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网友Nirvana:西藏一些情况介绍

22 4月

关于a year in Tibet,他们是2006年在西藏进行的拍摄,我有一个间接的朋友直接参与了相关工作;就他们的拍摄来说,极少受到zf的干预,他们是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表现阐述现代藏人生活,尽管中间因为语言,习惯也碰到很多阻碍和挫折,但终究是完成了;因此,我先回答关于班禅的问题——其实后藏还是有相当的藏人相信他;关于藏和卫的差别不是简短语言能够说清的,但他们之间的确存在问题,我明白他们的取舍;对于他们之间的某些信仰分化也可以理解,其实这和政治左右的程度有很大关系;例如这次3.14事件,后藏几乎没有什么动静(尽管极小的骚乱曾经出现);卫藏之间的斗争几百年前就有,如果不考虑这些因素,一概认为全藏都是一样的,是不客观的;而很多人对于班禅的看法,更多来自政治,而不是宗教原因;如果我说,不少藏人对活佛的认可取决于当时的时局,肯定会有很多人跳出来反对;但纵观藏历史,这是无法回避的——藏传佛教绝对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纯粹干净;(这一问题暂时说这么多,因为太多内容)
 

关于您问的基层干部;在农牧区,基层管理已经不完全是公务员的事情,这里还包括很多外聘;最基层的干部是村长,他们基本都属于外聘阶层——也就是说,他们需要竞争上岗,而不是国家委派;在聘用期间,他们享受某些权利,以及国家根据合同制所发放的工资;但聘用期满,他们也需要考虑何去何从,这是没有终身制的;乡里干部也是一样——很多乡长、副乡长、乡书记、乡人大主任都是合同制聘用,而不是国家公务员;这其中的比例,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决定,不是一成不变的;不过通常乡秘书都是公务员,因为乡秘书的文字水平要求比较高,所以大多为大学毕业生经过公务员考试后任命;而其他人员基本取决于该人对当地民情的了解,以及工作业绩来决定;个人觉得,还是比较合理的;例如,我非常了解的一个乡,乡长和书记都是合同外聘,他们在当地生活了几十年,处理乡村问题得心应手;但某乡长因为思想比较僵化,不能胜任更加繁多的乡务,后来被同级调动为人大主任;他们的待遇,对于农牧区来说,还是可以的;举例,05年,外聘乡长的工资是1600元/月,他们基本自家都有牛羊(只是没有牧民那么多而已);这对于农牧区,根据他们的消费结构,饮食生活习惯来说是比较不错了;

就基层干部来说,他们的宗教信仰没有地区和拉萨市那么严格;不过,我发现,很多乡里干部没有宗教习惯,但他们的民族习惯保留得非常好,其中有些和宗教不能完全割离的,他们并不排斥;而且,牧区中有相当一部分牧民,信仰佛教的同时,也极度信仰毛泽东;我生活过的一户牧民家里同时供养着dl和毛泽东,他们满怀崇敬地告诉我,dl和毛泽东是好朋友;

关于社保,我不得不说,农牧区还没有这个概念;直接说,还不具备推广的基础——你很难解释,从他们的工资里扣除一部分钱来支付保险;这种教育和接受需要时间;

但农牧区的医疗和义务教育是非常完善的,只是农牧民的生活习惯使这些看上去变得微不足道;关于这些,我曾经写过一篇16万字的纪实,尤其针对牧区教育;

关于移民,国家没有强制;我参加过一个讨论会,3个小时,牧民们都不能决定,新农村建设的房子用木制屋顶还是石头的;因为当地既没木头也没石头,都是国家出钱购买并运送到村里,这反而使他们为了各自的偏好而争论不休;

他们现在埋怨比较多的,其实只有一个问题——新房通常都在交通便利的地方统一建造,但牧场距离比较远,尽管集体供电供水、医疗教育解决因交通便利而指日可待,但远距离放牧又成了新问题;可那些叫嚣说因此破坏游牧文化传统的人,也肯定没有在帐篷中(尤其是藏北无人区)生活过;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协调,但在当地,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肯定是放在首位的;

关于环境保护,国家有很多调研,而牧区,尤其是无人区内的迁徙,这是有非常多的调研结果和理论支撑的,并不是某些领导偶尔的头脑发热;而对于不迁徙的人,有些不得不做极端处理,但有些(只要现实存在可商量余地的)还是温和处理,维持现状的;如果您去双湖地区,可以看到,大约每80平方公里,有一个集中供水供电的地方,小而简陋,但确实解决了游牧的问题;这里我必须说,当地的任何建设成本都是非常高昂的!

我还曾经跟随乡干部亲自劝说过某老人搬离她居住了几十年的,濒临倒塌的房子;乡里专门为这些人建了一片住房;但老人因为舍不得圣湖,始终没有同意;乡干部不得不继续叮嘱周围一些牧民,注意照看这位老人,尤其是她的房子;据说去年夏天给老人在湖边建了新房子,我本来计划今年3月份送捐助字典的时候想过去看看,但事件发生影响了,没去成;

藏北地区,因为近年来的保护力度加大,已经出现野生动物和放养牲畜争草场;这个问题是近两年乡里干部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也盼望zf能够有更好的措施出台,既不损害牧民的利益,也可以保证野生动物;不过,目前他们还是只能使用一些比较土的方式,例如建围栏(造价很高),或者人为驱赶什么的;可那些藏野驴已经开始不怕这些了,呵呵;

还想说一下关于捐助的问题;我非常不认同外界关于汉人捐助有居高临下的说法!

当然,我不否认某些汉人的确说过很多粗鄙的语言,类似,如果没有汉人,藏人就如何如何;可这些人很多和真正进行捐助人没关系;

藏人的尊严同样重要;贫困,信息闭塞,生活方式相对原始,这不能构成对他们歧视的理由;

在帮助的同时,很多人也看到被帮助者高尚有尊严的一面;所以,至少我遇到过的捐助者,都没有上述心态;他们本着世人需要相互帮助、学习,离不开相互帮助、学习的心态对待藏人;很多人因此获得藏人由衷的尊重;

我们不需要特意强调好的一面,也同样不需要强调不好的一面;我们只需要解决问题——当你真心认为这就是你自己的问题时,你肯定不会有居高临下的心态;而当你觉得这和你没有关系,那也不存在居高临下;

在这方面,问题不要复杂化;直接、单纯地对待要做的事比较实际。

Advertisements
 
18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2,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18 responses to “网友Nirvana:西藏一些情况介绍

  1. davidpeng

    四月 22, 2008 at 4:32 下午

    这篇算是非常草根的西藏介绍了。谢谢Nirvana。

    另外,我这儿没有任何过滤系统,所以,如果要写政府,不用简写为zf。:-)

     
  2. 雪红雪白

    四月 22, 2008 at 7:22 下午

    这位Nirvana也是豆瓣上的豆子Nirvana吧。
    很高兴听到汉人捐助没有居高临下的说法,不过,发给小孩东西后一遍一遍要藏人小孩高举欢呼以便媒体拍照的,似乎不是火星人吧。

     
  3. davidpeng

    四月 22, 2008 at 7:50 下午

    雪红雪白,你想说明什么?你想说明“有些汉人发给小孩东西后一遍一遍要藏人小孩高举欢呼以便媒体拍照的”吗?还是想说明Nirvana说的不对,“我非常不认同外界关于汉人捐助有居高临下的说法”,“至少我遇到过的捐助者,都没有上述心态”。你认为所有汉人捐助者居高临下?

    同样,如果Nirvana认为“所有汉人捐助者都没有居高临下”,你给出了一个很好的反例。我同意你。

    我很认同Nirvana的这段话:“我们不需要特意强调好的一面,也同样不需要强调不好的一面;我们只需要解决问题”。

     
  4. 雪红雪白

    四月 22, 2008 at 8:01 下午

    也许也有不居高临下的捐助者吧。
    不过,可以搜索一下最近网上有多少用汉语写的类似“没有我们援藏藏人就要饿死”的言论。可能这不算是居高临下?

     
  5. davidpeng

    四月 22, 2008 at 8:11 下午

    不居高临下的捐助者,我可以提供一个例子。我想我就是一个。Nirvana认为,他遇到的捐助者,都是这样,也许他碰到了极小概率事件吧。

    Nirvana认为“没有我们援藏藏人就要饿死”的言论很粗鄙。你有什么评语吗?

     
  6. 雪红雪白

    四月 22, 2008 at 8:14 下午

    我觉得他比那些人更懂得,宣传不能做得如此粗糙,否则效果不彰,在这一点上他是对的。

     
  7. tenux

    四月 22, 2008 at 9:36 下午

    “没有我们援藏藏人就要饿死”天啊,这样的言论在哪呢?我想我身边的每一位朋友都不会这么想,不知道 雪红雪白 怎么想的?
    想说的是,现在中国的网特很多,在不断的挑拨中国各民族的关系,煽动人们对政府的不满,因此如果真有这样的言论,我想很大程度来自这帮人

     
  8. sol

    四月 23, 2008 at 1:48 上午

    谢谢博主提供德钦普利藏文学校的资料。

    不知雪红雪白网友有没有为一些有需要的藏人捐助过,如果没有,你在这里指责那些有所付出人的“态度”问题,我个人觉得有失公道;如果你有捐助,我想你应该是许多不带“居高临下”态度的汉人中的一员。

    就我粗浅的了解,对藏人进行帮助的还有许多外国人(例如我在youtube上看过一个在康地行医的外国医疗队的录像),不知你对这些外国行善者的“态度”作何评价?还有一些慈善项目是汉藏合作,中外合作的。难道我们还有在这些项目中把涉及到汉人的那部分分出来,先批判一下他们的“态度”问题?

    我也非常厌恶那种“居高临下”进行施舍的态度,但我更同意Nirvana和david博主的话,在苦难面前,我们首要的是解决问题。不知你有没有看到过藏地牧区雪灾后牧人的情景,我看到过;不知你知不知道曾经有一位藏族僧人肾衰竭,无钱手术,只好在医院里等死。面对这样的苦难,面对人的生命,我真的觉得你对政府或汉人捐助者“态度”的担忧是最次要的。(那位僧人后来在法国人和汉人捐助者的帮助下,凑齐了手术费,成功的进行了手术。)

     
  9. sol

    四月 23, 2008 at 9:30 上午

    Nirvana,我又将你介绍的情况仔细看了看,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关于班禅喇嘛,我想先问一个称谓上的问题。我知道直呼“达赖”是不礼貌的做法,应用全称“达赖喇嘛”。可我发现班禅喇嘛的称谓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我看的一些关于西藏的英文书中也是有时用“班禅”(the Panchen),有时用“班禅喇嘛“(Panchen Lama)。我想知道在藏人那里,什么样的称呼才是比较尊重的。藏传佛教我不懂,但语言上的尊重,是应该做的。

    你讲这次后藏几乎没有什么动静,这和班禅喇嘛有关。我知道在青海地区班禅喇嘛也有一些影响,九世班禅喇嘛曾在西宁和玉树住过,可这次青海也有很多地方出事。

    关于藏族基层干部的编制,通过你的介绍,我觉得影片中的藏族干部老妈妈应该是外聘编制。其实这和内地农村挺像的,好多基层干部也不是公务员编制。但就影片来看,我觉得地方上做的有些不妥,好像就是上面开了个会就宣布这个藏族干部退休了,她很失落不满,应该可以做更多沟通,她也应该有表达意见的渠道。

    关于基层干部的宗教信仰,你说有些民族习惯与宗教不能完全割离,我不明白,不知你可不可以具体举例说明。

    关于藏区移民,你讲了牧区的情况,我想说一下我知道的一个藏区农村建新居的情况。说明一下我没有实地考察,我知道的情况来自于Goldstein教授在日喀则农村做的田野调查,而且我只知道这一个案例,我不了解藏区其他农村情况。你如果了解更多农村情况,我非常想知道!

    我将Goldstein教授讲的情况与外界的一些指责对照来看:

    1。藏区农村建新居都建在了路边,是“作秀”的面子工程。
    Goldstein:政府开始的想法的确是要在路边建房,特别是2004-05年间搞得比较多,2005是自治区周年纪念,有北京领导来拉萨。但是,现在塔做调查的日喀则农村地区并没有这个情况。

    2。藏区农民必须贷款盖房,贷款高于他们年收入几倍。
    Goldstein:政府提供的是补助,不是贷款。补助会因情况而异,比如富裕户得到的补助少,贫困户多。要求房子改动大的人家得到的补助多,改动小的少(具体数目我下面给链接)。

    3。藏区农民搬迁新房是被强迫的。
    Goldstein:日喀则农村地区是自愿的,农民有5年的时间决定是否加入,而且项目很受欢迎。

    4。项目中的腐败问题。
    Goldstein没有谈这个情况。但了解中国人都知道,这种事情肯定存在!

    5。Goldstein还谈到因为这个农村新居项目,带动了日喀则农村*非农业*经济,农民可以通过从事石匠,木匠,油漆匠等工作取得更多收入,这对当地农民经济条件的改善是有利的。

    我了解这些情况是因为一位报到中国的记者Tim Johnson采访Goldstein,写了篇关于西藏的稿子,而Goldstein看了他发表的文章后很生气,写信反驳,认为该记者扭曲了他的观点。

    Tim Johnson的稿子
    China Orders Resettlement of Thousands of Tibetans
    http://www.commondreams.org/archive/2007/05/06/1017/
    (Tim Johnson原稿已被发表机构取掉,这是google的一篇)

    Professor Goldstein responds to Tim Johnson
    http://www.studentsforafreetibet.org/article.php?id=1034

    一些老外对这个事的讨论:
    Tim Johnson,What Happened With Your Tibet Story
    http://www.mutantpalm.org/2007/05/09/tim-johnson-what-happened-
    with-your.html

     
  10. sol

    四月 23, 2008 at 9:31 上午

    Nirvana,我又将你介绍的情况仔细看了看,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关于班禅喇嘛,我想先问一个称谓上的问题。我知道直呼“达赖”是不礼貌的做法,应用全称“达赖喇嘛”。可我发现班禅喇嘛的称谓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我看的一些关于西藏的英文书中也是有时用“班禅”(the Panchen),有时用“班禅喇嘛“(Panchen Lama)。我想知道在藏人那里,什么样的称呼才是比较尊重的。藏传佛教我不懂,但语言上的尊重,是应该做的。

    你讲这次后藏几乎没有什么动静,这和班禅喇嘛有关。我知道在青海地区班禅喇嘛也有一些影响,九世班禅喇嘛曾在西宁和玉树住过,可这次青海也有很多地方出事。

    关于藏族基层干部的编制,通过你的介绍,我觉得影片中的藏族干部老妈妈应该是外聘编制。其实这和内地农村挺像的,好多基层干部也不是公务员编制。但就影片来看,我觉得地方上做的有些不妥,好像就是上面开了个会就宣布这个藏族干部退休了,她很失落不满,应该可以做更多沟通,她也应该有表达意见的渠道。

    关于基层干部的宗教信仰,你说有些民族习惯与宗教不能完全割离,我不明白,不知你可不可以具体举例说明

     
  11. sol

    四月 23, 2008 at 9:43 上午

    不好意思,刚才写了个东西比较长,发了一次没有显示,于是分开试了几次,好像有的部分显示了,有的没有。可能要麻烦博主到后台看看。。。不好意思了。

     
  12. davidpeng

    四月 23, 2008 at 10:00 上午

    我的博客上安装了一个anti-spam软件,Akismet。

    如果你两次发帖的时间太近,会被spam。

     
  13. Nirvana

    四月 24, 2008 at 7:16 下午

    感觉雪红雪白像是做包装宣传的?!
    关于捐助,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件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一般我只和朋友聊这些,也只从认识的朋友那里集资共同捐助;拍照片我仅仅限于生活,水平有限,可能让您失望了;没有什么欢呼,也没有媒体;
    我很多精力需要花在联系物资运输,解决下乡交通等事情上,至于什么方式(宣传)高明,什么低劣,因为不在我个人想做的事情之内,所以没有和您讨论的基础;
    另外,对于各种心态,我比较倾向用善意或者直接的方式去看待别人;这样更方便,也减少误会;所以说,我接触过的人,没有抱着居高临下态度的!

    to Sol:
    这两天上网有些麻烦,明后天再讨论您提出的问题好吗?

     
  14. er

    四月 24, 2008 at 9:26 下午

    我觉得为善这件事情上,善良的程度可以列出这么一个不等式来。
    为善不求感谢 》 为善要求感谢 》 不为善但是也不为恶 》 为恶

    我个人觉得为善要求感谢这个还是善良的。

     
  15. sol

    四月 27, 2008 at 5:04 下午

    好的,Nirvana,我不急的,等你方便在回我吧。

     
  16. 相逢一笑

    五月 1, 2008 at 3:00 下午

    Nirvana,

    不必为雪红雪白生气,我在所有地方看到他的发言都很偏激,曲解汉人对藏人的几乎所有善意行为;并为自己是一个汉人而“羞愧”。

    对你们的所作所为表示敬意!

     
  17. 456

    五月 12, 2008 at 11:45 上午

    班禅.额尔德尼和达赖喇嘛因为封号有别,额尔德尼是蒙语,在中国的中文翻译为大师,尊称为班禅大师,但在中国以外,一般都称为班禅喇嘛(Panchen Lama).两者的意思是一样的.

     
  18. sol

    五月 12, 2008 at 11:50 上午

    上面这位回答我关于称为问题的朋友,谢谢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网友Nirvana:西藏一些情况介绍

22 4月

关于a year in Tibet,他们是2006年在西藏进行的拍摄,我有一个间接的朋友直接参与了相关工作;就他们的拍摄来说,极少受到zf的干预,他们是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表现阐述现代藏人生活,尽管中间因为语言,习惯也碰到很多阻碍和挫折,但终究是完成了;因此,我先回答关于班禅的问题——其实后藏还是有相当的藏人相信他;关于藏和卫的差别不是简短语言能够说清的,但他们之间的确存在问题,我明白他们的取舍;对于他们之间的某些信仰分化也可以理解,其实这和政治左右的程度有很大关系;例如这次3.14事件,后藏几乎没有什么动静(尽管极小的骚乱曾经出现);卫藏之间的斗争几百年前就有,如果不考虑这些因素,一概认为全藏都是一样的,是不客观的;而很多人对于班禅的看法,更多来自政治,而不是宗教原因;如果我说,不少藏人对活佛的认可取决于当时的时局,肯定会有很多人跳出来反对;但纵观藏历史,这是无法回避的——藏传佛教绝对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纯粹干净;(这一问题暂时说这么多,因为太多内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8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2,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18 responses to “网友Nirvana:西藏一些情况介绍

  1. davidpeng

    四月 22, 2008 at 4:32 下午

    这篇算是非常草根的西藏介绍了。谢谢Nirvana。

    另外,我这儿没有任何过滤系统,所以,如果要写政府,不用简写为zf。:-)

     
  2. 雪红雪白

    四月 22, 2008 at 7:22 下午

    这位Nirvana也是豆瓣上的豆子Nirvana吧。
    很高兴听到汉人捐助没有居高临下的说法,不过,发给小孩东西后一遍一遍要藏人小孩高举欢呼以便媒体拍照的,似乎不是火星人吧。

     
  3. davidpeng

    四月 22, 2008 at 7:50 下午

    雪红雪白,你想说明什么?你想说明“有些汉人发给小孩东西后一遍一遍要藏人小孩高举欢呼以便媒体拍照的”吗?还是想说明Nirvana说的不对,“我非常不认同外界关于汉人捐助有居高临下的说法”,“至少我遇到过的捐助者,都没有上述心态”。你认为所有汉人捐助者居高临下?

    同样,如果Nirvana认为“所有汉人捐助者都没有居高临下”,你给出了一个很好的反例。我同意你。

    我很认同Nirvana的这段话:“我们不需要特意强调好的一面,也同样不需要强调不好的一面;我们只需要解决问题”。

     
  4. 雪红雪白

    四月 22, 2008 at 8:01 下午

    也许也有不居高临下的捐助者吧。
    不过,可以搜索一下最近网上有多少用汉语写的类似“没有我们援藏藏人就要饿死”的言论。可能这不算是居高临下?

     
  5. davidpeng

    四月 22, 2008 at 8:11 下午

    不居高临下的捐助者,我可以提供一个例子。我想我就是一个。Nirvana认为,他遇到的捐助者,都是这样,也许他碰到了极小概率事件吧。

    Nirvana认为“没有我们援藏藏人就要饿死”的言论很粗鄙。你有什么评语吗?

     
  6. 雪红雪白

    四月 22, 2008 at 8:14 下午

    我觉得他比那些人更懂得,宣传不能做得如此粗糙,否则效果不彰,在这一点上他是对的。

     
  7. tenux

    四月 22, 2008 at 9:36 下午

    “没有我们援藏藏人就要饿死”天啊,这样的言论在哪呢?我想我身边的每一位朋友都不会这么想,不知道 雪红雪白 怎么想的?
    想说的是,现在中国的网特很多,在不断的挑拨中国各民族的关系,煽动人们对政府的不满,因此如果真有这样的言论,我想很大程度来自这帮人

     
  8. sol

    四月 23, 2008 at 1:48 上午

    谢谢博主提供德钦普利藏文学校的资料。

    不知雪红雪白网友有没有为一些有需要的藏人捐助过,如果没有,你在这里指责那些有所付出人的“态度”问题,我个人觉得有失公道;如果你有捐助,我想你应该是许多不带“居高临下”态度的汉人中的一员。

    就我粗浅的了解,对藏人进行帮助的还有许多外国人(例如我在youtube上看过一个在康地行医的外国医疗队的录像),不知你对这些外国行善者的“态度”作何评价?还有一些慈善项目是汉藏合作,中外合作的。难道我们还有在这些项目中把涉及到汉人的那部分分出来,先批判一下他们的“态度”问题?

    我也非常厌恶那种“居高临下”进行施舍的态度,但我更同意Nirvana和david博主的话,在苦难面前,我们首要的是解决问题。不知你有没有看到过藏地牧区雪灾后牧人的情景,我看到过;不知你知不知道曾经有一位藏族僧人肾衰竭,无钱手术,只好在医院里等死。面对这样的苦难,面对人的生命,我真的觉得你对政府或汉人捐助者“态度”的担忧是最次要的。(那位僧人后来在法国人和汉人捐助者的帮助下,凑齐了手术费,成功的进行了手术。)

     
  9. sol

    四月 23, 2008 at 9:30 上午

    Nirvana,我又将你介绍的情况仔细看了看,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关于班禅喇嘛,我想先问一个称谓上的问题。我知道直呼“达赖”是不礼貌的做法,应用全称“达赖喇嘛”。可我发现班禅喇嘛的称谓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我看的一些关于西藏的英文书中也是有时用“班禅”(the Panchen),有时用“班禅喇嘛“(Panchen Lama)。我想知道在藏人那里,什么样的称呼才是比较尊重的。藏传佛教我不懂,但语言上的尊重,是应该做的。

    你讲这次后藏几乎没有什么动静,这和班禅喇嘛有关。我知道在青海地区班禅喇嘛也有一些影响,九世班禅喇嘛曾在西宁和玉树住过,可这次青海也有很多地方出事。

    关于藏族基层干部的编制,通过你的介绍,我觉得影片中的藏族干部老妈妈应该是外聘编制。其实这和内地农村挺像的,好多基层干部也不是公务员编制。但就影片来看,我觉得地方上做的有些不妥,好像就是上面开了个会就宣布这个藏族干部退休了,她很失落不满,应该可以做更多沟通,她也应该有表达意见的渠道。

    关于基层干部的宗教信仰,你说有些民族习惯与宗教不能完全割离,我不明白,不知你可不可以具体举例说明。

    关于藏区移民,你讲了牧区的情况,我想说一下我知道的一个藏区农村建新居的情况。说明一下我没有实地考察,我知道的情况来自于Goldstein教授在日喀则农村做的田野调查,而且我只知道这一个案例,我不了解藏区其他农村情况。你如果了解更多农村情况,我非常想知道!

    我将Goldstein教授讲的情况与外界的一些指责对照来看:

    1。藏区农村建新居都建在了路边,是“作秀”的面子工程。
    Goldstein:政府开始的想法的确是要在路边建房,特别是2004-05年间搞得比较多,2005是自治区周年纪念,有北京领导来拉萨。但是,现在塔做调查的日喀则农村地区并没有这个情况。

    2。藏区农民必须贷款盖房,贷款高于他们年收入几倍。
    Goldstein:政府提供的是补助,不是贷款。补助会因情况而异,比如富裕户得到的补助少,贫困户多。要求房子改动大的人家得到的补助多,改动小的少(具体数目我下面给链接)。

    3。藏区农民搬迁新房是被强迫的。
    Goldstein:日喀则农村地区是自愿的,农民有5年的时间决定是否加入,而且项目很受欢迎。

    4。项目中的腐败问题。
    Goldstein没有谈这个情况。但了解中国人都知道,这种事情肯定存在!

    5。Goldstein还谈到因为这个农村新居项目,带动了日喀则农村*非农业*经济,农民可以通过从事石匠,木匠,油漆匠等工作取得更多收入,这对当地农民经济条件的改善是有利的。

    我了解这些情况是因为一位报到中国的记者Tim Johnson采访Goldstein,写了篇关于西藏的稿子,而Goldstein看了他发表的文章后很生气,写信反驳,认为该记者扭曲了他的观点。

    Tim Johnson的稿子
    China Orders Resettlement of Thousands of Tibetans
    http://www.commondreams.org/archive/2007/05/06/1017/
    (Tim Johnson原稿已被发表机构取掉,这是google的一篇)

    Professor Goldstein responds to Tim Johnson
    http://www.studentsforafreetibet.org/article.php?id=1034

    一些老外对这个事的讨论:
    Tim Johnson,What Happened With Your Tibet Story
    http://www.mutantpalm.org/2007/05/09/tim-johnson-what-happened-
    with-your.html

     
  10. sol

    四月 23, 2008 at 9:31 上午

    Nirvana,我又将你介绍的情况仔细看了看,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关于班禅喇嘛,我想先问一个称谓上的问题。我知道直呼“达赖”是不礼貌的做法,应用全称“达赖喇嘛”。可我发现班禅喇嘛的称谓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我看的一些关于西藏的英文书中也是有时用“班禅”(the Panchen),有时用“班禅喇嘛“(Panchen Lama)。我想知道在藏人那里,什么样的称呼才是比较尊重的。藏传佛教我不懂,但语言上的尊重,是应该做的。

    你讲这次后藏几乎没有什么动静,这和班禅喇嘛有关。我知道在青海地区班禅喇嘛也有一些影响,九世班禅喇嘛曾在西宁和玉树住过,可这次青海也有很多地方出事。

    关于藏族基层干部的编制,通过你的介绍,我觉得影片中的藏族干部老妈妈应该是外聘编制。其实这和内地农村挺像的,好多基层干部也不是公务员编制。但就影片来看,我觉得地方上做的有些不妥,好像就是上面开了个会就宣布这个藏族干部退休了,她很失落不满,应该可以做更多沟通,她也应该有表达意见的渠道。

    关于基层干部的宗教信仰,你说有些民族习惯与宗教不能完全割离,我不明白,不知你可不可以具体举例说明

     
  11. sol

    四月 23, 2008 at 9:43 上午

    不好意思,刚才写了个东西比较长,发了一次没有显示,于是分开试了几次,好像有的部分显示了,有的没有。可能要麻烦博主到后台看看。。。不好意思了。

     
  12. davidpeng

    四月 23, 2008 at 10:00 上午

    我的博客上安装了一个anti-spam软件,Akismet。

    如果你两次发帖的时间太近,会被spam。

     
  13. Nirvana

    四月 24, 2008 at 7:16 下午

    感觉雪红雪白像是做包装宣传的?!
    关于捐助,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件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一般我只和朋友聊这些,也只从认识的朋友那里集资共同捐助;拍照片我仅仅限于生活,水平有限,可能让您失望了;没有什么欢呼,也没有媒体;
    我很多精力需要花在联系物资运输,解决下乡交通等事情上,至于什么方式(宣传)高明,什么低劣,因为不在我个人想做的事情之内,所以没有和您讨论的基础;
    另外,对于各种心态,我比较倾向用善意或者直接的方式去看待别人;这样更方便,也减少误会;所以说,我接触过的人,没有抱着居高临下态度的!

    to Sol:
    这两天上网有些麻烦,明后天再讨论您提出的问题好吗?

     
  14. er

    四月 24, 2008 at 9:26 下午

    我觉得为善这件事情上,善良的程度可以列出这么一个不等式来。
    为善不求感谢 》 为善要求感谢 》 不为善但是也不为恶 》 为恶

    我个人觉得为善要求感谢这个还是善良的。

     
  15. sol

    四月 27, 2008 at 5:04 下午

    好的,Nirvana,我不急的,等你方便在回我吧。

     
  16. 相逢一笑

    五月 1, 2008 at 3:00 下午

    Nirvana,

    不必为雪红雪白生气,我在所有地方看到他的发言都很偏激,曲解汉人对藏人的几乎所有善意行为;并为自己是一个汉人而“羞愧”。

    对你们的所作所为表示敬意!

     
  17. 456

    五月 12, 2008 at 11:45 上午

    班禅.额尔德尼和达赖喇嘛因为封号有别,额尔德尼是蒙语,在中国的中文翻译为大师,尊称为班禅大师,但在中国以外,一般都称为班禅喇嘛(Panchen Lama).两者的意思是一样的.

     
  18. sol

    五月 12, 2008 at 11:50 上午

    上面这位回答我关于称为问题的朋友,谢谢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