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柯庆生在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的发言全文(中)

13 9月

一个温和的台湾

现在,我想转到台湾安全的另一个必不可少的方面,以温和、 先进、有效的政治态度来面对两岸关系。不管台北在国防上花多少钱,也不管这些国防资金如何明智地分配,如果政策上偏离中庸之道,台湾的安全将受到损害。另一方面,台北采取温和的态度处理两岸关系,将降低台湾军队面临的挑战。

台湾的政治立场微妙而且独特,海峡两岸的争端迄今没有一个解决方案,这一点,给许多人带来了可以理解的沮丧情绪。但是这就是活生生的事实,大多数台湾人理解这一点。多次的民意调查也反映这一点,台湾有强大的一致的民意支持维持现状。

在安全方面,这个提法是相当简单:只要台湾维持一个可信的防御能力,对其福祉的主要威胁是,台北自身的政治行动,触发北京使用武力。美国已多次清楚表明,使用武力是不可接受的。我们一再呼吁,北京应表现出更多的军事透明度,停止在海峡对面建设军备,并减少武力威胁台湾。 但是,一方面我们反对北京威胁使用武力,另一方面,我们真切地认为,台北也不能做相反的事情。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台湾的安全,有赖于避免不必要的挑衅行为。这并不意味着,面对中共的压力,台北应该或只能消极应付。但它意味着,负责任的台北领导人必须预计中国潜在红线和反应,并避免不必要的和无益的挑衅。

美国政府最近表达对陈水扁当局某些政策主张的关注,正是这一认识的直接表现。我想强调一点,美国的总体对台关系密切且互利如昔。美国人民和台湾人民之间的友谊有着深厚的根源,并继续蓬勃发展。目前出现的分歧发生在美台议程一个相对狭窄的一部分。但因为这部分直接关系到和平与稳定,此一分歧非常严重。

特别是,我们对陈水扁当局支持的以台湾名义入联公投表示特别关注。对于美国的立场,在台湾有很多说法是错误的。让我来做出一些澄清。

美国不反对公投;同其他民主国家一样,台湾有权举行公投。但某一特定公投的题目和内容必须加以考虑。如果入联公投不涉及更改名称——我们会觉得错愕且无益——不会引起美国很强烈的反应。既然大家都知道,大部分的台湾民众希望看到台北加入联合国,鉴于这样的公投对入联没有前景改善的可能性,大家都知道,支持这种公投只不过是台湾的国内政治姿态。做为美国的立场,如何回应是直截了当的:我们要重申,我们不支持台湾加入以国家资格为会员的国际组织成员,因此我们不支持这种公投。

陈总统支持的公投令我们特别关切,大大超出了一般的入联公投。令人担忧的问题,非常明确,问题是名称改变。这个公投草案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在国际社会中,台湾应被称为什么?此外,它的做法会被很多人解释为有法律约束的民众投票。在一个理想的世界,我们不会担心这一点。在日常语言中, 大家都讲”台湾” 。美国国务院这么说,台湾人民这么说,甚至北京也这么说。所以,在较为正式的政治和法律背景下,为什么担心用同一个词?简单的现实是,在两岸关系的世界中,政治符号的意义至关重要,对此问题的分歧可能带来紧张甚至冲突。陈总统也认识到这种”符号性”的问题的重要性,2000年和2004年时,他向我们的总统和国际社会承诺,不谋求改变台湾的正式名称,他一再重申这一承诺。

这一公投明显的诉求在于更改名称,因此,在我们看来,此一举动像是试图改变现状的第一步。有种说法,即使公投通过,并不足以改变名称;坦白说,这一说法,从纯粹的法律论点上,令我们相当吃惊。毕竟,如果具体名称不重要,为什么它列在公投的首位?
在一个基本的层面上,公投支持者这样的法律论点似乎显示,他们不认真对待台湾对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诺,他们愿意忽视台湾最坚定朋友的安全利益,为了短期的政治利益,他们愿意将台湾人民的安全利益置之险地。我们的底线是,这一举动对台湾和美国的利益存在巨大的潜在损伤;而且,同其他任何入联公投一样,无助于台湾的国际地位。因此我们必须强烈反对这种举动。

我可能面对这样的指责,美国对公投的立场干涉了台湾的民主。代表美国政府,我斩钉截铁地拒绝这种指控。考虑到几十年来美国对台湾安全的承诺和对其民主化的支持,这种观点经不起推敲。现实情况是,民主国家可以有不同的政策见解。这种情况司空见惯。如果发现朋友们正朝着一个不明智的方向,朋友有义务提醒。考虑到我们在台湾安全上的利益,美国的义务更强。毕竟,台北的行动可能威胁到的,不仅仅是台湾的和平与稳定。

美国既没有权力也没有权利告诉台湾人民,他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但作为朋友,我们感到我们有义务警告,这一特定公投是先天欠妥的,而且可能相当有害。坏的公共政策即使包裹在“民主”的旗帜中,也不会变得更好。所幸的是,如果公投持续推行,我们预计台湾的有远见,有智慧的人民将透过辞藻并作出明智的判断,公投并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因为它会从根本上损害台湾的对外关系。

除了明显威胁台海地区的稳定之外,美国反对这一公投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公投的结果将会和它想达成的目标刚好相反:它将限制,而不是扩大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相反的论点听上去很华丽,但我们身边有着反对他们观点的证据。我可以以我的实际经验这样说,因为在美国政府中,我们国务院带头,试图帮助维护和扩大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令人沮丧的事实是,台北不必要的挑衅行动,强化了北京限制台湾的空间的手,而吓跑了可能帮助台湾的朋友。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13, 2007 in 历史存档, 台海风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