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西藏点滴

09 5月

感谢各位网友对我的博客的厚爱,最近谈论西藏的留言不少。我的工作比较忙,也不是专职的博客,所以不能一一参与讨论回答。最近看到一些文章,有些有趣的点滴,和大家分享。

我想感谢Sol在我这儿推荐的,FEER的这篇文章Tsering Shakya写的The gulf between Tibet and its exiles。关于这篇文章,我想有不同的角度来讨论,而我只想指出文章中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

关于境内外藏人的联系,也许Tsering先生说的很多都很有道理。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讲。我记得流亡政府好像有过每年多少多少人,越过喜马拉雅山区从境内藏区来到尼泊尔和印度的统计数字;此外,达赖喇嘛近年来,号召藏人不穿动物皮毛,不食肉,不信奉多杰雄登,在境内都有很大的影响。同一件事,不能你想要有联系的时候,就强调有联系的那一面;想要没有联系了,就突出没有联系的那一面。

我很同意Tsering先生文中的一点,就是境内外藏人的联系主要是通过寺庙和藏传佛教。这一点,从事件中的一些具体细节可以看出,藏区各地的很多示威和游行都始自僧人和寺庙。

Tsering先生非常睿智的一点是,他指出,共产党把西藏喇嘛流放到海外的做法是不成功的。西藏喇嘛不同于国内的那些异议人士,一旦异议人士被驱逐到纽约或者巴黎,他/她立刻失去他/她活动的土壤,无法在国内发挥影响。对于西藏喇嘛来说,无论他在哪儿,他的寺庙、信众始终认为他是他们的领袖。藏传佛教有一个很不同于其他佛教派别的地方在于密宗。不同于显宗,徒弟看看佛经也能够自学成才;密宗强调师徒之间心口相传,徒弟一定要和师傅共同生活,得到师傅的亲自指点,才能完成佛法的传授。自1959年以来,实际上藏传佛教包括西藏苯教的多数大喇嘛都在境外,这就决定了境内不断有僧人、信众到印度、尼泊尔听教。在我看来,中国政府如果觉得达赖喇嘛不能合作,想降低他的影响力,光凭一个班禅喇嘛是不能起作用的;中国政府必须切实地放松对宗教的管制,吸引境外其他教派的大喇嘛回流。

Economist昨天发表了对达赖喇嘛以及其特使Lodi的采访,A lama in sheep’s clothing。文中,Lodi透露了流亡政府一方在最近的中藏会谈中的一些具体要求: 

  • an end to the clampdown in Tibet, including the withdrawal of security forces from monasteries;
  • no more “patriotic education” requiring monks to denounce the Dalai Lama;
  • an investigation by an international body into the causes of the unrest;
  • the release of political detainees;
  • and fair trials for those accused of rioting.

采访中最有意义的一点是,达赖喇嘛说,他不那么关心重新划分西藏的政治界限,也就是大藏区。原文是:

The Dalai Lama says he is not so concerned about redrawing Tibet’s political boundaries to include all ethnic Tibetan areas adjoining it (an idea he once backed strongly, to China’s horror). The priority, he says, is to protect the culture and environment of Tibetans.

由于胡锦涛最近的表态(包括温家宝在事件初期的表态),我都不能确定北京是否准备做某些实质性的让步;所以也无法判断达赖喇嘛的这一让步是否有意义。Reuters在昨天的新闻中写道,

“We welcome the recent statement of President Hu Jintao that his government is ‘serious’ about the dialogue and his acknowledging that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is being ‘conscientious and serious’,” he(Lodi Gyari) said. 洛第说,“我们欢迎胡锦涛主席最近的声明,他的政府‘严肃地’对待声明;也认可达赖喇嘛是‘严肃的和认真的’”。

在这种“坦白而直率”的谈判气氛中,北京的媒体已经开始降温。今天的新华网西藏频道着力渲染“圣火登上珠峰,汉藏和谐”的气氛,批判达赖集团的文章比例大幅下降;而流亡政府西藏之页5月9日有6篇新闻,力图促进中藏谈判。

(圖)達賴喇嘛在達蘭薩拉傳授《密集金剛》灌頂
西藏問題可能成為台中對話的障礙
當局繼續逮捕藏人 強行搬遷聖地
(圖)胡錦濤演講數百名學生抗議中國的西藏政策
德國之聲採訪達賴喇嘛代表格桑堅贊
德國媒體不理解中國為何繼續嚴批達賴喇嘛

前途究竟会如何呢?我看到有网友提出邀请达赖喇嘛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建议,这可真是个大胆的想法,但也并非不可行哦。我对这些对话还是持谨慎的悲观态度,一方面,希望双方能在目前的艰难条件下展现出一些善意;另一方面,希望双方,特别是藏人一方对双方巨大的分歧有些许认识,降低对谈判的期望值。

Advertisements
 
18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五月 9,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18 responses to “西藏点滴

  1. sol

    五月 10, 2008 at 6:12 上午

    Economist文中,达赖喇嘛这样评价中方的态度,“The basis of their attitude towards Tibet is…distrust and fear”。我觉得这种distrust and fear不止中共一方,双方都有。希望在谈判中,双方可以坦诚一些,将distrust and fear的议题列出来,一个一个消除不信任和疑虑。

    Tsering Shakya先生的文章,我觉得有两点他分析的非常好,一是流亡大喇嘛对西藏内部僧侣和信众的影响,二是西藏大喇嘛流失,西藏内部失去了调剂缓冲的阶层,从而使僧侣阶层态度趋于激进。至于他的结论,即流亡藏人对国内藏人几乎无影响力,与这次事件毫无关系,我还没有被说服,只能存疑了。

     
  2. sol

    五月 10, 2008 at 6:12 上午

    Economist文中,达赖喇嘛这样评价中方的态度,“The basis of their attitude towards Tibet is…distrust and fear”。我觉得这种distrust and fear不止中共一方,双方都有。希望在谈判中,双方可以坦诚一些,将distrust and fear的议题列出来,一个一个消除不信任和疑虑。

    Tsering Shakya先生的文章,我觉得有两点他分析的非常好,一是流亡大喇嘛对西藏内部僧侣和信众的影响,二是西藏大喇嘛流失,西藏内部失去了调剂缓冲的阶层,从而使僧侣阶层态度趋于激进。至于他的结论,即流亡藏人对国内藏人几乎无影响力,与这次事件毫无关系,我还没有被说服,只能存疑了。

     
  3. paulz

    五月 10, 2008 at 9:09 上午

    我加上1,2,3,4,5

    “ 1 an end to the clampdown in Tibet, including the withdrawal of security forces from monasteries;
    2 no more “patriotic education” requiring monks to denounce the Dalai Lama;
    3 an investigation by an international body into the causes of the unrest;
    4 the release of political detainees;
    5 and fair trials for those accused of rioting.”

    这五条里面,其实除了3,都是不难的。3 我猜中共未必愿意,我也觉得不好,因为一是要让老外介入自家事,二是“纠到底是谁的错”的味道太重。而西藏的事,往往纠错是纠不出来的。所以没有什么意思。1,2,4,5都是解决实际事情,合理的提议。

    但是中共和达赖喇嘛之间的敌意或不信任实在太重。我也赞成Sol先生说的“双方可以坦诚一些,将distrust and fear的议题列出来”。如果需要,还可以引David 先生的“西藏问题中的胡耀邦现象 (http://david.pengfamily.net/?p=366)”

    我想说的是,以上1,2,4,5,某方面也是中共对达赖喇嘛之不信任造成。就像中国古代两国休战,要各退三十里方可谈判。如果1,2,4,5算作中共的退兵三十里,达赖喇嘛一方的三十里呢?

    – 对大藏区的要求的放弃?
    – 对“流亡政府”的放弃?(而只认定是流亡精神领袖)
    – 保证下面十年在西藏没有动乱?(不过这就联系到 recognition of guilt,所以很难)
    – ????

     
  4. davidpeng

    五月 10, 2008 at 9:59 上午

    我觉得1是比较容易解决的。寺庙里面本来是没有驻军警的,因为闹事才会有;如果不闹自然没有。
    第2点,我觉得中国政府的这个搞法没有意义。如果是纯粹的爱国主义教育,我觉得还可以理解,可能也有用。我相信大部分生活在境内的僧侣也没有要独立的意思。但是逐个逐个地让僧侣签字说反对达赖喇嘛,这个过分而且无益。那一纸的签字能保证他真正的反对达赖喇嘛吗?这样搞,用句成语,是“欺师灭祖”。
    第3点Paulz已经说过了,政府很难答应。
    第4点,我想说一点,中国不是个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国家。中国的牢房里还坐着各种各样的政治犯,当然可能是不同的罪名。所以,在和北京谈判的时候,不能脱离这个实际。一方面,可以把宗教方面的犯人和呼吁西藏独立的纯粹政治诉求的犯人隔离开来;另一方面,在双方关系转暖的情况下,再来讨论纯粹政治犯的命运。
    第5点,这个和第4点一样,可以争取一定程度的程序公开处理,为这些嫌疑犯找到合格的律师,进行公开审判等等。

     
  5. davidpeng

    五月 10, 2008 at 9:59 上午

    我觉得1是比较容易解决的。寺庙里面本来是没有驻军警的,因为闹事才会有;如果不闹自然没有。
    第2点,我觉得中国政府的这个搞法没有意义。如果是纯粹的爱国主义教育,我觉得还可以理解,可能也有用。我相信大部分生活在境内的僧侣也没有要独立的意思。但是逐个逐个地让僧侣签字说反对达赖喇嘛,这个过分而且无益。那一纸的签字能保证他真正的反对达赖喇嘛吗?这样搞,用句成语,是“欺师灭祖”。
    第3点Paulz已经说过了,政府很难答应。
    第4点,我想说一点,中国不是个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国家。中国的牢房里还坐着各种各样的政治犯,当然可能是不同的罪名。所以,在和北京谈判的时候,不能脱离这个实际。一方面,可以把宗教方面的犯人和呼吁西藏独立的纯粹政治诉求的犯人隔离开来;另一方面,在双方关系转暖的情况下,再来讨论纯粹政治犯的命运。
    第5点,这个和第4点一样,可以争取一定程度的程序公开处理,为这些嫌疑犯找到合格的律师,进行公开审判等等。

     
  6. davidpeng

    五月 10, 2008 at 10:01 上午

    转贴Juce网友在唯色博客上的留言:

    =====================================

    就现在的政治气氛,谈西藏的政治地位问题可能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双方原本的要求差距就很大,双方内部的强硬派势力都很大,双方民众的民族情绪又都在最高点上.可以想像双方的谈判代表心理压力有多大.
    我认为现在比较适合的谈判方式是,撇开政治地位问题,仅就宗教信仰自由问题谈.最好的结果是中共同意放弃对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的恶意宣传,允许藏族人士在公开场合崇拜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以换回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结束流亡生活,在8月8号回到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式的可能性.
    这种结果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成果了.表面上看,中共作出较大的宗教自由让步,而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只是给了中共一个赏脸的面子.但是实在的意义相当大,1,如果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来参加奥运开幕式的话,所有的西方媒体就只得闭嘴,而西方的领导人也就没有理由请假缺席,这会给负责奥运事宜的中共党储习近平很大的声望,以打压另一位竞争者李克强.2,如果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能在8月初来北京做短暂访问,就直接意味着自流亡以来的首次双方最高领导人的直接会面.那么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双方能够在西藏的政治地位问题和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上,达成某些方面共同意向.
    政治斗争往往就是在政治智慧较量下的妥协和退让.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几十年来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精彩演出,和胡锦涛最近几年来在台湾问题上的几次拨云见日,让我依然对谈判的前景有着一丝的希望.
    这次机会对于双方可能都是最后的演出了.青藏铁路建成后,西藏的现代化将不可避免,中共对西藏的筹码越来越大.要是奥运被藏独砸锅的话,中共强硬派在国内民族主义思潮支持下必将变本加厉的打压西藏.His Holiness The达赖喇嘛已经快要面临转世,他的可以预见的死亡将激起藏人更大的悲愤.下一次的汉藏和谈又不知道要过多少年了.

    Post by juce on 2008, May 9, 9:14 AM

    =====================================

     
  7. davidpeng

    五月 10, 2008 at 10:04 上午

    我不认为,对话(或谈判)中,达赖喇嘛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就要回来。我更认为,达赖喇嘛留在印度比回到中国,对目前的情况解决更有利。达赖喇嘛本人最好是看看情况,水到渠成了再回来。在这段时间,如果宗教自由的气氛良好,其他教派的大喇嘛,包括格鲁派的其他喇嘛可以逐渐回国定居。

    达赖喇嘛如果在条件还不成熟的时候回来,到时候再通过某种途径又出去,局势会更糟。

    当然,达赖喇嘛对中国的飞行访问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这样的访问,在筹划阶段一定要高度保密。

    实际上,这种谈判是流亡政府一直想要避免的。因为中方把谈判定义成为讨论达赖喇嘛和他身边的人的归宿问题,认为与之谈判的是达赖喇嘛特使;而流亡政府定义为讨论西藏前途,参与谈判的是流亡政府代表。我觉得流亡政府在这个方面可能短视了,流亡藏人完全可能在讨论达赖喇嘛的归宿的时候,对目前西藏的一些问题进行讨论;而对于达赖喇嘛回归的讨论,绝对会改善西藏境内的宗教自由气氛。

     
  8. paulz

    五月 10, 2008 at 12:23 下午

    三月动乱,八月就要回来奥运,未免太乐观一些。中共一项急功近利,但这个西藏问题不是表面胜利一下就能解决的。如果把西藏解决作为习近平、李克强的政治较量筹码,则更可悲了。

    我倒是觉得目前这一轮谈判,是不可能根本解决问题的。很同意上面David先生的评论,条件还不成熟。要等将来水到渠成的时候。但怎么水到渠成?

    我还是回到双方各退三十里的说法。 我希望本次会谈后双方可以达到一个共识而心照不宣:(这个不宣还是很重要的)

    中共肯做1,2
    1 an end to the clampdown in Tibet, including the withdrawal of security forces from monasteries;
    2 no more “patriotic education” requiring monks to denounce the Dalai Lama;

    而达赖喇嘛一方不仅不再挑动藏区的反共情绪(我不是在指责他们),而且需要主动运用他们的宗教影响,告诉藏民安静一些时候,给中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而中共可以回报,告诫强硬派的藏区领导,给藏民一个机会。

    这样安稳的过两年,让双方都对对方建立一点信心。如能这样,则三月拉萨的血没有白流。

     
  9. Willy

    五月 10, 2008 at 9:59 下午

    在美国PBS的论坛上,有一个澳洲人与个藏独支持者的辩论,是在2007年初进行的。现在贴子已封作为珍贵资料保存。里面有几乎关于西藏问题的争论,包括主权争议,文化灭绝,人权状况等。澳洲人引用了很多在西方有公信力的材料,很值得一读
    http://discussions.pbs.org/viewtopic.pbs?start=0&t=68073&topic_view=flat&sid=99a9d7ba6ffe837c17ffa4b28e6b6863

     
  10. Willy

    五月 10, 2008 at 9:59 下午

    在美国PBS的论坛上,有一个澳洲人与个藏独支持者的辩论,是在2007年初进行的。现在贴子已封作为珍贵资料保存。里面有几乎关于西藏问题的争论,包括主权争议,文化灭绝,人权状况等。澳洲人引用了很多在西方有公信力的材料,很值得一读
    http://discussions.pbs.org/viewtopic.pbs?start=0&t=68073&topic_view=flat&sid=99a9d7ba6ffe837c17ffa4b28e6b6863

     
  11. davidpeng

    五月 11, 2008 at 7:48 下午

    感谢Willy的这个帖子,我今天看了三、四个小时,真长。

    M.A.Jones好像自己也有个博客,Willy知道在哪儿吗?

     
  12. Willy

    五月 11, 2008 at 11:55 下午

    他留在pbs上面那个博客已经注销了,但是youtube上面的视频还能看得到。

     
  13. 花无瓣

    五月 12, 2008 at 3:09 上午

    德国之声今天有一篇马斯-黑伯勒的采访稿。个人觉得他的观点还是比较靠普的,给大家链接上来: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3329295,00.html?maca=chi-rss-chi-all-1127-rdf

     
  14. sol

    五月 12, 2008 at 5:46 上午

    马斯-黑伯勒认为这次西藏事件是有组织的,但是“中国内部的某一组织干的”,不应该老找外部的原因,这似乎与Tsering Shakya先生观点接近。黑伯勒还提到处于社会底层的年轻藏人(即无业,受教育较低)趋于暴力化。

    提到西藏年轻人,我记得在拉萨的时候去过几次网吧(同一个),里面非常大,黑压压的坐满了年轻人,应该是有藏人,也有非藏人,但穿着十分接近,也分不清,大家都聚精会神的打游戏。刚一走进去,有点吃惊,感觉和其他内地城市非常像。

     
  15. 花无瓣

    五月 12, 2008 at 8:13 上午

    我没有去过西藏,但是听楼上的这样一说,有点感触。

    本来青年人,不论是哪里人,不论是什么民族的,都爱激动,容易为一些事情而冲动,做出一些稍微偏激的事情。六四运动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在西藏,本身可以缓和住气氛和控制住冲动的,就是靠佛教的力量(个人认为藏传佛教和达赖喇嘛本身是温和的)。很多政策,一方面打压宗教,一方面没有给予藏民足够平等的机会,这样在同时引发不满和禁止抑制过激行为的思想。这样就使得青年人更容易激动。

     
  16. davidpeng

    五月 12, 2008 at 10:31 上午

    花无瓣,关于是否“给予藏民足够平等的机会”,你的说法过于简单。就象在高考中,藏族可以加分,但是考上的比例还是不够。怎么样才算平等呢?

    这方面,我想Nirvana网友可以可以给你更多信息。

     
  17. davidpeng

    五月 13, 2008 at 9:17 上午

    http://in.reuters.com/article/southAsiaNews/idINIndia-33534620080512

    A senior Chinese official has asked whether Tibetan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would agree to attend the Beijing Olympics to ease recent tensions, a Tibet government-in-exile legislator said on Monday.

    The Dalai Lama would consider going, the law maker said.

     
  18. davidpeng

    五月 13, 2008 at 9:17 上午

    http://in.reuters.com/article/southAsiaNews/idINIndia-33534620080512

    A senior Chinese official has asked whether Tibetan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would agree to attend the Beijing Olympics to ease recent tensions, a Tibet government-in-exile legislator said on Monday.

    The Dalai Lama would consider going, the law maker sai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