭隆基的观点。汉藏双方本来就存在严重的互信问题,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之间的这种不同声音,无疑是雪上添霜。再者,北京一向不承认流亡政府,认为谈判在北京和达赖喇嘛之间发生,中心是讨论达赖喇嘛在何种条件下回到中国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流亡政府的这种做法无疑是授人以柄。

当然,西藏问题的实质解决,主动权来自北京一方。如同Lodi指出,不幸的是,现实情况是,双方何时何处谈判,都是由北京决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国际社会指责谈判僵持的主要原因在北京这边,不无道理。

北京目前的主要策略是完全撇开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独立处理有关西藏的所有事务。然而,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又无时无地不出现在西藏的各项事务中,想避也避不开。从长远来看,北京如果想没有后患地解决西藏问题,一个方向是,完全消灭西藏的民族特征和民族认同;另一个方向则是,让包括流亡藏人在内的所有藏人表达自己的意见,推动西藏现代化,让全体藏人既能保护自己独有的文化和民族认同,也能真正认同多民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第一个方向,由于很长一个时期内,中国将继续目前的全球化道路。考虑到其他国际成员对这一政策的观感,中国没有可能在当前世界中推行此一极端政策。北京在西藏问题上,着力不可谓不多,看起来也很风光,然后总是有事倍功半之感;其关键在于,很多政策得不到藏族知识分子和藏族上层的理解和参与。

北京的对藏部门应该好好学习毛泽东的西藏政策和胡耀邦的西藏政策的由来、实施过程、具体问题、成功的方面和失败的教训。1950年,当人民解放军大军压境,甚至已经在昌都歼灭藏军有生力量的情况下,停下来和西藏政府进行和平谈判。虽然从西藏政府的角度看,西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但同时,现实地从当时的中央政府的角度看,中央政府同样做出了非凡的让步。当此之时,毛泽东可以很容易地下命令,大军直接占领拉萨,为何毛要舍易求难?非不能也,乃不为也!中国共产党党内的鹰派也许觉得这是毛的一大败笔;然而在我看来,这正是毛泽东作为战略家的辉煌巨作。我个人期待着,北京能够摈弃短期思维,从民族和国家长治久安的战略高度,妥善处理这一跨世纪难题。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二月 5, 2007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