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后奥运的新闻媒体

29 8月

纽约时报发了一篇有趣的北京奥运会综述,《From Beijing, the Memorable and the Not-So-Memorable》,这不是一篇政治文章,虽然有个政治化的开头。如果你喜欢体育和生活,会发现这篇文章正是你想要的。我把奥运会看作是一次体育盛会,所以我心目中的英雄是Michael Phelps和Usain Bolt。

我觉得北京奥运会的最大政治意义是,让很多人有机会到中国来实地看看。如《芝加哥论坛报》的记者罗杰·艾伯顿写道(我未找到原文),

我从电视上看了很长时间的奥运会节目。使我着迷的是赛事以外的东西和报道。我看到了长城和紫禁城,也看到了中国的普通民众,他们看起来很像我们:戴着棒球帽,穿着T恤衫,相互拍照,大家玩得很开心。

目前的中国和改革前的中国,以及铁幕后的前苏联东欧,有着很大的区别。普通人的生活,并未受到很大的政治影响;而环绕中国的种种问题,例如腐败、污染、贫富悬殊等等,与处于类似发展阶段的国家有着很多共同点。这种普通民众的相互接触,能够真正意义上缓解目前隐隐存在于中国和西方之间的对峙。

终究,奥运只不是一场体育聚会而已。这一点,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他说

本届奥运会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在世界上地位的改变。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目前仍处于发展阶段。与很多发达国家相比,在各方面还有很大差距。今后实现发展仍然是我们一个长期的、艰巨的任务。

我非常敬佩中国政府的这种认识,并且以这种方式教育全国人民:不要把奥运会太当回事,生活还要继续。从这点上来说,西方的一些人权人士,和藏族活动人士,从开始就打错了主意。奥运会是一种推动力,但它决不会成为决定性的力量。

这两天,《德国之声》亲华记者被辞退一事,在网络上炒得很热。今天到德国之声的网站上去看,果然气氛有了很大的改变。西方对中国非常敌视的新闻仍旧存在,例如这篇。看过这些文章,你有时都怀疑他们是否来过中国,靠什么写这些报道。

在一个马来西亚的网站上看到这篇社论,Kudos to China for great show,最后一段说得很好:

Do what they think is right and what is good for the country because there is really no point in pleasing the whole world when they judge China with their own insignificant values.

中国人需要更自信,更开放,更透明。既不用因为西方的某些偏见或者双重标准而放弃民主自由价值的追求;也不用因为西方的华美辞藻,而忘记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好运,中国!

Advertisements
 
6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29, 2008 in 每日杂谈

 

6 responses to “后奥运的新闻媒体

  1. er

    八月 30, 2008 at 10:51 上午

    最后一句话说得好,左派和右派经常混淆这二个问题,要么将西方当小天使,要么将西方当大灰狼,然后在网上莫名其妙地吵个不停。我觉得奥运会最大的影响是改变全球人民对于中国的刻板印象,当然我不觉得这种印象就是中国的真相,身为中国人,反而觉得很难说中国到底怎么样?

     
  2. 雪红雪白

    八月 30, 2008 at 5:14 下午

    罗杰·艾伯特的原文在这里,他自己的博客上。艾伯特是芝加哥的著名影评人。不消说,《环球时报》的翻译进行了随心所欲的大段删节。这是自信的表现?呵呵。依我看,艾伯特敢于承认自己“无知”才是自信。
    在他另一篇博里。他将开幕式与通过希特勒面前的《意志的胜利》队列作了类比,不过他声明没有贬义,是作为一种观察。当然这个《环球时报》更不会翻译了。
    楼主提及的《泰晤士报》那篇文章体现了清醒的判断,他笔下的中国很接近我看到的实况,对于头脑发热的天真的西方人不啻是一剂清醒剂。实际上,从以色列的中国问题博士生到德国之声的正直编辑,大家对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中国政府是个什么样的政府并没有多少分歧,众说纷纭的只是不同的策略哪个更有效而已。至于这个政府,驻华7年的记者潘公凯德概括最为精辟:这只是一家 criminal enterprise 而已,不多,也不少 (采访)。

     
  3. 雪红雪白

    八月 30, 2008 at 5:20 下午

    Er, 西方人对京奥的惊艳,其实部分来自 low expectation——人总是在不断跟自己的预备知识作比较,而期望过低与这些人的确先前对中国一无所知有关。这就是为什么长期驻华的新闻工作者更能看透锦绣背后的腐败。
    当然,对西方来说,“惊艳”更有意义,怎样迎接北京对人类未来的挑战,才是他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4. 雪红雪白

    八月 30, 2008 at 10:13 下午

    从这点上来说,西方的一些人权人士,和藏族活动人士,从开始就打错了主意。

    这句话的修辞色彩,是作为观察、叙述,还是幸灾乐祸?无他,我是想更贴切地了解下文本的本来意思。

     
  5. chinationreport

    八月 31, 2008 at 9:58 下午

    James Shen wrote a piece about how the West stages ‘China Bashing Marathon’ See below. There are many interesting comments as well. Link belwo:
    http://blog.chinationreport.com/2008/08/21/in-the-race-to-bash-chinastop-to-read-from-james-shen/

     
  6. 雪红雪白

    九月 3, 2008 at 7:50 下午

    严格地说张丹红还没有被辞退,德国之声只是将其暂时停职。今天发现牧师羽良有篇评论,堪称平衡,但链接贴不上来,不知道为啥,也许是WP的bu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