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比目鱼&Nirvana&Sol: 对达赖喇嘛的称呼

27 6月

达赖喇嘛的不同称呼 

达赖喇嘛,Dalai Lama,英语的尊称是: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藏语的敬语是嘉瓦仁布切,昆顿或益西罗布。

达赖在蒙古语是的本意是海,引申为智慧如海。达赖喇嘛已经是简称了,全称是: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喇恒喇达赖喇嘛。

嘉瓦的意思是尊者,类似于汉语的先生,但在藏语的语言环境中一般只用于称呼影响很大,修行很高的僧侣。仁布切是梵文,意思是珍稀。因价值观和情感取向的原由,藏人对精神领袖的感情是极其喜爱,所以用珍稀来表达。

昆顿意译为陛下。益西罗布也是珍稀之意。这三个称呼在藏语中是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专门称呼。如果是非信徒,非藏人,称呼达赖喇嘛为嘉瓦仁布且类似于称呼先生。

藏汉对不同说法的应用情况和感受

藏人一般不称呼达赖喇嘛,因为这是封号,是官方称呼,藏人这样称呼显得见外。其二是因为这样称呼显得直呼其名,犯了名讳,所以对藏人来说,是不礼貌的。而藏人一般对“达赖”这样的称呼非常反感。由于中国政府广泛使用“达赖”或者“达赖集团”,比目鱼认为,

达赖是中共术语,对达赖喇嘛的蔑称,此蔑称让藏人极为反感。……想起达赖这个简称,不由得马上想起中共殖民西藏,将西藏搞成这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汉人认为达赖喇嘛是尊称,又不愿意使用这个尊称,何不使用“藏族的达赖喇嘛”或你们的达赖喇嘛这样的称呼(汉语应叫贵达赖喇嘛)?这样,藏汉双方心理都可接受。

普通汉人可能没有这种感受,Nirvana认为

达赖喇嘛,对于普通汉族来说,是可以分解成‘达赖’及‘喇嘛’两个词;大多数人认为,‘达赖’就是名字,而‘喇嘛’是身份;他们对于‘达赖’名字的来源,以及其中经过了多少简化并不清楚;当很多汉族人不认同达赖喇嘛的‘喇嘛’身份时(例如,大多数汉人觉得喇嘛就不应该参政),觉得就可以省略。

同时,做为和藏人交往较多的汉人,Nirvana能够体会藏人的民族感情

比目鱼所说,对称呼达赖喇嘛为‘达赖’的人和国家都会不接受,我出于民族情感完全可以理解;这也几乎是藏族人的整体倾向。而我尽量都使用达赖喇嘛称呼的原因也在于此。

在Buxi处,台湾网友Ma Bole介绍了台湾的情况

在台湾,称“达赖”和称“达赖喇嘛”一样普遍,但是台湾的社会和宗教环境不同。台湾社会的宗教气氛很浓,到处都有教堂,佛教和道教的庙宇,而且达赖喇嘛的身份是个受尊重的宗教人物。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在台湾,即使“达赖”这种称呼也比较普遍,却没有像在大陆这样具有明显的贬义的原因吧。

而Nirvana则给出历史上使用“达赖”的情况:

无论达赖,还是达赖喇嘛,都不是中共术语;早在清朝就有这样的简称,在清政府给藏政府(不同时期的藏政府有不同称谓,权利分配以及掌权人的称呼也不相同,但行文主要下发至藏政府,而不是达赖喇嘛)的各种文件中,根据当时的情况(也就是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对达赖喇嘛有不同的称呼。现在简单说一下,在不太好的情况下,清政府往往直接使用‘达赖喇嘛’一词,在康熙和乾隆时期,因为西藏发生了不少战事,行文中还多少有些对达赖喇嘛或藏王的责斥(当然,用词肯定比张某人谨慎。)。甚至有过达赖喇嘛因为行事不利而被迫离开布宫迁至他处反省(这样的解释比较通俗,而当时事情的发生及行文肯定都是很婉转迂回的)。不过温和时,清帝也会使用‘佛爷’等类词汇称呼达赖喇嘛,毕竟达赖喇嘛是清帝昭告天下的‘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

Sol给出一份历史资料:

我手头有一份“青海玉树二十五族之过去与现在”,这份社会调查报告发表在1935年的“新青海”第1卷,第3期。报告对玉树当时的疆域,经济,教育,宗教等都有描述。在“军事”一节,报告记述了1930-32年中藏冲突发生在青海的战事(该冲突起源于康)。几个涉及达赖喇嘛之处均以“达赖”称之,统观全文,我倾向认为不是贬损用语。报告并录战事结束后“青藏和约”全文,该和约第一条第一句话称:

朵旦寺管理寺院之堪布,由该寺僧众内自行推举后,准达赖大佛加委。

由此可见,“达赖”称呼民国亦用,而较正规官方文件中,有称“达赖大佛”之说法。

班禅大师和其他藏族称呼

班禅的全称是:班智达千波,班智达是梵文,意思是智慧,千波是藏文,意思是大(藏文一般将形容词放在名字后面),班禅的汉语意译是大学者,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全面的称呼。班禅,比较正规的称呼,汉语是班禅大师,藏语是班禅仁波切。

自1980年代末,藏人学者开始提出某些汉语翻译不准确,应给与纠正,其中:喇嘛教-藏传佛教,黄教-格鲁派,花教-萨迦派,白教-噶举派,红教-宁玛派等等。

喇嘛一词,本来不是藏语,在藏语的语言环境中很少使用。在藏语中,和尚不被称为喇嘛,而是扎巴,意思是学生。和尚的敬语是古秀啦,意思是先生。高僧称仁布且。对于汉人来讲,这些词都有准确的汉语对应词,直接用和尚,高僧完全可以。称呼喇嘛不合适。这也是藏人从不称呼达赖喇嘛的一个原因。

活佛一词是个误解词。藏语中没有活佛一词,藏语叫朱古,意思是化身或应化身;而且朱古一词不是称呼,这个词表明一个僧人是应化转世而来。比如,从来不会有人称呼:达赖朱古。汉文书籍上这种误称很常见,如热振活佛,贡唐仓活佛等等。个人感觉,称热振大师,热振高僧都可以。如果这个僧人是寺院主持,称某某主持,是很准确地称呼。

Advertisements
 
3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27,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33 responses to “比目鱼&Nirvana&Sol: 对达赖喇嘛的称呼

  1. cinasure

    六月 27, 2008 at 9:28 下午

    菩提本无树。。。

     
  2. sol

    六月 27, 2008 at 10:02 下午

    提醒一下大家,如果需要,可以将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作个备份。虽然最后搞得有些不愉快,但也许正是在这个比较敏感的话题上真情实感的流露,才使得这次讨论难得的深入详尽。

     
  3. davidpeng

    六月 27, 2008 at 10:13 下午

    我的博客现在每周进行手工备份。

     
  4. sol

    六月 27, 2008 at 11:05 下午

    David, 我把你的总结又扫了一遍,那位台湾网友是Ma Bole,你给写成Ba Bole了。。。。

     
  5. unifolie

    六月 28, 2008 at 7:37 上午

    看了半天才算是看出点门道了,简单说来,汉方不愿称呼“达赖喇嘛”,而称之“达赖”,是对达赖喇嘛身份的不认同,表达一种轻视。
    对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不管达赖喇嘛和中国关系如何,他的存在和地位是历史形成的,达赖喇嘛就是达赖喇嘛,称呼应尊重藏人的感受。相像一下,喜欢他时,称之为“达赖喇嘛”,不喜欢他时,就是“达赖”,这样做,是否太情绪化了?虽然“喜欢”这种情感不能强迫,是自愿发出,但尊重他人是义务,是必须的。你喜不喜欢别人是你自己的事,但你必须尊重他人。
    我觉得这个问题比较简单,讨论的价值不大。

     
  6. cinasure

    六月 28, 2008 at 12:25 下午

    跟在unifolie后面谈谈。

    我觉得这个提法有些偏差:【汉方不愿称呼“达赖喇嘛”,而称之“达赖”,是对达赖喇嘛身份的不认同,表达一种轻视。】

    类似的称呼,其实不是“支那”,而是之前比目鱼提到过的一个:“中共”,也许有人会说,中共自己都叫自己“中共中央”嘛,没错,这就像“喇嘛”一样,加与不加,会让人觉得态度不一样。在以前,听到“中共”一词,一般都会认为是“蒋帮”或者“美帝”的轻视,嘲弄口吻了,在红色年代,要是哪个中国人敢用这个词,还不被打倒在地才怪呢。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也捡起了“中共”这个称呼,不见得就是“轻视”的语气了。

    是否是轻视,不能只看称呼的变化,现在很多中国人出国很给中国人丢脸,有时候能在别人嘴里很轻蔑的吐出“中国人”几个字,你又能有什么感想呢?如果那些抹黑分子在全世界把中国的脸都丢尽了,到处都是轻蔑的“中国人啊,中国人!”这样的感叹,那我们是不是要更改国名呢?

    而对于宗教领袖的敬称和简称,竟会造成如此之大的风波,我想有一句话最能说明问题“语言是一切误会的根源”,藏语和日语韩语一样,有非常发达的敬语系统,而在汉语英语里面,敬语并不发达,(敬语的消失,我想并非某个民族对他人失去敬意,实际的原因,应该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在汉语环境里面,“毛主席”“胡主席”一词会让人联想到个人崇拜,大部分人仍然直呼其本名,要肉麻或者调侃一下的,可能会选择“胡哥”这个词。而我在四川藏区,接触到一些普通藏人在用汉语交流的时候,并没有遇到排斥这个略称的问题,相反,他们也在汉语中使用这个略称,当然他们在用藏语提及时,肯定是使用藏语中最普遍的称呼。当然有人会说这是些丢掉了民族文化的藏人,被汉化的藏人,这个,我没有调查研究过,不敢强烈否定。

    另外联想到汉传佛教的“菩提本无树”和藏传佛教的“翻转法则”(是有这么个法则吧?),我想佛教的真谛并不是教人拘泥于形式的吧。

     
  7. sol

    六月 28, 2008 at 12:45 下午

    “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也捡起了“中共”这个称呼,不见得就是“轻视”的语气了。”

    您这个理解,是不是有偏差啊。。。

     
  8. unifolie

    六月 28, 2008 at 1:18 下午

    哦Cinasure,那句话不是我的意思,是前面的网友Nirvana提到,3/14以后普通汉人和一些藏人不愿认同达赖喇嘛的喇嘛身份,叫达赖喇嘛为“达赖”。

     
  9. davidpeng

    六月 28, 2008 at 3:47 下午

    说起“中共”,我逐渐不用这个简称了。

     
  10. cinasure

    六月 28, 2008 at 5:35 下午

    【比目鱼 Says:包括我个人,如此厌恶中共,在措词上都是中共,共产党中国】

    从上面这句话我可以解读到虽然比目鱼讨厌某党,但是仍不能得出他轻视某党的结论,SOL,请问我这样理解有偏差吗?

     
  11. Nirvana

    六月 28, 2008 at 9:22 下午

    答unifolie:
    我说,是我自己在3.14号事件之后几天和藏人朋友聊天时,经常直接用‘达赖’一词,而没有像以往使用‘达赖喇嘛’;当时的心情我也描述过了;我的藏族朋友没有不理解我,而我也没有把这样的情绪延续;因为我个人不赞同对某事某物某人持续性地保持某种不积极的态度;
    至于别人,我管不了;

    现在想说的是,对于某些藏人的‘为我独尊’的心态,我的确难以理解;这个世界上太多民族问题,可国际的关注,和国内政府为了‘和谐’而采取的过分且并不非常适宜的民族政策,造成了目前,在任何地方,如果对藏人有异议,马上就会招来不少责难;而某些藏人自己,也理所当然地坚持了自我具备‘无辜的完美’的信条,来对待别人;我个人觉得,是不是应该正视一下这个问题呢?

    有不少汉人在唯色的博客上表达了对藏人的理解,可得到的大多答复是,类似‘我们不需要你们的怜悯,你们这些被奴役惯了的人也不能理解我们什么,你们知道什么叫信仰,什么叫自由?等’;
    我个人的看法是,没必要表现出多余的同情、理解和怜悯;每个民族都是平等的,至少在民间的交往,没有谁比谁更尊贵;缺点和优点也是并存的,大家都需要肯定优点和正视缺点,不用怕伤害而遮遮掩掩;这样对哪一方都不公平;
    无论什么民族,是不是可以首先把自己当一个能和别人一样平等的人来看呢?既不优越,也不谦卑;难道这样正常的交流不好吗?一定让自己比别人敏感、脆弱、易受到伤害,这和现在的社会恐怕有些格格不入吧?

    前几年,著名德国汉学家(顾彬)对中国文学界提出了严厉批评——他认为,中国文学之所以不能走向世界,是因为大多中国作家只会一种语言,或者不具备使用第二语言阅读,甚至写作的能力。这样的批评当时曾经引起文学界内的广泛异议,类似民族主义的言论甚至都曾经出现过。但就我个人来看,何必这么敏感呢?好作品、经典作品,和奖项没有必然联系;与其整天关注别人对中国文学界的批评,不如自己多花些时间写好东西,让懂得中文的人获得更多好作品的享受,不是更好吗?
    再说,唯色今年刚刚获得挪威什么自由言论奖,这就一定证明她是自由言论的捍卫者,或者佼佼者吗?想来大家都心里明白。

    总而言之,非政治的,民间的交往,能不能不那么敏感,能不能宽容些?

     
  12. jackzz

    六月 28, 2008 at 9:47 下午

    Nirvana说得很好,目前很多藏人身上确实体现了敏感、脆弱与文化优越感并存的现象,将民族矛盾的发生完全归因于中国共产党的“迫害”与汉人的低素质;而汉人与他们交流的时候要么过于小心、什么都不敢说,要么过于愤怒、容易带来争吵。

    这与最近几十年国内政策的误区,国外舆论的过度关注与炒作是有很大关系的。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不是好事,我还是坚持我以前的看法,我们与藏族朋友交流看法的时候应该理性而又坦率,在尽可能不伤害藏人感情的前提下心平气和地提出我们的看法,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13. er

    六月 28, 2008 at 10:25 下午

    Nirvana,我的感觉是藏人长期处于一种相对隔绝的环境下,实际上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所受到的冲击感,甚至挫折感,远较长期短短续续和外界有持续性交往的汉人要强很多。有一句不知道是不是不恭敬,藏人们给我的感觉特别像一个个孩子,高兴,愤怒马上就流落出来。这个和汉人要求克制自己的情绪,喜怒不形于色,宰相肚里能撑船认为是成熟的表现,是很大的不同。所以,汉人让人感觉城府深,复杂,藏人让人感觉城府浅,比较简单。当然,这个应该是带有许多偏见的。

    关于敏感,脆弱,和文化优越感,我倒是觉得这其实是内在深刻的民族不自信的表现。其实汉民族里面也有这些现象和特征,不过没有那么强烈而已。其实,天下对自己文化最自信的应该是美国人,所以随便让大家乱骂。其实中国周围的韩国,日本都有类似的特征。应该说这种心理特征和民族的危机感有关,藏民族内部的危机感应该远较汉民族要强的吧,由此带来了深刻的不安全感,于是生长出敏感,脆弱和文化优越感?

    跟比目鱼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他问为什么汉族人中有不少人彻底批判汉文化,彻底厌倦汉文化。我想藏人估计很难理解为什么鲁迅,柏杨这种把汉文化和汉人批评得一塌糊涂的人为什么还会被汉族人所尊重,甚至所推崇。我想无论我们这个汉文化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但是至少如果我们对于批评者是宽容的话,那么这始终意味着我们有机会改善,有机会提高。我不知道比目鱼是不是理解了我的看法。我不知道,藏人中如果出了藏人的鲁迅,藏人的柏杨,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最后,要向Nirvana请教一下,中国的藏学研究在世界上是大致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和地位。我记得藏学好像德国和美国都挺强的,印度不知道怎么样?大致介绍一下,就可以,不必太长,因为肯定很复杂。

     
  14. Nirvana

    六月 29, 2008 at 12:00 上午

    回er:
    简单说吧,个人感觉,德国在纯艺术和宗教方面比较深入;美国以近代藏族人文历史为主要方向;英国也是很强的,而且涉及比较广泛,也许因为某些历史原因,相对比美国谨慎些;印度以流亡藏族的研究为主,个人感觉,就历史,尤其是要涉及到中国的时候,不乏混淆概念之说;当然,这个在中国也不少;
    以上说的都不是绝对,对西藏的任何事情,我都要强调个人的‘主观性’和‘片面性’,一旦以一言蔽之,那就是给自己‘上套儿’;希望您理解;
    关于中国藏学研究,真正学术界还是比较认可的;那种把中国藏学研究全部打入中宣行为的言论很不负责任;就我个人所知,相当多的中国藏学专家(藏汉都有)和国际上有着频繁的交流,只是国内和国外没有过多地报道过而已;

     
  15. Nirvana

    六月 29, 2008 at 1:16 上午

    另,‘请教’一词以后就不用了,大家都是在学习:-)

     
  16. unifolie

    六月 29, 2008 at 1:39 上午

    各位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还有另外一点感受。为什么汉藏交流容易卡壳,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藏人对中国的不认同感所至。
    在藏时我认识一位平民出身的,相当级别的藏族领导,因为在布达拉宫广场上竖国旗,和平解放纪念碑,这些标记和布达拉宫正面相对,使这位领导感情上变得很激烈。藏人对此好像普遍持反感态度。为了保卫这个纪念碑,我的印象中一直有武警24小守护?(印象不太深了,不敢肯定)
    我觉得汉藏民间交流的基础较脆弱,受制于政治因素。汉藏交流卡壳,我感觉主要因素还不是藏人感情脆弱,像小孩,太自尊等等。

     
  17. sol

    六月 29, 2008 at 1:54 上午

    unifolie, 我可以问一下这位藏族干部大概的年龄吗?我之所以有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在唯色处看到一个甘孜州五月的通缉令(与3/14有关),我注意到年龄是这样分布的:

    1940年代生人:1人。
    1950年代生人:5人。
    1960年代生人:11人。
    1970年代生人:10人。
    1980年代生人:9人。

    36个人中有30个人都是60年以后的。

    我在想年龄会不会和国家认同有关,人的年龄影响他经历的社会和政治环境,进一步影响他的政治观念(有点像社会科学中说的cohort effect吧).

     
  18. unifolie

    六月 29, 2008 at 2:18 上午

    1962年。

     
  19. 迷惑

    六月 29, 2008 at 4:17 上午

    -各位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还有另外一点感受。为什么汉藏交流容易卡壳,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藏人对中国的不认同感所至。-

    我对unifolie的观察也有同感。对流亡藏人来说,他们很讨厌你称呼“中国西藏”或者“西藏”。必须称为 “tibet”,或者藏语博巴。而且必须清晰的并列“中国”和tibet。 如果搞混在一起,经常招致他们的反感抵触。开明一点的藏人会反复跟你解释,在藏语中,他们对中国的称呼是不包括博巴的。

    藏人中这种对中国的不认同,和汉人中普遍的大一统情节,真的针尖对麦芒的矛盾。从感情层面上来说,的确阻碍了民间和官方的对话。

    比如达赖喇嘛对汉人的声明中因为英文的版本中并列使用china and tibet,结果被很多汉人不接受,视为他具有独立倾向,尽管达兰萨拉看来是精心准备过整篇文章的措辞,意图赢得民间汉人的认可。

    官方也因为疑惧流亡藏人对中国的不认同,而多次推延对话。如果达兰萨拉确实是想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解决问题,从他们的方面来说,应该在学校的意识形态教育中如果不能培养,至少是有意识地削弱对中国的不认同。这是我认为的他们可以做到的妥协举措。但是从他们的感情上来讲很难做到。

     
  20. 迷惑

    六月 29, 2008 at 6:15 上午

    汉人觉得藏人感情自尊,除了对中国的不认同,还来自于藏人心底深处的受伤害感。- 他们记忆中文化大革命破坏当地寺庙,中共历史上强力镇压闹独立的僧尼,以及现在藏人的宗教和文化在外来影响下的没落,对未来可能被汉化的命运的抵制,对与汉人移民在市场竞争中不适应。林林总总,造成藏人感情上极端自尊,对自己传统宗教和文化反而生出要强烈维护它的优越感来。

    大家谅解吧,其实只有处在弱者的地位上,才会有感情上极端自尊。这种感情上自尊,在我们对西方文化时,汉人也会有所表露。

     
  21. 迷惑

    六月 29, 2008 at 6:15 上午

    汉人觉得藏人感情自尊,除了对中国的不认同,还来自于藏人心底深处的受伤害感。- 他们记忆中文化大革命破坏当地寺庙,中共历史上强力镇压闹独立的僧尼,以及现在藏人的宗教和文化在外来影响下的没落,对未来可能被汉化的命运的抵制,对与汉人移民在市场竞争中不适应。林林总总,造成藏人感情上极端自尊,对自己传统宗教和文化反而生出要强烈维护它的优越感来。

    大家谅解吧,其实只有处在弱者的地位上,才会有感情上极端自尊。这种感情上自尊,在我们对西方文化时,汉人也会有所表露。

     
  22. 迷惑

    六月 29, 2008 at 6:47 上午

    达赖喇嘛之所以对藏人成为一个敏感话题,还是来源于藏传佛教传统中弟子对自己上师的回护。藏传佛教中极重师承,一旦建立的上师和弟子的关系,真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听过堪布索达吉喇嘛讲过 (堪布索达吉是少见的能将藏传佛教介绍给汉人,特别是汉人中的知识分子的藏族僧人),弟子要如何维护和上师的关系呢,如果有人对你讲上师的坏话或是对你的上师不敬,请就此远离此人。如果情况不允许,可以将自己的耳朵捂上以不受此人的影响。

    在藏传佛教中,一旦接受灌顶,就是认定了上师和弟子的关系。无上部的灌顶中更要守密乘十四戒 ( 对怎样侍师有更严格的要求,这么说吧,就是上师说过太阳是东边出来的,弟子不能说是西边出来的。)

    达赖喇嘛现在给流亡藏人和西方信众灌顶,每次规模都起码在千人以上。现在每年达兰萨拉每年都有好几次无上部的灌顶。在传统上,无上部的灌顶是很珍贵的,原来不是每年都有的。

    所以,如果在藏人面前稍为提到一丝对达赖喇嘛的不同的看法,很容易招致那个藏人再也不愿意跟你多讲真心话。原因就在于此。这也是中藏对话卡壳的一点。

     
  23. unifolie

    六月 29, 2008 at 7:03 上午

    从唯色的博客到这个博客,网友们探讨了不少藏人对西藏的期待。还有一个话题同样有趣,从汉人的视角,西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感觉在西藏,哪些作对了,哪些做错了,哪些方面应改进,哪些方面要加强,哪些方面应放弃?我们对藏人的期待是什么?我们希望藏人怎样合作?西藏的前景如何?20年后,50年后,100年后?

     
  24. er

    六月 29, 2008 at 7:48 上午

    确实是这样的,原先有共产主义做导引,共产党政权尚占据道德高地,如今的政权已经无道德正义感来支撑了。去寻求民族主义嘛,那也只是汉族的民族主义。就是说,统治的内在已经空洞化了,只剩下外表的武力强权来控制,这不能不说是很大的失败。可以民族地区,是如果共产党政权最薄弱的地方,矛盾最容易暴露的地方。

     
  25. unifolie

    六月 29, 2008 at 8:47 上午

    的确是这样。记得我和er及其他网友在唯色的博客上与蒙古人论战,之后我提到藏人内部没有实力,惹着一位藏人生气了。很长时间没上博客,到了3月份就突发西藏3/14事件。计划没有变化快。
    对汉藏关系,我个人无法抱乐观态度。总觉得潜在的矛盾太多。

     
  26. er

    六月 29, 2008 at 1:46 下午

    西藏应该是一个自由的,宽容的,和谐的,理性的,和平的社会。藏人应该能在各个方面得到自己发展的机会,有机会根据本民族特点决定本民族事务。

    做对的事情有,开展基本的教育,医疗,建设基本的工业,交通设施,发展科学。

    做错的事情,发动文化大革命,拆庙,“平叛”的扩大化了。

    希望藏人能够理性考虑问题,一切从现实出发,追求自己民族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是成为别人的工具。

    西藏的前景应该是悲观的,普通人可能自觉不自觉地都会被卷入,这应该是最大的悲哀。

    民族主义是一剂毒药,吃进去很爽,立马能把愚众给抱成团,但却是一剂毒药,吃多了,吃久了,必然反过来伤害自己。

     
  27. cinasure

    六月 29, 2008 at 2:04 下午

    人至察则无徒,各位说的太直白了,还会有藏人来听吗?

     
  28. cinasure

    六月 29, 2008 at 2:04 下午

    人至察则无徒,各位说的太直白了,还会有藏人来听吗?

     
  29. unifolie

    六月 29, 2008 at 2:04 下午

    我想探讨对西藏现状的看法。分五个问题。
    目前政策的利弊。
    如果藏人失去本民族语言,文化,宗教和价值观,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西藏,应扶持何种文化?
    如果政策需要改进,具体在那些方面?
    怎样让各方满意?政府,藏人,国内藏人,境外藏人,汉人,个体汉人和工薪汉人?

     
  30. unifolie

    六月 29, 2008 at 2:09 下午

    哈哈Cinasure,你的话真有意思,看了我忍不住笑了!藏人又不傻,不说直白反而弊多利少。双方摊出底牌,反而交流更有效,更容易。漂亮媳妇和丑媳妇,总之都要见公婆。

     
  31. cinasure

    六月 29, 2008 at 5:14 下午

    「人至察则无徒」也许比喻的不太恰当,我并不是说不需要直白,但毕竟还是要看环境和对象的,有时候非常理性的内容,反而无法交流,并不是理性并完全正确的内容就能得到好结果,你必须考虑交流者的反应,你摊出底牌,对方必须是与你相同理性的人。
    藏汉自身的确有很多各自的缺点,我并不认为直接赤裸裸的指责对方的缺点就能让其三省自身。
    【如果在藏人面前稍为提到一丝对达赖喇嘛的不同的看法,很容易招致那个藏人再也不愿意跟你多讲真心话。原因就在于此。这也是中藏对话卡壳的一点。】
    有些话题,的确会引起对方的反感,且不论谁有理谁无理,反感是事实,如果坚持认为自己有理,那么就觉得“总之都要见公婆”,那么就认为可以坚持自己的直白,而反复的引起对方的反感,那是否也是一种“不尊重”呢?所谓“尊重”,不是形式主义的,只纠缠于什么略称敬称而已的。

    有一个故事可以参考一下:

    ——-

      有三个程序员在一起发现了一个错误。

      第一个程序员是一个新手,他马上表态:“不好意思,我马上检查一下,可能是我哪里搞错了。”

      第二个程序员是个老油条,他说:“绝对不是我的错,我敢保证是微软的bug。微软也太不负责了,开发的产品也太臭了。看吧,当初我就说过,这不歇菜了吧!”

      第三个程序员是他们的头儿,他说:“我刚才检查了一下,是微软的一个bug。不过,我们可以换一个办法,绕过这个问题。”

      同样的一个问题,三个人,三种处理方法。

      第一个人,还没有做检查,自己就胆怯了。为何胆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做后盾,自己没有信心。混乱中,盲目下结论。自己吓自己;

      第二个人,知识上自信满满,他能分析出问题,但是,他只是在乎的是自己能否控制,只要不是他的问题,其他的问题,管他的。反正又不是我的错;

      第三个人,核实了问题,也找到了问题所在。他没有去抱怨微软,他知道,就是抱怨了,微软估计也不会搭理你。他把重点集中在寻找解决方案上。

    —————————–
    我们有没有办法务实的,有效的绕过藏汉交流中一些瓶颈?

     
  32. cinasure

    六月 29, 2008 at 5:39 下午

    寻章摘句,这几句话都是值得在讨论藏汉关系时思考的:

    7. 在较量中,情绪激动的一方必居于劣势。

    8. 假如某人暗中对你做了坏事,你最好佯装不知。否则,只会增加他对于你的敌意。他因为推测到你会恨他而愈益恨你了。

    9 .
    真诚如果不讲对象和分寸,就会沦为可笑。真诚受到玩弄,其狼狈不亚于虚伪受到揭露。

    10. 人生中的有些错误也许是不应当去纠正的,一纠正便犯了新的、也许更严重的错误。

     
  33. er

    六月 30, 2008 at 12:07 上午

    我想问一下大家,胡锦涛他们对西藏的形势应该是很了解吧?而不是被少数人蒙蔽住了。

    unifolie,你先提出你的看法啊,你对西藏也比较了解了,应该能说的东西多一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