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第三者看格俄之战

12 8月

与29届奥运会同时开幕的,还有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关于南奥赛梯政治前途的战争。今天,俄总统会晤国防部长和参谋长之后,决定暂停“迫使格鲁吉亚当局实现和平”的军事行动。至此,这场由格鲁吉亚发起的短暂战争从军事意义上来说,已经结束。

报导,俄罗斯外长Sergei Lavrov 在和美国国务卿Rice的电话中说,“(格鲁吉亚总统)Saakashvili必须下台。”就此,美国驻联合国大使Zalmay Khalilzad直接了当地问,“俄罗斯是否寻求政权更替(regime change)?”俄罗斯大使辛辣地回答,“政权更替纯粹是个美国发明!”。

我本来想自己编辑一篇对这场战争的描述,但是偶尔发现在苏格兰人网站上的一份Georgia Q&A,写得很好,翻译附后。因为现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双方都在指责对方种族清洗,我无法判断是否真实。而在一份指责俄罗斯种族清洗的新闻报导中,仅指俄罗斯强行遣返所有在俄罗斯工作的格鲁吉亚人,种族清洗或者并非种族屠杀。

=============================

谁该受到指责?

格鲁吉亚发起了战争。在和南奥塞梯军队交火数日之后,周四,格鲁吉亚军队越过边界进入这块飞地,并占领了首都茨欣瓦利。此后,联合国安理会未能就要求格鲁吉亚撤军的决议达成一致,俄罗斯派遣坦克进入南奥塞梯。

俄罗斯的干预合理吗?

国际法律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南奥塞梯是格鲁吉亚的主权领土,因此,邻国无权进驻部队。俄罗斯可以振振有词地辩称,因为它已与格鲁吉亚达成协议,从1992年始在该飞地部署维和人员,它有权加强这些士兵。但空袭,海军封锁和攻击格鲁吉亚本身超出协议内容。

 南奥塞梯为什么要求独立呢?

让我们回到1991年,当苏联解体时,格鲁吉亚,做为一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成为独立国家。但南奥塞梯,以及另一块飞地阿布哈兹的领导人,要求加入俄罗斯。他们发起了一场战争,从而控制自己的飞地。同时,对阿布哈兹25.0万格鲁吉亚人进行了种族清洗,同样的一个小数目的清洗也发生在南奥塞梯。

如何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呢?

格鲁吉亚提供两个飞地自治,但他们都坚持独立,和谈因此陷于停摆。格鲁吉亚称俄以维和行动作为挡箭牌,保护这两块飞地。

飞地是否有权利分割出去?

这是国际法律的蹊跷之处,国际社会并未达成一致,一个地区是否有自决权。联合国宪章说,每个国家的在其领土上享有主权,并强制执行它的法律。俄罗斯使用这个论点,以证明其有权粉碎车臣人争取独立的战争。格鲁吉亚说,它具有同样的权利,以控制南奥塞梯。

国际法怎么说?

在实践中,各国自行决定“承认”在他国之内的飞地的独立:2月,欧盟和美国就是如此,他们承认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上,俄罗斯同样如此。然而,这是一个灰色区域,因为上面三个地区都没有得到联合国承认,大体上塞尔维亚和格鲁吉亚仍享有主权。

没有例外吗?

法律上,一个国家不可以侵略他国,除非它获得联合国批准或面临迫在眉睫的攻击。入侵伊拉克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授权;但华盛顿和伦敦认为,他们的理由是萨达姆准备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北约在科索沃的干预,也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授权;他们认为人道主义关切,超过了国际法的规定。俄罗斯使用这个论点的理由干预格鲁吉亚的事态。

为什么美国和俄罗斯对这些偏远的飞地如此感兴趣?

油气管道政治。格鲁吉亚拥有一条输油管道和一条将建成的天然气管道,连接西方和中亚,后者拥有世界的第二大石油储备。如果有油气管道,西方容易得到这些资源;如果没有,俄罗斯控制这些资源。格鲁吉亚的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是亲西方的;而一个亲莫斯科的总统会中断这些管道。

国际社会可以做什么呢?

不多。权力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组成的安理会。当他们意见一致时,和平协议得到执行。在格鲁吉亚问题上,安理会是分裂的,中国和俄罗斯为一方,而英国,法国和美国为另一方。每个常任理事国可以否决安理会的决定,如此俄罗斯可以阻止任何谴责冲突的决议。

Advertisements
 
7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2, 2008 in 每日杂谈

 

7 responses to “第三者看格俄之战

  1. er

    八月 13, 2008 at 9:06 下午

    David, 称这些地区为飞地,不是太合适。飞地是指,一片地区属于一个国家或者地区,但是被另外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所包围。例如,河北的廊坊处在北京和天津的包围中,但是属于河北,可以称之为河北的飞地。

     
  2. davidpeng

    八月 13, 2008 at 9:23 下午

    @Er:

    谢谢。

    我明白飞地是什么意思,有名的例子是但泽。根据百度百科飞地词条,飞地分为外飞地(exclave)和内飞地(enclave)。原文用的词是enclave,实际上似乎原文不太对。南奥塞梯或者阿布哈兹和俄罗斯都接壤,不满足这样的定义。

     
  3. Nirvana

    八月 14, 2008 at 2:39 上午

    个人觉得中国这次不一定完全站在俄罗斯一方,毕竟自己有短处呢。除非已经想好下狠心了。。。

    说句题外话,我很喜欢格鲁吉亚电影《愿望树》。

     
  4. Nirvana

    八月 15, 2008 at 6:04 下午

    感觉这个小萨和当年伊拉克的老萨有点像,只是老萨当年被抛弃了,如今的小萨还在主人‘怀里’。

     
  5. Nirvana

    八月 19, 2008 at 9:06 下午

    周末去汉堡,无意中和一些年轻人聊到普京,感触颇多。
    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普京在不少德国人的心目中比恐怖分子好不了多少,根据德国电视台的新闻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人。
    我知道国内不少人很喜欢普京,认为他是个很有魄力的人;对于他提拔排华的原远东地区负责人(具体名字和职位我忘记了),尽管知道的人不是太多,但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因此而对他有异议,不认为他太好,但也不会认为他是个危险的人。
    德国不少人认为这次格俄之战就是俄罗斯以大压小。
    前段时间,瑞士周刊揭出了默克尔年轻时曾经为‘斯塔西’服务,但德国境内的任何媒体都对此不闻不问;可见,哪个宣传不是为了自己国家政治需要而服务呀。

     
  6. 迷惑

    八月 20, 2008 at 4:17 上午

    to Nirvana,

    Nirvana 原来是在欧洲,我一直以为您是在西藏呢。好象以前看到你提到过的住在西藏的经历。是不是我记错了??

    没什么,冒个泡,顺便问个好!

     
  7. 迷惑

    八月 20, 2008 at 4:17 上午

    to Nirvana,

    Nirvana 原来是在欧洲,我一直以为您是在西藏呢。好象以前看到你提到过的住在西藏的经历。是不是我记错了??

    没什么,冒个泡,顺便问个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