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柯庆生在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的发言全文(上)

13 9月

翻译:davidpeng

原文:Speech to 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

对美台商会的发言
国防工业会议
2007.9.11
安纳波利斯(Annapolis)
柯庆生(Thomas J. Chrisensen)
副助理国务卿

一个强大而温和的台湾

柯承亨副部长,苏起博士,韩儒伯主席,其他嘉宾们,我很高兴能够在今天这个重要时刻发表演讲。非常感谢大家莅临此地——尤其是我们从台湾来的朋友们,他们不远万里,拨冗参会。我还想感谢美台商会,国防工业会议业已成为每年讨论台湾安全的重要场所。作为国务院的代表,今天上午,我将就台湾安全的广泛议题发言;而把涉及国防战略和武器采购的具体问题,留给军事专家。我的发言代表美国政府的一致意见。在这种情况下,我请你们考虑我的意见。

这次会议是及时的。在未来一年,我们将再次庆祝台湾的民主,我们也将紧随台湾的领导人,在困难的两岸关系中前行。他们的行动是一个主要因素,将决定台湾人民的利益是否得到保护,台湾是否能在和平安全的环境中继续繁荣,或者台湾已有的成就是否会处于两岸紧张甚而冲突的威胁之下。

美国长久以来,希望维护稳定与和平的台海关系,台湾在这一环境中蓬勃发展。我将在我的讲话中,详细描述美国的理由。任何让台湾更强和更安全的行为,对美国来说是好的;明显的,也对台湾人民有好处。而将此一和平与稳定置之险地的行为,则直接违背了美国利益。基于这些原因,我们期待着台湾采取温和的战略来对待两岸关系——无论军事与经济。当我们看到政策偏离这些目标时,我们应该为自己和台湾人民发言。

美国利益之源

我想先来看看两个基本问题:为什么美国关心台湾安全,我们在这一重要议题上表达意见的依据为何?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非常直接。作为太平洋大国的全球利益和义务, 美国自然对整个亚洲的和平感兴趣。因为台湾海峡是一个潜在的冲突热点,该地区需要我们持续的关注。同时,几十年来,我们同台湾人民发展了密切的友谊,我们深为钦佩他们在困境中取得的成就;并特别关注他们在胁迫之下获得的民主,自由以及繁荣。一个成功的台湾是东亚的灯塔。最后,美国对台湾的支持体现在美国的国内法律——台湾关系法。总之,战略、道德和法律规定,都使得美国保持在台湾及其安全事务上的持续兴趣。

反过来,同样的理由也赋予我们在涉及台湾安全的议题上发言。当然,判断如何保卫台湾,最终取决于台湾人民,通过其民主体制做出。我们尊重这一特权。同时,为了捍卫我们自己的利益,履行我们的法律义务,而且,事实上,支持我们的老朋友,我们相信我们有权表达我们的看法,包括我们对台湾安全政策的真实疑虑。因为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台湾人民会决定如何回应他们的美国朋友的意见。

至此,今天我想在最广泛的角度上谈谈台湾安全,以及对台湾安全至关重要的支持要素。今天所说的一切,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在台海对面,中共迅速增长的军事力量,对台湾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北京拒绝排除对台湾使用武力。透过对台北的防御性军售,以及维持我们单方面的反应能力(如果美国总统决定),美国已表明,它拒绝任何胁迫台湾的行动。行胜于言,两岸的任何一方都没有借口无视美国的期望和保护美国利益的决心。在此同时,我们坚决防卫这些利益,已使该地区几十年来受益,提供了台海稳定必不可少的条件,两岸急剧繁荣,丰富和发展了两岸联系,台湾的民主转型对台湾是世界是一个激励。

我们需要一个强大而温和的台湾

正如我在开始时讲到,美国认为,一个强大而温和的台湾,对于台湾人民的眼前和长远安全至关重要。偏离此目标,将使得台湾易受攻击,危及区域和平,并可能威胁美国利益。让我顺序阐述这两个基本要素。

强大的台湾

一个强大的台湾,其实很简单,就是保持军事能力,在更长的时间内抵御威胁。加强防御力量,让北京知道,它不能在国际社会有所反应之前迅速征服台湾。台湾的繁荣和社会稳定,当然能提供更多的力量,但军事层面也是不可或缺的。台湾能够自卫,是和平的一个主要因素。强大的台湾也可以在同北京谈判时有更大的信心和追求,从而更有效地达成两岸持久、公正和平协议。

坦诚的说,过去几年,台湾的表现令人失望,近来,这方面有些好消息。从预算的角度看,台北为其防御做了不少工作。一段时间以来,台湾国防预算占GDP的百分比下降。即使在那个时期,然而,它仍然能够傲视亚洲同跻。由于经济总量较大,这些预算为国防进步提供了基础。今年的国防预算最终提高了占GDP的百分比。我们祝贺台湾各主要政党的领导人,为打破这一僵局找到了出路。

当然,资金只是国防方程的一个方面。台湾也追求聪明的优先级和防御策略。它支出更多资金,用于巩固和维护现有设施;它采纳现代作战理论,利用台湾最大的实际资产,其地理环境。 台湾及其周围地区构成固有的易于防守的军事环境,而明智的国防支出及规划能保持这种方式。

在保持台湾强大的国防方面,美国的军火销售已经发挥了重要作用。当然,今天的观众对这一主题有着特别的兴趣。布什政府批准了其2001年的武器计划,重申美国的这一角色。美国政府的对TRA的承诺仍不容置疑。但是,台湾防御的主要问题,不在于台北购买某武器系统,也不在于该系统来自美国国国外。主要问题是台湾的整体防卫战略,并维持该核心能力。决定这一战略的,我在此重申,应该还是台湾人民自己。坦白说,美国一直以来担心:台湾应该有一个长期持续,着眼大局的安全讨论;但迄今为止,台湾还没有。我们希望,在未来的选举季节,台湾人会要求他们的候选人就这一深刻重要的课题进行聪明而富有成果的讨论。

在此,我想给台湾的执政党和在野党一些信心:近年来,他们已经获得了一些非常实在的进展。在陈总统的领导下,国防部开始编纂更精密的预算,并要求增加整体拨款。就其本身而言,在野党控制的立法院履行了他们的角色,审批通过这些预算,满足了 行政部门大部分要求。美国欢迎这些发展。这些有希望的迹象表明:在台湾,我们正在目睹一个成熟的公开辩论, 政治领袖们搁置损害彼此的基本爱国主义指控,同意将国防事务置于党派政治之上。最近这些事件是否会成为一个长期的趋势?这将取决于所有的政党领袖们,包括许多今天在座的观众。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13, 2007 in 历史存档, 台海风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