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流亡藏人和大藏区

01 9月

在《达赖喇嘛的新梦想和新希望》一文中,达赖喇嘛再次提到“大藏区”问题,他说“我们从未在行政划分上提出“大藏区(Greater Tibet)的概念。”流亡政府向现实低头,我不想在此评价此事。但是,我非常不喜欢达赖喇嘛(如果郑文转述正确无误)和流亡政府讨论这个问题的表述方式。

唯色女士刚刚在她的博客上发表了对前塔尔寺住持阿嘉活佛的专访,他也否认有关“大藏区”的说法。声称达赖喇嘛只是关心所有藏区的“宗教文化发展”,而无意建立“大藏区”。

在这两篇文章中,又或多或少地影射北京制造谎言。流亡藏人好像在说,我们从来没有提到过什么“大藏区”,这都是北京栽赃的结果。我实在是太晕了,我都感觉没办法跟这样的谈判者谈判。谈判者有自己的初始观点,对自己的初始观点做让步,这都是很正常的情况,干嘛要这样做呢?

我自己翻译过达赖喇嘛特使Lodi先生在Brookings研究所的演讲,所以对这段话很熟悉。刚才再到西藏之页的网站上查查这篇文章,关于这个问题,Lodi先生说,

中文翻译来自西藏之页:
标题:同一行政区域下的西藏民族
就象中國 是許多不同的地區統一而組成的一個國家一樣,藏族人民也希望全體 藏人生活在同一個行政區域內,這樣他們就更有效地,更和平地維護 自己的生活習慣、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
英文来自Brookings研究所:
subtitle: Single Administration for the Tibetan People
Furthermore, just as the Chinese nation has sought to unify many different regions into one nation, the Tibetan people, too, yearn to be under one administrative entity so that their way of life, tradition, and religion can be more effectively and peacefully maintained.

如我在以前的博客中提到,谈判中做出让步是好事,有助于推动谈判往前走;但是,以损伤互信的方式,这可对谈判毫无益处。

顺便提一下,阿嘉活佛的专访很值得一读。

Advertisements
 
1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1,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13 responses to “流亡藏人和大藏区

  1. sol

    九月 1, 2008 at 4:37 下午

    过去看了看,发现唯色那里又有些可以看看的跟贴了。好像好长时间那里只有唯色发文,几人附和,几乎没有可读的讨论。

     
  2. er

    九月 1, 2008 at 9:28 下午

    这种说法一方面是化解汉人和中共的顾虑,另外可能也是对他们内部的一种策略。如果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提过,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对中共做出让步,也就不是什么退让了。这样的话,在达成协议的时候,就可能避免在内部遭到攻击。

    昨天看到哈萨克斯坦独立以后,制定了许多优待哈萨克政策,然后当地原来讲俄语的居民就纷纷被排斥,并最终离开了哈萨克斯坦。

    达赖喇嘛应该是比较着急了,年纪已经很大了,流亡藏人的声誉集中于他一身,万一他逝去,就可能很难有人有足够的声望能够将不同派别,不同势力团结起来。西方的支援往往只是口头上的,口惠而实不至,现实主义一直是西方外交的核心思想。中共提出的谈判条件目前可能就只限于给达赖喇嘛提供个人地位问题,不太可能在西藏的政治制度上和藏区的行政区划上加以改变的。另外,如何解决追随达赖喇嘛几十年的那些流亡藏人的出路问题,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些藏人长期受流亡政府的熏陶教育,对中共仇视,如何让这些人和中共和解,和平地生活在中国政府下的西藏,也是非常困难的。

     
  3. unifolie

    九月 3, 2008 at 12:35 上午

    对#2帖有同感。

     
  4. davidpeng

    九月 3, 2008 at 9:24 上午

    但是在我看来,这种说法出现的场合、方式,都是在向汉语受众喊话。

     
  5. cloudsforest

    九月 3, 2008 at 10:11 下午

    博主,读你的文章很久了,很有收获。转一封我写给lingxi同学的信。是我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许有偏颇之处,请指正,谢谢。

    lingxi,

    您好,看过您的文章《达赖喇嘛的新梦想和新希望》,写得很不错。我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一个在*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在达赖喇嘛访问*国的时候,组织过一个比较大的集会,旨在向西方人介绍一个比较全面的西藏和比较全面的达赖喇嘛。从政治立场上,我是比较偏自由主义的,支持西藏应该获得更多的自治,支持取消西藏寺院中进行的爱国主义教育,希望中央政府能够给予西藏人民更多文化上的支持,更多的信任,并保护西藏人民在就业上不受外来汉族移民的冲击。但是我反对任何分裂主义倾向的行为。由于需要筹备集会,因此我个人看了很多关于西藏的资料,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来自于西方的资料,因为我并不完全相信中央政府的一面之词。

    你的文章我绝大多数部分都很赞同,但是我注意到你花了很大的笔墨来叙述”大藏区”的问题。并得出大陆的宣传在妖魔化达赖喇嘛的结论,对此我非常遗憾。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对于大藏区的政治诉求是一贯如此的,下面我举几个例证来说明。

    1.在西藏之页这个流亡政府最重要的西藏问题网站上,在”介绍西藏”一节,无论是地图还是文字说明,都明确表明西藏是包含”大藏区”的西藏。比如,在介绍西藏行政区划时,流亡政府是这样写的:
    http://www.xizang-zhiye.org/b5/tibet/xizang/quhua.html
    中 共 統 治 西 藏 後 繼 續 統 治 民 族 對 被 統 治 民 族 普 遍 采 用 的 以 分 化、 消 滅 為 目 的 的 ”
    以夷 治 夷 〞 ” 分 而 治 之 〞 政 策, 只 是 由 於 藏 人 的 激 烈 反 抗, 雖 然 ” 以 夷 治 夷 〞 的 政 策
    一直 難 於 實 施, 但 卻 有 效 地 實 施 了 ” 分 而 治 之 〞 的 政 策, 目 前 西 藏 被 中 共 分 割 的 支 離
    破碎, 其 中 在 衛 藏 和 康 區 的 部 分 土 地 上 建 立 了 所 謂 的 ” 西 藏 自 治 區 〞 ( 以1930 年 戰
    爭的 實 際 停 火 線 為 界 限 ); 在 康 區 噶 瓦、 囊 謙 和 安 多 約 一 半 的 土 地 上 建 立 了 所 謂 的 青
    海省, 將 安 多 的 另 一 半 劃 入 中 國 甘 肅、 四 川 兩 省, 形 成 現 在 的 ” 甘 南 藏 族 自 治 州 〞 和
    ” 阿 壩 藏 族 自 治 州 〞; 康 區 的 其 余 土 地 也 並 入 四 川、 雲 南 等 省, 形 成 現 在 的 ” 甘 孜 藏
    族自 治 州 〞 和 ” 迪 欽 藏 族 自 治 州 〞. 另 有 部 分 地 區 以 自 治 縣、 鄉 的 形 式 分 別 劃 入 四
    川、甘 肅 等 省, 如 木 利 藏 族 自 治 縣、 華 銳 ( 天 祝) 藏 族 自 治 縣 等 等。
    西 藏 和 中 國 在 一 千 多 年 以 前 通 過 條 約 確 定 過 雙 方 的 邊 界 而 外, 其 後 一 直 沒 有 任
    何雙 方 正 式 的 劃 界, 隨 著 強 弱 時 移, 中 國 和 西 藏 一 直 沒 有 產 生 共 同 認 可 的 邊 界 線, 因
    此,西 藏 人 一 般 以 五 世 達 賴 喇 嘛 時 期 雙 方 曾 經 和 平 相 處 時 期 雙 方 實 際 承 認 的 控 製 線
    作 為比 較 合 理 的 界 限, 根 據 這 一 點, 西 藏 的 領 土 面 積 為 二 百 五 十 萬 平 方 公 裡 左 右。

    2.中间道路的官方文件在第一点就提到”大藏区”这样的概念。
    http://www.xizang-zhiye.org/b5/arch/books/zhongjian/zhong2.html

    达赖是这样说的:
    一、我建議將整個西藏,包括東部的康和安多地區在內,轉型成為「阿含沙區,himsa)」,這在印度語的意思就是一種和平而沒有暴力的境界。

    這個和平區的建立符合西藏的歷史性角色,就是一個和平而中立的佛教國家,在這塊大陸上的強權之間做為緩衝區。這也將符合尼泊爾宣布成為和平區的提議,並且符合中共的宣布支持此項宣布。

    在西藏建立和平區將需要中共將軍隊和軍事設施從國內遷走,這也將使印度得以將其駐在鄰近西藏的喜馬拉雅地區的軍隊撤走。

    他还说:

    今天的西藏,中共已經派出七百五十萬漢人移民西藏,比西藏的六百萬人口還多。在西藏的中部和西部,也就是中共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中共也承認一百九十萬藏人已經成為區內的少數人口。這些計算還不算據估計有約卅萬到五十萬的中共軍隊駐在西藏,其中有廿五萬駐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內。西藏人這個人種若要求生存,一定要使人口轉移停止,並使移民入藏的漢人回到中國。

    3.达赖喇嘛本月接收了纽约时报记者的采访,之后记者根据他的话写成的报道中有如下的阐述:
    http://www.iht.com/articles/2008/08/07/opinion/edkristof.php

    Much more sensitive is the Dalai Lama’s call for all Tibetan areas to
    be placed under one administration. That is usually interpreted to
    mean a huge expansion of the political boundaries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o encompass about one-fourth of China, taking in
    parts of Qinghai, Gansu, Sichuan and Yunnan provinces. Chinese leaders
    were open to redrawing the boundaries in the past, but today China is
    as determined not to make such changes as Tibetans are to get them.

    我想达赖喇嘛既然要求整个藏区”under one
    administration”,这样的要求中央政府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要知道这些地区藏族人口和汉族人口并非泾渭分明。即使初衷是好的,但在执行上也是非常困难的。如果看过小说《尘埃落定》,就可以知道,这些地区的藏人只在文化和宗教上对西藏一种向往,在历史上却未被西藏当局统治过。

    从上面的例证可以看出,达赖喇嘛对”大藏区”,”移出其他民族”的诉求并非中共的妖魔化,而是切切实实存在的。当然这个概念是一种构想,所以达赖喇嘛可以从很多方面来阐述这个事情,对不同的人说了侧重点不同的话。这里面也许是误会,也许是达赖喇嘛有心的两面派,也许是他近期的让步,也许是中共故意歪曲。但我想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包含了很多历史原因以及政治博弈。我希望作为非政治专业的学生,你们不要涉猎太深,不要相信任何一面之词。否则,很可能要帮倒忙的。

    望三思而行,请多看些西藏的文献资料。我想你们应该都是爱国的学生,要小心,不要作出分裂祖国的事情,或是被有心的人利用了。

     
  6. davidpeng

    九月 3, 2008 at 11:46 下午

    顺便说一句,前两天我说“汉文明大败”,雪红雪白说我忧患意识过重。

    在这篇郑文中,他/她引述达赖喇嘛的话说:

    作为一个佛教领袖,他也非常赞赏中国的儒家学说,因为儒家学说所着重推广的家庭伦理观念同样强调这些向上的社会价值。“然而,”他说,“中国现在非常缺乏这种价值观。”

    这就是我说的大败的意思。可能是我表述得不够清楚。不过国内持这种看法的人还不少。

     
  7. 雪红雪白

    九月 4, 2008 at 11:49 下午

    这事情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藏方代表的确提出过“Single Administration for the Tibetan People”,但从未提出过要建立什么“Greater Tibet”。这要从英语上来精确地理解,不能用汉语含混地打马虎眼。在英语的语境中,所谓“Greater China”、“Greater Serbia”都是意在染指他人土地的扩张野心,藏人在为存亡绝续苦苦挣扎,哪里有”Greater Tibet”的想法,这不是栽赃,又是什么?请楼主不要再这样用偷换概念的方法来无端指责他人了。“Single Administration for the Tibetan People” =/=“Greater Tibet”, period.

     
  8. er

    九月 5, 2008 at 4:33 上午

    雪红雪白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Single Administration for the Tibetan People”具有明显的不可实现性和不可操作性,把某种族裔的人口放在一个政府下,这个在实践上根本无法操作。村子里一半是藏人,一半是其他民族,难道要把藏族村民一个政府管,非藏族村民另外一个政府管。

    真正可行的是“all for all Tibetan areas to be placed under one administration.” 也就是把所有藏人的区域都纳入一个政府底下,其实这个就是大家所说的大藏区了。那么在长期的民族混杂区域如何把“Tibetan area”跟“非Tibetan area”分开啊?

     
  9. davidpeng

    九月 5, 2008 at 8:59 上午

    @雪红雪白:

    这个不是什么词藻的问题,而是实际上要怎么做的问题。

    不管叫什么,如果流亡政府的主张是成立一个新的政体(地方政体或者自治政体),把目前的TAR和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的藏族自治州、自治县都放在这个政体之下管理。不管这个叫什么名字,我认为这个是很难成立的。

    如果流亡政府现在要说的是这个,我们要的不是”Greater Tibet”,而是”Single Administration for the Tibetan People”。在我看来这是名号之争,流亡政府没有任何让步,北京会视若罔闻。那是我理解错了达赖喇嘛和阿嘉活佛最近的这些言论,这些言论不make sense,没什么讨论的必要。

    我可能不如你了解Greater的语境。据我所知,Greater China最先出现是在商业领域,很多西方公司建立了Greater China Region,把大陆和港澳台放在一起。我不知道这个所谓染指他人土地的野心从何说起。

    了解这个问题来龙去脉的人不少,不要污辱大家的智慧。

     
  10. blackrussia

    九月 5, 2008 at 9:35 上午

    patric french的tibet,tibet有一部分是专门写流亡藏人对如何划分藏区的问题。我手头现在没有原文,只能回忆一下。一些流亡藏人对将安多,康区等非现在的自治区部分划分进“单一”或“大”藏区也是有保留意见的,有些人回忆中共进藏之前安多和康区的藏人去拉萨地区的时候会说“我要去西藏了”。PF分析因为流亡藏人中有很多是这些地区的,并且是反抗最激烈的群体。因此如果不把这些地区划分进流亡政府要求的“藏区”,对这部分藏人是不可接受的。

     
  11. davidpeng

    九月 5, 2008 at 11:53 上午

    在这个问题上,说“中共統治西藏後繼續統治民族對被統治民族普遍采用的以分化、消滅為目的的‘以夷治夷分而治之’政策……”是没错的。但是,说“目前西藏被中共分割的支離破碎”是不符合事实的。

    在这一点上,Lodi的讲话中引用了周恩来和陈毅的讲话,表明“藏族统一”的想法的合理性。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目前的这种情况,早在中国共产党介入西藏问题之前早已存在。

    扩大地说一点,流亡政府的很多说法,把所有的恶归结到目前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这可能有助于他们争取西方支持者。但是,实际上,西藏问题的很多方面,都是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

     
  12. er

    九月 7, 2008 at 3:41 上午

    东方主义、民族区域自治与尊严政治——关于“西藏问题”的一点思考
    汪晖
    http://www.cnblsy.com/news/xuekanqita/2008/88/0888111137B3FFII5GCAJ9I06DC9F9.html

     
  13. 雪红雪白

    九月 7, 2008 at 10:25 下午

    康地即使历史上没有被拉萨有效管辖,也不是一直属于四川省的。赵屠夫时代的四川省小多了。即使到了民国,也还有个西康省。蚕食的痕迹是很清楚的。
    所有的恶归结到目前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当然是不对的,赵尔丰、吴忠信、刘文辉均非中共党员。实际上,由于前沿的关系,历史上四川人对藏人一直作恶很多,流亡政府应该很清楚,出于大家可以猜测的原因不愿涉及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