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3.14的思考——随写

03 4月

3.14的事件本身可能还比较简单,但是其背后的内涵则可能影响深远。3.14事件本身,我觉得已经没有多少秘密可言。综合目前各方报道和理性的分析,这是流亡藏人有组织的事件,而非简单地自由表达;北京和拉萨政府则似乎处于被动,进退失据,从事后对西藏自治区大范围的人事调整可以看出来。就事论事,藏人冲击政府也许还可以勉强找到理由,攻击无辜的汉人则是完全不可原谅的;政府在处理中没有出现大规模流血事件,保持了克制。

北京近日公布出大部分的证据,指称流亡政府组织“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情况。其中除了包括一些非常公开的内容,也包含一些比较秘密的内容,这些内容只有通过间谍手段才能得到。例如:

    ——拉萨事件爆发后,“流亡政府”首席噶伦桑东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如何指挥藏人将此次“革命成果”进一步扩大,要求予以全力支持。会议对“流亡政府”“安全部”“宗教与文化部”“外交与新闻部”“财政部”等各部门的工作进行了部署。

    ——为进一步加强对“大起义行动”的指挥和协调,达赖集团3月中旬成立了7人组成的“西藏团结委员会”,由“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噶玛群培担任主席,该委员会宣称代表“西藏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将直接领导各地流亡藏人及非政府组织在全球范围内统一开展活动。

   3月11日,达赖集团“安全部”召开小范围庆功会,向“3·10”事件的组织策划者颁发了奖金,有“官员”称,“‘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才刚刚开始,下一步将陆续开展各种活动。”

    3月14日,“流亡政府”召开各部门会议,责令“安全部”继续在藏区挑起事端。

    3月17日,达赖集团成立“紧急营救西藏特别高层委员会”,由“安全部”噶伦负责。主要任务是将参与西藏闹事的骨干转移到达兰萨拉;将公开闹事活动转为暗中的“宗教”活动,继续和中共对抗。

印度的Hindustan Times有趣地记录了中藏之间的间谍战

When a politburo meeting to discuss Tibet was held in Beijing two days ago, for instance, a detailed account of the discussions there was soon made known to the government in exile. “A nine member politburo meeting was held on Friday to discuss the Tibet crisis. Tibet’s party secretary and the chairman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AR) was also present,” said a government in exile sources. “The authorities have been directed to put up a harsh face in public but in fact proceed very carefully in Tibet.”

我感觉,双方的间谍成绩倒是看起来非常真实可信。

此一事件的另一个参与方则是西方媒体。我无法评论这些媒体是有意歪曲还是无意之举,但是这次事件的一些图片和视频,则无疑给西方媒体在类似事件上的公正性和独立性打上了大大的问号。共产党政府不能帮助民众理解共产党政府,西方媒体做到了。最令人失望的是,很少西方媒体对此举做出公正的道歉,这一点令人难以费解。如果说有和平演变这回事的话,那么近十年的努力在此次拉萨事件上毁于一旦。更多中国人认为,西方媒体在关乎中国国家利益的事情上,不可信!

尽管达赖喇嘛多次声明与这些暴力事件无关,国际社会上也多采信达赖喇嘛的说法。但是北京坚持要把达赖喇嘛和这些暴力事件捆绑在一起。我个人不太相信达赖喇嘛本人和这些事件有直接联系,用句时髦的话,叫“负有领导责任”。但是,北京此举颇令人思量。北京在描述这些事件时,大多用一个词“达赖集团”,把流亡藏人中的激进势力例如藏族青年大会,藏族妇女大会和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这些组织和达赖喇嘛放在一起。这一做法,非常不符合北京一向的统一战线的做法,不知道北京逻辑如何。

总的来说,从短期的观点看这些问题,目前的这些事件是由流亡藏人引起。北京的处理虽然不能令人满意,特别是在新闻自由方面,但是还算靠谱。

但是是长期的观点看这些问题,就不一样了。

Advertisements
 
2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3,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22 responses to “3.14的思考——随写

  1. tt

    四月 4, 2008 at 12:12 上午

    共产党自班禅喇嘛选择问题上被耍了一把,就认定达赖喇嘛是属于不可以合作的人士,不可以信任的人士。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达赖喇嘛是得了小利,输了大局。

    因此,根本不存在分化达赖喇嘛等人,干脆绑在一起,一块抹黑得了。

    我不知道达赖喇嘛是不是会后悔当时没有和共产党仔细商量这个事情,看看有没有妥协的余地。

    另外,达赖喇嘛立场一变再变也是一个原因,等共产党弱的时候,就宣传要独立,等共产党强的时候,就宣传要自治,如此下去,共产党对达赖喇嘛是基本上死心了。

     
  2. 雪红雪白

    四月 4, 2008 at 12:31 上午

    北京拿出来的不象是间谍战的成果,倒像是异常蹩脚的宣传战材料,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恐怕都不会陌生(当然,今天他们愿不愿意用理智来判断是另一个问题)。毕竟业务有些生疏了,这次拿出来的东西还不如《梅花党传奇》。如果北京方面有情报,3.10事件不会演变成3 .14。如果北京真的自己相信自己的材料,完全可以和“窝藏恐怖分子”的新德里当局交涉。北京敢吗?已经不攻自破了。

    当然北京的国内宣传战还是大获全胜,基本上没有中国人会追问3.14藏人为何集体歇斯底里,在19年前充满谎言的官方媒体为何今天又如此可信了。西方媒体由于一些不应该发生的技术失误被北京成功地抹黑,可以预料更多的中国人将被北京裹挟在民族主义的大旗下,与启蒙渐行渐远。但北京的成功正是以全民族的智力买单作代价的。

    如果说,连出过康德、黑格尔和巴赫、贝多芬的日耳曼民族也曾失去过理智,要汉人避免覆辙可能是要求过高了。有些事也许是在劫难逃,亦不必强求。

     
  3. tt

    四月 4, 2008 at 5:04 上午

    西方媒体恐怕不是技术性失误吧!要是技术性失误,怎么会集体出现呢?其实西方媒体也是集体性洗脑的工具而已,只不过比CCTV更加有欺骗性一些而已。

    西方怀有偏见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这个恰恰给中国的民族主义兴起添油加火,给予所谓“西方迫害中国”“西方对中国怀有阴谋”提供了很好的佐证。

     
  4. tt

    四月 4, 2008 at 5:27 上午

     
  5. sol

    四月 4, 2008 at 8:13 上午

    “如果说,连出过康德、黑格尔和巴赫、贝多芬的日耳曼民族也曾失去过理智,要汉人避免覆辙可能是要求过高了。有些事也许是在劫难逃,亦不必强求。”

    恕我直言,这第一句话我读来似乎有些种族主义的味道。

    第二句话也有些悲观被动。网上的评论者也有了解历史,保持理性的,虽然占少数,但还不至叫人完全绝望。也有些人表示困惑不解(温和真诚地,不是那种跳起来大喝“我们投了那么多钱,为什么忘恩负义?”),这也许是他们慢慢自己摸索“真相“的开端(打上引号只因我也常常困惑)。

    作为个人可以做的是和身边感兴趣的人聊聊自己知道的汉藏历以及对事件的看法,虽然是微小的个人努力,但假以时日,也许可以避免“劫难”的发生。

     
  6. sol

    四月 4, 2008 at 4:12 下午

     
  7. davidpeng

    四月 4, 2008 at 4:47 下午

    民主自由就能够解决西藏问题?我深刻怀疑。我珍爱民主自由,我希望在中国尽快逐步实现民主自由。但是,民主自由就能够解决什么深层次的问题,我深刻怀疑。一切都要回归基本面,我反对民主自由万能的说法。

    事实上,人总是有一种倾向,缺少的东西总是感觉上最宝贵的。可它不一定就是事实上最宝贵的。

    拥护民主自由的同志们,建议你们不要总把眼光放在那些西方发达国家。说起民主自由就言必英美。能否到民主自由的印度来看看?跟印度的知识分子聊聊?

     
  8. er

    四月 4, 2008 at 10:36 下午

    民主自由解决不了西藏的问题。西藏的问题本质上讲还是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的冲突问题,当然共产党和达赖喇嘛都避免这么讲。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少数民族放弃追求独立的反抗,而主体民族尊重少数民族的各项权利。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9. sol

    四月 5, 2008 at 6:52 上午

    呵呵,也许牛博上几位关于民主自由的讨论过于理论高调了,连岳博克上的一系列来信选登更能反映老百姓心声(感觉连岳先生现在有品牌效应了,从来信可见大家伙儿的信任)。很高兴看到牛博作为一个公共空间,能够有这两种交流讨论的方式。

    回到具体问题上来,恕我直言,反对“民主自由万能”的说法有虚设枪靶之嫌。真正对民主自由制有所了解,并对西方国家有所观察的人,恐怕都不会同意“民主自由万能”这个结论。更为贴切的说法是,民主自由制是所有糟糕的制度里相对优越的一种制度。

    一个更自由的社会当然不可能解决所有的民族问题,分离运动也很有可能还将继续存在。但对藏人而言,起码他们不用被逼批判他们的上师,武警不会驻扎在布达拉宫,不用被迫在寺庙挂国旗,开发神山神湖他们有一些发言权,他们想出国时不会被拒发护照,有渠道让他们发出不满抗议的声音(甚至是要求独立的声音),可以用藏语受高等教育,而不是把藏语仅仅变成一门“藏语文”课。这些已足够说服我一个更自由的国家在改善民族问题上的相对优越性。

    哦,补充一点,我其实比较反感某些民主自由人士的一点是“逢共必反”。我心目中未来真正民主自由的中国是共产党作为一个政党,一套思想,一种制度与其他政党,思想,制度一起存在。民主自由并无意味着推翻共产党,而是作为民主社会的一员存在,做不到这一点,就是有背民主自由的初衷。

     
  10. sol

    四月 5, 2008 at 7:00 上午

    不好意思,我那最后一句好,好像写的不够通顺,改动如下

    “民主自由并不意味着推翻共产党,而是让共产党作为民主社会的一员存在,做不到这一点,就是有背民主自由的初衷。”

    关于中国的和谐社会和印度的民主社会之间的比较和取舍,这里有一篇文章:
    China and India: Oh to be different
    By Pallavi Aiyar
    http://www.atimes.com/atimes/China/JC19Ad01.html

     
  11. davidpeng

    四月 5, 2008 at 1:47 下午

    sol, 我觉得你对西藏的实际情况还是不够了解。

    在过去20年间,你说的这些自由都曾经时不时在西藏得到过。在这些方面的政策不断收紧,和双方政治对立不断升级同时发生。

    我不满意于目前的政府和制度,但是你说的大部分自由都能够在目前的政治框架下实现。内地在你说的很多方面都有比西藏大得多的自由。

    我喜欢从现实主义的角度来看待西藏问题。力图找到某种路径来解决,但是不是虚无飘渺的大跃进。

    共产党政府的治藏目标不是摧毁藏传佛教和藏语。如果这些发生了,那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标。为什么这些不好的政策会成为手段?光拷问共产党政府一方是没有答案的。

    我逐渐感觉到,政教合一是一种非常束缚人的制度。某种意义上讲,我把1978年之前的中国也看成是政教合一的制度。这种制度会同时从精神和物质两方面来牢牢控制每一个社会人。藏传佛教在藏区某些农村的势力非常惊人。一个简单的例子,是过去几年发生的焚烧皮毛事件,在这一事件中实际上发生了很多暴力事件,某种程度上演变成为对达赖喇嘛的忠诚宣誓(当然,我也不同意当局的应对措施)。流亡政府一方几乎所有的政策都是和宗教捆绑在一起,或者通过宗教体系来执行。如果你是共产党政府,你会如何应对?

    据我观察,过去近50年,流亡政府建立了表面的民主制度,但是其核心,还是没有多少变化。我希望我能够有机会到达兰萨拉走一走,看一看。

    我并不认为藏族的独立是不可接受的事情。我只是觉得藏族的前途在达赖喇嘛这里找不到答案。我建议藏族的知识分子和精英们好好研究一下二十世纪特别是二战之后,各弱小民族(包括汉族)走过的民族图强之路。建议你们看看李敖(我知道这个人你们不喜欢,但是不因人废言)的《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病》。门一旦打开了,就再也关不回去了,我不认为西藏未来会成为另一个不丹;包括不丹也逐步在开放了。我觉得根敦群培、平汪甚至丹增尊珠更代表藏人对未来的探索。

    我不想在这个帖子里面和你general地讨论民主制度。以后在别的帖子里,也许有机会。

     
  12. sol

    四月 5, 2008 at 2:52 下午

    david, 感谢回复.

    好的, 我接受你的建议, 其实我也无意在这里general地讨论民主制度. 就个人而言, 我既喜欢理论的学习探讨, 也欣赏从实际出发的考量. 因为”雪狮与龙”而得知你的博克后, 其实我常来看你的文章, 但一直没有发言, 这几天忍不住说的比较多, 还请见谅. 我喜欢你的博克一是因为你分析问题沉稳务实, 二是因为你的文笔, 干干净净, 我喜欢的那种. 文如其人, 如果有缘想见, 应该可以畅谈.

    读了你对我的几个回复, 可以感觉你对我的评价, 我应是被归于”你们那些拥护民主自由人士”(可能还是比较务虚幼稚的一堆). 对此, 我有些不满, 这里就明说了. 不满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过于敏感, 或是不喜欢被人划堆儿站对, 以显示自己特立独行. 其实我不反感被称为某某主义的”坚定捍卫者”, 我甚至认为那样的人是幸福的. 实际情况是, 我常常感到历史与现实的复杂, 自己的无知和局限, 而这种感受不单单是在西藏问题上. 我只能说我还是一个探索者.

     
  13. sol

    四月 5, 2008 at 3:45 下午

    关于西藏, 请允许我再多讲两句: 我觉得自己对西藏的历史和现状的确了解地不多, 我会继续多读书, 多游历(想去大藏区和达兰萨拉), 多思考交流.

    1. “光拷问共产党政府一方是没有答案的。”
    关于这个问题, 我读了几天前PATRICK FRENCH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文章,感触很大.PATRICK FRENCH曾为达兰萨拉工作,后来退出. 他在文章最后说”But the battle for Tibetan independence was lost 49 years ago when the Dalai Lama escaped into exile. His goal, and that of those who want to help the Tibetan people, should be to negotiate realistically with the Chinese state. The present protests, supported from overseas, will bring only more suffering.”

    “He May Be a God, but He’s No Politician” -By PATRICK FRENCH (NYTimes, March 22, 2008)

    2. 你对流亡政府和政教合一制度的评价, 我基本赞同.

    3. “我只是觉得藏族的前途在达赖喇嘛这里找不到答案.”
    我刚看完扎西茨仁自传, 正在读平措汪杰的传记, 也有这样的感触. 他们的心属于普通藏人, 不在达赖喇嘛领导的政权那里, 当人更不会属于汉人, 他们曾经尝试为西藏探索一条新路.

    “喇嘛王国的覆灭”中看到对根敦群培的失败的变革的介绍,还有龙夏也是位失败的变革者。通观Goldstein全书,他认为西藏保守的统治阶层也应该为喇嘛王国的覆灭负责。这样的评价也许让有些藏人难以接受,但我认为还是很中肯的。

     
  14. davidpeng

    四月 5, 2008 at 5:32 下午

    sol, 也谢谢你和其他朋友在这儿的留言。任何理性的、非谩骂的留言,我都是欢迎的。无论什么观点。

    我觉得我对你还不够了解,那种归类排队的事情,一向令我不齿。如果有缘想见,当然可以就某些问题深入交流。

    先说说我对民主自由制度的观点。我同意你的观点,民主自由制度是目前所有实践的制度中最不坏的。我的观点是,政治制度的发展要和经济发展匹配。目前,中国的政治发展已经滞后于经济发展了,但是中国是否要一下子把政治发展到很开放的地步,我存疑。另外一个关于民主发展路径的观点是,民主自由制度一定是一个长时间的渐变过程,特别是对中国这样的大国。中国的民主自由制度不会是天赐的。而通往民主的道路一定是崎岖的。

    至于事情的复杂性,我有和你差不多的感觉。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都是复杂的,绝对不是哪个人灵机一动就能解决的。西藏问题更是如此。

    我不觉得西藏问题在1959年就有解决问题的机遇。即使当时“叛乱/起义”平息了,达赖喇嘛留在国内,我觉得也挺不过后来的极左。也许西藏问题在胡耀邦时代有过机会,但是即使达赖喇嘛和胡耀邦(包括邓小平,我一直认为他是最开放的)的时代,都没有获得解决。再来一个胡耀邦会如何?

     
  15. er

    四月 5, 2008 at 10:21 下午

    “我同意你的观点,民主自由制度是目前所有实践的制度中最不坏的。”

    其实无论现在什么国家,都是一小撮人在背后操纵政治,中国如此,美国等“民主”国家又何尝不是如此。有人戏言,专制是强奸的话,那么民主就是诱奸了。我觉得关键是中国政府必须开始保护最基本的人权,像胡佳之类的事情不能再发生,让社会普罗大众有一个不断释放小矛盾的机会,让官僚阶层有一个廉政的制约,让社会有一个上下的流动机制。我觉得至于实现的形式是什么,是专制或者民主,那倒是次要的。

     
  16. sol

    四月 6, 2008 at 2:34 下午

    david(还有er),我继续写几点想法,想法有些零散,姑且标上数字,免了段落间起承转合的麻烦。

    1。中国政治发展要渐进我同意。我反思自己,有时候遇到我憎恶气愤的事时,落到笔下,就情不自禁,感情压倒理智,显得十分激进。最近看了《亚洲周刊》对《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的采访,在他看来民主碎步前进情形并不悲观。比如,我注意他谈到开放媒体时说,可以慢慢让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这样的机构操作透明化,比如搞新闻发言人制度,文件和程序适当公开,不要老打匿名电话宣布处分,这应该是自上而下渐进改革的办法之一。而自下而上的变革,我希望民间可以进一步推动非政府组织的活动空间,并且通过现实的维权案例推动司法体系变革,等等。

    2。你上文对我观点最有力的挑战是这样几段话:“在过去20年间,你说的这些自由都曾经时不时在西藏得到过。。。你说的大部分自由都能够在目前的政治框架下实现。” 也就是说,你认为中国暂时不向民主自由的方向发展,我所讲的那些问题在现状下也可以解决。

    我和你观点的区别在于我认为这些中央给与西藏的自由是*政策*,而不是真正*有制度保障*的自由。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政策*自由会随中央与达兰萨拉的关系时松是紧。例如,对境内外藏人的护照控制在胡耀邦时期是很宽松的,但89以后就变得非常严格。如果有制度性的保障,藏人完全可以以一个中国普通公民的身份向政府抗争。所以,要改善“西藏问题”中的人权问题,使之有制度性的保障,还是需要有一个更民主自由的中国。

    当然,民主自由并不一定可以消除分离运动,因为这涉及到一个族群对一个国家的认同的问题。

    3.由此想到Goldstein在《雪狮与龙》前言中的那段话,他认为就算没有人权问题,西藏问题还将存在,因为其本质上是一个领土控制的问题。在我看来,他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可以改善甚至解决西藏人权问题,但西藏的民族分离运动 – 一个领土控制的问题 – 还将存在。因为这是北京和达兰萨拉两个政权对西藏领土的争议。

    按照Goldstein的思路,可以做一个有趣的thought experiment: 如果西藏独立或按照流亡政府的要求自治,即使西藏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地区,人权问题继续存在,“西藏问题”还会存在吗?

    我的回答是*在国际社会中*的西藏问题不会存在了。因为在国际社会中,西藏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反中反共”的问题,按照这个简单化的想法,只要中国/中共不统治西藏,问题就解决了。但是我认为*西藏人自己*的西藏问题还未解决,这就是你提到的“藏族的前途在达赖喇嘛这里找不到答案”的观点。从20世纪初,西藏被卷入国际舞台以来,藏族精英就探索过改革之路,虽然失败了,但我相信他们还将不断寻找出路,我祝福他们。这里其实与中国(和其他一些前殖民地国家)有类似之出,我们也曾经将许多问题简单的归为 “帝国主义的侵略”,获得独立后,民主民生的路还是走的很艰辛。

    4.关于PATRICK FRENCH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文章,我感叹地倒不是他所说的西藏独立的机遇,而是他作为一个曾经的达兰萨拉的坚定支持者,也会有这样的反思。他认为西藏形势的恶化,达兰萨拉及其支持者也应该检讨策略,他提倡与北京谈判更务实一些。

    5.另外,关于你以前提到的Goldstein书中描述忽必烈和八思巴的争执,让我想到这样的场景:美国总统周日在自己所属的church中听pastor做礼拜,这时即使是美国总统也会坐在pastor之下听其传道,和其他大众一样。对忽必烈和八思巴这一历史事件的解释,还需要更多的资料。

    对于西藏“史实”的争执,我有一点想法,北京和达兰萨拉都试图用“史实”来证明双方的政治从属关系。其实,应该是反过来,是政治关系决定了“史实”的解读。例如,黄慕松1934年入藏后设立的办事处,在葛夏政府来看,西藏与中方的关系是独立国家,这个办事处可以看作是中国驻藏大使馆;而国民党政府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办事处代表了中国对西藏的主权。

    北京和达兰萨拉在历史上纠缠不清正是因为“史实”不是用来证明双方的政治关系的,而是政治关系决定了什么是“史实”。

     
  17. sol

    四月 6, 2008 at 4:09 下午

    对上文第二点做一点补充:

    如果民主自由化真是解决“西藏问题”中人权问题的钥匙,那么,这一层面上“西藏问题”的解决就不可能走在 “中国问题” 解决的前面,西藏的民主自由不可能走在中国民主自由的前面。说句玩笑话,Free Tibet的口号因该考虑先改为Free China。

    我认为许多西藏问题,并不是西藏*独有*的问题,并不是*针对*藏族的问题。西藏发生的一些问题全中国都有,或轻或重,情形不一。西藏环境的危机,腐败,贫困,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全中国都有。如果简单的把这些问题描述成*针对*藏族的民族问题,加剧民族对立,与藏人的事业恐怕弊多于利。

     
  18. er

    四月 6, 2008 at 9:02 下午

    关于1,2,陈云同志说,“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

    共产党就是利用国民党的这种东西,来推翻国民党的,所以他又何尝愿意让反对势力利用这种制度和法律来反对自己。

     
  19. aaa

    四月 7, 2008 at 5:37 上午

    “负有领导责任”?
    面对铁证博主就要装“客观”了….

    有3月10日DL的讲话稿的宣传册子,在正式讲话之前已经在甘肃四川拉萨等地传开了,这怎么解释?

    不会说这个一讲话完在几千公里之外印刷品就出现了,太NB了吧?

     
  20. aaa

    四月 7, 2008 at 6:02 上午

    雪红雪白 Says:
    April 4th, 2008 at 12:31 am
    北京拿出来的不象是间谍战的成果,倒像是异常蹩脚的宣传战材料,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恐怕都不会陌生(当然,今天他们愿不愿意用理智来判断是另一个问题)。毕竟业务有些生疏了,这次拿出来的东西还不如《梅花党传奇》。如果北京方面有情报,3.10事件不会演变成3 .14。如果北京真的自己相信自己的材料,完全可以和“窝藏恐怖分子”的新德里当局交涉。北京敢吗?已经不攻自破了。

    当然北京的国内宣传战还是大获全胜,基本上没有中国人会追问3.14藏人为何集体歇斯底里,在19年前充满谎言的官方媒体为何今天又如此可信了。西方媒体由于一些不应该发生的技术失误被北京成功地抹黑,可以预料更多的中国人将被北京裹挟在民族主义的大旗下,与启蒙渐行渐远。但北京的成功正是以全民族的智力买单作代价的。

    如果说,连出过康德、黑格尔和巴赫、贝多芬的日耳曼民族也曾失去过理智,要汉人避免覆辙可能是要求过高了。有些事也许是在劫难逃,亦不必强求。
    **********************************************
    估计是阁下的RP问题导致思维也如此肮脏…
    北京敢不敢是其它方面的考虑,看来你不仅仅是RP的问题,脑袋欠缺太多东西了…
    还”不攻自破了”,愚蠢到没有救的地步…
    至于和德国人比较作此结论,我感觉你还不配!
    至于康德、黑格尔和巴赫之类的,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因为他们里面一直也有纳粹,中国5000年连续的历史不是吹出来的…

    还有楼上的网民“我并不认为藏族的独立是不可接受的事情”,如果您真的坚持这样的观点的话那对那些善良无辜的藏族人就太冷酷了…要知道在现在,西藏经济的自给率不到20%,没有中央的输血是要死人的,至于美国?苏联解体后答应给的连1%都没有,利用完后没价值了还想要赏赐?那不是笑话吗…

    我可以说:如果西藏独立(非大藏区),所有非藏族人退出后,如果中国控制并隔绝不予以帮助,不到5年,至少会有上百万藏人将在自相残杀中死亡…藏族人内斗比汉族人强多了,这不-在达拉萨兰就那点人还互相斗的死去活来的,DL几次都差点被搞掉,从这点看DL做美国的狗还真算是报恩了…
    如果要大藏区独立,那近1亿的其他16个民族的人恐怕早和几百万藏族人打起来了,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中共一直在抽汉族的血圈养着藏人,很多藏人市民和上层人士(不包括农牧)则在中共和DL及西方之间刷两面派,两边讨好两边吃,我不知道一旦这些所有真相被完全揭露后中国的10几亿愤怒的汉族人会如何反应!

    相信美国人是很乐意看到这些事情的,因为不必象911那样辛苦地策划伪装鼓动,最后还要死人,也不必象在YLK一样还要死亡几千人来消灭几十万人以避免地球资源的消耗…

     
  21. daliyu

    四月 8, 2008 at 10:37 下午

    西藏有什么问题?
    你们去过西藏吗?
    你们有资格说三道四吗?
    魁北克有独立问题,你们怎么不说啊。
    南北战争,南方要独立,最后沦陷了。
    北爱要独立,被你们抹黑了。
    你们的立场又是什么呢?

     
  22. sol

    四月 20, 2008 at 4:30 上午

    西藏问题上可能存在的民族自决和自由主义的矛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999f101009aja.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