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政教分离解套西藏问题

27 4月

这两天,西藏的情况发生了突如其来的转机。北京突然松口,在官方媒体上宣布“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准备近日同达赖方面接触磋商”。这一新闻迅速在CNN,BBC进行转载。

考虑到双方的分歧,我相信目前的对话,协商也只不过是姿态而已。除非双方能够先就实际的“小”问题进行讨论,即将进行的对话和协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持续的没有成效的对话,为接触而接触,只会令流亡藏人中的激进派更加坐大。

对于目前盘根结错的西藏问题,我想下一个猛方,就是政教分离。

这个药方一定会让流亡藏人觉得难以接受,无论是从现实的方面,还是从理想的方面。政教分离,会使得藏人觉得丢掉了他们的传统;又立即地丧失了利用寺庙进行政治斗争的重要阵地。但是,如果内心真正地为藏人、西藏文化、藏传佛教、西藏的现代化和未来考虑的话,一定会同意政教分离这个原则。

而对于北京而言,他们必须切实地执行宗教信仰自由原则,不得利用国家机器涉入宗教事务。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对宗教行为完全没有约束,宗教行为不得脱离国家的一般法律范畴。国家在放弃对宗教入侵的同时,也必须依法制止宗教行为对世俗政治的越界干涉。在这方面,正是双方必须坐下来好好讨论的内容。一些目前困扰藏传佛教界的问题,例如“多少年龄才能入寺为僧”,“活佛如何认定”,“藏传僧人如何去汉地传法”,等等。

事实上,目前达赖喇嘛在西方的活动有个很大的问题。很多西方人在他们的博客、文章中都有反映,北京政府倒是没有提出这个问题。那就是身份问题。做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最高活佛(或者之一),他可以在各处讲法,可以摸顶,也可以讨论精神修炼的问题;他当然也可以提出做为他的信徒,境内藏人在宗教文化方面的不当处境;但是他不适合提出大西藏、高度自治这样高度政治化的议题,包括他的特使。达赖喇嘛在西方建立的形象,是一个精神领袖,而不是一个政治喇嘛。政治喇嘛的形象,与西方人心目中随生而来的政教分离原则,距离太远了。

事实上,藏传佛教界(甚至海外藏传佛教界)也并非都认为应该绑在这架政治马车上,很久以前,我就听过海外僧人这样的异议。在这次事件中,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达赖喇嘛发表言论,其他各大门派的最大活佛,包括最近被认为达赖喇嘛后继人的十七世噶玛巴,都未对当前形势发表言论。

所以,目前的局面突破可以先发生在其他教派。达赖喇嘛也不用担心没有人做裁判,他自己的进退就是最好的裁判。我相信这个过程是个漫长的过程,共产党不可能一步到位,就撤出对宗教的种种干涉;相应的,藏传佛教政教合一的历史那么长,共产党五十年的对抗没有成功,这次即使有藏传佛教上层人士的合作,也未必能够一蹴而就。但是,只要双方在大的原则上达成一致,进展慢一点也不是问题。

这一方案的问题,在于并没有解决藏人要求自治的政治诉求。在我看来,这样政治诉求的背后,很大的一个理由在于境内的藏族文化和宗教并未得到应有的发展;而这个政治诉求在目前近乎一个死结。纠缠在死结上,对双方的发展并没有益处。我相信,双方在宗教文化问题上的合作,一定会给双方在政治民生问题上的沟通铺平道路。

Advertisements
 
2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7,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22 responses to “政教分离解套西藏问题

  1. wind

    四月 27, 2008 at 2:50 下午

    我觉得政教分离的确是目前唯一可行的一种方案
    一个政教合一的西藏对居住在哪里的其他民族,甚至是藏民自己可能都是一种灾难。博主以前的文章也认为政教合一是一种极其糟糕的政治制度。关于这些可以参考的就是中国南方的某些家族村落,如何保证在这些村落其他姓氏人的权利,或者说在这些村落实行民主选举,怎样才能不能产生一个家长制的统治阶层,这方面的实践和教训都是很多的。
    如何实现政教分离,的确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比如,如何界定是宗教干预政治,或者说哪些是破坏宗教自由,这中间的界限很难确定。即使在美国这样多元文化和自由的社会,这些都很难区分,甚至是需要打官司达最高法院,更何况西藏这样藏民占人口绝对优势且全民信教的地区。假设藏区高度自治,如果进行民主选举,如何保证不产生一个像阿富汗塔利班那样的政教合一的神职政权?

     
  2. wind

    四月 27, 2008 at 3:25 下午

    避免政教合一的良方我认为是文化上世俗化。只有多元的思想的社会才不会走向一个又一个的极端,才会更好的实现民主政治和人民的各种自由。当然这种文化上同化或者接触不应该是强制性的,暴力的,而应该是自由的。
    应该说一个开放的,宗教自由的西藏符合各方人的利益,反而达赖喇嘛提出的保护文化前提下建立的高度自治的西藏却可能是一个走向封闭的社会。

     
  3. sol

    四月 27, 2008 at 4:49 下午

    我觉得解决政教合一的问题,关键要在“教”之外要有相对独立的利益集团。欧洲历史上也是教会,贵族,和“kings and lords”三足分立的。西藏历史上也有过国王和贵族阶层,可惜国王在自己内部的宗教斗争中被消灭了,贵族阶层被共产党给铲除了。我到觉得也许现在被中共培养起来的藏族干部阶层也许以后可以成为“教”之外的一个相对独立的利益集团,而对全藏的secularization起一些作用。当然前提是,流亡政府回来后不会把这帮人全部扫地出门。

     
  4. 相逢一笑

    五月 1, 2008 at 2:39 下午

    我也觉得先进行宗教改革是政治上和谈取得进展的基础,达赖喇嘛现在的说法是,“如果全体藏民同意”,他可以停止达赖喇嘛制度;但这个前提说了等于没说,藏人尤其是境内藏人对他无限敬仰、崇拜,肯定不会同意。就看他是不是真心想要废除政教分离的传统了。
    在很多藏人心中,达赖喇嘛是神而不是凡人,这种情况下哪个世俗政权敢让他回去?

     
  5. zhaodo

    五月 2, 2008 at 10:11 上午

    这就是西方人所希望看到的,让西藏永远神秘下去,让西藏永远落后下去让藏人永远愚昧下去.他们去过西藏吗?有发言权吗?宗教的意图是什么,让人的精神一种寄托,有一种信仰,而让人屈服于宗教,被宗教所利用不是宗教的初衷.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是我也知道一个信仰者的思想,当人对此深信不疑的时候,往往回做出过激行为.难道他们就为了西藏的文化而要求自治吗?背后有多少利益集团?自己想过吗? 在这里我也觉得你达赖就是一个傀儡,从你诞生的那一天起,就被众多利益集团所操纵,为他们的利益和目的所操纵.

     
  6. paulz

    五月 3, 2008 at 5:06 下午

    政教分离在西藏唯一可能实现的前题,是达赖喇嘛先要做一个极大的让步,然后中共需要做一个极大的让步。因为政教分离要想实现,政必须百分之百在中共,教必须百分之百在达赖喇嘛。个人认为非此不行。

    但要双方都做如此让步,则难之加难。必须是双方都认定目前的抗争(达赖方),和统治(中共方),都完全没有任何希望取得最终胜利。此心不死,让步就不可能。

     
  7. sol

    五月 4, 2008 at 5:09 上午

    其实我觉得在谈判桌上一切都是政治,没有对政教的预设,而是双方对政治权利和宗教权利的重新界定和划分。

    比如,“多少年龄才能入寺为僧”这种看似宗教的问题,如果达兰萨拉一方觉得可以妥协,交与北京决定,那么争执就不存在了,虽然结果是宗教问题变为政治问题,被政府决定。

    又如,以后藏区的执政官,看似政治问题,如果北京愿意妥协,允许达赖喇嘛一方先提名候选人,而且可以有僧侣阶层,再由北京做最后定夺。那么,在一定程度上,这个政治问题显然被给了一个宗教解。

    所以,在谈判桌上,没有什么政教分离的框架,最关键的还是要双方能够沟通妥协,已达到对政教权利的*重新*界定和划分。

     
  8. paulz

    五月 5, 2008 at 2:14 下午

    与楼上 Sol 先生磋商:

    政教分离,在西方社会里面,“教”的权力是极小的。(并不是说它的影响小)。比如学校里不能教任何一种教派,因为“政”有义务保持宗教自由,(给其他宗教一个机会),所以依法律不能在学校传教。如执政官的选择而言,“教”更是想也不应该想。

    要是想达到西方的政教分离(我唯一熟悉的一种),说俗了就是达赖喇嘛必须放下对权力的任何渴望。他唯一能依赖的,是他对本教教义的信任,和本教教义对西藏藏人的影响的信任。他如果对权力放不下,就不可能成功。

     
  9. sol

    五月 5, 2008 at 2:31 下午

    Hi Paulz,
    呵呵,我觉得达赖喇嘛一方完全放弃政治权力,中国也不是政教分离啊,宗教倒是不能干预政治了,可党国还是可以干预宗教的。除非你指的是中国完全搞西方的民主自由制,那这手术动的可就大了啊 :)这意味着1。藏区内宗教不能干预政治,2。大中国内政治不能干预宗教。我现在还看不到这种政权大改造的可能性。

    所以,我说,谈判桌上没有对宗教和政治权力的预设,有的只是达兰萨拉和北京两方对权力的重新分割,一切皆政治。

     
  10. paulz

    五月 5, 2008 at 3:14 下午

    Hi Sol,

    所以我说达赖喇嘛要先做一个极大的让步。他得把权力都交到中共手里。

    我觉得全中国实现政教分离还不太可能,但如果中共意识到西藏问题的”不可解“,还是有可能在西藏(注意不是大藏区)实现宗教自由的。其实如果有以下两个条件,允许宗教自由对中共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大的让步:

    – 达赖喇嘛不会用宗教威胁到西藏的治理
    – 宗教不会提倡西藏独立

    如果达赖喇嘛和中共真的是追求他们嘴里说的他们追求的东西,即达赖追求宗教信仰的保护,中共追求国家统一安定,他们的诉求交叉的并不多。但藏青会之流加进来就不行:他们追求的绝对是权力。

    咱们俩人似乎是各说各的,
    (你说 ”所以,我说,谈判桌上没有。。“。 我说”所以我说达赖喇嘛要先…”)
    我仔细想了一下,你所假设的分给达赖喇嘛一方的,绝对是政权的一部分。这样是不可能成功的。即使前几年安定了,早晚还是要闹事。因为一山不容二虎:在同一个地区不可能长期维持两个政权。

    我还是回到西方的状况:大家一个礼拜,五天上班,一天旅游,都是各自干各自的俗事。只有星期天聚会,加上每天晚上祷告的时候和“教”有关。达赖喇嘛能争取的只有这么一点点。

     
  11. sol

    五月 5, 2008 at 3:26 下午

    哦,再补充几句也许可以把我想的讲得更明白:在谈判桌上要做的是,达成一个双方认可的power sharing scheme, 我可以做一点让步,让你分享一点我的政治权力;你也可以做一点让步,让我分享一点你的宗教权力。说白了,就是“权力”二字,大家不是奔着民主自由,政教分离的“理想前程”来的。按中国的现状,在谈判桌上,也是不可能谈这种“理想前程”的。

     
  12. paulz

    五月 5, 2008 at 3:59 下午

    Hi Sol,

    OK, 我按照你的这个思路走。

    “我可以做一点让步,让你分享一点我的政治权力;你也可以做一点让步,让我分享一点你的宗教权力。”

    但目前的状况,是中共掌握着政治权力和宗教权力。只是宗教权力掌握不住。所以达赖喇嘛一方的诉求应该是,“你可以做一点让步,让我分享你的宗教权力。我可以做一点让步,放弃我的政治权力”。

    其实关键是达赖喇嘛的谈判起点:他可以
    A)以当年出逃(这个名词不太好听,exile)前的情况为谈判基础,(他是政教领袖)
    B)以目前弱势群体的事实为谈判基础 (他是精神领袖)

    个人认为,达赖喇嘛如果以目前中国藏区的藏人生机前途考虑,应该以B)作为谈判起点。他如果以A)为起点,谈判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中共的心思很简单“已经到手的东西为什么要白给出去?”

    我知道这样达赖喇嘛一方很吃亏。藏青会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但如果达赖喇嘛本人真是看透世俗的活佛,精神境界升华到个人利益抛开,我很希望他能纯为目前中国藏区的藏人生机前途考虑。

     
  13. sol

    五月 5, 2008 at 4:12 下午

    现在好像是这个样子:
    党国肯定1。想在全中国范围内控制政治权力的,2。宗教权力也是要控制的,但也许可在藏区内将其对宗教的干涉降到最低。

    达兰萨拉1。藏区内宗教权力是想要控制的,2。藏区内政治权利也想要分享。

    你说的“早晚还是要闹事”是指的民族分离主义运动吧。我现在的看法是,民族分离主义运动和一个地区是否高度自治(即“存在两个政权”,或曰“一山二虎”)没什么关系,就算以后全中国都高度自治了(即“民主自由”了),想闹分离的还是要闹。一个民族对中国这个政权不认同,就会闹分离,不会因为它民主自由了,就不闹了。西方国家民主自由了,分离运动照样存在,如西班牙,加拿大,英国等。反过来,一个地区/民族如果认同这个国家,就算这个国家不民主自由,或者存在两个政权,它也不会闹分离,比如香港。

    不管西藏还有其他地区的民族问题最终是怎么解决的,我只是希望藏人和其他老百姓少受一些苦难。

     
  14. paulz

    五月 5, 2008 at 4:23 下午

    “党国肯定1。想在全中国范围内控制政治权力的,2。宗教权力也是要控制的,但也许可在藏区内将其对宗教的干涉降到最低。
    达兰萨拉1。藏区内宗教权力是想要控制的,2。藏区内政治权利也想要分享。”

    党国? 很久没有听过这个词了。没关系。 党国1,党国2,和达兰萨拉1,都不怎么冲突。 达兰萨拉2 就很难。

    党国1+党国2+和达兰萨拉1 = 目前唯一可能可以实现的政教分离解决办法。

    “ 你说的“早晚还是要闹事”是指的民族分离主义运动吧 ”

    不全是。我是人性恶的支持者:有权力的人,总是会尽量多用他的权力。藏区内如果执政由中共和达赖分享,肯定会有政治纠纷。不可能分的那么清楚的。到时候中共用兵权,达赖用神权,还是会乱起来。

     
  15. sol

    五月 5, 2008 at 4:46 下午

    1。哦,我用“党国”是因为我觉得很多时候,我党即我国,我国即我党,英文里也有party-state的讲法。

    2。所以,达兰萨拉2 是个问题。

    3。流亡政府回来以后的两个“闹”
    1)闹独立:那真是没辙,没法逼别人认同一个政权。
    2)认可一个中国,但还要更多的权力:可以再商量,不仅是谈判桌上,人民代表大会和法院这些也有的渠道也可以用;坚决反对党国用兵,这是典型的bully的做法,而且本人厌恶战争。既然都是中国人,为什么刀兵想见?

     
  16. paulz

    五月 5, 2008 at 7:43 下午

    http://woeser.middle-way.net/?action=show&id=403&page=1#comment

    比较新的 tseringdhondrup 先生转载的德国之声评论《西藏谈判出路何在》,也是差不多这个观点:

    ”中国共产党须让出它对西藏自治区的宗教最高权力,其中包括对高级喇嘛的后人的确定,。。。“
    ”作为对应,达赖喇嘛须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制度,。。。“
    ”达赖喇嘛可以作为宗教领导人回来,但不能作为政治家回来。。。“
    ”达赖喇嘛自己不也说过,回到西藏,他就不再管政治了?。。。“

    ”达赖喇嘛会一个人回去吗?把他的哥哥们和十几万流亡藏人留在达兰萨拉?。。。让他和他的人有真正的政治发言权和参与权。。。“

    所以难处还是上面 Sol 先生提出的,达兰萨拉2。 要求达兰萨拉2 的并不一定是达赖喇嘛本人。而是他手下的一些人,包括藏青会。他们诉求偏暴力一些,对政治要求也多一些,中共对他们也更不相信一些。如果只是达赖喇嘛本人,就好谈的多。

    德国之声评论的结尾,也是说”也让达赖喇嘛对他的人能够交待..”. 其实达赖手下的人如果能放弃政治诉求,则是中国之大幸。西藏之大幸。

     
  17. sol

    五月 6, 2008 at 12:09 上午

    “让他和他的人有真正的政治发言权和参与权” – 还是个power sharing的问题,如何把这样一群人,以双方都满意的方式incorporate到中国现在这个政体中来。

    但是
    1。让流亡藏人放弃“真正的政治发言权和参与权”很难。
    2。让中共给与他们这些权力也很难。(除非中国整个政治体制都大改造了)

    所以,估计谈判桌上,双方就什么才算“真正的政治发言权和参与权”没能达成共识。大藏区那块儿,也是卡着的。

     
  18. 花无瓣

    五月 8, 2008 at 3:59 上午

    个人认为西藏的政教分离是个目标,而不是过程。按照现在的情况,不论是达赖还是中央都不会做出什么可以促进事情实质发展的让步的。

    个人认为其实达赖喇嘛在时间中间起到了非产大的一个作用。实际上他是一边调和达兰萨拉内部不同的声音, 特别是缓和激进一派(藏青会等)。另一边在尽力缓和对中央的态度,他支持奥运和放弃藏独就已经是做出了他现在可以做出的让步了。要让他做出更多的让步,达兰萨拉内部大概是不会同意的。毕竟怎么说,也是个流亡政府。中间也是有利益集团,并不是口舌一致的。与其说是达赖喇嘛一人的政治诉求,不如说是达兰萨拉流亡政府的政治诉求。

    中央是更不可能让步的了。特别是现在激进的民族情绪高涨的时候,不让步是有广泛的民意支持的。本来就是在高压下公开提出的这次会谈,不会带着什么诚意去谈的。这点,大概达赖喇嘛也是知道的。

    不过个人觉得,达兰萨拉这边可能更着急一些。因为如果这次没有任何进展的话,那么未来他们想要和平回来的希望是更加渺茫了。
    1.奥运这次机会过了就很难再找到了。
    2.达赖喇嘛毕竟是78岁高龄了,一旦他去世,那么流亡政府之前所倚靠的和平抵抗政策也可以说是寿终正寝了。毕竟没有人有达赖喇嘛在西方这样的影响力来宣传他们和和平抵抗政策。而正是因为达赖喇嘛的名誉才使得西方不论是舆论,政府还是民意都偏向西藏一边。可以想像,在达赖喇嘛去世的2年之后,世界上很少会有人再提起西藏的流亡政府了。
    那个时候,大概达兰萨拉只好要么放弃,要么采取极端的措施了。或者流亡政府活得比党长。。。。。。

     
  19. sol

    五月 8, 2008 at 6:37 上午

    放两篇关于西藏的有意思的文章

    第一篇是Tsering Shakya 在“远东经济评论”上发表的文章。 Tsering Shakya是“Dragon in the Land of the Snows”一书的作者。他的这篇文章平和理性,文笔优美。说实话,我还没有看到研究西藏的汉人里,有谁的英文像他这样好。文章讲了流亡藏人群体与国内藏人的联系,也分析的了海外藏人群体之间的关系。比如,他说,年轻一代流亡藏人由于在国外长大,与从国内出来的年轻藏人在文化上存在许多隔阂,往往分开聚会。还有,他认为这次的西藏事件是因为80年代以来,藏区的大部分senior monks,去世的去世,流亡的流亡。而这些senior monks是温和一派,以前往往能够在僧侣阶层激进一派和政府之间起调剂作用。现在这样一群人走了,所以国内僧侣阶层趋于激进。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May 2008
    The Gulf Between Tibet and Its Exiles
    by Tsering Shakya

    [http://www.feer.com/essays/2008/may/
    the-gulf-between-tibet-and-its-exiles]

    第二篇文章是一位研究穆斯林的人类学家的博文,我对他提的问题感兴趣。他说也应该关心一下藏人内部的穆斯林minorities(汉回和藏人穆斯林),而这次西藏事件中,信仰佛教的藏人对这些穆斯林表现出了仇恨和不宽容,这一点另人担忧。我在云南藏区也看到过藏族基督徒,相信四川藏区也有。(插句题外话,我有一次在网上翻检“纽约时报”20世纪初关于西藏报道时,发现有美国传教士到康区传教的报道。)我想说的是,现在关心西藏问题的视角,往往都是汉藏两族对立的角度,藏人是少数民族。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关心一下生活在佛教藏人中的少数派 – 那些信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人。这些人的声音和感受在汉藏两族的争吵中被淹没了。

    与此类似,在看新疆问题上,关注点似乎也总是汉人和维吾尔族人对立,其他生活在新疆的少数民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蒙古族等等)的声音消失了。我记得曾读到,一位在北京的哈萨克族打工者,遇到困难不愿意去新疆办事处,因为那里只帮助维吾尔族人。这也许是个特例,如果不是,这说明可能生活在新疆的这些少数民族更被边缘化。我曾看到一位在新疆教英语的外国人愤愤然的说,为什么学校的网页都是汉语,为什么不用维文。我赞同他的质疑,只不过我觉得,在他的质疑中新疆的其他民族又一次消失了,而在一个多民族地区,只加上维文网页就可以解决问题吗?

    我感觉,在看中国的民族问题上,这种只探讨汉族与某一地区大族的视角,不但过于简化了问题,而且也忽视了那些区域中生活的其他民族。

    Not only freedom: the dark ethnic side of the Tibetan Buddhist revolt
    [http://marranci.wordpress.com/2008/04/28/
    not-only-freedom-the-dark-ethnic-side-of-the-tibetan-buddhist-revolt/]

     
  20. sol

    五月 8, 2008 at 6:39 上午

    David, 贴了一片,没有显示,好像是太长了。要麻烦你去后台看看,能不能放出来。

     
  21. paulz

    五月 8, 2008 at 9:59 上午

    Tsering Shakya 先生的文章我还在读。但我有一个疑问:在他笔下描绘的世界里,流亡藏人群体与国内藏人群体的联系,按照他的说法,是
    “。。。their ability to project inside is zero.”
    “。。。but there is no such traffic。”
    就是说几乎没有。

    但拉萨动乱事件以后,流亡藏人群体有着详细的“受迫害死亡”人数记录。有鼻子有眼,一个个能叫上名字的。按照他们的说法,随着藏人受迫害死亡,他们都能立刻接到报告。。。

    这两种说法之间有一个太大的差距。有一边肯定是不准确的。如果让我猜,我相信流亡藏人群体与国内藏人群体的习惯可能确有差异,但COMMUNICATION肯定是有的。但这就否定了Tsering Shakya 先生的主题:因为他想说的是,拉萨动乱事件不可能连到流亡藏人群体上面。

     
  22. sol

    五月 8, 2008 at 12:30 下午

    Hi paulz
    他文中提到一个叫Guchusum的组织,与西藏联系比较强。还有,由于senior lamas出走印度,建立寺庙,西藏内部信徒追随,所以在这个宗教渠道上联系是很多的。他还说到,在印度的喇嘛是不能强迫国内僧人起义示威的,似乎以此想说明流亡藏人群体与这次事件无关。我觉得这仅仅说明,这次事件僧人是自愿的,不能说明它与流亡群体无关。僧人自愿也挺正常,本来就受压制。但是,说他们是“自愿的“不等于说他们是“自发的“。有可能是,外面牵头组织,里面的人自愿参加。

    另外,他文中似乎忽视了现代交流手段所起的作用,如互联网,手机。

    我比较不解的是,他为什么说班禅喇嘛的事是这次事件的重大诱因。

    也许现在讨论境外藏人是否参与组织这次事件已经意义不大了,但这次事件的结果是,由一轮对境内藏人的镇压。真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与境外藏人想要达到的目标是近了,还是远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