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马英九“六四”十九周年感言

04 6月

因为5.12地震和Obama的胜选,今年六四可能是最少关注的一次。我附录马英九总统的“六四”十九周年感言全文如下,以做为我对今年六四的纪念。

====================

  馬英九總統今天發表「六四」十九週年感言,內容全文為:
  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以來,每年屆時我都會參加紀念活動或發表文章。我對「六四」的關心,主要在於關心大陸同胞能否享有自由民主的生活。
  今年「六四」跟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三週前,四川發生了大地震,災區廣達十餘萬平方公里,死傷超過四十萬人,至少五百萬人無家可歸。從大陸官方搶救災民的迅速、大陸首長對災民的關懷、災難及抗爭新聞報導的開放、大陸人民捐輸的踴躍、到對外國救援團隊的歡迎及對台灣救援工作的肯定,與1976年唐山大地震時期的表現已大大不同,國際媒體亦迭有佳評,顯示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已有一定的成果。
  我在5月20日就職演說中,曾經表示:「我們真誠關心大陸十三億同胞的福祉,由衷盼望中國大陸能繼續走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大道,為兩岸關係長遠的和平發展,創造雙贏的歷史條件。」今天我們關心「六四」真正的意義,也就在此。En jugar casino gratis el jugador puede apostar a cualquier combinación de números.

Advertisements
 
2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4, 2008 in 畅所欲言, 历史存档, 每日杂谈

 

23 responses to “马英九“六四”十九周年感言

  1. sol

    六月 4, 2008 at 5:08 下午

    那我也合一下,把这段放在它该放的地方吧:

    思今日

    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年年断肠
    无处话凄凉
    惟有泪千行

    (苏轼。江城子)

     
  2. Jackzz

    六月 5, 2008 at 6:08 上午

    六四很快就有二十周年了,回顾这一近30年来中国最重要的事件,颇多感慨。

    其实年龄大一点的都知道,80年代中后期中国的思想还是比较开放的,关于文化、制度上面的讨论也比较宽容,不管是共和国的领导人(胡、赵),还是知识分子阶层、普通民众,大家都对西方文明(《河殇》中所谓的蔚蓝色文明)抱有一种近乎天真的向往。这,也算是89民运发生的一个大概背景吧。

    理性分析89民运的三个结果:
    1、统治集团获得胜利,共产党内外的民主力量几乎损失殆尽,共产党从此对“西化”抱有戒心,牢牢控制舆论,严厉禁止不同的声音,政治改革停滞甚至大幅度倒退,这是现实中已经发生的情况;
    2、民运人士与统治集团在一个合适的点位上达成妥协,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继续维护社会主义制度,但民间的民主势力作为一种监督力量和批评的声音(至少是温和的批评)保留下来,与共产党内部的改革派(以赵为代表)形成互相支持,某种程度上形成一定的权力制衡,为终极的民主制度积蓄资源和基础。
    3、民运人士与他们背后的西方势力获胜,和平演变成功,共产党的统治被颠覆,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中国大陆,与东欧和苏联一样经历“休克疗法”。——这大概与Sol网友现在今天的主张基本上差不多。

    近二十年过去了,综合各方面支离破碎的信息,很多以前看不清楚的事情现在慢慢清楚了。很显然,民意内部当年就有不同的声音,5.31主张妥协保住民运成果的王丹被撤职了,掌握资金、也顺从境外后台的柴玲等人轻易地拿回了话语权。当年主要的几个支持方:港支联希望镇压扩大,通过流血让国际力量抑制中国,以改变香港在97回归的命运;美、台两方将中国的民运视作和平演变的机会,希望中国国内矛盾扩大化,靠民众颠覆现有政权。

    但结果3最终没有实现,呼喊着“李鹏下台”“这是谁?李鹏!干什么?吊死他”的游行队伍,并没有实现自己不切实际的愿望;民运领袖及背后的境外势力,远远低估了共产党的真实控制能力;也没有充分考虑中国民众几千年来对中央集权的习惯,也没有充分考虑经历了近代耻辱的中国民众对采用强力的共产党政权潜意识中还是有那么一丝认同,高估了他们的反抗意识。中国和东欧,确实还是不一样。

    同样,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不带偏见地看,即使结果3出现,对中国也未必是好事,今日的中国相信比苏联东欧更要艰难得多,毕竟经济基础、民主基础都要差很多,多民族的国情也更为复杂。当然这个问题当然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觉得3是比1更差的结果,2是最佳;而理想主义的Sol网友则可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3?

    不管怎么说,共产党吃过一次亏之后,89的机会很难再来。

     
  3. sol

    六月 5, 2008 at 8:59 上午

    Jackzz,其实我最终的希望就是看到中国1。多党选举 2。宪政法治

    这两点希望在中国的语境下常会被称为“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而且还是略带贬义的。这两套东西的确来自西方,但我认为它有普世价值,“照搬”过来非常好。你好像提过共产党内部搞派别制衡,这个过度可以,长远来看,我觉得一个党是不可能对权力有真正制衡的。另外,我理解“照搬”是对远景目标的描述,达到这个目标的路径当然会不同,中国也不可能走和西方一样的*路径* ,历史条件太不同了。所以,要辨别*目标*和*路径*的差别。

    关于你讲的89民运的三个结果,就实现的可能性看,3最小,2还是有可能的,但可悲的是现实的结果是1,最坏的那个。每当我想起19年前那些消失的生命,真是长太息以掩涕,意难平。

     
  4. Jackzz

    六月 5, 2008 at 9:19 上午

    仅就可能性来说,当年3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苏联和东欧各国不就是一夜之间变换旗帜,建立起具有普世价值的社会制度吗?

    如果当年邓小平这一辈人都已去世的话,不知道结局是不是另外一种,赵紫阳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也未必就不可能。

     
  5. Jackzz

    六月 5, 2008 at 3:55 下午

    发一段王力雄的《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道路》中的话,他所说的中国民主转型的风险毫无疑问存在,但我不确信他的递进民主制实现机制是否可行。有其它网友研究过这本书吗?

    中国之所以不易转型,或是转型容易失控,原因就在于中国政权是党化而非国家化的。中国政权的党化程度堪称世界之最,社会管理系统与中共难解难分地捆绑在一起,成了生死与共的一体。之所以说中共把中国当成人质,原因就是只要中共一党专制完结,社会管理系统就会随之失效,中国社会也就随之崩溃。很多人对民主转型心存疑惧,怕的不是民主,恰恰是这种“人质关系”导致的后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取决于能否把社会管理系统与中共剥离开来。而要实现这种剥离,“剧变”的政治转型是不行的。成功的剥离只能是一个细致耐心的过程,是渐进而非剧变。我之所以把渐进视为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原因就在这里。

     
  6. sol

    六月 5, 2008 at 4:14 下午

    他有没有讲“社会管理系统”具体指的什么?

     
  7. 迷惑

    六月 8, 2008 at 7:21 上午

    我想社会管理系统是指大型国有化企业(在能源和战略上极为重要的),文化,教育,医疗,财政,税收,社会福利和保障,军队,所有管理社会正常运作的资源和系统,都在一党的控制下面。

    其实,这次四川抗灾,土共之所以救灾有效而迅速,原因在于他极大的控制这些社会管理系统。从其他省份派遣军队和医疗人员,恢复通信,调动供给救灾资源,甚至于在我们的地方居民小区内部动员捐款,都是极为出色和有力。有时候甚至在想,中国从历史上就天灾频繁,是否老百姓就需要这样的中央集权制政府,能及快的调动全国的社会管理系统以救一时?

    在所有控制的社会管理系统中,军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如果将来有多党制度或者其他形式的民主制度,都要防止军队被政治斗争协持,军队参与政治斗争。 这对中国来说都将是极大的灾难。

    其实中国在50多年前就早有机会建立国共两党合作的制度,但是因为两党都不愿意放弃自己对军队的绝对控制,而导致可能的合作机会破裂。

     
  8. sol

    六月 10, 2008 at 2:42 下午

    你好,迷惑 (呵呵,你的名字有意思 :)

    “有时候甚至在想,中国从历史上就天灾频繁,是否老百姓就需要这样的中央集权制政府,能及快的调动全国的社会管理系统以救一时?”

    我觉得能否迅速有效的动用国家资源救灾,和state capacity(译作”国家/政府能力”?)有关. 我觉得综合而言,现在世界上的国家具有更强大的state capacity是民主国家,不是集权国家. 我觉得如果有人做一个调查,看看民主国家的救灾和重建状况,对比集权国家,会发现民主国家要做的好的多,至少不会比集权国家更糟糕. 如果要通过救灾来说明集权比民主的优越性, 就一定要证明民主国家做的更差, 两种政权做的一样也说明不了问题. 哦, 我理解你说的”中央集权制政府”是集权之意. 不过, 你也有可能在探讨联邦制?

    你说的党控制军队的确是转型的不稳定因素.

     
  9. davidpeng

    六月 10, 2008 at 10:29 下午

    由于把六四放在这儿,我的博客主页已经不能从境内打开。他们以这种方式“纪念”着十九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已经过去了,那一天终将过去,我的博客也会有新的一页;然而,即使不做评价,必然有一天,中国人会重新审视那一天发生的一切。如果今年不合适,那么等明年,等后年……总会等到中国人能够客观、平静地面对那一天。

     
  10. 迷惑

    六月 11, 2008 at 10:41 上午

    谢谢sol的回复。

    因为自己有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期待与网上朋友交流,所以自名迷惑。

    对于国家的救灾能力,以民主和集权的体制,评价其救灾能力的好坏,我以为也许过于绝对。

    远的不说,对比一下美国水灾中联邦政府的反应速度和资源调控能力,以及国家军队在灾区的不作为。我可以肯定,如果同样的地震发生在美国,美国联邦政府不会比中国中央政府做到更好。甚至会不到位。

    因为,民主体制在反应速度和资源调控能力,不比集权体制来得优越。国务院总理没有军队的指挥和调动的权利。各省的援助也要经过地方政府的批准。电信,能源和交通企业,如果是私有化的话,政府根本无权调动。

    民主的体制优越性在于它的明确的权利分配,协调,监督。能平衡在体制涵盖下各方选民的各种不同利益诉求,不至于在内部政策上犯长期的巨大错误。

    集权体制更多地直接掌控国家资源,不需要经过层层审批来调动,一旦体制的高层策略得当,整个体制可以反应迅速,调动巨大的社会力量。在需要速度和资源的救灾中,可更具优越。

    但是集权体制的缺点是高层在决策时,不需要太多体制外的监督。决策时可能不需平衡社会各方的利益。一旦高层失策,没有体制以外的监督和纠正力量。要等到错误足够巨大,以致瓦解体制本身的时候,社会已经为此长期买单。

    另外,也建议DAVID能去掉敏感字眼。用诸如十九年的这一天,我想大家也肯定明白。

    还是希望有更多的国内朋友能够来这里。

     
  11. er

    六月 11, 2008 at 12:06 下午

    我觉得民主不是幻想中的所谓“人民当家作主”,政治永远是少数政治精英的事情,无论民主的口号喊得多么动听,掌权的永远只是一少数统治阶层的人士。但是民主本质上讲提供一个社会问题的缓冲机制,于是许多问题不必通过革命来解决,而可以通过比较缓和的政党更替来解决。想陈水扁腐化,可以通过选举把他合法的赶下去,因此避免了革命;而在中国大陆,所以的问题没有这么一个机制来解决。也就是说,民主通过政党更替,来解决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王朝更替周期律问题,以政党的频繁小更替来避免大的整个王朝的崩溃。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机制并不是在所有的地方都成功,跟民族气质,和历史传统等等因素可能存在密切的关系。

     
  12. 比目鱼

    六月 11, 2008 at 1:13 下午

    六四可惜。如果时光导流,学生方理性一些,自律一些,和政府作必要的妥商,中国民主进程也许可以取得相当的进步。有些六四运动重要的的组织者,领导者心怀鬼胎,将一次那么好的运动硬是往死路上引,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回忆六四往事,良可叹也。结果现在,中国民主相当倒退,比起80年代末还不如。也可惜了开明,勤政爱民的赵紫阳先生和其他很多善良的主流人群,被六四这样的人群终结了政治生命。从此,官员吃拿卡要很安全,一心为民反而不得善终。社会道德开始急剧败坏。在这样的环境和文化背景下,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反而被淘汰,被异化。六四是促使共产党团结成一个利益集团的重要因素之一。孤掌难鸣,怪共产党时,人民也不能忘了对自我的反思。
    六四为中国人提供了很好的反思素材。一步登天,一口吃个大胖子,得理不饶人诸如此类的行为是幼稚的。
    中国历次政权更替无不是以血醒的方式进行。到了理性为主导的21世纪,中国该学会以和平的方式,合理表达自己的诉求。人民要活,人家共产党也要活呀。

     
  13. sol

    六月 12, 2008 at 7:50 下午

    迷惑, 关于救灾中民主国家和集权国家比较的问题,你说的都很有道理,我补充两点
    1.民主国家里也有中央政府比较强大的(称之为*集权的*民主国家吧),并不是所有民主国家都是联邦制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民主和集权并不是mutually exclusive的概念,有点交集吧.

    2.”因为,民主体制在反应速度和资源调控能力,不比集权体制来得优越。国务院总理没有军队的指挥和调动的权利。各省的援助也要经过地方政府的批准。电信,能源和交通企业,如果是私有化的话,政府根本无权调动。”

    你讲的这些问题,完全可以通过颁布类似全国紧急状态的法案override权力的分散,在危急人的生命的巨大灾害面前,我认为这些法案是合理的.另外,我认为战争也是灾害之一,只不过是man-made disaster而不是natural disaster.想想在战争状态下,是如何全国(不管是不是民主国家)总动员的.

     
  14. 迷惑

    六月 13, 2008 at 8:17 上午

    谢谢sol的补充。

    还是偏向同意ER的说法。一国国家采用什么样的政府制度,跟民族气质,和历史传统等等因素存在密切的关系。

    也包括国家的周边地域政治影响。与传统的西欧的国家相比,中国一直采用高度集权的中央政府体制,不管是历史上的专制王朝,还是现今的一党专政。需要思考是什么因素促使中国人选择这样的集权体制?

    有意思的是,在中国的集权王朝历史中,开始的故事中有大禹治水。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地域广阔,天灾频繁的大陆农业国,被周边的游牧民族时时侵扰,没有比强大的集权体制的中央政府更能有效的保护这个国家。从历史记录来看,农业国大型河道水利工程往往调集上万民工,救济天灾需要倾动国库,还有不时应付周边的游牧民族战争动员。没有一个集权体制的中央政府,这些都做不成。

    大概是这些因素,造成中国历史上中央政府的集权层度要远远超过的西欧国家。

    SOL说的民主国家里也有中央政府比较强大的(称之为*集权的*民主国家吧),并不是所有民主国家都是联邦制的.

    sol能在西欧国家中找到哪个是中央政府比较强大的?或者是中央集权制民主国家?

    能管理象中国一样广大的地域现代民主国家目前有加拿大和美国,好象都是联邦制的。可能他们有广大的大洋作保障,不需要象历史上的中国那样频于应付外族侵略。另外水土也要比我们好得多。

     
  15. davidpeng

    六月 13, 2008 at 8:56 上午

    迷惑,你有兴趣可以去了解一下法国的政治制度。

     
  16. 迷惑

    六月 15, 2008 at 11:41 下午

    呵呵。坦白地说,不是法国政治制度的专家。

    如果法国的政治制度有和中国相比较之处,愿闻其详。

     
  17. davidpeng

    六月 16, 2008 at 9:28 下午

    我也不熟悉法国政治制度。

    但是法国是个中央集权国家,法国总统是你知道的民主国家中最有权力的总统。

    讲法国政治制度的书很多,我只是从一些泛泛地讲法国的书中读到。我读的一本书是《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两位加拿大记者写的。

     
  18. Jackzz

    六月 17, 2008 at 4:18 上午

    深圳试行差额选举,迟早传到其他省市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SinoNews/Mainland/2008_6_16_0_43_24_260.html

    虽然只是小心翼翼的一小步,微不足道,但还是值得鼓励;就我个人的看法来说,自下而上的民主化进程,远远好于自上而下的决定性变革(如苏联、东欧那样)。如果冒险进行自上而下的体制更换,我怀疑中国可能挺不过这场阵痛,再次因动乱而分崩离析为多个小国家,安定的生活会成为一种奢望。

    我希望合适的时机,共产党能够在民主基础较好的沿海地区,局部的、小范围的尝试一下类似于王力雄递进民主制的思想(当然需要适当地做一些限制和改进),民主化从基层做起,共产党可掌控进程,或许反而能够促进现政权的稳定。

     
  19. davidpeng

    六月 17, 2008 at 9:15 上午

    我觉得目前的这些维权运动,基础比六四的时候要好得太多。马克思说得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目前走的每一步,虽然有sol所说共产党赐予的感觉;但是我觉得,这些变化基本上是不可逆的,存在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20. sol

    六月 20, 2008 at 5:13 下午

    前几天在武汉,今天过来一看,david博克又添了这么多内容 🙂

    先说一个武汉见闻,我去了一趟湖北省博物馆,它刚刚免费对公众开放。博物馆正在做“3。14真相”展览,感觉宣传攻势很强大。展览主要分成两方面:1。50年来西藏人民生活多么美好幸福,2。然后就是“打砸抢烧”的图片。看完我脑子里一个巨大的问号,生活幸福的西藏人民一定是“疯了”才发生3。14事件。也许这种宣传真的可以对一些人起反作用,这两种图片放在一起,真让人产生巨大的疑问,也许可以让一小部分参观者想去更多的了解,主动去寻找自己的答案。

    另外,答迷惑和David
    我讲的*集权的*民主国家的确想的是法国。

    David说的变革路径中“不可逆的,存在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也非常之有理,我的确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我想,具体来说,要想变革“不可逆”,一定要形成vested interests, 即变革结果的受益人和受益集团。

     
  21. jackzz

    六月 22, 2008 at 6:28 上午

    多维网何频一篇博文:2021:中國民主來臨 http://blog.dwnews.com/?p=33096

     
  22. sol

    六月 22, 2008 at 5:33 下午

    谢谢jackzz推荐博文,我看了一下,发现他那里还有一篇讨论西藏问题的文章(http://blog.dwnews.com/?p=38566&cp=5),这篇文章后面的跟贴也颇可读。

     
  23. jackzz

    六月 22, 2008 at 6:54 下午

    何频的西藏讨论主贴,虽然出于善意,但以先发展经济作为解决问题的切入点,药方可能不对;这样走下去,和共产党的药方在效果上不会有太大的差异。

    不过后面的跟贴还是有一些好的观点,颇多海外民运的网络名人们参与讨论,包括民运大佬王军涛、杨非羊、沙鸥等活跃人士;感觉总体的讨论水平和深度低于David这个博客。

    比目鱼有空可以看一看,了解海外民运人士对西藏问题的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