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Buxi: Dalai Lama tries speaking to the Chinese

24 6月

我是从宋以朗的东西南北博客看到这篇文章的,这是篇英文文章,看上去是一个中国人或者华人写的。英文不错,文章也写得好。博客中有几篇文章讲到西藏问题,这篇文章分析了达赖喇嘛在澳大利亚对中文媒体的记者招待会。我就不在这儿介绍了,请各位过去看。

有很多人,包括西方人认为达赖喇嘛是政治变色龙;在北京,也有很多人认为达赖喇嘛不可信。这篇文章对此有些评论。在一些重大的政治问题上,说法变来变去,这个非常不利于北京和达兰萨拉建立政治互信。

文章后面的留言质量也比较高,我是第一次看到The Tibetan People’s Uprising Movement的号召Video。读读1959年的历史,就能够了解如今的共产党会怎样去看待这样的运动。

===================

另外,推荐比目鱼去看这篇Don’t indulge our “race complex”,兴许能唤起你对过去生活的回忆。

Advertisements
 
78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24,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78 responses to “Buxi: Dalai Lama tries speaking to the Chinese

  1. sol

    六月 24, 2008 at 4:48 下午

    那个博克的人英文真棒,感觉他们不是ABC,就是很小就移民了。

    我这里也说个博克群,叫The China Beat,是一群研究中国的美国教授和博士生搞的,我看到博克作者目录里面有写The Great Divergence: China, Europe,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Economy的Kenneth Pomeranz教授。

    还有Peter Hessler也在里面,他1999年在Atlantic Monthly发表过Tibet Through Chinese Eyes,讲在藏汉人(新的一批),现在读仍然很好。

     
  2. sol

    六月 24, 2008 at 4:51 下午

    刚才一帖中用href了,还是被封住了,有得麻烦David了。

     
  3. davidpeng

    六月 24, 2008 at 7:32 下午

    查了一下,wordpress有个设置:

    Hold a comment in the moderation queue if it contains 2 or more links.

    刚才去改成5了,想来不会在留言里有5个或以上链接。如果有必要,再改成更大的值。

     
  4. davidpeng

    六月 24, 2008 at 8:57 下午

    这篇Peter Hessler的文章不错,刚读完。Sol,你不会早在1999年就已经关注西藏问题了吧?

    这篇文章,可以让你对境内西藏的汉人和藏人有更多了解,以及他们背后的生存逻辑;包括一些政府的政策。

    和一个四川餐馆的女老板谈话的时候,Peter谈起回家,女老板哭了。Peter写道,

    But at the same time, most efforts to develop the region were badly planned, and it was frustrating to see so much money and work invested in a poor country and so much unhappiness returned. And often I felt that the common people, who knew little of Tibet’s complicated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issues, were being manipulated by the government in ways they didn’t understand. But although I was certain that nobody was truly happy (most of the Han didn’t like being there, and most of the Tibetans certainly weren’t happy to have them), I wasn’t sure who was pulling the strings.

    Peter接着谈到两个藏族人的泪水。

    Both men were eager to speak with an American, and they had a great deal of faith in America’s ability to help solve the Tibet question. That saddened me as well. I wanted to tell them that in America there are many FREE TIBET bumper stickers, but they sit next to license plates that often bear the names of forgotten tribes who succumbed to the same forces of expansion and modernization now threatening Tibet. And the Chinese solution to the Tibet question — throwing money at the problem — also seemed very American.

    面对西藏,我很多时候都有和Peter差不多的感受;面对如此多的痛苦,做不了什么。据说有人就是因为看到这种情况下决心去搞政治的。

     
  5. sol

    六月 24, 2008 at 9:30 下午

    David你写的真好,摘录这么两段放在一起,我读了忽然挺感伤的。自从开始了解汉藏之间的过往与现实,现在每次在电视里或照片里看到藏人或西藏的山水,心里总有痛楚的感觉。

    我是近一两年才开始关心西藏问题,扩展到中国的民族问题。

    关于在藏汉人,有个故事我印象很深,是unifolie在唯色博克上讲的。unifolie应该是老西藏,会讲藏语,后来移民加拿大。他讲的话给我印象如此之深,我将它保留下来了,现在放在这里:

    “我在前面的帖子里提到,在西藏作个汉人很耻辱,真是这样。我懂藏文,热爱藏文化和臧人,朋友也基本上都是藏人,但就是这样,也改变不了我在西藏的尴尬处境。有一次在一个寺庙,我在跟一些法国人聊天,其中一个法国人是藏学家,懂藏文。这时过来一名藏族和尚,用藏语对这个法国人说,这是个汉人,不要相信他, 别理睬他,他的西藏知识肯定是胡编乱造等等。法国人就用藏语告诉这名和尚,这个汉人是我朋友,懂西藏文化,没有胡编乱造;然后这个法国人对其他法国人介 绍,你们总以为在西藏藏人受歧视,但是我早告诉过你们在藏的汉人也很受歧视,现在发生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6. Nirvana

    六月 24, 2008 at 10:58 下午

    热爱西藏的汉人需要有坚强的意志;
    记得有一次到哲蚌寺给一位安多小活佛送书本,经师和小活佛都分别出来接我,并向看门人说,我不是游客,只是送书本的朋友;可看门人坚决不让我进,除非花50元买门票(藏族和蒙族无论是不是佛教徒或者游客都不用买票);无奈只好在旁门外把所有东西交给安多小活佛,然后离开;在往山下走的时候,背后传来看门人用藏语说的话,‘汉狗’。
    这样的事情在拉萨非常普遍,而这些人基本不接触汉人,也不懂汉文化;如果都要去计较,我还有时间学藏学嘛。

    记得骑车路过怒江桥时被武警的狗咬了,当时武警说,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把狗关禁闭(这狗有军籍);捂着流血的伤口,我告诉他们不满意这样的处理。于是武警又说,那你也咬它一口吧。最终,我休养好伤口,继续旅行;尽管沿途依旧有不少狗对我虎视眈眈,但完全没有影响旅行的乐趣。
    道理很简单,人和狗总有区别,不能互咬;这等同于,难道别人骂了你,你就一定要骂还别人吗?再甚一些说,难道别人杀人,你也就能杀人吗?

    之后一个月,我接到怒江桥武警的电话,他们向我诉苦,那狗又咬人了,但这次被咬者不依不饶。首先去八宿派出所报案,结果他们赔偿了800元(据说比咬我要轻很多,甚至没有流血);本以为了事了,谁知那位被咬者车也不再骑,连夜又赶到拉萨,继续到自治区武警告状。最终,他们又掏了2000元,并受到了自治区昌都地区武警的处分。
    我非常理解那位被咬者。但我想,他骑车进藏旅行的乐趣一定大打折扣;而且可以说,今后他所能回味最多的一定不是什么美好的风景。
    这个道理同样简单,太执着于个人一时的得失,其实就是失去了获得的机会。心里的仇恨也不过就是如此,仇恨不会平白无故的出来,有仇恨就有精神付出,就要花费人的精力气血;这边花费了,就一定有一些方面的乐趣减少。

    世界上的事,没有不公平的!佛说业报就是这个道理。

     
  7. Tang Buxi

    六月 25, 2008 at 1:27 下午

    多谢各位的支持。

    不瞒楼上的,还真说对了。我小学出国,英文水平和本土出生的没大区别,很遗憾汉语水平也当然有所下降。不过人各有所长,很高兴今天有机会为全世界中国人出点力。

     
  8. sol

    六月 25, 2008 at 1:45 下午

    Buxi来了,开心!

    您应该就是Peking Duck那儿的CCT吧,3。14后,我在Peking Duck那里看了一段时间的帖子,对你的风度和风采十分敬佩。

     
  9. jackzz

    六月 25, 2008 at 3:53 下午

    Nirvana的每一篇帖子都有一些不同的视角,给人留下很多思索;你可以说是汉人中非常注重内心修炼的人了,真正的佛心佛性…

     
  10. 迷惑

    六月 25, 2008 at 6:36 下午

    转贴。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政治领袖,他在国外的言论的确有很多自相矛盾和不严谨的地方。这次藏中会谈的延后多多少少和他这次5月份的出访西欧有关。

    十四世达赖喇嘛最近频繁出入于西方国家,发表各种演讲,接受多家媒体采访,还到英国议会下院就中国人权问题“作证”。但只要对其言论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其逻辑混乱、自相矛盾甚于以往,特别是撒谎的毛病已入膏肓。这里随手拈来几例。

    2008年5月6日,达赖对德国“明镜周刊”记者表白,“我一生都致力于非暴力,今后也将如此”。说这番话时,达赖似乎忘记了他们一伙人1959年在西藏发动的武装叛乱,忘记了他的麾下六、七十年代对中国边境的长期武装袭扰。没过几天,5月23日达赖在接受“法新社”专访时就变了调子,“如果会谈破例,我认为示威将会再度发生,将会是严重的示威,不只是示威,还将会涉及暴力。”怎么避免呢?5月25日,他向日本“读卖新闻”的记者信誓旦旦地保证,“如果北京政府同意我提出的模式,我可以保证我们今后不会再见到暴力”。也就是说,只有中央政府满足其政治要求,他才会“非暴力”。这番话倒也道出一点真情:原来“藏独”势力搞不搞暴力,是由达赖本人掌控的。

    5月19日,达赖在德国柏林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说:“我从来没有要求汉族人从藏族人的地盘上搬迁出去。”但是所有对达赖问题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达赖在其“纲领性文件”1987年9月的“西藏和平五点计划”中白纸黑字地写道:“一定要使人口转移停止,并使移民入藏的汉人回到中国”。当记者问及“你有没有说过要将中国军队撤离(西藏)?”达赖又断然回答“没有,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同样是“西藏和平五点计划”中,同样白纸黑字地写道:“只有中共军队的完全撤退才能开始真正的和解过程”。达赖可以假装自己不记得这个文件,但是以为全世界都会忘掉这个文件,未免太天真了!

    伦敦传递时,抢火炬的男子分明是华裔

    黄皮肤黑头发,达赖却说是外国人抢火炬

    5月22日,达赖在英国议会听证会上“作证”说,“根据最新的统计,拉萨30万人口中三分之二都是汉人,去年我听到一个消息,奥运会后,将有100万汉人迁入西藏自治区。”笔者很希望见到达赖拿出证据来,可惜再也见不到下文。众所周知,西藏各族人口全部加起来还不到300万人,迁100万人去西藏怎么可能?又有什么必要?达赖的这番表演表明,他撒谎是不挑选场合的,英国议会也不失为撒谎的好去处。

    5月22日,同样是在英国议会听证会上,达赖称,“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大藏区’”。人们记得,5月6日,达赖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专访时刚刚说过:“我们追求的是大藏区自治的美好前景”。再往前推一点,达赖在2007年3月10日“声明”中鼓吹:“整个民族在统一的自治行政范围之内是光明正大的”。英国议会听证会仅仅过了两天,5月24日,达赖又对英国“金融时报”记者说,“如果我们作为自由代言人只谈论西藏境内的自治是不合逻辑的,有400万藏人生活在其它地区,我们必须代表所有这些藏人”。

    还是在这个听证会上,达赖大讲,“对奥运会我一开始就是完全支持的”。可仅过了一天,5月23日,他就对“英国广播公司”表示,国际社会应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提醒中国政府关注西藏的人权、宗教自由及环境等问题”,“如果各国政要认为抵制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是提醒中国政府重视‘西藏问题’的最好方式,那就不要参加”。

    以上自相矛盾的种种说法,到底哪一种是达赖的真心话?达赖自己明白,所有持正常思维的人也明白。

    奥运火炬在伦敦、巴黎传递时,发生了“藏独”分子抢夺火炬的事件,全世界在电视前看到这一幕都震惊。达赖却在6月13日澳大利亚华人媒体记者会上宣称,“从画面上我看到伦敦真正抢夺圣火的是外国人”,闭口不提发生在巴黎的众所周知的“流亡藏人”中的“藏独”分子抢夺金晶手中火炬的一幕。为了洗刷自己,达赖把抢火炬的责任一股脑推给“外国人”,这也给达赖的西方支持者们一个信号:你们的“思想领袖”、“和平的象征”随时准备出卖你们!

    今天,几乎全世界媒体包括一些亲达赖媒体,都承认或默认拉萨“3·14”严重打砸抢烧暴力犯罪行为是少数“藏独”分子所为。而达赖在6月5日于达兰萨拉举办的“第二届西藏青年传法会”上再次散布:“3月14日发生的暴力事件是中国政府故意制造出来的。”他似乎忘记了4月6日他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为这些暴徒们辩护说过的话,“大部分被烧的汉人商店,针对的是有从事卖淫活动的场所,有些有妓女的场所”,“有一些银行遭到攻击,原因是有银行把中央给西藏的很多拔款截留了”。我们看到,在一个简单的事实面前,前后两个达赖自己打起来了!

    纵观达赖喇嘛几十年的言论,一贯如此,是记忆减退、思维混乱,还是“藏独”根本立场使然,人们可以自己作出结论。善良的人们从小都受到“不撒谎”的教育,佛教更把“不打妄语”作为一条基本戒律,达赖时时以“释迦牟尼比丘”自居,果真如此,请先改改扯谎的毛病吧。

     
  11. 迷惑

    六月 25, 2008 at 7:01 下午

    转贴关于西藏驻军的故事。觉得还是很真实。

    西藏驻军的也是我很感兴趣和想了解的一群人。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06&postID=27614

     
  12. sol

    六月 25, 2008 at 9:53 下午

    说老实话,我不太喜欢迷惑转贴的这位作者的行文语气。对达赖喇嘛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或对流亡政府进行批评,我赞成,但这种批评完全可以更respectful一些。仅就达赖喇嘛的称呼上,文章作者就可以做得更好。我看到网上很多中国人强调达赖喇嘛政治人物的一面,可他也的确是藏人的宗教领袖,称呼上应该尊重。当然,我也了解多年来,中国政府媒体就是称呼“达赖”,可能许多人听惯了,说惯了,并不知道这种称呼不好。

     
  13.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12:21 上午

    西藏驻军是个有意思的话题。西藏主要城镇,驻军都不少。军人工资高,生活无聊,找对象困难,军队系统行贿受贿现象严重,对社会风气有些负面影响。因工作性质不同,军队和地方在日常生活中交道不多。

     
  14. 迷惑

    六月 26, 2008 at 12:36 上午

    我转贴这篇文章的目的倒不是看重他的语气,喇嘛是上师的意思,不是所有的必需要认他作为上师的。从这一点来说,你也不能强求所有的中国人必须称呼他为达赖喇嘛而不是达赖。

    之所以转贴这篇文章,是它很的确具体地列出了达赖喇嘛在讨论政治问题上言辞自相矛盾的地方。撇开语气不谈,它列举的那些话确实是达赖喇嘛在被采访的时候说过的。

    不喜欢文章的语气,是个人主观立场不同。这篇文章列出的例子还是很客观的。

     
  15. 迷惑

    六月 26, 2008 at 12:47 上午

    另外,本来也不想说的,达赖喇嘛表态说他支持奥运,多少是言不尽实。事实上,早在三月份的时候,在流亡藏人的聚会中已经开始很具体的号召组织抗议火矩。聚会由达赖喇嘛在西方的
    流亡代表处号召的。

     
  16. jackzz

    六月 26, 2008 at 12:56 上午

    美国人可以嘲笑克林顿、布什,中国人可以骂江泽民、胡锦涛,这些大家都觉得没有什么;但是你若想批评达赖喇嘛,你就得万分谨慎,一不小心你就会被指责为伤害了藏人的感情,哪怕你说的是事实,你也并不想伤害普通藏人。

    这是我坚决反对政治领袖和宗教领袖合一的原因之一,现代社会的政治人物本就是应该被评论被批评的;宗教领袖从事政治,对民众来说实在是有点不公平。

     
  17. sol

    六月 26, 2008 at 2:25 上午

    我还是认为应该用达赖喇嘛的称呼,而不是“达赖”。我曾几次在网上看到藏人说反感“达赖”这样的称呼,西藏问题是涉及到汉藏两方问题,我认为应该尊重藏人感受。我还可以说一个功利的理由,在西藏问题上,我希望看到的文章是dialogue的姿态,而不是attack。Dialogue的态度/语气可以engage a wider audience, 比如会中文的外国人,会中文的藏人,台湾人,华人等等。现在事实就是西藏问题比较敏感,达赖喇嘛就是有政治宗教两面,同时西藏问题也比较国际化,不可能是中国人自说自话,所以,如果期待各方对对方立场有所谅解,一起慢慢摸索个解决方案,当然应该注意态度/语气。英文里有个词说得好,叫respectfully disagree。我可以举个我喜欢的例子,Goldstein的“雪狮与龙”里对中国政府,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都有批评,it spares no one, 但他写的就很好。(David写的一些时评也很好。)

    呵呵,这个倒霉的作者,一篇小文引来我的长篇大论,可能我有点儿借题发挥了,感觉我这个lecture对中国政府做更合适。

    另外,重申我是赞同对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进行理性的批评的,我也不是说这篇文章举的例子都不对。要说有异议,关于奥运会是一个。我不觉得支持奥运会,和支持利用奥运会表达政治诉求,这两者有啥矛盾的地方,本人就觉得不矛盾。支持奥运会就意味着要剥夺别人表达意见的权利吗?

    (不好意思,这个贴中文,英文绞在一起比较多,可能是刚在网上看了半天英文东西的原因。)

     
  18. er

    六月 26, 2008 at 2:57 上午

    李连杰是藏传佛教徒,他接受美国媒体采访说,达赖喇嘛问他,是不是抵制奥运会比较好,他明确告诉达赖喇嘛,他认为抵制奥运会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达赖喇嘛并非一开始就支持奥运会,内部应该是有一个思想斗争过程。

     
  19. 迷惑

    六月 26, 2008 at 3:57 上午

    我的一篇文章一下子赚来jackzz,sol,er三个回复。三个人观点各有不同。

    回复jackzz

    我最赞同政治领袖和宗教领袖分开。这对我们汉人没有任何问题。藏人就难说。喇嘛是知识分子。从古到今,在藏人社会中都有持政的传统。将来,就算西藏民主,老百姓选出来怕还是喇嘛。

    达赖喇嘛是身兼二职,他也很善于在不同场合平衡好这两种角色。尽管做佛教领袖要求于众生中住平等舍,和政治领袖坚持维护一个国家族群的利益是有矛盾的。特别是对外政策。藏人感觉不到这个矛盾,但是很多汉人肯定会感到这个矛盾。有很多普通汉人很在意他言论中不尽自圆其说的地方(一般就是达赖喇嘛身兼二职引起的矛盾)。请注意很少有汉人真的和佛教过不去。

    对汉人来说不公平的地方是,他使用宗教领袖在西方的影响力,在西方民众中引导对西藏问题的看法。据我所知,他领导下的西方佛法中心的教徒多有参与近期的示威活动。这些西方信徒的政治观点和步调是完全跟从流亡政府的。本来西方信徒的政治倾向可以是个人的事情,但是当他们不停地要求他们的议会成员与达赖喇嘛见面,一起参与谴责中国政府在西藏的政策。(谴责的语调跟从流亡政府)。那么,这对中国政府来说不公平。

     
  20.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4:36 上午

    对于达赖喇嘛的称呼,有几件事让我感触至深。
    二战结束后,法庭经审判,宣判东条英机先生被判绞刑。东条先生即刻起立,按照礼仪向法官深深鞠了一个躬,别的什么也没说。
    西藏平叛扩大化时,不少藏人被枪决,在被枪决前,他们按礼仪说“土吉切”(藏语谢谢的警语)。后来给被枪决者的家属发200-500元不等的费用,家属还是说土吉切,别的什么也没说。
    至于达赖喇嘛,英语的尊称是: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藏语的敬语是嘉瓦仁布切,昆顿或益西罗布。藏人从来不称呼达赖喇嘛,因为达赖喇嘛等同于封号,不是称呼。
    我的意思是,如果任何组织或政府查实达赖喇嘛有违法,犯罪行为,完全可以将此事公之于众,并进一步对他起诉,宣判。如果有任何人,包括汉人在内,对他进行质疑,批评,这都没问题。非佛教徒或非藏传佛教徒不用对他使用尊称,但基本人权要尊重,不宜将达赖喇嘛简称为达赖。
    请记住:达赖喇嘛被称为达赖喇嘛是基本称呼,不是尊称。
    哎,汉人曾是礼仪之邦,也许古代是吧,但现在的中国,成了什么样子了。现在还得象教不懂事的小孩一样,耐心地教很多汉人讲基本礼貌,有基本人权意识。哎。
    现利用仁兄的博客,非常生气地向汉人说明此事。望这些汉人自重,不要叫人瞧不起!

     
  21. 迷惑

    六月 26, 2008 at 4:42 上午

    回复sol

    我也认同对话中的mutual respect.相互谩骂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特别是达赖喇嘛在西方有宗教导师的一面。张某的谩骂,也许只会让西方人更加相信共党在蛮横无理的对待达赖喇嘛。

    忍不住再说几句达赖喇嘛的封号。原来是蒙古人的封号。达赖是智慧如海,喇嘛是上师。如果就事论事,称呼达赖就向称呼别人智慧如海(也是好名字),怎么就不尊重了人了?至于当不当上师,总不能强求于人?再说不喊达赖喇嘛是老师,就是不尊重藏人了?有些太上纲上线了吧。反而让很多自由派的汉人反感。

    至于“支持奥运会,和支持利用奥运会表达政治诉求,这两者有啥矛盾的地方。”

    我从来就没有反对有人要利用奥运会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利。但是问题的实质不在这里。在流亡藏人和达赖喇嘛的西方跟随者利用奥运会表达政治诉求中,他们的主要说因为中国在西藏的人权问题,我们应该抵制中国办奥运。西方的领导人不应该出席奥运,他们的诉求是中国没有资格办奥运。

    同时,达赖喇嘛又说他支持中国办奥运,不建议抵制行为。但是很明显的是,火炬游行的参与者早有准备 (在三月份的时候就有号召传单和火炬路线时间表),联络组织人中不乏西藏流亡代表处的人。他们直接受西藏流亡政府管,达赖喇嘛现在还是流亡政府的头儿,这不是自相矛盾,又是什么。

    这一段也是回复ER,并非“一开始不支持,现在经过内部思想斗争就支持了”。我倒是非常希望是那么简单。

    预感吧,马上还会有抵制中国办奥运的示威游行的。规模多大就说不清了。但是只要中国政府不上谈判桌,这样的示威游行肯定要继续的。至于达赖喇嘛说他支持中国办奥运,要对中国的大部分民意表态吧,特别是发现惹火一大群国外的愤青。

     
  22.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4:45 上午

    虽然我不是藏传佛教徒,凡称呼达赖喇嘛为达赖的人群,我不会与他们为伍,凡称呼达赖喇嘛为达赖的国家,我绝不跨入。做人的基本素质都不要了,做人就没什么意义了。进入这样的国家,接触这样的人群,毫无意义。

     
  23. jackzz

    六月 26, 2008 at 5:22 上午

    请比目鱼不要激动,这个坛子里的人不管是否真正理解,但发帖时还是用的达赖喇嘛(仅仅有一篇转载是例外),仅仅是因为我们的藏人朋友大都这样希望。

    不过迷惑的迷惑,也是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汉人的迷惑,迷惑仅仅是从称号的字面上做推测:
    ——————“忍不住再说几句达赖喇嘛的封号。原来是蒙古人的封号。达赖是智慧如海,喇嘛是上师。如果就事论事,称呼达赖就向称呼别人智慧如海(也是好名字),怎么就不尊重了人了?至于当不当上师,总不能强求于人?再说不喊达赖喇嘛是老师,就是不尊重藏人了?有些太上纲上线了吧。反而让很多自由派的汉人反感。”————————————

    仅仅是不懂,希望您就事论事地给我们解释一下,是因为何种原因上述的称号被视为不礼貌?记得这个坛子里的一位仁兄以前还很不安地问过,为什么班禅大师就可以直接称呼班禅而不被认为失礼(封号也被截断了)?我想这里应该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或典故….

    汉人很多时候不习惯于仅仅接受一种意见,而是想探讨一下背后的原因,这与个人素质没有任何关系,更谈不上缺乏人权意识;如果汉人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我们也好向其它的汉人解释,或许以后此类误会会少一些。

    就算是王力雄写《天葬》的时候,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24. er

    六月 26, 2008 at 7:49 上午

    我感觉这个问题的答案类似于“支那”这个词的变义,原本开始也许并无冒犯之意,但是随着时间的变迁,变成了一种攻击性的称呼。现代中国人也不会和动不动就称“支那”的人混在一起。要注意对一个词的感受可能和语境有关的。我觉得基本上是不知者不罪,但是要是明显知道这件事,还故意这么称呼有些无聊了。其实嘛,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无论你是不是视之为对手。

     
  25. er

    六月 26, 2008 at 7:55 上午

    想请教比目鱼一下,我们这些非信徒,非藏族的人士,称呼嘉瓦仁波切合适嘛?

     
  26.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8:13 上午

    感谢Jackzz的垂询。
    达赖在蒙古语是的本意是海,引申为智慧如海,所以仅称达赖不礼貌。达赖喇嘛已经是简称了,全称是: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喇恒喇达赖喇嘛。在加上,共产党中国将达赖喇嘛定为人民公敌,达赖是中共术语,对达赖喇嘛的蔑称,此蔑称让藏人极为反感。本来世界上没有达赖这样的简称,全因中共而起,也只有中国和大陆汉人才这样称呼,让藏人想起来就怒火中烧。为这,我也和不少汉人交过火。想起达赖这个简称,不由得马上想起中共殖民西藏,将西藏搞成这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任凭多年修养还是忍不住发火。
    班禅的全称是:班智达千波,班智达是梵文,意思是智慧,千波是藏文,意思是大(藏文一般将形容词放在名字后面),班禅的汉语意译是大学者,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全面的称呼。如果说:大学者大师,反而有赘意。另外,北京班禅是中共所立,所以汉人称他为班禅,藏人好像不怎么介意,藏人认为达赖喇嘛确认的才是真的。班禅,比较正规的称呼,汉语是班禅大师,藏语是班禅仁布且。
    我知道这里的汉人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汉人,素质,境界都高。我也只是借贵地,使有可能浏览这个博客的汉人,对藏人之所以反感汉人称达赖喇嘛为达赖做个解释。

     
  27. jackzz

    六月 26, 2008 at 8:34 上午

    谢谢比目鱼的解释,ER的解释也很有道理。

    也许这个称号是否具有贬义不能仅仅从字面上去理解,需要考虑其历史及词义变迁。

     
  28.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8:38 上午

    er,感谢垂询。嘉瓦的意思是尊者,类似于汉语的先生,但在藏语的语言环境中一般只用于称呼影响很大,修行很高的僧侣。仁布且是梵文,意思是珍稀。因价值观和情感取向的原由,藏人对精神领袖的感情是极其喜爱,所以用珍稀来表达。
    昆顿意译为陛下。益西罗布也是珍稀之意。这三个称呼在藏语中是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专门称呼。
    如果是非信徒,非藏人,称呼达赖喇嘛为嘉瓦仁布且类似于称呼先生,我个人觉得合适。如果藏人听到,会被留下对方很文明,很有教养的印象。
    藏人不称呼达赖喇嘛的原因,是因为这是封号,是官方称呼,藏人这样称呼显得见外。其二是因为这样称呼显得直呼其名,犯了名讳,所以对藏人来说,是不礼貌的。
    藏人听到他人称达赖喇嘛本来就已经不高兴了,再简称为达赖,藏人没人会高兴。
    对于达赖喇嘛的称呼,大致是这样。

     
  29. procrastinator

    六月 26, 2008 at 10:48 上午

    比目鱼: Thank you very much! Your explanation is really helpful!

     
  30. sol

    六月 26, 2008 at 11:09 上午

    Jackzz, 你提的那个问班禅大师称呼的人就是俺 :),不过那次也没什么人回应我。这次要多谢比目鱼解释了!

    我把上次我的问题放在这里一起吧:

    关于班禅喇嘛,我想先问一个称谓上的问题。我知道直呼“达赖”是不礼貌的做法,应用全称“达赖喇嘛”。可我发现班禅喇嘛的称谓好像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我看的一些关于西藏的英文书中也是有时用“班禅”(the Panchen),有时用“班禅喇嘛“(Panchen Lama)。我想知道在藏人那里,什么样的称呼才是比较尊重的。藏传佛教我不懂,但语言上的尊重,是应该做的。

    过了好一阵子,一位网友回应说:

    班禅.额尔德尼和达赖喇嘛因为封号有别,额尔德尼是蒙语,在中国的中文翻译为大师,尊称为班禅大师,但在中国以外,一般都称为班禅喇嘛(Panchen Lama).两者的意思是一样的.

    另外,我看到在外国人的坛子里(借用Jackzz,拱手一笑),一些人用Tenzin Gyatso(丹增嘉措),只呼其名。

     
  31. davidpeng

    六月 26, 2008 at 11:17 上午

    这篇文章来自人民网,作者‘益多’。如果多看看涉藏的官方文章,也能够看到更多‘益多’。给个链接:http://opinion.people.com.cn/GB/7421929.html

    先说第一点,为了环保和节约网络资源和版权考虑,如果是转贴,除非觉得可能在来源网站会被删除,请贴链接,而不是整篇文章。

    关于称呼,我一般用“达赖喇嘛”,这也是绝大多数学术文章或者报道用的名称。我想绝大多数藏人也能够接受。

    关于“达赖”这个称呼,我认同ER对“支那”一词的解释。我也希望我的网友不要使用“达赖”这样的称呼。如果是转贴文章用了“达赖”的称呼,我也希望藏人网友包括比目鱼理解。如果在转贴前编辑,那就不是转贴了。当然,如我前面所说,尽量不要转贴。

    我想多谈一点对这篇文章的看法。

    先谈称呼,这篇文章的标题用“达赖喇嘛”,第一段和最后一段各用“达赖喇嘛”一次,其他都用“达赖”。这已经是一种进步,特别反映在标题上。益多上一篇文章达赖集团是拉萨暴力事件的策划和煽动者标题使用“达赖”,文中出现三次“达赖喇嘛”,但都是引文。我记得上一次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温家宝在3.14之后在东南亚提到,“我们的大门是对达赖喇嘛开放的”(大抵意思如此)。北京的小动作一贯如此,从用词上反映看法。

    再谈文章内容,这是一篇不错的文章,他是在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谩骂。我自己也能看到达赖喇嘛或者流亡政府在短时间内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说实话,话太多了,把人绕糊涂了。最近桑东仁波切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从来没有说过高度自治”。我听了很突兀,我没有仔细去查找资料,但这显然不是事实。Buxi的文章说得很直白,“Is he insulting our intelligence?”

    北京的质疑是有道理的,我想流亡政府在某些方面也能有辩解,比方说“如果北京政府同意我提出的模式,我可以保证我们今后不会再见到暴力”。如果善意地理解,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有更大的影响力说服藏人接受一个有他介入的和平条约;却无法说服藏人非暴力地面对北京的单方面行动(北京却很难用这样的善意去理解此间的不一致)。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会做出这样的回应吗?

    双方的目的,是在于努力convince对方到谈判桌前,还是向国际社会做宣传?这是一个问题。

     
  32.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12:11 下午

    实力上巨大的的差异,期望值的明显不同,价值观和情感取向相差甚远,城下之盟,难以达成双方满意的协定。难为了流亡藏人和达赖喇嘛,对话基础一变再变,可惜了内地纳税人的钱。藏汉两族,在尴尬中求生存。

     
  33. sol

    六月 26, 2008 at 12:46 下午

    冒昧的借David的地方向所有看这个博克的人呼吁一下,现在大家知道了称呼的原由和藏人的感受,希望大家在平时的言谈中都注意一下,无论藏人是不是听众,请将尊重变成习惯。

    我认为做了这一点还不够,平时大家听到或看到“达赖”这样的称呼,应该站出来解释一下,我会一直这样做下去。我们对西藏问题“高谈阔论”这么久,为北京和达兰萨拉“出谋划策”,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更应为之!

     
  34.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12:58 下午

    我个人谢谢各位汉族同胞了!

     
  35. sol

    六月 26, 2008 at 1:07 下午

    另外,我还想听听正在学藏学的Nirvana对称呼问题和藏人感受的看法。

    并向David提个建议,等关于称呼这个话题的讨论结束,David是否可以考虑整理一下相关发言,专开一贴,以便让更多的人重视这个问题。对于藏汉关系,我也常常会有悲伤无助之感,但今天就这个话题,如果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也算个人作了一些努力。

     
  36. davidpeng

    六月 26, 2008 at 1:17 下午

    说实话,我觉得流亡政府内部主导的谈判策略有着根本问题。目前根本不是做出任何实质性政治让步的好时刻。即使做出了让步(假定这些让步是藏人的真实意愿表达),也根本改变不了当前的谈判气愤,谈判不可能因为这些让步有所进展。相反,如果以后藏人想收回这些让步,他会收到北京的另一轮宣传攻势。

    从北京来说,他想先试着和流亡政府合作,看看对方是否值得信任;如果在这些相对比较容易合作的问题上,双方达成了共识,取得了信任,再去面对那些更难处理的问题。

    而从目前达赖喇嘛和TGIE东一句西一句的宣示来看,北京真的很难去面对。

    另一方面,藏人对目前的谈判期望值太高,似乎根本不了解这里面盘根结错的关系。我看到Phayul上面藏人谈到,这次谈判是最后的机会,如果这次不成,就会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这样的心理,根本无法主导一次成功的谈判。

     
  37. 比目鱼

    六月 26, 2008 at 1:49 下午

    David说的有道理。让藏人和中央政府谈,藏人没什么成熟的经验。记得唯色博客里的Ulzei讲蒙古独立的一段历史,蒙古有不少成熟的政治家,经不懈努力才促成蒙古独立。藏人不仅在现代化,经济,科技,医学等诸多方面要提高,在政治上还需要很多的历练才行啊。以高深的佛教出世精神和慈悲普世态度来指导政治,怎么行,这毕竟是不同领域,不同的学问和实践嘛。
    政教合一的确不适合现代社会,宗教指导行政,宗教和行政融为一体,对一个民族的发展所产生的弊端是明显的。藏人,艰难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今后的道路,会很艰辛。就算是全世界都尊重藏人,汉人都能称呼达赖喇嘛,又能怎样?就算是藏人能自治,藏人就可高枕无忧了吗?
    很多汉人在唯色的博客里提醒藏人:独立太不切实际了,先好好发展自己吧,不能说,独立不了,别的什么都不干了。现在,越想越觉得这些汉人用心良苦,真是一片好心。想当初,我还站在道德的高度对这些汉人朋友口诛笔伐,现在想想,真是幼稚,把人家的一片好心当了驴肝肺。
    想想西藏的体制内诸多藏人,工作消极,以不合作的态度混日子,不忠于职守,不积极为本民族的福祉效力,唯一的借口就是西藏的政治问题;这真不是什么好借口,也不应是安慰自己的理由。
    这样下去,不说藏人对不起本民族,同时还对不起关爱藏人的汉人。

     
  38. Nirvana

    六月 26, 2008 at 7:15 下午

    回Jackzz问:
    比目鱼就达赖喇嘛和班禅仁波切的称谓已经做了明确的解释,而且是学术界公认的定义;
    只是有一点我想说明一下,比目鱼说“在加上,共产党中国将达赖喇嘛定为人民公敌,达赖是中共术语,对达赖喇嘛的蔑称,此蔑称让藏人极为反感。”,这个有些问题——无论达赖,还是达赖喇嘛,都不是中共术语;早在清朝就有这样的简称,在清政府给藏政府(不同时期的藏政府有不同称谓,权利分配以及掌权人的称呼也不相同,但行文主要下发至藏政府,而不是达赖喇嘛)的各种文件中,根据当时的情况(也就是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对达赖喇嘛有不同的称呼。现在简单说一下,在不太好的情况下,清政府往往直接使用‘达赖喇嘛’一词,在康熙和乾隆时期,因为西藏发生了不少战事,行文中还多少有些对达赖喇嘛或藏王的责斥(当然,用词肯定比张某人谨慎。)。甚至有过达赖喇嘛因为行事不利而被迫离开布宫迁至他处反省(这样的解释比较通俗,而当时事情的发生及行文肯定都是很婉转迂回的)。不过温和时,清帝也会使用‘佛爷’等类词汇称呼达赖喇嘛,毕竟达赖喇嘛是清帝昭告天下的‘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
    就以上解释,目前在西藏档案馆均有不少史料可以查阅;本人因为缘故,曾经调阅过一些史料,坦白说,看过一些东西后再面对流亡政府的某些定义,会觉得政治很可笑。

    作为我个人是这样理解的:
    达赖喇嘛,对于普通汉族来说,是可以分解成‘达赖’及‘喇嘛’两个词;大多数人认为,‘达赖’就是名字,而‘喇嘛’是身份;他们对于‘达赖’名字的来源,以及其中经过了多少简化并不清楚;当很多汉族人不认同达赖喇嘛的‘喇嘛’身份时(例如,大多数汉人觉得喇嘛就不应该参政),觉得就可以省略。举个例子,毛时代,中国人肯定都是加上身份敬语来称呼毛泽东的,但现在,很多中国人只是直接说‘毛泽东’,身份敬语用与不用,取决于说话者的情感和态度。
    比目鱼所说,对称呼达赖喇嘛为‘达赖’的人和国家都会不接受,我出于民族情感完全可以理解;这也几乎是藏族人的整体倾向。而我尽量都使用达赖喇嘛称呼的原因也在于此。

    但就我心里而言,‘达赖’依旧是名字,‘喇嘛’永远是敬语尊称,类似‘仁波切’;只是‘仁波切’也可以用在俗世,并可用在物件上,比如‘尕吾’;而‘喇嘛’只能用于出家之人。‘达赖’一词不过是1577年才出现——当年占据青海湖畔的俺答汗(著名的三娘子‘忠顺夫人’的第一任丈夫)在与索南嘉措尊者会面时赠与了「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的尊号;而‘喇嘛’一词,至少可以追溯至八世纪赤松德赞建桑鸢寺七觉士出家,甚至更早。所以,个人认为,‘达赖’也好,‘达赖喇嘛’也好,主要是感情问题。

    关于蒙古,我并没有Ulzei所说的感觉。我不否认蒙古人(以贵族为主)曾经做出的努力,但谁也不能否认当时真正的决定权在前苏联一方!因为对藏学的热爱,我曾经造访蒙古人民共和国——满怀伤感!回来后和藏族朋友聊起,如果说还有什么比中国文化大革命更严重的文化清洗,那恐怕就是在前苏联‘护佑’下的蒙古了。那年是成吉思汗诞辰800周年,我在乌兰巴托时,达赖喇嘛也刚好在那里布道。如果说,作为一个藏族人,他伤感于本民族的‘文化及宗教没落’,那么作为一个藏传佛教领袖,他又如何面对曾经也是全民信教(而且几乎都是格鲁派)的蒙古人民呢?
    前任梵蒂冈教宗是波兰人,现任教宗是德国人,但好像对于宗教来说,没有任何关系。但就藏传佛教中的达赖喇嘛来说,有些不一样。这是个问题,可以大家集体来讨论。

    顺便提一下,记得之前有人说八思巴所创的蒙古文如何如何;想纠正一下,当年八思巴所创的蒙古文并没有流行起来;准确地说,仅仅在元朝使用了大约110年左右。诸位目前所能够看到,并流行在内蒙古及新疆的蒙文(蒙古人民共和国早就不使用蒙文文字了,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外蒙人会读写真正的蒙文),实际上是传统蒙文和托特蒙文的集合体。这说起来就复杂了,总而言之,目前的蒙文和八思巴帝师所创的蒙文没有关系(传统蒙文和托特蒙文都早于八思巴帝师所创的蒙文)。

     
  39. sol

    六月 26, 2008 at 8:23 下午

    Nirvana,总算把你的回复等来了,这下子更详尽了,谢谢了啊(并允许我偷偷向你表达一下崇拜之情:)。

    先问个历史资料的问题,清政府给藏政府的文书,除了使用藏文外,还用别的语言吗?你看到的是不是一个藏文本,配一个蒙文和汉文本啊?

    关于“喇嘛”,我曾看到一位学者称之也有贬义。我看完Goldstein的The Demise of the Lamaist State后,去找了几篇书评来看。看到Indiana University中亚研究教授Christopher Beckwith的一篇书评,此人精通中亚历史语言,也会汉语和藏语。他的书评中有一段话,主要是批判Goldstein用serf system描述旧西藏社会如何谬误,该段结尾处,他写道:

    One wonders about Goldstein’s stubborn defense of this term [i.e. serf] and about his usage of the Chinese coinage “Lamaist,” a pejorative term for “Tibetan Buddhist.” Would a book on “the Papist state” be nonpartisan?

    Beckwith称”Lamaist”是个pejorative term(贬义词),语气中对这种不敬似乎还有些愤怒。如果真是他讲的那样,“喇嘛”(Lamaist)也不好,是不是都要改成“藏传佛教徒”(Tibetan Buddhist)啊。不过,他讲的是英文,也许中文又有区别?但他确实说Lamaist是中国造词(Chinese coinage)。

    你提到梵蒂冈教宗国籍,你意思是说达赖喇嘛有些不一样,是要看国籍吗?有些不明白。

     
  40. 迷惑

    六月 26, 2008 at 10:59 下午

    佩服Nirvana的知识。

    本来是我转贴的文章。我已经在开始的一段中改成“达赖喇嘛”,怕引起无谓的争论。但是原文全文都是引用“达赖”,没有来得及全改。如有冒犯,上升到人权的高度,我也只好代替这个汉人原作者道歉。

    喇嘛是蒙古人的发明的词语。是对宗教上师的尊称。没有任何贬义。

    说起蒙古人,我以前的帖子中提到八思巴所创的蒙古文,是一种人为创造的新语言。就象现在的世界语。八思巴为元皇帝创造这种语言,是想在当时的行政系统里通用。解决蒙古帝国各行政区语言不通的问题。后来首先在蒙古的贵族中就推广不下去,更是别提让别的民族来学。它和现在的蒙古文的确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前曾碰到过从外蒙古来的蒙古人做房客,根据他们说,他们的蒙古文是全部用俄文字母拼写。和国内使用的蒙古文全不同。如果是新的科技词汇,他们经常要用俄文来讲。他们的父母当年全在俄国读书。可想而知,俄国对他们的影响很深。我观察到他们的生活方式确实很西化。

    但是很奇怪的是,他们却是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每星期都去查经班风鱼无阻。据他们讲,基督新教现在蒙古的年轻人中极为流行。不过,达兰萨拉现在募集资金并派喇嘛去外蒙古,试图帮助他们恢复失去的宗教传统。

    也有大学的同学是蒙古族,从呼和号特来的。他除了脸部特征还有一点蒙古人的味道外,其他已经全部汉化了。从语言,思维方式,到生活习惯,真的是和汉人没有丝毫不一样。因为我们很相熟,有一次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假蒙古,为了高考加分假冒的。结果他说不是。他父母都肯定蒙古人。

    我有时候想,内外蒙古现在的区别现在真的很大。如果他们如果交流起来,会不会象外国人那样陌生? 不象西藏人,我遇到的内蒙古人和外蒙古人似乎都没有要建立“大蒙古”向往。

     
  41. Nirvana

    六月 26, 2008 at 11:02 下午

    答Sol,
    1,清政府下发至藏政府的文函,在西藏地方都是藏文,而且使用的都是藏文言文。可以这样说,那些文件甚至不是一般藏族大学生(非藏文专业)能够看懂的。但这并不是说,西藏的藏文教育差;就像现在普通的非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汉族大学生,他们对古代汉文言文肯定也不能完全领会意思。字体使用卫藏流行的手写体,而不是康藏和安多使用的乌金体(印刷体),不少安多学者看着也非常费劲。就我个人来说,必须有老师一起,否则就是看天书了。
    清政府对藏政府的文函通常由官方笔帖士进行翻译,这种翻译有时在北京进行,有时是在拉萨由驻藏大臣的秘书完成。因为清政府不直接给藏政府或者达赖喇嘛发函,而是通过驻藏大臣来下发诏书。而在北京,相同的文函下发时,常有藏政府(一般是达赖喇嘛直属亲信)的人(这里不好说是官员,因为不一定都是有具体身份的)直接用藏文抄录或根据大意记录下来,发回至拉萨。(现仅以清朝为例说,元朝使用的是金字使者)
    就当时的不少文件来说,清政府更多是把达赖喇嘛当作一种宗教象征来对待,而实际处理政治事物,还是藏政府的世俗官员。就这一点,我必须说明一下——所谓达赖喇嘛最具实质性、有权威的亲政,应该始于十三世达赖喇嘛,1895年夏亲政。即使历史上有伟大五世、伟大七世之说,但事实还是事实,亲政与否是需要具体事件来支撑的。例如,十三世达赖喇嘛亲自处理了他的摄政王,第穆(也称德木)呼图克图;这是有达赖喇嘛以来从未发生过的。
    关于您问,是不是配有蒙文和汉文;可以这样说,只有册封函件才会有多种文字——同时使用满文、藏文、蒙文、汉文,这样的格式表达了官方最高礼仪。
    2,喇嘛教的确是中国造词;但至于是不是歧视,我总是把这样的问题归咎于心态。再举一个例子,这里的人仿佛从来不谈论西藏本土宗教——苯教。当不少藏传佛教徒觉得他们受到打压时,不知道有没有想过曾经备受他们歧视的苯教徒。具我接触的西藏苯教徒,仿佛不那么看好达赖喇嘛。当然,因此有些人就通过民族问题来和苯教徒沟通,以获得支持。
    清朝时就有喇嘛教之说,当时并没有任何贬义;无非图个方便,但不属于官方书面语。至于英文的Lamaist,我个人的看法是,懂得汉语的外国人翻译了口语中的词汇;而书面语应该还是Tibetan Buddhist。这方面还不同于‘支那’一词,因为藏文中有‘喇嘛’,发音是一样的,不少藏族人为了方便,也说自己就是信‘喇嘛’的,和基督徒说他们信基督没太多区别。

    3,我所以提到梵蒂冈教宗,是因为,经过了中世纪宗教黑暗的西方人,已经基本能够把宗教(他们的宗教)和政治完全分开对待。前后两位教宗来自不同国家,对中国都不认可,但好像影响不了什么。中国的天主教会不管是‘地下’,还是‘地上’,就教徒本身来说,区别不大。但藏传佛教教徒恐怕就不一样了,这不能不说是达赖喇嘛长期斗争的结果,也是宗教和民族政治不分家的结果。

     
  42. sol

    六月 27, 2008 at 12:08 上午

    谢谢Nirvana再次详细作答。要说Beckwith教授的那篇书评,我真觉得倾向性很强,通篇读下来,觉得他似乎对Goldstein的那本书有些怒气冲冲。

     
  43. tangbuxi

    六月 27, 2008 at 2:48 上午

    受益匪浅,感谢各位大侠的细心解释。很欣赏这里的和谐气氛。

    我将翻译比目鱼楼上的文章,让各界人士更甚了解达赖喇嘛的称呼起源。

     
  44. 比目鱼

    六月 27, 2008 at 2:59 上午

    对达赖喇嘛的称呼,对藏人来说,是藏汉交往能否继续下去的前提,所以进行详尽的讨论很有必要。
    1:完全赞同各位的帖子。在清朝时,个别官方文件的确用过达赖这样的称呼。但当时清朝和西藏,民间没有没有什么来往,清政府和臧政府之间没有政治纷争,所以称呼达赖,对藏人没有一点影响,普通藏人对此一无所知。不像现在,中国媒体,包括海外不少中文媒体全部引用达赖,藏区大范围,深刻地对达赖进行揭批,辱骂。这个事实,是藏汉的根本矛盾之一。
    2:对于汉人感觉达赖是简称,达赖喇嘛是尊称,根据我对语言环境的理解,好像不太一样。有个考虑,如果汉人认为达赖喇嘛是尊称,又不愿意使用这个尊称,何不使用“藏族的达赖喇嘛”或你们的达赖喇嘛这样的称呼(汉语应叫贵达赖喇嘛)?这样,藏汉双方心理都可接受。这样称呼,意味着汉人不意指达赖喇嘛对自己具有上师资格或地位,但尊重他是藏民族精神领袖的事实,不像达赖,在藏人看来,成了蔑称了。就像汉人称日本天皇,而不是天皇陛下,汉,日都很好接受。
    3:自1980年代末,藏人学者开始提出某些汉语翻译不准确,应给与纠正,其中:喇嘛教-藏传佛教,黄教-格鲁派,花教-萨迦派,白教-噶举派,红教-宁玛派等等。
    4:喇嘛一词,本来不是藏语,在藏语的语言环境中很少使用。在藏语中,和尚不被称为喇嘛,而是扎巴,意思是学生。和尚的敬语是古秀啦,意思是先生。高僧称仁布且。对于汉人来讲,这些词都有准确的汉语对应词,直接用和尚,高僧完全可以。称呼喇嘛不合适。这也是藏人从不称呼达赖喇嘛的一个原因。
    5:活佛一词是个误解词。藏语中没有活佛一词,藏语叫朱古,意思是化身或应化身;而且朱古一词不是称呼,这个词表明一个僧人是应化转世而来。比如,从来不会有人称呼:达赖朱古。汉文书籍上这种误称很常见,如热振活佛,贡唐仓活佛等等。个人感觉,称热振大师,热振高僧都可以。如果这个僧人是寺院主持,称某某主持,是很准确地称呼。
    以上粗略地将一些常见的汉语误称举出探讨。

     
  45. Nirvana

    六月 27, 2008 at 4:54 上午

    目前来讲,无论对外什么口径,个人感觉,中共和达赖喇嘛就是‘敌我矛盾’,这没有什么好质疑;所以,使用‘达赖’、‘达赖集团’等词汇很正常;而作为某些政治人物,为了强调达赖喇嘛的行为举止,再多加些人身攻击一类的话,就我个人来说,都能理解——只要是政治,就别指望干净,对于任何人都不例外。(请原谅我的话,但不能否认,十四世达赖喇嘛是个政治人物,至少是个宗教与政治并重的人物;另,也没有人能够举证出,中国官方有用过任何不敬的话对待之前的任何一世达赖喇嘛)

    关于纠正喇嘛教-藏传佛教,黄教-格鲁派,花教-萨迦派,白教-噶举派,红教-宁玛派,对于学术界,规范是很应该的;但是不是一定要求民间也绝对按照这样的说法完全改正,照我个人来看,佛说法还因人而异,采用不同的措辞进行教化,那找个容易记住的名字(何况这些名字由来已久,且并无轻蔑)来让更多的人更快记住有什么不可呢?
    再说一个问题,为什么藏传佛教徒不扪心自问一下,黑苯教从哪里来的呢?如果认为黄教是不准确的,那黑教对于原旨苯教是不是也是一种不准确呢?

    关于活佛,说真的,汉语里也没这个词;而现在之所以有,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是根据藏语的含义而设定的。倒是前面我说过,旧时有‘佛爷’的称呼,这个不仅仅用于达赖喇嘛,也用在其他转世大德上面,例如班禅仁波切,热振活佛等,称为‘班禅佛爷,热振佛爷’等。而主持一词,我个人理解相当于堪布。
    汉语中的大师和高僧,没有前后世的问题,如果用在热振等佛爷身上,恐怕也不合适。但古鲁仁波切翻译成莲花生大师就很贴切。再说仁波切的翻译,既可以是佛爷,也可以是活佛,还可以是大智慧者,大德等等;因为仁波切是个太广义的词,只要是珍宝、稀有、尊贵、德高智上的人都可以用(甚至可以用在物上)。

    我和很多研究藏学的朋友聊过关于藏学中不少名词定义的问题,后来发现,其实很多名词原本并没有绝对的定义,很多都是宽泛的;只是后来相互为了一些目的,开始不正当地混淆概念,于是乎,大家忙起来了。(恐怕学问都是这么做出来的)

    记得有一次为了写东西,我需要准确的词汇来指明仁波切所穿的那种贴身无袖有滚边的上装。结果,问了几个藏族朋友(不同地区),居然有不同的词;后来又找了藏学专家,就这个词,他想来想去,告诉我,‘背心’;但其他僧人穿的,又不能用这个词,但也是‘背心’的意思。

    想借南怀瑾大师讲经时说的话来宽解一下所谓的翻译之苦,
    “这些年来,有许多外国同学研究如何翻译境界两个字,我说假使翻成外文的话,勉勉强强可翻译成现象,但是那仍属于自然界的观念。境界就是境界,只能加注解,很难翻译。譬如修道见道的境界,药山禅师就讲:「云在青天水在瓶」,这是很自然的,天上的云在飘,水在瓶子里,摆在桌上,一个那么高远,一个那么浅近,这就是个境界。”

     
  46. 比目鱼

    六月 27, 2008 at 7:36 上午

    有一点我坚决反对。我承认达赖喇嘛和共产党中国是敌我矛盾,但就算是敌我矛盾,尊重基本人权是礼貌。 比如,如果达赖喇嘛称呼中共为共匪,或全世界最大的黑手党,您也认为是应该的吗?就算是因为政治纠纷,达赖喇嘛就变成了达赖?包括我个人,如此厌恶中共,在措词上都是中共,共产党中国或党中央,中央政府,内地,北京,中国政府。
    如果您对中共,对中国人称呼达赖喇嘛为达赖能抱理解态度,我真无法理解。今天正好在博讯看了一篇文章,文章名叫: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其中有句话:受过教育的劳力输出,除了他们的教育水平,实则和其他一般苦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您深入藏区,研习藏传佛教和臧文,我真不知道您是怎么学习的,又学到了些什么知识,领悟到了什么东西,提高了什么境界。您不是铁杆党员或编外党员吧?您能表达一些和中国媒体不一样的观点,也让我感动感动,好吗?
    我认真请求您谈藏学,您也没有回帖。
    好了,就此为止。感谢er邀请我来这个搏客,感谢david对我的宽容,感谢各位,包括nirvana在内,奉献你们的智慧和见解。但道不同不与为谋,在这里跟各位说声再见。我说过,称达赖的国度我不跨入,称达赖的人群我不接触。

     
  47. er

    六月 27, 2008 at 8:19 上午

    希望大家能够互相理解一些,宽容一些。当年海峡二岸互骂共匪蒋匪,现在想来特别类似于小孩子在那里吵架。

    我记得有一次在唯色的博客上,有个蒙古族人和我论述,这个“支那”在历史上是中性称呼。我说,无论中性不中性,我也不管历史,支那这个词让我觉得反感,如果你放着中国不称呼,而称“支那”。当然我不会跟你一样,拿着“鞑子”之类的名字去称呼蒙古族,但是我肯定是会不理你的,因为我一看到别人故意称呼“支那”这个词的时候,我其实就已经带着情绪和人讲话了。

    所以,关于嘉瓦仁波切或者达赖喇嘛的称呼,应该以藏族人民的感受为主,要是不知道藏族反感而称呼的话,不知者不罪,应该说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情况。要是故意这么称呼的话,就类似于称呼中国为“支那”了,这是很不合适的行为。这种做法不是能够通过分析词法和分析历史来论述这个称呼是不是合理的,这个是纯属感性的问题,不是理性分析所能解决的。类似地,“支那”这个词来源于过去中国的名字的西方的音译,从词源上分析,词汇上分析,没有什么大错,梁启超他们甚至在一百年前自称支那人,但是这个词现在已经在汉语的语境下变成对中国人一种严重的侵犯,严重的不礼貌,再这么称呼就是很不合适的行为了。我想大家思考一下,自己对于支那这个词的感受就很容易理解比目鱼的感受了。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支持比目鱼的立场。但是最后我要批评一下比目鱼了,在网上交往这么几个月,你给我的感觉一直不错,但是有一个问题,有的时候,你太容易过于激动,而过后你可能又会往往后悔生气了。其实那个让藏族人民有可能的话,多发展发展教育,健康,卫生等等,而暂时回避目前无法解决的政治问题,是我当初的建议和想法。但是就遭到你的激烈批评,然后现在你又觉得生气不应该。我又曾经建议藏族人民应该想法子从中央要一些支援来建设自己,你又说我把藏族当乞丐民族了,这个真不是我的本意。所以,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紧张,无法很自如,很放松。

     
  48. 迷惑

    六月 27, 2008 at 8:25 上午

    跟比目鱼打一声招呼。这里没有一个人称呼达赖。只是一篇转贴而已。千万别误会。

     
  49. jackzz

    六月 27, 2008 at 10:56 上午

    “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兰德公司的这篇垃圾报告,种族歧视倾向明显,其中甚至攻击中国人毫无节制的生育(同样也是这些西方人近些年一直在攻击中国的计划生育违反人权);比目鱼认同这样的观点,非常失望!!这与大部分汉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错误地称呼达赖喇嘛完全不是一种性质。

    事实上,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整体素质并不比任何一个民族差;至于愤青,哪里都有。

     
  50. davidpeng

    六月 27, 2008 at 11:35 上午

    我相信目前这个博客上留言的人都同意,最少使用达赖喇嘛这个词;经过比目鱼和Nirvana的留言,读者也明白这些不同的称呼之间的区别。如Sol建议,我也打算新开一帖综合他们的说法。

    Nirvana说他能够理解一些人用“达赖”这样的说法。我认为,理解不等于赞同。他自己也没有这样使用。而我自己,曾经在http://david.pengfamily.net/?p=284中表达我自己的看法。

    我相信,比目鱼给我的博客带来了很多东西,很多读者也表明过相同的立场。感谢比目鱼的这些文字,我相信,只有交流才能有所改善。

    但是,我不愿意破坏我的博客的开放讨论的气氛。我愿意各位尽量开放地发表自己的看法,只要是有理有据。言论自由必然会带来言论伤害,我愿意容忍,也请各位容忍。

     
  51. sol

    六月 27, 2008 at 11:59 上午

    比目鱼,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继续参与讨论。也许我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多有不同,但大家都很珍惜你作为藏人的视角和感受,David博主几次将你的跟贴单列出来,作为主贴讨论,现在又准备开专贴讨论称谓问题。而Buxi又将你在这里关于达赖喇嘛称呼的发言翻做英文,以便让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我注意到,这里不经常发言的procrastinator读了你对称呼的解释后,也向你表示感谢(29贴)。

    关于达赖喇嘛称呼的问题,无论感受和理解有何不同,这个博克的确是没有一个人用“达赖”的称呼。我和er的观点你应该已经很了解,David博主也说了希望他的网友不要使用“达赖”这样的称呼(31贴)。Jackzz和迷惑了解一些这个称呼的历史由来,但最初对藏人感受有点不解,他们也诚恳向你请教。迷惑最后还为他转贴作者称“达赖”道歉了(40贴)。

    至于你认为分歧与你最大的Nirvana,我认为也没有你感觉的那样大。我又将Nirvana的发言读了一遍,我觉得他的观点是这样的(冒昧总结一下),我想请你和我一起来看一看:

    1。Nirvana完全认同你对达赖喇嘛和班禅仁波切称呼历史缘由的解释(38贴),并作了一些史实的补充。
    2。他指出这些称谓的历史发源以及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使用是不带贬义的,这一点从你开始的解释也何以看出来,你后面也认同的这个观点。
    (这里感谢一下Nirvana和比目鱼,我认为追溯历史,对搞清词义变迁很有帮助)

    3。“达赖”称谓的贬义主要出现在中共对达兰萨拉的敌对宣传中,你也是这样讲的。
    4。他说理解藏人民族感情,尽量都使用达赖喇嘛称呼(38贴)。这一点你应该也是同意的。

    你看,比目鱼,以上4点你和Nirvana的观点都是非常接近的,你们唯一的一点分歧是这一点:
    5。Nirvana表示理解政治斗争的丑恶,这包括当中使用一些贬义诬蔑的称呼。而你表示对这种理解不能接受。

    这里,我希望你可以再冷静的想一想:首先,我想说,我也可以理解政治斗争的丑恶,这一点与Nirvana观点相同。比目鱼你身在国外,你也应该见到过民主国家政客诬蔑逗嘴,talk show hosts对政客的讥讽等等。但是,“理解”并不表示我支持“达赖”这种称呼,我的观点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dialogue,不是attack,所也我会一直尽我所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称呼的由来,现在的问题和藏人的感受。

    最后,我想强调,Nirvana虽然说他理解政治斗争,但他在38贴中已清楚表明,他也理解藏人民族感情,会使用达赖喇嘛称呼,我想他的行动已清楚表明他的最终立场,我希望你对他“理解政治斗争”的言论表示理解。

    比目鱼,关于你责怪为什么你邀请Nirvana谈谈藏学,而他不回答,我觉得你要责怪的人可能是我。昨天,我发贴较多,因为我觉得讨论称谓这个问题挺重要的,我注意到右边Recent Comments处,我把你的邀请贴挤没了,又因为你的帖是跟在几天前的一个主贴后,Nirvana应该是没看见。所以,请你不要责怪他,要怪就怪俺吧。

    另外,就像er说的,我也觉得你有时候很容易激动生气,这也许这和你在西藏的伤痛经历有关,别人也许不容易理解你的种种感受。想到这里,我也觉得很痛心。

    还有,你有没有发现,虽然你和Nirvana观点常有不同,但这种率真的性格倒是挺像的。

    写了这么多,还认真的表明的帖号,真心希望你可以回来参加讨论!

     
  52. sol

    六月 27, 2008 at 1:40 下午

    我开个头,让我们讨论继续吧!

    关于“喇嘛”一词的起源,读了几位发言,似乎有争论
    1。Nirvana说:而‘喇嘛’一词,至少可以追溯至八世纪赤松德赞建桑鸢寺七觉士出家,甚至更早。

    藏文中有‘喇嘛’,发音是一样的,不少藏族人为了方便,也说自己就是信‘喇嘛’的,和基督徒说他们信基督没太多区别。

    2。迷惑说:喇嘛是蒙古人的发明的词语。是对宗教上师的尊称。没有任何贬义。
    3。比目鱼说:喇嘛一词,本来不是藏语,在藏语的语言环境中很少使用。

    似乎可以得出以下结论:1。“喇嘛”一词在汉文中和英文中(lama)应该是与西藏接触过程中,音译过来的词,产生在后;2。现在藏语中有“喇嘛”一词,也有人会用,但比较少;3。虽然少用,但应为称呼上的习惯问题,该词似乎没有明显贬义。

    争论之出:“喇嘛”一词是藏语本来就有的,还是外来词(如从蒙古人那里来)?

    如此说来,Beckwith的Chinese coinage(中国的?汉文的?)以及pejorative term似乎都不准确。

    关于西藏教派的正确汉语称呼,我觉得民间都慢慢在做。我去西藏前,在图书馆借了5,6本介绍西藏的书,很浅显,多为旅游的那种。他们大部分都是这样介绍西藏教派的,举例说明:格鲁派,民间又称黄教。首先,从介绍名称顺序可以看出,这些书是把比较严谨的汉语称呼放在前面的;另外,我觉得介绍一下民间的俗称,也很好,有些人可能只知道民间叫法,不知正规叫法,对不上号。把两个放在一起介绍有利于交流。

     
  53. davidpeng

    六月 27, 2008 at 1:44 下午

    谁知道兰德公司这份报告的来源吗?我在英语domain里面没有找到这份报告,当然,包括www.rand.org

     
  54. unifolie

    六月 27, 2008 at 1:51 下午

    久违了!sol和er是老朋友了,别的网友好像没什么印象。今天收到了sol的e-mail,邀我来davidpeng的博客。世界真小,比目鱼去唯色的博客是我介绍的,后来er介绍比目鱼来这里。现在sol邀请我来这里。比目鱼和我,从小就是朋友,很幸运,我们同在加拿大。
    在唯色的博客,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一不小心,就不知在那里会得罪藏人。因而很久没有在唯色的博客上留言了。宗教和种族话题太容易引起争议。
    没想到刚来就赶上热闹的讨论。比目鱼太敏感了。达赖喇嘛的问题,一直是中央政府和臧人之间的症结所在,也难怪藏人如此敏感。

     
  55. sol

    六月 27, 2008 at 1:55 下午

    unifolie先生,太好了!

    原来如此,大家绕了一个圈子,又到一起了 :)

     
  56. unifolie

    六月 27, 2008 at 2:01 下午

    喇嘛是蒙古语吧?

     
  57. Tang Buxi

    六月 27, 2008 at 2:08 下午

    觉得比目鱼确实有点过于敏感了。对比目鱼的解释,这里网友差不多清一色表示了可以理解和尊重。不要说政府了,老百姓之间也应该求同存异。希望比目鱼可以与大家继续交流。

    foolsmountain和google news也有连接:

    http://news.google.com/news?hl=en&ned=us&q=misnamed+dalai+lama

     
  58. jackzz

    六月 27, 2008 at 3:31 下午

    兰德公司的这篇报告,我也没有看到英文原文;下面有两个链接,一个是多维网的,另一个是博讯的。

    刚才发帖时有些冲动,应该说这篇报告里面批评中国人的有些部分还是比较客观的,但是偏见也比较明显,尤其是对中国人人品方面的总结;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当前这个时代中国也确实处在价值观重建阶段,这些是实情,不过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应该与粗鄙、说谎、天生的贪婪、“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联系起来。

    读这个报告,有些不爽。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Opinion/2008_6_24_22_55_18_338.html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6/200806261003.shtml

     
  59. sol

    六月 27, 2008 at 3:37 下午

    刚刚又跑到Buxi那里瞅了一眼,一位台湾网友(Ma Bole)对达赖喇嘛称谓的回应,很值得一读。

    他/她讲道,在台湾,称“达赖”和称“达赖喇嘛”一样普遍,但是台湾的社会和宗教环境不同。台湾社会的宗教气氛很浓,到处都有教堂,佛教和道教的庙宇,而且达赖喇嘛的身份是个受尊重的宗教人物。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台湾,即使“达赖”这种称呼也比较普遍,却没有像在大陆这样具有明显的贬义的原因吧。看样子还是社会语境的问题。

     
  60. davidpeng

    六月 27, 2008 at 4:39 下午

    我根本没有在兰德公司或者其亚太政策中心的网页上发现这篇文章,我怀疑这是假的。

     
  61. Nirvana

    六月 27, 2008 at 5:35 下午

    答比目鱼:
    首先,我自己基本不使用‘达赖’一词。但可以告诉您,3.14号之后的几天,我们一些朋友(藏汉都拥有)在聊天时,我使用过!
    如果您看着那样悲惨的景象就在身边;如果您的几个好朋友(藏汉都有)被困在帕廓里几天不能出来;如果和您非常亲密的阿佳带着4岁的孩子除了糌粑和水再没有其他吃的,挨忍好几天;如果您身边的姆拉每次出门看到回族就怕得拉您的手;如果您的那些藏族朋友因为这样的突变,生活完全被打乱,急得快哭了;还有很多很多;可您在所有能够听到,看到的媒体上(我可以每天浏览境外网站),除了中国人自己在谴责、悲伤、愤怒发泄,几乎所有的外国人、外国记者、媒体、流亡政府、达赖喇嘛本人,对那些真正受到伤害的老百姓不闻不问;甚至在19国媒体被邀请进入拉萨采访的时候,陪同人员安排了访问被害群众(藏汉),可那些媒体说没有时间(他们希望把有限的时间放在寺院);也许您会说,我只看到了这些,但实际我看到听到的不止这些。我作为一个人,尽量让自己享受自由权利的人,不能接受这样的政治事件,以及她背后肮脏的一切。

    尽管您对于我对‘达赖’和‘达赖喇嘛’的解释非常生气,但我还要再说一点,流亡政府始终坚称‘汉班禅’这样的轻蔑称呼,您又怎么理解?这和我举例西藏苯教问题一样。我个人只是想说明,无论怎么样的观点,都抛不开个人的主观性;所以,以尊重别人为前提,自己尽量宽容,并尽量根据对方的习惯行事是我的原则。您对于我几次点题的对比都不重视,只是一味的就‘达赖’一词生气,我很遗憾。

    其次,我在藏区,而且大多时间生活在靠近无人区的牧区;除了鱼以外,我不吃任何肉类,并尽可能地修行心智;明确一下,我不是佛教徒。在我本意中,没有佛教,只有佛学。我的看法是,将其当作哲学来学习——和读尼采、叔本华没区别。至于我的领悟,谈不上精进,但个人也算满意;至少,我现在什么都能听,并能够控制自我情绪。

    再次,我没有看到您邀请我谈论藏学的帖子。
    就藏学,我自己仅仅是个热爱者,远远谈不上学习;因为水平问题,之前几年都只能是和专门研究藏学的人聊天而已。我个人真正有兴趣的是历史文化艺术,但所有的藏学专家(以藏族为主)都提醒我,不要和任何有政治色彩的人、社团打交道,这会影响学习态度。
    我目前的重点是古格的历史问题。
    1630年,或者1635年(又或33年,有争议)古格灭亡之前那纷乱无章的十年,极度繁荣和骤然衰败的交织,是现在学术界公认不能解释的历史谜团。这其中包括宗教斗争,噶举和格鲁,佛教和天主教;宗教和王权的斗争,托林寺大堪布和国王;国家之间的斗争,古格和拉达克的恩怨,拉达克又受制于当时的莫沃尔帝国。
    还有,关于红庙到底是在古格灭亡之前还是之后建的?目前学术界统一的口径是,之前。但一些美术界专业人士,就红庙与白庙,还有山顶的坛城中的壁画做了比较,画派风格迥然不同。红庙从建筑和画风来看,绝对属于后期的格鲁派;但白庙和坛城的建筑及壁画风格就是原来的噶举派。这证明了,大家说的古格瞬然间文明毁灭是有疑问的。
    西藏对于古格的记载非常少,除了对当年郎达玛死后,他的两位王子及其王孙混战半个世纪,结果次妃一派的王孙吉德尼玛衮战败后逃往阿里,阿里原有的地方势力布让土王扎西赞将女儿嫁给他并立他为王,后在吉德尼玛衮的晚年,将领域分封给3个儿子,长子贝吉衮占据芒域,后来发展成为拉达克王国;次子扎西衮占据布让,后来被并入古格;幼子德祖衮占据象雄,即古格王国,这位最年幼的王子,成为古格王国的开国元首;以及再后来后泓期的益希喇嘛、阿底峡大师入藏、托林寺的建成等记载,其他就无多了。
    拉达克王统记对拉达克的记载相对详细,但涉及到古格王国,时间和事件也都有些模糊;况我想阅读通本还有些费劲。
    再因为语言原因,我无法找到当年17世纪安德拉德在印度果阿耶稣会的资料;据说这里有关于古格王国最后时期的记载。

    诸如这样比较学术的问题,我有很多,当然希望能够和懂得藏学的人讨论。

    再有一句话给比目鱼,您不再浏览这里的内容不是我的损失,我只会因为没有学习的机会,或者没有好好宽以待人,才会觉得有损失。

    David,尽管我已经非常注意措辞,但还是引起了争议,十分抱歉;希望您不会太责怪我。

     
  62. sol

    六月 27, 2008 at 7:03 下午

    关于“达赖”这个称呼的使用,我想在提供一个历史资料,以便大家了解。

    我手头有一份“青海玉树二十五族之过去与现在”,这份社会调查报告发表在1935年的“新青海”第1卷,第3期。报告对玉树当时的疆域,经济,教育,宗教等都有描述。在“军事”一节,报告记述了1930-32年中藏冲突发生在青海的战事(该冲突起源于康)。几个涉及达赖喇嘛之处均以“达赖”称之,统观全文,我倾向认为不是贬损用语。报告并录战事结束后“青藏和约”全文,该和约第一条第一句话称:

    朵旦寺管理寺院之堪布,由该寺僧众内自行推举后,准达赖大佛加委。

    由此可见,“达赖”称呼民国亦用,而较正规官方文件中,有称“达赖大佛”之说法。

     
  63. 迷惑

    六月 27, 2008 at 8:56 下午

    To Nirvana

    尽管您对于我对‘达赖’和‘达赖喇嘛’的解释非常生气,但我还要再说一点,流亡政府始终坚称‘汉班禅’这样的轻蔑称呼,您又怎么理解?

    Nirvana提到汉班禅,流亡政府的称呼是因为他们不认同中央政府挑选的班禅。认为他是假的班禅。我听到青海阿嘉活佛说他因为拒绝中央政府的提议让他做班禅的经师,因此逃亡美国。(http://www.youtube.com/watch?v=xTVgGetarts&feature=related) 有阿嘉活佛在中藏研讨会的发言。研讨会似乎是民运办的。

    说起班禅,肯定是比达赖喇嘛的称号来的更复杂的争议了。

    印度流亡藏人看来根本就不认同金瓶掷签的办法。认为这不是藏传佛教中寻找转世朱古的办法。我的问题是如果不认同中央政府金瓶掷签的办法,那么如何解释流亡藏人接受历史上用金瓶掷签的办法挑选出来的班禅喇嘛?

    我碰到过的一位来自藏区的喇嘛,他的看法稍有不同。他认同历史上金瓶掷签的办法,但是认为这次中央政府是作了假。因此结果不算数。

    我看到过的比较中立的看法是因为达赖喇嘛突然提前宣布了班禅喇嘛的人选,并在印度大搞坐床仪式。惹怒了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对达赖喇嘛的人选提议不理不睬,坚持要自己金瓶掷签。并且把达赖喇嘛提议的人选从金瓶掷签的名单中剔除。最后文章的作者就埋怨达赖喇嘛输在事先自己提出班禅喇嘛的人选,而中央政府也不应该擅自在金瓶掷签时修改后选人名单。

    在我看来,是达赖喇嘛和中央政府博弈吧。达赖喇嘛提前宣布了班禅喇嘛,是想摆脱将来自己身后转世的过程免不了要受中央政府金瓶掷签的摆布。达赖喇嘛在不同的场合明确表达如果合谈失败,他注定要在国外转世。这也是给在印度的流亡政府继续斗争下去的精神支柱。

    中央政府坚持要搞金瓶掷签,除了回应对达赖喇嘛自搞一套的愤怒之外,更是要表态中央政府绝对不会放弃对活佛挑选过程的一定参与,其实也就暗示将来中央政府一定会参与挑选达赖喇嘛转世的过程。

    这下可苦了混乱的西藏的藏传佛教徒。根据唯色的博客,似乎不管境内外的藏人都不认同汉班禅。但是我又看到过BBC第4频道中一个《西藏一年间》 (one year in tibet )的节目。是国外的制作人,据说是独立制作的。片子很不错。我看到在片子里面藏人成群结队的欢迎汉班禅的场面。而当地的寺庙的僧人对汉班禅也很尊敬,没有唯色形容的被强迫。

    汉班禅在藏地的认同度一定是很有意思的话题。我感觉即便是藏人,意见也不统一。

    Nirvana 提到的3.14,我也有同感。看到那种被烧后很凄惨的画面和葬身火海的无辜女子,然后再听到达赖喇嘛对国外的记者误导“在拉萨被烧毁的多有色情场所,以及出示汉人军警假扮喇嘛作暴徒的照片,我不由得感觉很荒唐。自此以后,对达赖喇嘛“慈悲和爱”的布道不由得生出一丝言不由衷的异样感。我想很多汉人佛教徒也有与我一样的不适。

    当然也有人会说,达赖喇嘛是受了信息误导,但是如果是真的,事后他明白了为什么也不作任何澄清,默许西方记者把他的此番言论发表在西方媒体上作为对拉萨暴行的开脱。也许是我对菩萨的要求太高?我之所以发转贴就是为此迷惑。

    另外,我没有在藏人中听到过对拉萨死难者的任何歉意。达赖喇嘛在西方的信徒和流亡藏人举办了几次法会,为被中国军队杀害的140西藏死难者祈祷。让我无语,只有叹息吧。

     
  64. er

    六月 27, 2008 at 9:22 下午

    回59,Jackzz, 说实在的,我个人对这种自我感觉占据道德高地,对另外一个群体口诛笔伐的文章实在不怎么感兴趣。我个人的理解是人类由于历史和区域的原因,彼此处于一种隔绝的位置,因而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和习惯。你在判断别人如何如何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带有自己在自己的文化历史关系中形成的判断了。因而你的判断必然是带有自己的主观性的,自己的狭隘性的,因此我个人觉得作为一个所受文化,历史,教育有限的一个人,不要太急切去判断什么,尤其是对整个族群去判断什么。可以去观察,可以去研究,但是判断的话,我觉得实在要谨慎。

    我说一个我自己的例子,几年前我才知道藏人以前,甚至可能现在都是广泛存在的几个兄弟娶一个妻子的做法,从汉文化角度讲,这是一种非常荒谬的行为。但是后来我想,这是我内心受过某种文化的教育,内心自然形成了偏见的结果。其实这种做法,跟一百多多年前,我的太爷爷娶了多个女子做老婆的做法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多偶制婚姻。现代的一夫一妻制度是从西方形成,近代才影响中国的。还有天葬,我的亲戚告诉她不喜欢火葬,因为她觉得火葬的时候会很痛,我想她对天葬估计更加无法接受,所幸是她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如果她知道的话,估计内心的冲击感会更强。

    觉得自己在加拿大这些年,最大的收获觉得人类的文化,价值观,习惯真是纷纭复杂,要以一种宽容的态度去看待对方,你也许无法接受对方的做法,但最少要宽容对方的做法,而不是急匆匆地从自己的价值观念出发,而去判断别人是对是错,是善是恶,是好是坏。其实文化的纷纭复杂,真正到了内心,我倒是觉得人类的共性倒是远远大于差异性,我们有着共同的优点,我们有着共同的需要,我们也有着共同的缺陷。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个人是真诚相信人类是在非洲进化成现代人,然后扩散到全球的,不然差别不会这么小。

     
  65. davidpeng

    六月 27, 2008 at 9:23 下午

    我意识到诸位在这个问题上有失控的可能。

    请体会汉藏关系的复杂性,迷惑这儿提出的每个问题都够讲上三天三夜。我不想把我的博客变成汉人一方,藏人一方的混战的战场。

    我相信,如果我是比目鱼,我想和你辩论,我会抖出从1951开始的陈谷子,把你埋掉。

    如果你的确是想理智地讨论问题,而不是想发泄情感。建议诸位一次集中精力讨论一个问题,而不及其余。

    在目前的情况下,请各位就此休兵。如果有关于达赖喇嘛称呼的问题,请到我刚开的新文章下面去回帖。

     
  66. davidpeng

    六月 27, 2008 at 9:40 下午

    有趣的是,我刚才回头读Buxi的博客,他说

    In most Internet discussions, this is the point where communication breaks down. This is the point where we call each other names, and repeat stereotypes we’ve seen or heard, and bring up old debts that have never been repaid.

    On Davidpeng’s blog, the conversation fortunately didn’t go in that direction.

    苦笑中……

     
  67. er

    六月 27, 2008 at 9:43 下午

    就我自己个人的观点,如果藏人的运动是一种民族主义的运动的话,我想大多数汉族人,包括我在内应该是持一种保留态度,尤其到了一种极端排外的民族主义运动的话,那么只有谴责的态度了。如果藏人的运动是一种为自己的民族争取应有的宗教文化权利的运动的话,我个人是持支持态度的。我觉得唯色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把二者给区别开,她是所以写博客是为了跟汉人宣传,但是她无法摆脱狭隘的民族心理,而上升到一个人道人性的高度的话,说实在,我实在无法认同和支持。

    我个人觉得唯色或者嘉瓦仁波切如果想上升到一个人道主义的高度,而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角度,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出来谴责对汉族普通人施暴的做法。冲击政府,冲击驻外使馆,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毕竟是对政府有意见。但是对在西藏处于在劣势地位的汉人,回族打工仔施暴的做法,坦率地讲是一种赤裸裸的以强欺弱的种族主义做法。是,藏族是弱者,相对政府而言,但是相对于那些打工仔而言,他们又是强者。这种柿子挑着软的捏的做法,确实让人无法接受。另外,施暴了就施暴了,因为每个民族内部都有不懂道理的愤青,都有愚昧的人,这是正常的。但是,最令我诧异和无法接受的是唯色和嘉瓦仁波切这种受过教育的,藏人中的精英分子,对这种暴力的暧昧态度,而不是断绝地加以谴责的态度,坦率的讲非常令我失望。藏人的运动一旦沦为一种民族主义的运动,甚至是极端民族主义的运动,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的。当然有些人可能还是觉得不成功好,因为一直可以利用这种矛盾吃分裂饭嘛!跟某些人吃反分裂饭的道理是一样的。

     
  68. 迷惑

    六月 27, 2008 at 9:51 下午

    我很奇怪,为什么Davidpeng认为我在这里就不是理智的,而是在发泄个人情感。我的上文基本上是在罗列我看到的一些媒体上的信息。

    博主这种主观猜测他人发泄个人情感的言论,真是不敢苟同。如果哪些问题能提,哪些不能提,也请博主事先声明。

    如果比目鱼或是你要开始提从1951开始的陈谷子,言论自由,我不在意你要将我埋掉。如果我的上面的发言使你不爽快,欢迎象唯色一样删贴。但是请别声明自己宽容他人发言。

     
  69. 迷惑

    六月 27, 2008 at 9:59 下午

    同意er的话。本来嘛,藏人在拉萨游行我绝对不反对。对平民下手,无论汉人和藏人,都很过分。

    对这样的行为误导和容忍,不管来自汉藏精英的哪一方,都不是佛家提倡的慈悲和爱。

    既然有人说我发泄情感。索性就此发泄一下。

     
  70. cinasure

    六月 27, 2008 at 10:03 下午

    建议各位在这个时候都消消火气,在比目鱼回来之前,都不要再回帖了,为david博客上快要消失的平和交流气氛默祷吧,我想比目鱼会回来的,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71. davidpeng

    六月 27, 2008 at 10:11 下午

    迷惑:

    我误解了并且使用了不正确的词,我向您道歉。我得意识到这个博客上现在充满了火药桶,遣词造句都得非常小心。

    我没有删贴之意,我的删贴原则很早在某博文中已经说过了。

    而我想说的上面已经说了,如果是想搞清楚问题,您这样的方式没有帮助。如果是想论战,我想您可能会找不到对象。

     
  72. Nirvana

    六月 27, 2008 at 10:14 下午

    回迷惑:
    我提出‘汉班禅’的问题,是希望比目鱼能够明白,在政治斗争中,某些称呼‘显得’轻蔑是很正常的。

    就‘汉班禅’来说,我个人觉得,两位孩子都毁在了政治斗争中!只是现在的‘汉班禅’还有争取被广大藏传佛教徒信仰的机会;而那位更敦曲吉尼玛就很难有任何出头的机会了。
    当年确认十七世嘎玛巴活佛的时候,大家因为正处在怀柔中期,彼此还略微顾全着面子,没有出什么大事。很多境外藏人(包括一些流亡政府的人)都说,境内多少官员,或者僧侣私下把消息通报给达赖喇嘛(这也算衷心的一种变现),所以,达赖喇嘛知道谁谁是嘎玛巴转世,当然,后来也知道谁谁是班禅喇嘛转世。但如果这些人知道,所谓泄漏的事情只是政府为了息事宁人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的事情,又会怎么想呢?
    就我所知,不是每次的息事宁人都能换来平和结局。95年,还沉浸在获得诺贝尔奖的愉快中,并认为也许很快就能有更大收获的达赖喇嘛,单方面宣布了十一世班禅喇嘛的名字,甚至举行某些仪式。我不知道达赖喇嘛有没有考虑过依旧在西藏的更敦曲吉尼玛,有没有想过政府将如何处理?按照他自己91年还是92年写的自传来看,他对中共并不抱什么希望;那这个孩子呢?他的家人呢?他的行为岂不是牵连了一群无辜的人?而这个人甚至应该是达赖喇嘛下世的导师!
    记得er好像原来在唯色的blog上对此有评论,我就不多说了。

    十世班禅当年也是不被认可的,最终的认可是中共和噶厦北京和谈时才达成的;之后一样获得了绝对信仰。虽然不能完全做比较,但有一点,达到证悟是错不了的,这就要看十一世班禅自己了。

    每次想到九世班禅辗转14年,最终不能回到驻锡而圆寂于玉树,就感慨政治的冷酷!有多少人,尤其是藏人,敢于承认,十三世达赖喇嘛当年就是要削权班禅统一卫藏权利呢?又或者,那许多往来的信札函件,措辞日趋由平等到隶属,因为质疑也可以研究一下呀?但面对的是达赖喇嘛——不能!甚至早就有千般万般的‘好心人’把责任推到了下人身上;更离奇者,竟然直接混淆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政治关系,以使削权事件变得顺理成章。这就是我说的‘无辜的完美’。但我更愿意相信,凭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坚强意志,铁的手腕(尤其是1912年从大吉岭流亡回来),他就能统一西藏的政权。如果不是因为中共,大家以为现在还会有班禅在西藏吗?

     
  73. 迷惑

    六月 27, 2008 at 10:55 下午

    David,我没有要和谁论战的意思。本来中藏的历史,就不是双方论战就能搞清楚的。另别提我们老百姓之间的争论了。

    至于从故纸堆中找到有利于自己观点的论据,双方的官方学者已经翻过很多次,也看不见问题有什么明了和近展,就别提说服对方。

    政治是极为功利和冷酷。当事人对历史事件的描述,后代人对历史材料的保存,收集,解读和再解读,都受其观点,立场,情感的局限。我有时候倒更愿意相信统计数据胜过主观描述。但是一样,统计数据的形成也可以双方各执一端。比如这次在拉萨死亡的人数。

    我感觉到自己唯一能做的尽量将各种媒体上看到的信息罗列出来。并且考虑它的来源的可靠和描述人的立场。

    最后还是同意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原则。

    如果有冒犯他人之处,也请谅解。也许我们的观点,立场,情感本来不一样。

     
  74. tangbuxi

    六月 28, 2008 at 4:44 上午

    David,

    确实有点可笑。我刚刚表扬此地的和谐气氛,回来一眼杀气腾腾。很遗憾。

    不过我还是必须说,我比较赞同迷感的观点,也不觉得他说的话有任何不适当,不礼貌之处。我觉得基本尊重是有效对话的前提,不过如果我们完全避免有争议的论题,是否消灭了对话的意义?

     
  75. 迷惑

    六月 28, 2008 at 6:11 上午

    绝对没有杀气腾腾。我其实很喜欢看David peng的网站,早在一两年前就开始经常关注了。 他翻译的书曾经读过很多次。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思考中藏问题。尽管这个过程不乏困惑,挫折,无能为力。

    这样的深刻的中文博客不多见。还是希望自己的言论能保持这个网站的和谐。

     
  76. 我不叫达赖

    六月 28, 2008 at 11:15 上午

    喇嘛叫不得,叫成达赖喇嘛还是令他不爽。

    你在怎么绕,在普通汉人眼中,达赖就是名字,喇嘛就是职业,达赖喇嘛就等于就如XX先生、XX师傅一样。

    其实,在FQ人群,真正的贬称不是达赖,那叫大癞蛤蟆。

    对外在的名号如此之执着,跟佛教教义相隔何止万里.

     
  77. 雪红雪白

    八月 1, 2008 at 5:12 下午

    Jackzz Says:
    兰德公司的这篇垃圾报告,种族歧视倾向明显
    ******************************************

    兰德公司根本没有这篇报告,一望可知的愤青伪作,都无法作出正确判断,这对“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整体素质并不比任何一个民族差”这样的判断,是个打击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