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罗生门续–更新3.17日记

21 4月

网友Nirvana把他/她的3.14日记贴在我的论坛里面。他/她也谈了一些看法。

谢谢Nirvana。 我07年4月到过拉萨。如果下次去,期望能见见你,和你的那些藏族朋友。

唯色的博客上有一篇阿甚的拉萨亲历。我就不麻烦转的这儿来了。另外说明一下,前面的阿甚的阿坝亲历是阿甚的朋友写的,而阿甚的拉萨亲历则是阿甚自己写的。

 =================

14号拉萨日记

2008-3-14
并不想讨论政治,但这几天的拉萨动荡不安。而今天,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基本的过程是这样的,(简述)
3月10号,59年叛乱49周年;
哲蚌寺三百多名喇嘛计划当日集体徒步到布达拉宫广场示威,在大约拉萨市西郊海关大楼处被拦截;警察和武警在那时开始处于高度戒备状态(顶多就是盾牌,呵呵);
3月11号
大昭寺广场,有9名喇嘛和2名尼姑在示威,当地警察劝说无效,被前来的武警带走;(一边要坚持,一边要维持广场的秩序,因此,有肢体冲突)
傍晚,通往色拉寺的道路被限制通行;(一个在娘热乡的尼姑亲口告诉我,因为她当时无法回到寺庙,所以来到我的住处)
本日已经听说部队的人严禁出营;(非常理解这样的禁令,因为当时觉得,军人的确不合适出现在有些骚乱的拉萨;主要原因,当然是外媒总是故意渲染中国军队如何暴力对待民众)
3月12号
应来旅行的朋友要求,我陪同一起在帕廓购买东西;门庭冷清,显然是前一天示威的结果;但其他还很正常;
3月13号
同藏文老师同学一起在帕廓的雪域餐厅吃饭,之后还去了两个朋友的店子聊天;尽管可以感觉到气氛不同往日,但依旧平静;
3月14号
睡梦中被朋友的电话吵醒,他们要来西藏旅行,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些旅行资料;之后起床开始看《颇罗鼎传》,电话响起。。。

因为我一直在家没有出门,所以,只能说说传闻了;
首先是桃子(一个朋友)打来电话,因为她店里的藏族员工告诉她,冲赛康有人开始杀人放火了,见汉族人就打杀!
之后,我联系了在措美林做生意的朋友,她的短信回复说,躲在店里,不能出去,出去就要被石头砸死!
再之后,我住地方的小普姆说,小昭寺有喇嘛把当地卖菜的汉族人打死了!
我的藏文同学来电话,他正在西郊处理焚烧伪劣药品,听说市区已经乱得一团遭,并告知我要注意安全!
我的藏文老师来电话,告诉我不要出门,大昭寺方向已经狼烟滚滚!
这时,我忍不住要上网;
桃子也在网上,她告诉我,有学校的学生在下午上课的路上被人殴打;学校已经取消了晚自习,之后的课程等待教育局通知;她在吉日旅馆的藏族朋友告诉她,大昭寺里面的人在焚烧东西!
再之后的消息基本来源于桃子,她随时和店里,还有帕廓附近的藏族朋友保持联系,因为他们在当地和藏族人一直相处得如兄弟姐妹;
她的店旁边是一个汉族人开的煤气灶用品小店,暴徒把那家液化气点燃了;结果当然是爆炸,波及了她的店,损失不明;暴徒殴打该店主夫妇,后来被普珍拉(桃子店的雇员)救下;
几个人冲进清真寺纵火,但程度现在谁也不知道;大家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大昭寺附近上空烟雾弥漫;很多的商店被打砸抢;布达拉宫广场上有喇嘛焚烧东西,之后就封锁了;
而当时,我在著名的唯色BLOG上却看到,境外很多媒体都开始报道某人某人谴责中国政府暴力镇压西藏和平示威!(这当然令我气愤)
我因此把听说的事情(至少都是当事人口传来的)直接写了帖子发到唯色的BLOG论坛上,但马上,她就删掉了;我贴了几次都在一两分钟内被删除——原来这就是所谓为了民族自由,为了言论自由而奋斗的人的处世观!
她可以谴责中国政府对她言论的封杀,但在她网站上,原来也是不能容忍不同的声音!原来,她也知道要维护她所在的一亩三分地的权益!!!
晚上,我所住地方的主人索多回来了;
他是徒步了十几公里回家的;但他说起外面的情况,俨然像在谈论电影——现在拉萨完了,要囤粮了(他的确抱了一袋大米回来);到处是军警,到处是聚众的人群;
他看到几个藏族人在殴打汉族,于是进行劝说,那些人住手让汉族人走了;
二环路上的汽车,如果没有挂上哈达,那就要面临被打砸焚烧;
他看到装甲车(武警的)施放催泪弹,自己也觉得眼睛酸痛;他看到上百的回族人和同样上百的藏族人对峙;还有成群的藏族人和武警对峙;那些武警手拿盾牌堆排成人墙,因为警力不足,他们只能看着狂热的藏族人打砸街边商铺;武警也经常被打得四处逃窜;纳金路上的木料场据说也被焚烧;
索多拍了一些照片,上面是我熟悉的青年路,北京东路,已经面目全非,烟火笼罩;还有那些和藏族人对峙的‘白帽子’(回族);
综上所述,我知道,拉萨的骚乱已经不仅仅是境外那些支持达赖,支持西藏人权的人所说的和平示威,或者中国政府暴力镇压;这俨然是一幅种族主义者和狂热的宗教徒要清洗拉萨的前兆!
我太浅薄,不知道在如此血腥暴力下,如果政府因警力不足而出动军队有什么不妥?(似乎所有的藏人都惧怕军队出现,而外网也在谴责政府出动军队,尽管到现在,所有的消息都没有显示有军队进入)

2008-3-17
中午已经收到桃子的信息,她去了店里,正在整理收拾。之后又接到老袁的电话,他说出门带上身份证,现在路上基本没有问题。
我问了姆拉和卓嘎,她们也愿意一起出去走走。是呀,我们在家里整整呆了三天。每天都会听到各种传言,今天终于可以出去看一下了。
门口已经开始有公交车、小巴和的士。不过,我们能够坐的103路公交车或者701小巴取消了林廓东路北段到人民医院之间的停靠——其原因当然是因为中间的小昭寺和青年路都是14号事件中的重点闹市区域。
坐车时经过了木材场,发现并没有焚烧的痕迹(至少路边的几个木材场没有)。但接近高二中时,已经看到有个别商铺被打砸。冈旋语言学校前的路口开始有很多手持警棍的武警,他们徘徊在路口的东方商务酒店和对面的开门红酒楼之间。这两个地方已经满目狼藉——开门红酒楼和东方商务酒店那些巨大的玻璃被砸碎,很多残骸。而东方商务酒店一侧的犀牛小吃城竟然大部分被烧毁!震惊之余,我想起了在斯里兰卡的JAFFNA所见到的场景,心中非常悲伤。再继续往前,接连看到一些被打砸或者铝合金卷帘门被撬的痕迹。武警越来越多,我知道,已经接近要下车的地方了——邮电大楼(林廓东路北段路口东)。
下车后到了路口临时设立的检查站。那里同样有很多武警,路旁还停靠着几辆武警卡车。临检处非常平静,武警在查阅每个需要进城的人的证件。由于姆拉没有身份证,我开始和小武警沟通。本以为会遭到拒绝,没想到,小武警听完我的解释,很礼貌地说,没关系,过去吧。看了看武警对待其他将要进城的藏族,平和而礼貌。诧异之余,开始不自觉地将武警们的表现和一些藏族的传言做比较——也许这就是心态吧,如果你当自己就是中国人,如果自己没有种族的分别,很多事情也许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糟糕。
沿着往日转林廓的路,我们来到邮电大楼前,准备从林廓东路北段往南到北京东路。邮电大楼并没有收到冲击,当时还在正常营业。那里也有武警检查证件,同样,我和武警说明了姆拉没有证件的原因;也同样被礼貌的放行。
林廓东路北段,已经不同于我们之前看到的‘小打小闹’了。路东面,很多商铺被打砸纵火。我们走的一侧也是一样的。很多商铺的打砸痕迹是非常明显的——卷帘门被重力撬拉,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狼藉一片。有些商铺甚至已经没有了门,里面或焚烧,或打砸得满是碎片。有一家摩托车店,半卷着扭曲的金属门,里面全是被焚烧的配件和没有完全燃烧的轮胎,阵阵焦糊的味道诉说着无辜。
我、姆拉和卓嘎无不被这样的景象震惊着——一个多月前,我们三人还一起转经路过这里。那时,清晨的阳光正驱走冬夜遗留的寒气,有些小食店已经打开门做生意,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食物香味。转经的人们偶尔相互微笑着打一下招呼。但现在,整条路上没有开门做生意的商铺。有的只是那些无奈的人们,他们或者打扫着店铺里各种被打砸的碎片,或者在焚烧后的废墟中挑拣着东西(但从他们的神态可以看出,基本没有什么能够再拣出来的),或者索性坐在那些废墟中发呆。马路对面,突然出现一排大约连着五家一起被焚烧的商铺,黑乎乎一片片,里面空空荡荡——甚至二楼也是一样,除了黑洞洞的框架,什么也没有。我猛然想起,这里很多商铺都是一楼为店,二楼为室。他们的生活完全被暴徒摧毁了!心中一阵酸楚,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转到北京东路,街面有很多人车,也有很多武警,并开始看到军队(据说是16日临时调入拉萨守岗的)。又是一个临检站,我依旧按照刚才的方式和检查的武警沟通。可这次,武警很平静地对我说,按照上级指示,如果姆拉没有证件,不能通行。我有些不甘心,立刻问他,临检站的负责人在哪里。他没有迟疑,喊来连长。那位连长看了看我的证件,又听了所重复姆拉没有证件的理由,没有太多疑问就放行了。看看周围那些想要进入北京东路,这个14号事件的中心地带的人们,无论藏汉,都是在有序且温和的检查中通过,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藏人还是要拼命地散播军警民族歧视的谣言?!他们难道不能用眼睛不看吗?到底怎样才能让他们感觉到政府对待普通百姓的温和呢?
八朗学旅馆的建筑没有任何受创的痕迹,但它对面惨不忍睹。那些我非常熟悉的商铺面目全非,尽一半已经烧毁,其他也都是被打砸的痕迹。八朗学旁进入帕廓地区的小巷有军队把守,坦白地说,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觉得对黄褐色迷彩身影感到亲切!北京东路上的中国银行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铁栅栏门无影无踪,里面也是被焚烧得黑乎乎一片。旁边的自动银行室被打砸得一塌糊涂。楼顶上的银行标志烧了大半。银行二楼是东措国际青年旅社的几个多人间,玻璃全被砸烂,里面的架子床依稀可见。
来到桃子的店,黑色的金属卷帘门依旧,而旁边那家卖煤气灶具的店铺已经空空荡荡,因为暴徒的焚烧,煤气罐爆炸使得店门不知去向。我跑到吉日旅馆里,看到疲惫的普珍拉满眼含泪蹲坐在桃子店的后窗。至此,我的眼泪也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桃子、阿旺和洛珠在店里收拾着残骸。普珍拉告诉我,如果14号那天不是她和阿旺在,估计旁边卖煤气灶具的夫妇命已休矣。可怜的普珍拉,因为居住在帕廓里面,这几天几乎没有什么吃的。他们可怜的女儿丹增拉,也只能这样跟着受苦。
桃子店里满是因为隔壁爆炸而粉碎的玻璃碎片。桃子尽量拣出一些还能够用的贴板,小小的斗室里挤着忙碌的三个人。我觉得再插进去也有些费尽,于是告诉桃子,如果需要帮忙,我明天再来。洛珠,这个曾经和我在拉萨去丽江的路上经常争执(主要是为了藏汉文化)的藏族男人,一再告诫我,这几天出门一定小心,注意安全!他曾经在89拉萨骚乱中被胁迫参与示威,当时的闹事者威胁要打死他的母亲。阿旺无奈地说,等收拾完,普珍拉就带着丹增回达孜县老家;而他,将留在拉萨,看看是不是需要继续上班。平民的生活就是这样被无情地打破、肆虐,可那些号称要给自己民族人幸福生活的种族主义者、藏独者却在境外理直气壮地说着,我们在为民族奋斗。
离开桃子的店,我看到那家军需用品店(其实就是劳保用品)也焚烧殆尽。捐助给藏北学生的棉被都是从那里购买的。那是一个离婚的女人和儿子一起开办的小铺子——可如今,他们还怎么过活。对面的文具店也打砸一空,同样在那里购买了捐助给藏北学生的文具。
再过去就是冲赛康车站。那里凹进去的是一排批发副食品的商铺。所有这些都未能幸免遇难,空气中尽是油盐酱醋的味道。被打砸焚烧的商铺前是五六辆惨兮兮同样被打砸焚烧的车辆。这样的场景一直延续着,小昭寺路口东面的楼房大半栋被焚烧,坍塌的墙垣催人泪下。路口西角的药店也被焚烧了。那里现在站立着把守的军警,一排军绿拿着盾牌的武警上面飘荡着‘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 维护社会政治稳定’的红色挂帘。和谐就是这样被极端民族主义撕得粉碎。
冲赛康已经没有了往昔热闹的叫卖,取而代之的是军警平和地证件检查。当我来到措美林藏医院路口,遥望那条我走了无数遍的步行街,空空荡荡。询问临检的军警得知,目前只能是里面的居民才能进入;其他人等,即使是在里面承租商铺的人也不能进入。一个明显被打砸了的店铺跃入我的眼帘——13号下午,我还在那里和店主,我的朋友聊天。如此的情景怎么不使人担忧她的现在的处境啊。
一路上,我和卓嘎谈论着关于挂了哈达的商铺也许不会遭到打砸烧杀的厄运。但临近青年路口时却看到两家还飘着哈达的铁栅栏门被暴力扯翻,我们不得不感叹暴徒的疯狂。这已经不是什么和平示威,也不是什么国外宣传的独立运动。所有看到的一切,都是抱着狂热激愤的心态针对种族的凶残劣迹。很多户外用品店被打砸焚烧,但知名藏族尼玛次仁开的奥索卡却安然无恙。坦白说,他的店在那里很刺眼;因为旁边不是被打砸抢掠的探路者,就是被烧毁的整座整座服装店。附近的以纯传闻说死了五个女孩子;ONLY,13号下午我还在里面试过几件衣服,现在也全部烧毁。满地灰烬和人造模特的肢体,半张打折宣传海报告诉路过的人,这里曾经人气十足。
百益超市相对平静,但我无法买到什么蔬菜——那里摆放的为数不多的青菜豆腐和半成品都是14号的标签。三月十四号,永远的历史见证。
药王山下的蔬菜市场非常萧条,蔬菜的价格也令人瞠目结舌。白菜及其他绿色叶子菜从5元到7元不等。我还能说什么呢?曾经痛斥过卖菜者联合抬价,但现在想来,他们难道不是最可怜的人吗?首当其冲受害的不就是小昭寺卖菜的普通百姓吗?他们赚了那点钱,却将性命留在了雪域——佛境。
姆拉因为有些疲惫,本来打算留在一家凉粉店等候我们卖菜。但她突然又追上来问卓嘎和后来找我们的次央。这时我才知道,姆拉害怕那家凉粉店是回族人开的。在我的安慰和确认下,她才又回到小店坐了下来。之后我们在青年路上看到回族,次央、姆拉和卓嘎有些惊恐地望着我,而不敢和回族对视。这不禁让我心酸感慨——藏人因为知道14号和回族人的冲突(有藏人冲入清真寺纵火,在烧文物古兰经时,甚至留污秽体液在上面)而惧怕回族;但他们从来就不害怕汉族。就我个人的感觉,大部分藏族对于汉族完全没有反感,甚至能够相处融洽。事情之所以发展到14号的情景,那些境外的,打着自由民主独立,却满脑子种族思想的人应该负大部分责任。
青年路的情况虽然比北京东路好一些,但整栋地焚烧还是有很多处。还有那些没来得及清理的,被焚烧的摩托车和自行车。两位面貌似拉萨本地的藏族妇女站在一处被纵火的门面前询问着,好像是她们朋友的店铺,而友人平时就住在楼上。望着那焦黑的墙面,没有人知道这家主人现在何处。两位藏族妇女也只能唏嘘一番离去。
快到林廓北路,一边是被焚烧后还冒着青烟的楼房,一边是前年底才落成投入使用,现已经被打砸得一塌糊涂的温州商贸城。我们来到了又一个临检站。检查的士兵皮肤黝黑,眼睛大而长,本以为是个藏族。等开了口才知道,来自中国南方,浓重的广东腔。他礼貌地告诉我,没有证件不能过到林廓北路往东(小昭寺)走。我不得不再次让他喊来临检站的主管。当然,我们也再次没有费什么劲就通过了。
林廓北路的情况略微好些,可能因为温州商贸城吸引了暴徒们的主要注意力——那里临街,或者拐口能够看到的商铺几乎都被打砸抢了;里面的情况不知所以。原本打磨和抛光相间的大理石地面,处处留有焚烧车辆的痕迹。还有一些现在停靠的中型卡车,一些脖子上挂了工作证牌牌的人正在从商贸城里往外搬运整箱的商品。这座几乎崭新的商贸城也许还没等到繁荣就要萧条下去了。
小昭寺路口满是军警,抢修通信线路的车辆和军用卡车显示着里面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市公安局门口两旁的装甲车和巡逻的军警与正在放学,带着欢笑的众多学生形成了反差,‘正常’的秩序现在只能靠这些军绿和黄褐迷彩了。但让我疑惑的是,所经之处,没有任何枪弹痕迹。作为六四事件后第三天就出来从东到西,并经过长安街西段不少路面的我,非常清楚开枪后的痕迹。但转了几条暴乱发生的主要街道,却没有看到任何迹象。难道所有扫射的枪弹都能准确无误地打在了人的身上?我不得不再次怀疑传言的目的性。也许只能用阿卡的话来解释,处于极端民族主义状态下的亢奋中,人们的智力不如儿童。
继续前行,因为车辆多少受到限制,我们不得不回到邮电大楼才能够搭乘到公交或者小巴回家。车站附近的武警开饭了。他们披着军绿大衣,或蹲或站地端着饭盘,迎风吃着米饭、青菜和牛肉。临检的武警依旧认真地对待每一个将要进入市区的人。几个打扮邋遢的四川人正在因为没有证件而和武警商量,可最终,他们无功而返。我不知道那些藏种族主义者看到武警平和而坚决地回绝汉族人会怎么想?也许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也许他们认为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却还是会抱着汉族歧视藏族的想法去蛊惑他人,也许他们认为,如果没有汉族人,就不会有这样的临检。。。

Advertisements
 
5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1,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5 responses to “罗生门续–更新3.17日记

  1. sol

    四月 21, 2008 at 10:52 下午

    谢谢Nirvana

     
  2. Nirvana

    四月 22, 2008 at 1:09 上午

    日记一直写到19号;但我贴在自己的BLOG上就被封了;
    可气也可笑。。。
    我喜欢对藏文化有兴趣的人,因为我个人也在学藏语和藏学;
    有兴趣大家多讨论,感觉这里平和很多;-)

     
  3. 雪红雪白

    四月 22, 2008 at 7:18 下午

    上周末深圳有一些爱国青年准备自发到家乐福反ZD示威,结果遭到深圳警察粗暴对待,被抓、被骂、被袭胸;
    本来想,这样的经验应该能促使这些爱青将心比心,了解藏人的苦难,再一想,不对,“将心比心”和逻辑思维一样,并不是现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对于非我族类的藏人,这些爱青将来恐怕也不会吝啬自己的残酷。

     
  4. er

    四月 22, 2008 at 8:55 下午

    雪红雪白,请不要动不动说“现代中国人”之类的话,请最少加上某一部分这个修饰词。

    你的思维上有太绝对化的倾向,要知道现实永远是复杂的。

     
  5. 相逢一笑

    五月 1, 2008 at 4:20 下午

    建议大家不必与雪红雪白争论问题,纯粹浪费时间。他这人思维极端偏激,很难真正理解你在说什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