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瓮安、周正龙和网络民意

29 6月

今天网上有两个非常热点的事件,一个是贵州瓮安发生的民众骚乱,另一个是今天上午的陕西省政府新闻发布会公布,周正龙伪造虎照,涉嫌诈骗犯罪。

在今天的中国,网络无疑成为信息传播最有效的手段之一。瓮安事件发生之后,迅速有网民将事件的相关情况,照片,上载到互联网上。政府的网警机器也迅速行动起来,即时删除了网友上载的这些贴子。东南西北博客保存了天涯网站即时截屏,在东南西北博客上能看到更多瓮安事件的相关消息。

到目前为止,天涯上除了一篇“为李树芬小姐默哀”的贴子(这个贴子也很快被删除)之外,其他的相关贴子全部删贴。愤怒的网友把天涯上所有有关贵州的老贴顶上来(又称挖坟),以另外一种方式发泄不满。新华社仅仅发布了篇很短的报道,非常类似发生此类群众事件的官式新闻:

新华社贵州瓮安6月29日电 贵州省瓮安县城28日下午发生一起围攻政府部门的打砸烧事件。

    据当地警方介绍,28日下午,一些人因对瓮安县公安局对该县一名女学生死因鉴定结果不满,聚集到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在县政府有关负责人接待过程中,一些人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县公安局、县政府和县委大楼。随后,少数不法分子趁机打砸办公室,并点火焚烧多间办公室和一些车辆。

    事件发生后,贵州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立即指示要求尽快妥善处置。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崔亚东迅速赶至事发现场,指导当地党委、政府处置和平息事件。至29日凌晨2时,围观人员缓慢散去,事态没有进一步扩大,瓮安县城秩序目前已基本恢复正常。

此事的发生,和周正龙事件一样,再次让人看到中国互联网发展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影响。不妨回顾一下,胡锦涛刚刚在人民日报的社考察时的讲话

必须坚持党性原则,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把体现党的主张和反映人民心声统一起来,把坚持正确导向和通达社情民意统一起来,尊重人民主体地位,……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提高时效性,增加透明度,牢牢掌握新闻宣传工作的主动权。……互联网已成为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我们要充分认识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的社会影响力,高度重视互联网的建设、运用、管理,……

中国共产党的官式文章一般都是比较难以理解的,高大全,说了半天你可能也不明白他到底重点在哪。在瓮安事件中,我看到“正确把握了舆论导向”,找不到这个导向怎么跟“通达社情民意”统一起来(可能在“内参”上统一了)?中央媒体的“权威消息、时效性、透明度”完全阙如,主动权不知从何说起,倒是鲜明地看见了对“互联网的管理”。

在今天对周正龙事件的报道后,央视发表了一个值得回味的简评:

一个农民拙劣的造假行为演变成全国所关注的打假风波,而一场闹剧的结局恐怕是造假者以及轻率发布消息的陕西省林业厅所始料不及的。“正龙拍虎”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的成语,成为蓄意造假和欺世盗名的代名词。而华南虎照片真相逐步被揭示的过程,也是科学战胜伪科学,舆论监督战胜武断认定的过程。

网络民意和舆论监督,在瓮安能起到什么作用?

Advertisements
 
1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29, 2008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12 responses to “瓮安、周正龙和网络民意

  1. gjj

    六月 30, 2008 at 12:59 上午

    我从瓮安出来多年,我相信瓮安人民。巧合的是我曾经在现任瓮安公安罗局长以前做派出所所长的地方呆过,那时候,那里红灯区何等繁华,保护费都有两帮人轮着收。多的没有到实地看见。我相信,这是一次政坛上相当于8.0级以上的大地震,腐朽的的终将垮塌,我们的党必将组织好这场抗震救灾,还人民一个充满信心的未来,人民又希望才能有未来!
    到瓮安的路在走,到瓮安的云在飘,到瓮安去,看看真实的,做做能做的。
    瓮安座机电话0854-262****
    手机号码网上查字段拨打

     
  2. 六月 30, 2008 at 7:34 上午

    周老虎不过只涉及一只“无关痛痒”的老虎,得到真相都需要一年的时间。
    何况人命关天呢?
    瓮*安,涉及到公仆/县长/公子党/强*奸/抛尸/公安/殴打/开枪……真相?那是一种奢求。

    有一种真相,在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永远不可能大白于天下。

    网民不是万能的。“功夫墙”的功夫却远远超过“神龙战士”,无敌封锁,谁与争锋?!

     
  3. davidpeng

    六月 30, 2008 at 9:56 上午

    网络民意的作用在现阶段,可能没有到能够迅速探知真相的地步。特别是对于这种疑似当地势力很强大的地方。

    但是,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民意,无疑暴露了事件,给政府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如果在互联网之前的时代,这种事件不可能造成全国性的影响;而现在,基本上关心时事的网民,都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在类似的黄静事件,大竹事件中,网络民意绝对在事件的解决方面起到了某种作用。在目前的时代,也许县委书记或某些核心官员能够在政界一手遮天,但是互联网,给类似的黑幕捅开了一个缺口。

     
  4. aigo

    六月 30, 2008 at 11:35 上午

    这一次我的心真的很痛,为什么我以前一直欺骗自己?一直欺骗自己?我为什么一直欺骗自己?我为什么要相信,为什么要相信,为什么要相信?今天,我很悲伤,有种茫然的感觉。我不知道我的努力是不是应该,是不是值得。我最深爱的人啊,为什么让我陷入绝望!

     
  5. aigo

    六月 30, 2008 at 11:38 上午

    我知道腐朽的最终会消失于时代的发展之中,可那要多久。这美丽的浮华的世界,真的如同童话一样美丽吗?我是不是太天真,是不是太绝望?我可爱的人民,什么时候会高兴的像孩子一样呢。

     
  6. JJJ

    六月 30, 2008 at 12:09 下午

    类似的事件在我生活的地方也曾发生过,而且并不遥远. 一个老师的非正常死亡,引发了学生的游行,接着群众把市政府的玻璃门砸了….. 然后一切都过去了,不了了之….

     
  7. er

    六月 30, 2008 at 12:11 下午

    温州瑞安吧?我个人对此的评价是中国的最大的危机就是政府的官员们透支了政府的信誉,人民不再信任政府,于是泄愤的手段只有暴力骚乱。其实西藏也是类似的原因,只不过西藏再加上民族矛盾而已。

     
  8. unifolie

    六月 30, 2008 at 1:08 下午

    西藏事件还未烟消云散,这又是瓮安事件。这个国家越来越倒退了。当权者眼里除了自己的利益,哪还有别的东西存在。官逼民反啊。

     
  9. sol

    六月 30, 2008 at 1:29 下午

    我倒是觉得发生像瓮安事件这类的抗议事件,说明中国越来越像一个正常的国家了。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分析中国工人(主要是下岗的,退休的)的抗议活动,结尾时作者说,几十年来,中国工人的抗议活动都被认为是不合法的,是被压制的。现在这些抗议活动使中国看起来倒向个正常的国家了。健康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宽容这类抗议活动,并想办法解决问题。

    本人深以为然,并认为这个结论可以推而广之。中国民众的抗议活动(包括可能发生的针对国家机器的暴力活动)是正常现象,该学习的是政府,首先要接纳宽容这种正常现象,越是接纳宽容抗议活动,这种活动越小可能暴力化;然后当然是解决问题。

     
  10. sol

    六月 30, 2008 at 1:53 下午

    中国网络在舆论监督和社会公正方面发挥作用,正是因为中国媒体和司法系统本应起的作用被压制缺失了。

    另外,我觉得要警惕网络民意,真正的司法独立不但要独立于党和政府,还要独立于所谓民意(无论是网络上的,还是传统媒体上的)。中国要做到这一步,不知还要走多久。

    (unifolie,我刚才把你的帖又看了一遍,发现可能你说的国家倒退是指当权者的行为。)

     
  11. unifolie

    六月 30, 2008 at 2:04 下午

    苦难的中国。我们唯有祝愿,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能幸福,享有被尊重的权力。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