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我看的第一本西藏书(下)

23 6月

实际上,这篇“下”基本和这本小书没有关系。我想好好理一理,我对西藏的基本态度是怎么形成的。

我个人是搞理工科的,而且生活在一个无神的国家,所以我基本上不相信任何不能用现代科学理念说明的东西。这可能算是唯科学论了。而长期在这个威权国家生活,给我带来的是独立思考和怀疑一切。

在大学的时候,我曾经接触过佛学(汉传佛教)。我认同佛学做为哲学的某些方面,但是不认同“轮回”;我也无法认同佛教中对上师的几乎无限遵从(这可能是所有宗教的特征了)。

所以,在我看来,做为藏族文化核心的藏传佛教,是一个精华和糟粕共存的东西。藏传佛教很多密教成分,来源于印度佛教,而和藏地本身的原始苯教相结合,包含了非常多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甚至近乎巫术。这些东西的存在,是因为藏地的自然条件非常恶劣,长期以来人类在藏地的活动受到很大的限制,藏人也不得不求助于宗教,乃至对宗教信仰特别虔诚。

不可讳言,在西方有很多人对藏传佛教和藏族文化评价很高,也有很多人亲身实践藏传佛教。但是,这些人的生活,大多数只是在现代化的西方生活方式之上,叠加藏传佛教的某些内容。他们对藏传佛教的信仰,和土生土长的藏人的信仰方式,有很大的不同。经过几十年来藏传佛教在西方的传播,藏传佛教在西方获得了一些反响。我不知道藏传佛教内部如何看待他们在西方的一些信徒;与之对比,藏传佛教在东方,包括东南亚的一些信徒,更加符合藏传佛教传统。

我觉得藏族精英需要多借鉴一下其他非西方民族对待现代化的态度,包括日本,中国,蒙古,印度,东南亚国家等等,如何在现代化(西方化、全球化)过程中发展自己的民族,保护自己的文化。这个问题,对处于不同发展程度的族群都是一个难题,更值得藏族知识分子深思。

终究,藏族要翻过达赖喇嘛这一页。

Advertisements
 
9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23,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9 responses to “我看的第一本西藏书(下)

  1. 迷惑

    六月 24, 2008 at 2:48 上午

    呵呵,恐怕有很多藏族人是并不愿意翻过达赖喇嘛这一页的。没有修习过藏传佛教的人,是不能理解这种强烈的宗教热情的。上师是佛,上师是法,上师是僧。在许多藏传佛教的仪规中都是要发愿生生世世不离上师。天天吃饭睡觉前都要观想上师。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藏人看见达赖喇嘛情不自禁,热泪迎眶。

    这一世达赖喇嘛身后转世会怎样麻烦?别的不说,印度那边的寺庙肯定会自己找一个。当然,这边的政府也是不会轻易答应(不是已经有活佛法)。

     
  2. 比目鱼

    六月 24, 2008 at 4:50 上午

    赞同david和迷惑的帖子。但藏人对现代化的态度大大受制于西藏的畸形社会,因为西藏不是科技社会,经济社会。西藏藏人没有从事科技的环境。这个问题很难解决,不亚于于西藏独立的难度。藏人从现在,到很久以后的将来,我看只能望洋兴叹,画饼充饥。

     
  3. jackzz

    六月 24, 2008 at 8:07 上午

    我想请问比目鱼,西藏迈向科技社会、经济社会的障碍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西藏藏人没有从事科技的环境?其实我一直都对这个问题比较迷惑。

     
  4. davidpeng

    六月 24, 2008 at 8:56 上午

    迷惑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指的翻过这一页绝不仅仅指达赖喇嘛本人。

    回到这本小书,这本书描述了一个经济落后,民众纯朴,有着很多奇怪风俗,有着不同宗教(异教)的西藏。我绝不攻击或者否认西藏有一个了不起的精神世界,藏学在哲学方面造诣很高。但是藏人需要先整理一下祖先给他们带来的东西,才能进步;总是沉浸在一种虚假的优势感觉中,也许对某些藏人有用,对全体藏族无益。

    我没有阐述的问题是:藏族需要现代化吗?有两个原因,其一,西藏已经被迫打开了大门,已经有太多藏人接触的其他的社会,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就没法关闭。其二,这个世界,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我也不喜欢,可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5. 比目鱼

    六月 24, 2008 at 9:37 上午

    首先完全接受er的批评;一方面我对汉人的感受是真实的,另一方面我完全接受批评。《吾国吾民》我在十几岁时就看过了,感觉挺遗憾。
    jackee,西藏迈向科技,经济社会的障碍:
    1:历史上,传统上西藏没有科技和完整意义上的经济活动。
    2:作为中国的一个省级区域,西藏现今是“输血式经济”,政治大省,经济畸形。经济上完全靠中央财政拨款和内地省份援助。西藏有些行业能自给自足,但西藏作为总体,是单纯靠财政拨款来维持其政治,经济和文化运行。西藏现今的各种经济活动,严重依附于政权建设,是个畸形的副产品。
    3:西藏封闭的地理位置,独特的政治地缘关系,导致了西藏的人员交流处在一种几乎停滞的低的水平。比如,印度是个大国,但印度和中国的外交关系停留在很低的水平,这两个国家相互没有什么往来等等。
    4:西藏总体恶劣的气候,导致很多行业不能在西藏发展。比如,西藏有些矿藏,但西藏因缺氧,氧气含量达不到,不能建立冶炼厂。还是因为缺氧,西藏不适合进行体育训练,西藏境内的院校都不设体育系或体育专业。因寒冷等因素,农,牧业的发展也极受限制。有一年西藏降雨量不错,草长得比往年好,但却死不少牛羊;正因为草长得比以往长,但所含营养并没有增多,牛羊吃了再多的草还是因为营养不良,饿死了。大片的土地,连树都长不活。还有环境脆弱,生态极易被破坏,而且几乎没法修复,这也严重限制了西藏的经济发展。
    5:政治不稳定,政策老在变,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有时是“着力提拔少数民族干部”,有时又是以援藏干部为主,保证援藏干部任党委书记之职。有时是尽量调走大部分汉族职工,有时又是大量从各种渠道引入汉人。不稳定的政策和人事对西藏的经济,文化和社会,科技等等造成了很多负面的影响。
    6:除藏人,回人外,西藏没有稳定的人群。虽然西藏汉人很多,他们几乎没有计划一生都呆在西藏。无论是体制内的,还是体制外的,汉人像走马灯一样,一批批地换来换去。极不稳定的人群,对经济建设的副作用是很大的。汉人流行:多存些钱,到内地去花!
    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这些。在我看来,如果治藏方针合理,西藏比较容易做到政治稳定,但经济繁荣,谁都做不到。
    6:恶劣的气候,使低素质人群大量涌入西藏,高素质人口很少来,来了也很快通过各种途径离开。西藏各种科技单位,机构健全,编制健全,但人员素质严重不符,大多是关系户,来吃皇粮的。

     
  6. 迷惑

    六月 25, 2008 at 10:12 上午

    有些不同意DAVID的说法。

    藏传佛教并不是异教。它与汉传佛教一样,同属于大乘佛教。在东南亚地区,流传的多是南传小乘教派。在世界上,大乘佛教长久流传的地点主要是中国内陆地区和西藏。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的内陆地区和西藏真的有不解之缘。西藏密宗不是从属于印度教的。尽管它们的仪规有保密性,又有很多外人看来奇异之处,但是它的蕴含的教理还是大乘佛教,而非印度教。这要很详细的讲。

    有时候,觉得做中国人是很幸福的事情。毕竟,可以用中文可以读那么多的佛经。

     
  7. 迷惑

    六月 25, 2008 at 10:51 上午

    藏人的科技限于各种客观和主观因素,确实不发达。但是你不能说他们的文化和宗教不发达。

    自己感觉吧,藏人,尤其是民族精英们心里有很多自己文化的失落感和对宗教压制的不满。在丛林世界中,文化的强势地位多要凭借军事,经济上强势。这是不幸的事实。所以在强势的外来文化(不管来自于西方还是汉人)藏人有无能为力的恐惧。

    其实,汉人自己在心底深处又何尝没有文化的失落感?其实很多汉人很遗憾自己不能看懂很多优美的古文。但是,精通那些优美的古文的精英还不是在西人的洋枪大炮为代表的物质文明前输得一败涂地,那么花人生的数十年来精通那些优美的国学古文又有何用?还不如赶快追赶西方物质文明。但是,汉人对近代国学文化衰落就没有过一丝遗憾?

    从某种意义上说,西藏面临是同样的问题.佛教文化重视向内心求解脱,不求于外物。西藏的高僧精英们毕生心血都在向内求解脱,而忽视发展外界物质世界的文明。在他们看来,这不是解决人生轮回问题的根本方法。外人看来觉得可笑不切实际。但是,从西藏僧人眼中看来,那些人又何尝不是可笑-浪费了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可贵的人身?

    还是希望中国能给予西藏庇护,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毕竟,汉人没有大规模屠杀异族的血腥历史,又有很多汉人在骨子里面是佛教徒。说中国人在骨子里面是佛教徒是我知道的一个在西方传法的格西僧人亲口说的。

     
  8. davidpeng

    六月 25, 2008 at 11:44 上午

    我说“异教”,是从原作者的角度来看藏传佛教。原作者Robert B. Ekvall是个传教士,来自传教士家庭。书中有很多从基督教徒的角度看藏传佛教的描述。

     
  9. 雪红雪白

    八月 1, 2008 at 5:41 下午

    “毕竟,汉人没有大规模屠杀异族的血腥历史”

    历史完全不能支持这样的论断,就连汉人自己书写的历史也无法支持。随便举一例,明朝对贵州的苗族进行了灭族性质的种族屠杀,浙江人、国学大师王阳明亲自主导了这些不放过妇孺的大屠杀,而且这丝毫没有败坏他格物致知的高尚情趣。当然,他对屠杀的用词是“破贼“。
    我想有理由相信,汉人大规模屠杀异族是历史上的常态,不信可以统计下二十四史里“破贼“、”荡寇“出现的次数。
    至于1949年之后,PLA对包括藏族在内的少数民族都进行过不放过妇孺的集体屠杀,名称是”平叛“。我收集到的有安多藏人的口述历史,如果要给314加上一个完整的背景,这些口述历史是不能忽略的,否则与CNN裁切图片相比,是一百步笑十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