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比目鱼:西藏骚乱的主因之一:“经济建设”

04 6月

关于西藏的经济建设问题,在我看来,是西藏骚乱的主因之一,占的比重非常大。对于这个问题,是汉人最大的失误之一。请允许我逐项说明:

1:价值观:藏人最为重视公平,社会和谐和灵性修养,他们认为,人有饭吃,有衣穿就很好了。经济建设,直接导致贪污受贿,过度开发等等。西藏虽面积很大,但人却不多,谁贪污了,在很短时间内就会传偏全藏,影响很坏,直接破坏西藏的和谐社会。

2:要腐败领导总得有场所吧,于是各种餐厅,歌舞厅,茶楼大量涌现。内地人有城市,而西藏只有城镇,城镇面积很小,这种娱乐,消费场所在城市中占的比重很大。满街的妓女。拉萨主要街道之一,民间的称呼是:党政军妓一条街(注:这里没有贬义)。拉萨从宗教极为神圣之地变为中国嫖娼,吃饭,唱歌,桑那等最为方便的地方了。社会风气开始败坏,藏人感觉到藏文化在迅速地被黄色歌舞,妓女,嫖客和不良商业行为所扼杀。

3:大量的汉人服务人员导致藏汉关系紧张。例子一:汉人爱吃鱼,而藏人不杀生。藏人在公共场所看到汉人将活鱼杀死,藏人难过得心情基本等同于看见人杀人,心情特别悲伤。例子二:汉人辛苦挣钱,然后就是大吃大喝,嫖娼,赌博,真的很像行尸走肉;以上行为使藏人对汉人从心底里很厌恶。

4:经济行为导致藏人占劣势,汉人论述很多,这里我就不再重提了。

5:经济建设的实施者,决策者主要是内地官员。他们涌入西藏,根据各自的权力,将内地素质差的为数众多的亲属安排到西藏“吃皇粮”,将项目交给亲信包工队作,导致低素质汉人直接进入西藏主流社会,引发深层次社会矛盾。

综上所述,藏人感觉,西藏的经济建设是由汉人官员拿回扣,吃喝嫖赌,将汉人人渣安排到西藏的代名词。

Updates:

告诉你们一件令汉人快乐,让藏人愤怒的事情。汉人吃鱼,藏人不吃鱼。为了拯救这些鱼,藏人从汉人那里买鱼来放生。放到河里后汉人再把鱼打捞出来卖。藏人再买,放生;汉人再打捞,卖。
这个重复的事情很是让汉人快乐,但藏人真是太悲伤,太愤怒了。

Advertisements
 
26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4,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26 responses to “比目鱼:西藏骚乱的主因之一:“经济建设”

  1. sol

    六月 4, 2008 at 3:17 下午

    david博主,比目鱼后面又补充了一点关于吃鱼的事情,也放过来吧。作为藏人,每天都要看这样违背自己信仰的事情,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另外,有点不懂4点比目鱼省略的是什么,等他来再问问他。

     
  2. Jackzz

    六月 5, 2008 at 8:01 上午

    关于吃鱼、杀生的故事,我也听到过一个菜市场发生的类似的故事。

    对类似于杀生带来的冲突,我没有各位这么乐观,不是说我们这里的汉人认为应该尊重就能避免的,相信大部分进藏的汉人可能很难做到;政府能够做到的,只是提醒他们尽可能注意。这里就又牵涉到我前面提过的,关于独特文化与对外宽容的问题。可能有些汉人也觉得委屈:我已经尽可能小心了,还是会触犯禁忌。

    对于杀生,我有些疑惑,想请教比目鱼:藏民族中有相当数量以畜牧业为主,养有大量的牛羊,而且很多藏民也吃肉,这种情况下如何解决与佛教不杀生原则相冲突的问题?怎样做才可以避免或减轻这种难受感?这种情形确实有些特别,与汉传佛教有些不一样,作为汉人的我们其实有些不太理解。

     
  3. sol

    六月 5, 2008 at 9:06 上午

    Jackzz关于牛羊杀生的问题我也有,看比目鱼或者Nirvana能不能给讲讲。

     
  4. davidpeng

    六月 5, 2008 at 10:44 上午

    我的理解是,由于恶劣的自然条件的限制,西藏高原的人民需要高热量食物,藏传佛教不反对吃肉,很多藏民包括僧侣甚至达赖喇嘛都是食肉的。但是,藏族不杀生,以前杀牛杀猪这类事情是回族干的。多少有种“君子远庖厨”的感觉。但是近年来(我忘了具体哪一年),达赖喇嘛包括17世噶玛巴先后倡导逐渐不食肉。在我看,这和他们在印度的生活条件不同有部分关系。

     
  5. davidpeng

    六月 5, 2008 at 10:59 上午

    关于饮食问题,我想从大的方面看,或者总的方面看,这方面的冲突实际上很多。要尊重别人吃的权力和不吃的权力,这个问题在世界范围内都很难。比较明显的例子包括日本人的吃鲸和韩国人的吃狗肉。

    从具体来说,我觉得藏区是以藏族人口占多数或者相对数目的地区,在这方面应该给予尊重。地方政府应该对这方面做出一定规范。我在印度对这个问题感受很深。印度教不吃牛肉,伊斯兰教不吃猪肉。这样的结果是,在印度的餐馆,non-veg是看不到牛肉和猪肉的,只有鸡肉和海鲜;相比较,在中国的清真菜馆,牛肉是主要食物之一。这,无疑,是互相尊重的结果。

    尽管如此,在现阶段,我希望藏族和非藏族都要给予克制。对于藏族,要理解那些人吃鱼只是习惯而已,并不是要上门来示威。藏族当然反对汉族这样做,但也不用上纲上线。假定有位汉传佛教的信徒到西藏,和一位西藏喇嘛共同进餐,发现对方在吃肉,而做出过分反应的话,大抵类似于此。藏族人到汉地就会看到,汉族人吃鱼是很普遍的行为,而且,汉族人讲究新鲜,要现杀。双方要理解,才能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

    我觉得在藏区的藏族人要一起出来说这个事情,向政府反应这个事情。敦促政府或者汉族在藏的民间机构在这方面能够有所做为。比方说,如果禁止吃鱼可能太过分,那么禁止当众杀鱼是否可能。如果政府按照藏族的理解,把某些行为归类到不尊重民族习俗的高度,我想是能够得到妥善解决的。打个比方说,目前在藏区,估计没有人会把哈达踩在脚下,汉族心中也明白要尊重,但是有的时候的确不知道无意见就伤害了。向Sol前面说他自己在藏区的经历。

     
  6. 比目鱼

    六月 5, 2008 at 11:04 上午

    藏人吃牛羊肉。也吃猪肉,鸡肉,但吃的相对较少。其他肉类基本上就不吃了。可以吃鱼,在一年中只有一个月可以吃,其他时间不能吃。
    臧人中有专业屠夫,他们世代从事此职业,收入相当丰厚,但社会地位低下。除屠夫外,人民是不杀生,也不能杀生的。
    回民有自己的一套屠宰牲畜的方法,藏人对此持尊重态度。据我所知,在这个问题上藏回之间好像没有发生过矛盾。
    汉人吃鱼藏人感觉不是问题,只要不在公共场合屠宰和洗涤刚杀死的鲜鱼就好了。还有,藏人从汉人小贩那里专门买来放生的鱼儿,汉人商贩不要重复打捞,将同一批鱼儿再次卖给藏人放生。这种行为,激起藏人极大愤怒。
    西藏有些湖泊是圣湖,如羊卓雍措。是否可以通过地方法禁止在圣湖捕鱼?
    这个问题还有一个背景。毛泽东时代,民族尊重政策很严格。记得以前看的一部电影,十八军的一名士兵杀了一只老鹰被处枪决,我不知这类事情的真实性有多大,但毛泽东在短时间内,能征服西藏,这和他的对藏人尊重政策分不开,也和他的干部都是有信念的人分不开,更和西藏的汉人人口稳定分不开。拿80年代的骚乱来讲,藏汉都是多年的邻居,熟人,同事,朋友,甚至是一个家庭的人,藏人怎么可能对汉人打砸抢烧杀呢?我想今后的西藏政策,以前宝贵的经验和成功的例子还是要借鉴。
    对于流亡政府要自治,这的确是中国现政权下的一个死结。根据目前中国治藏的效果来看,藏人自治的效果有可能更好。对于这个问题,超出了我们民间能力范畴,在这里不谈也罢。但是,这个问题真正是首要问题,一天不解决,西藏的苦难就多一天。我看了Jackzz推荐的关于政教分离的文章,感觉藏汉之间,就算是在民间,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立场等等相差太远。我个人的想法,中共不妨作个实验,让藏人依自己意愿自治。如果藏政府不成气候,只能被历史所淘汰,正好以实践证明不靠汉人,不靠共产党,藏人就是不行;如果藏政府“邪恶反动”,中国及时镇压就好了,反正在整个历史上中共已有多次镇压行为,再多来一次的心理准备还是应该有的,况且,臧政府“不邪恶反动”的可能性也有。

     
  7. 比目鱼

    六月 5, 2008 at 11:24 上午

    藏人自治是个首要问题。藏人觉得政教合一好,还是政教分离好,对于一个可以说是自然条件恶劣,人口不多的西藏,是否可以尊重藏人的选择,做个实验?难道藏人自治,藏传佛教,喇嘛寺院,真的有那么可怕,是洪水猛兽?
    假设现在是达赖喇嘛主政,如果我觉得政策或政府有什么不妥,我会坦白告诉他,或向他提建议。时代变了,现在的藏人和以前已大不相同,藏人自治后自己觉得民选政府好,喇嘛不主政也未可知。

     
  8. Jackzz

    六月 5, 2008 at 12:18 下午

    对于自治问题,所谓“邪恶反动”,谁都知道那只是政客们在门面上的话,心底里他们担心的恐怕还是放出去的控制权再也收不回来。中共其实也不算是法轮弟子和流亡藏人口中宣传的恶魔,真要发现不对再去大规模镇压,恐怕很难。

    就卫藏地区也就罢了,关键是还有大藏区,如此多的民族混居地区如何解决?恐怕就算回到“17条”,双方也未必对未来有多少信心。

    民间这么多颗聪明脑袋,面对这死结也无可奈何?

     
  9. sol

    六月 5, 2008 at 12:25 下午

    1。说到藏民不杀生,我记得在色拉寺看到好些羊,当时还给一只腿坏的比较厉害的羊喂了很多草和树叶子,映像深的还有一只大羊,长着大角,卧在那里非常威武。我想像的佛家寺庙是汉地的样子,所以看到很多羊觉得挺奇怪的。后来才知道,是附近的藏民把受伤的羊和年纪大的羊送到寺庙的。(讲个好玩儿的,本人比较土,一开始羊粪也是不认识的,后来才明白啊:)

    2。关于西藏的圣山圣湖,不单单是捕鱼或伐木问题,最大的危险来自于旅游开发和矿产开发。我曾经为这个问题看了一点点法律条款,好像西藏的圣山圣湖在法律上是不被看作宗教场所的,当然得不到作为正式宗教场所的保护,很容易被圈成了旅游景点或开发点。

    3。关于自治,我其实觉得北京掌握军队和外交就好了,现在北京财力丰厚(每年几万亿的),又没有哪个国家真要出兵支持民族地区独立,就看北京有没有这个气度放权了。

     
  10. 比目鱼

    六月 5, 2008 at 1:04 下午

    有一个问题在唯色的博客我一直不便提,就是在藏汉人,被所有人有意无意地忽略。很多人处境尴尬,有的人相当可怜。这个事情,不能不提。很多汉人,过的比藏人差。
    1:单位汉人 大部分汉人在面临考学,提拔,待遇,福利等机会比藏人少得多。单位汉人大多都知道自己是来干事的,当官就别想了。学历,能力条件比自己差,甚至差得多的藏族同事反而能较快被提拔,因为这是西藏干部政策。藏人干部,援藏干部机会都不少,户口在臧的汉人干部,常常成了没爹没娘的苦孩子。而他们,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西藏通,和臧人也有感情。
    2:汉人小商贩,打工者,在西藏这样一个自然条件恶劣的环境下,忍受高寒缺氧,孤独寂寞,文化,语言不通的折磨,甚至有时也会被藏人欺负(不是普遍现象,但个别现象绝对存在)。他们辛勤付出,收入微薄,忍气吞声,没有各种保障,不少人在西藏因病,因灾祸等离开人世。他们的生存能力,工作精神,真是汉人的骄傲,令我肃然起敬。
    很多在藏汉人,不能忽略,他们的权益,他们的利益,他们的为西藏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建设所作的贡献,是应该被充分肯定的。大家大谈特谈西藏,藏人,同时,不要忘了这些好的在藏汉人。
    我常在想,这些在臧汉人,才是西藏被忽略的一群人。

     
  11. sol

    六月 5, 2008 at 1:10 下午

    我觉得在西藏搞“经济建设”肯定加大汉藏两族的接触,一些误解冲突也会随之而来。我在想民间可以做些什么,增进两族的了解。在旅游方面,比如,我经常会去看天涯的旅游版,还有深圳的磨房,看到每年计划进藏旅游的人很多。是不是可以在那里介绍一下藏人的文化习俗,和一些作为旅游者应注意的地方。

    我可以想到的1。如果近距离照相,最好争得别人同意;2。景点(特别是圣山圣湖)不要乱仍垃圾;3。参观寺庙时应尊重藏人朝拜者,以他们为先;4。藏人饮食习惯的不同;5。藏人的自然观。

    我觉得那些办理入藏旅游的旅行社都可以对他们的客人做这样的讲解,青藏铁路上也可以给入藏的人做一些讲解。

     
  12. Jackzz

    六月 5, 2008 at 1:36 下午

    比目鱼提到的在藏汉人的情况,体现了共产党政府势利的一面。为了得到藏人的支持,为了得到民心,他们可以想着法子来讨好藏人,哪怕有些东西藏人其实并不看重;而在藏汉人呢,对他们再不好,他们也不会要求独立…

    这事情我也知道一些,不过没有想到从比目鱼的口中讲出来了,挺感动的。

    汉人多,生存地方小,生存不易,几百年前就开始不断移居到别人的地盘上,低着头做人;菲律宾、马来、印尼这些地方的华人,每过几十年就会经历一次很残酷的排华打击,从明朝时起就开始这样了。

    想着确实有些心酸。

     
  13. 比目鱼

    六月 5, 2008 at 2:15 下午

    无论是达赖喇嘛,还是共产党,在藏汉人的权益绝对不应忽略;在藏汉人的贡献绝对不能不提。无论西藏走向如何,在藏汉人不应被排挤,忽视。否则,太对不起这些汉人了。他们可是真正的,一件事一件事地做,一天一天的熬啊。回到内地,他们是陌生人,回到西藏,他们是异民族,两头不靠,两头被排挤。藏人可以闹独立,强调自己的独特文化,他们能讲什么?就是为了生存,做出这么大的贡献甚至牺牲,还被忽略真实令人心酸。他们应该被重视,被保护啊。

     
  14. Jackzz

    六月 6, 2008 at 5:55 上午

    我的看法是,如果有一天,政治家们达成妥协,西藏真的交给流亡藏人来治理的话,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出于人道的考虑,将在藏汉人,主要是那些为西藏的稳定和发展贡献了一生的进藏汉人的后代们,迁回内地,并妥善安置他们在内地的工作和生活。这是共产党政府的责任,也是几十年来他们亏欠在藏汉人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

    毕竟,流亡藏人不同于境内藏人,与在藏汉人在文化上、情感上差距更远;达兰萨拉的教育从儿童时起就有一些敌视中国的因素(这不是他们的错,历史原因),这么多年的仇恨也不可能在达成妥协的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就算达赖喇嘛慈悲为怀,对藏人汉人一视同仁,他也很难专门制定特定的措施来保证在藏汉人的人身安全和各项权益。

    如果这一天真的发生而中国政府又不作为,希望民间力量能够行动起来,给中国政府施加足够的压力。

    在西藏局势缓和之后,就算是共产党继续执政,也应该平等对待在藏汉人,除非他们出于大局考虑自愿放弃自己的利益,那是另一回事。不管理由多么高尚,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强迫他们世世代代做出牺牲。

     
  15. luren

    六月 7, 2008 at 10:42 下午

    【告诉你们一件令汉人快乐,让藏人愤怒的事情。】这一段的描述,我觉得有些情绪化了,这样的投机取巧的小动作,也是同样不能让绝大多数汉人所赞成的。如果认为这能“让汉人快乐”,那何尝不是一种偏见?

     
  16. 比目鱼

    六月 8, 2008 at 3:44 上午

    接受Luren的批评。准确说来,1:应该说是让专门从拉萨河放生点的汉人小商贩快乐,而不是汉人快乐。2:人文环境影响很重要,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在这个博客里讨论问题很容易,但到了西藏具体的环境,藏汉两族,政府和人民天天相处反而不能有效地沟通,小到吃鱼,公共场所杀鱼的问题。例如到了唯色的博客,不自觉地我自己就变得攻击性很强,而在这个博客,一天天平静了下来,开始为自己不准确的描述感到羞愧。所以,我宁愿心平气和地和大家在这个博客里沟通,大于心里充满仇恨和偏见地去主张独立和主张藏汉争斗。
    再次感谢您的直言批评,我将在今后的留言中力争信息准确,客观。

     
  17. 比目鱼

    六月 8, 2008 at 4:00 上午

    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对共产党,对大陆汉人(包括海外大陆汉人)的蔑视,敌视和仇视十几年了,就在前几天才完全消除。这都是因为和这个博客里的汉人几个月的交流,仇汉的情感得以改变。前几天本来想专门发个帖说说这事,现在就利用这个机会,表达自己轻松的心情。我自己也不愿意带着仇怨离开人世。我为自己感到高兴。

     
  18. er

    六月 8, 2008 at 4:58 上午

    比目鱼,我写信叫你来就是这个目的,我在唯色的博客上看到的藏人也愤怒,汉人也愤怒,心平气和的讨论往往会被忽视掉,留下的只有汉人愤青,和藏人愤青的彼此怒骂,我是感觉原来心平气和的人,要么最后离开了,要么最后也愤怒化了。是一个典型的愤怒驱除理性的过程,类似于一个劣币驱除良币的过程,最典型的就是你和oudai了,这个其实是我最忧心的地方。问题解决不能靠高喊口号的,把调子唱得高高的那帮人,而是更靠现实主义者的理性讨论,怎么样把问题一个个地给解决掉。

    关于吃鱼之类,其实都是文化禁忌,我老家在中国南方农村,小时候是从来不吃牛肉的,老人也不让吃牛肉,说牛是人类的好朋友,帮助我们耕作,要是吃了它的肉,将来会有报应的。吃的是猪肉,原因是这个猪本来就是养起来给人吃的。我想形成这种文化禁忌的原因就是为了保护耕牛,没有这个禁忌的话,可能会有人偷吃耕牛,然后对那个时候的农村来说,就是极其严重的损失了。

     
  19. 迷惑

    六月 8, 2008 at 6:46 上午

    让我觉得迷惑的问题?

    如果藏人,特别是流亡的藏人对于中国没有丝毫国家认同感觉怎么办?如果你阅读他们的论坛,可以很容易感到它们的独立倾向,和对中央政权和汉人的疏远。(http://forums.phayul.com/)

    达赖喇嘛要回家,但是这不是他一个人回来这么简单。跟随他回来的几万流亡藏人怎样安置? 如果没有一个象香港一样的分隔制度, 流亡藏人怎样和现有政府和普通中国大陆人相处? 共产党已经在西藏自治区建立了完整的从上到下方方面面的社会管理体系,似乎没有在现有的系统里面接纳流亡藏人的空间。

    如果流亡藏人精英们没有办法进入管理社会的途径,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其实土共一开始是想方设法和原来西藏统治上层建立合作关系(上层统战路线),但是后来发生一系列的事证明统战路线是失败了。

    其实土共是挺惧怕流亡藏人回来的。因为现在的流亡藏人可不象五十年前的西藏贵族容易对付?他们熟悉英文,知道怎样和与西方政要,新闻媒体沟通?如果他们对现有政府的种种看不惯和不适应,会马上放大传递给西方政要和新闻媒体,而且土共将来再也没有办法做到成功封锁对外信息,西方势力再一次介入西藏事务,会使土共治理西藏的局面更加复杂化。

    而且藏人精英有宗教,语言,民族的种种优势,到了要闹事的时候,可以在当地藏民中一呼百应。现有政府可能除了暴力镇压,没有其他任何优势可凭借?土共早已失去了原来用理想化的共产主义分化民族矛盾的思想武器了?这也是他们非常惧怕流亡藏人回来的原因。

    在今后这样的骚乱中,普通的居住在西藏的汉人和他们的店铺,住所会首当其冲。三一四会再一次重新上演。而且如果土共迫于其他形势撤出西藏的时候,我指的是绝对不是西藏的骚乱,而是其他更严峻的让土共全面崩溃可怕形势下,土共可能会最终全面撤出西藏.

    汉藏关系是否会在流亡藏人精英全面掌权,土共最终撤退以后,得以亲善。我对此也不会抱过于乐观的希望。藏人精英可能为了平衡可怕的曾经侵略过他们的近邻,将其他西方引入西藏,借以平衡中国的地域政治压力。西方势力会以出售武器,军事顾问,甚至驻扎军队的方式对西藏地区进行干预。那时候的西藏政府会严厉的阻止汉人经济移民,加倍的消除中国政府曾经在这个地区留下的统治痕迹。(去中国化的策略)。流亡藏人在过往经历中因为与西方势力打交道并且得到帮助,无论从精神上还是实际权衡利益上面是非常亲近向往西方。他们对西方有一种潜在想触摸的亲近感,这也可以从流亡藏人的论坛中很容易读解到。

    那个能够成功在西藏施加影响的外来势力将在于中国的政治讨价还价中得到巨大的利益。就象百年前的英国能从趋向崩溃的清朝政府中还能得到巨大的赔款。

    但是在将来藏人精英政府中是否会出现亲中国的派系?有此可能。因为藏人精英上层的内部斗争会引入亲中国的势力。他们的历史从来不缺乏将外部势力引入西藏,以帮助他们赢得西藏统治权的先例。从前的蒙古军事部落就是例子,将来会有其他的外部势力(可能在西方)被引入西藏,也有可能会有中国的势力被引入。

    一旦中国再次有统一的强有力的中央政权,(不管是什么形式,民主或者独裁),只要稍有抱负,都会想有在西藏施加统治影响的野心。即便赢不到主权,也要在西藏地域上有足够的影响力。象对越南和朝鲜那样。

     
  20. er

    六月 8, 2008 at 12:59 下午

    最后一段不太同意,你看看蒙古就是了,前段时间在天涯上看到一个中国女子跑到蒙古去玩,据说那里仇汉,仇中的情绪比较激烈,政府持之以恒的“教育”会有显著结果的,就像俺们土共国有多少愤青一样。这里都有论文了,http://scholar.ilib.cn/A-ddyt200603003.html
    当然这里有驳斥的,不知道是否属实。http://news.eastday.com/eastday/node81844/node81849/node151381/u1a2214876.html

    最后推荐看看杨奎松的文章《何为民族主义,我们应该怎样爱国?》http://www.xschina.org/show.php?id=4574

     
  21. cinasure

    六月 8, 2008 at 3:34 下午

    【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当然这不是让人笑话的,而是该让我们尊敬的。而且,的确是应该让藏汉互相“拈花微笑”的,通过平和,理性的交流,两个群体能够抛弃仇恨和偏见,能够去仔细思考,怎么样才能双赢,这让我们关心藏区的人,很高兴。。

    说个题外话,一个朋友在314事件后专门去川西藏区拍了些照片,,虽然“主流意识”比较重,但也的确是一个传递更多信息的好内容:

    PPT文件在下面的地址download的到。

    http://stu.cdut.edu.cn/dxy/Smile%20of%20Free%20Tibet_En.pps 英文版
    http://stu.cdut.edu.cn/dxy/Smile%20of%20Free%20Tibet_Jp.pps 日文版

     
  22. cinasure

    六月 8, 2008 at 4:56 下午

    吃鱼一事,似乎可以归结于“民族矛盾”一类,其实就是文化冲突嘛,藏族传统中也是有些不为其他文化接受的,但是在各个民族的长时间的交汇融通后,我想文化差异都是可以得到双方谅解的。

    相比民族矛盾,其实在中国更严重的是阶级矛盾,只是在流亡政府以及藏区愤青的嘴里,更愿意把它描绘成民族矛盾。

    在塔公,旅社老板娘嘴里说出“藏奸”二字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种无言的痛。在藏区,也和其他城市一样,有着同样的不公平,汉族人民,也一样经常受到腐败官员、既得利益集团的欺压。就连在宗教方面也是一致的。所不同的是藏传佛教及其他一些历史原因,使藏人更牢固的接受宗教的影响。以至于宗教在今天的西藏问题成了一个很难解开的死结。

    藏族,汉族,从六七世纪的洗劫长安、公主和亲以来,就开始了上千年的交往,藏民可以喝上砖茶,穿起丝绸,用上一些汉地传来的物什,汉人也能坐在武侯祠门口喝酥油茶,吃牦牛肉,唱“我的心”;这种交往是跨越了政治的,我相信这种经济文化上的交往,是有益于两个民族发展的。

    千年的历史告诉人们,藏汉之间没有什么化不开的矛盾,只有心怀慈悲,才能不让仇恨蒙住了眼,才能看得见未来。

    再来一个题外话,也许很多人都看过:

    http://www.google.co.jp/search?q=%E4%BA%B2%E5%8E%863.16%E9%98%BF%E5%9D%9D&sourceid=navclient-ff&ie=UTF-8&rlz=1B3GGGL_zh-CNJP248JP248

    这是一个在阿坝工作的医生的博客,记叙了316的一些所见所闻。看到藏族活佛威胁那些藏族愤青的时候,真有点叹息。

     
  23. davidpeng

    六月 9, 2008 at 9:11 下午

    小黄金周,又出去休息了两天。呵呵。

    关于“迷惑”所说流亡藏人的国家认同感:“迷惑”是对西藏1950之前的历史太不了解。依照数百年的汉藏关系来说,流亡藏人何来对”大清“、“中华民族”、“中国”的认同感?至于之后境内藏人的国家认同感,正在潮起潮落的发展过程中,这还有待未来的发展情况。

    毋庸置疑,目前藏族人的命运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而中国似乎正在走向一个复兴。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博取利益,是很多人群、民族、国家思考的一个重大问题。

    BTW,不建议“迷惑”,”er”用“土共”和“土共国”的术语。中国共产党不“土”。目前的中国,是个非常复杂的存在,我有时候都感觉很难和外国人描述这个国家;简单化的“党国”可能都不足以描述它。

     
  24. er

    六月 10, 2008 at 12:45 上午

    谢谢david指正,玩笑之语,万望勿怪!

     
  25. sol

    六月 10, 2008 at 2:16 下午

    比目鱼, 非常感谢你的坦诚。 我其实挺惭愧的,过去那么多年,我生活的圈子很窄,除了汉人,没有接触过其他民族的人,也谈不上关心。当我试图去了解,读了一些英文资料后,发现我长大的教育系统和媒体,给我灌输了那么多“政治正确”的谎言。以前都没想要了解一下其他民族人的感受和视角,真为自己的麻木和狭溢惭愧。

     
  26. sol

    六月 11, 2008 at 3:12 下午

    我看了一眼“迷惑”推荐的流亡的藏人交流的论坛,他们的英文真好,感觉就是他们的母语。他们不用藏文交流是因为没有藏文输入软件吗?我看了一眼我电脑系统,好像是没有藏文识别的。另外,不知道达兰萨拉现在藏文教育情况是怎么样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