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imes: Mission Accomplished. Now What?

04 9月

刚才在多维看到这篇文章的中译,原文发表在Times上,标题是Mission Accomplished. Now What? 这篇文章对中国的观察和未来展望与我以前在留言中写的看法非常类似。

While the evolution of China’s civil society was put on hold during the Olympics, Bequelin and others say they think the longer-term outlook is bright. “It’s a battle in which Chinese are trying to get government off their backs,” says Bequelin. “Thi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legitimac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r debates about political systems.” What’s being fought for is access to information and greater personal freedom, the “fundamental tools Chinese people need to organize their lives in a market economy. I don’t see how progress on those fronts can be reversed or slowed down in the long term.”

我觉得这个是中国人应该努力的方向。在这个基础上,人们有了更多的个人自由,我们可以再来讨论合适中国的政治制度会是什么样子。

当然,中国也有另外一个黑暗的方向,贫富分化压缩中产阶级的生存空间,从而也毁灭整个社会和解共生的可能。当强硬政策在一夜之间崩溃的时候,中国打开了通向黑暗的大门。

如同文中所说:

…China stands at a critical juncture in its tumultuous modern history. Many scholars and analysts say that Chinese society has reached a point where maintaining the societal status quo is no longer an option.

是的,看中国如何通过这个3000美元的拐点。

Advertisements
 
15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4, 2008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15 responses to “Times: Mission Accomplished. Now What?

  1. er

    九月 4, 2008 at 10:14 上午

    昨天,在学校的中国学生社团的招新活动上,有一个白人学生和一个印度女生特地跑过来问我,我们对FLG怎么看,你们会不会和他们一起组织活动。原因就是我们学校练FLG的几个白人女生在学校里面成立一个FLG组织,而我们社团这边挂着中国国旗。

    我说,因为FLG现在是被中国政府禁止的,而我们这个学生社团的定位就是非政治化的,只为学生的社交提供帮助,过度政治化,过度介入政治对我们整个社团的发展和内部的团结是没有好处的。然后,他们问我个人的意见,我说,我不练FLG,但是我认为应该尽量对他们宽容一些,即使他们是错的。然后,我说现在FLG现在最大的问题,现在就是有政治势力,例如台湾的陈水扁在背后,支持FLG来反对中国政府。然后,我们就开始讨论台湾和大陆的问题,我说,我支持统一,但是反对武力统一,我认为这件事情只能通过逐步的交流,例如马英九先生提出的二岸互相交流学生开始,逐步开始开始了解,尤其是去除对对方的妖魔化,然后才实现统一。他们问,那么你是认为将来台湾的制度会变得和大陆现在一样了。我说,要是中国的政治制度不改变,统一根本无法实现。中国落后的政治制度必须得到改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必须变得更宽容一些,我拿着加拿大共产主义托派的资料对他们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尊重加拿大的政治制度,觉得它比中国的好,原因就是这个制度能够宽容共产主义的存在。他们问,你认为这胡时代有没有希望改变。我说,根本不可能,最少也得三,四十年,等到老一代人不断死去。他们问,那么中国过去三十年内,人权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嘛?我说,是的,三十年前,没人敢去批评党和政府,而三十年以后的现在,尤其是互联网的兴起以后,网上到处都是对共产党的冷嘲热讽。我很难设想,再过三十年以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再后来,我去找学校里面的FLG组织里面的二个白人学生聊了会天,她们所宣传的基本上和中文宣传资料差不多,我和她们交流了一下我的看法和观点。我问二个比较有意思的问题,我问,FLG是宗教吗?她们好像回避回答这个问题,她们只说这是一种练习,看来她们可能要避免和原有的宗教冲突。然后,我还问,你们认为李先生是神嘛?她们笑了,说他只是老师,是活生生的人,你看他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那么肯定不是神。FLG在我所认识的中国人中间差不多已经“声名狼藉”了,我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它在非华人中的传播情况,它的国际化倾向。呵呵,不知道中共对此是不是有秘密的研究报告。

     
  2. 雪红雪白

    九月 4, 2008 at 7:46 下午

    呵呵,Mission Accomplished 这个本来平淡无奇的 phrase 近几年来已经成为新典,用在这里也不无辛辣。

     
  3. er

    九月 4, 2008 at 10:30 下午

    BBC看到二个中国人正在发文讨论西方媒体和中国,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590000/newsid_7594300/7594320.stm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590000/newsid_7597800/7597891.stm

    觉得后者有点带帽子的感觉,尤其是一顶反民主,反人权的帽子,虽然有的地方也有道理。

     
  4. 雪红雪白

    九月 4, 2008 at 10:57 下午

    觉得李先生的文章更有代表性,反映中国的民意。
    西方早已失去中国的民心,不该再自作多情了。

     
  5. 雪红雪白

    九月 6, 2008 at 8:50 上午

     
  6. er

    九月 6, 2008 at 9:53 上午

    看了杨佳案件的审理的新闻,觉得共产党真流氓啊!把人家的妈给扣留起来,然后再通过各种手段,让公安局的法律顾问当犯罪嫌疑人的律师,然后还秘密审理,然后还不许报道,还到处删评论的帖子。比起大明朝,大清朝,唯一的进步就是还没有无耻到偷偷地把杨佳在狱中给结果了。

    这个法治化水平,确实是中国政府还处在蛮荒时代的明证。公开审理又能怎么招?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7. 雪红雪白

    九月 7, 2008 at 10:28 下午

    想不到Er还负责一部分外宣任务啊!能者多劳了

     
  8. davidpeng

    九月 8, 2008 at 8:42 上午

    @雪红雪白,

    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如果你有什么具体的证据拿出来。

    这样的玩笑不能随便乱开。

     
  9. er

    九月 8, 2008 at 8:55 上午

    呵呵,然后我开骂你是担任达兰萨拉的外宣工作的,还从NED拿钱之类的,你觉得有劲嘛?

    好的不学,偏偏去学这些愤愤做法和愤愤思路。

    我只不过讲讲我的看法,如果你觉得有不对的地方,麻烦指示出来,我没觉得我是中宣部或者藏宣部,天天发个帖子,让粉丝们积极领会,认真学习的,还只许说好,不许说坏的。

    对观点,不对人,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讨论问题的思路了。可怜许多人连这种思路也还没有培养起来,教育之失败可见一斑。

     
  10. 雪红雪白

    九月 8, 2008 at 4:27 下午

    两位言重了,本来是想轻松一下这里的气氛。其实外宣任务很重要,即使与外宣也可以debate一下的。
    我预计下一个十年中国的外宣会不断转型,观察这个过程会很有趣的。

     
  11. davidpeng

    九月 8, 2008 at 9:15 下午

    抱歉,没有听出来这是个轻松的笑话。:-)

    没想到和雪红雪白还能有这么轻松的时候。

     
  12. er

    九月 9, 2008 at 2:28 上午

    呵呵,我只是觉得我把中国说得太光明了一些,实在不愿意把中国的未来说得很黑暗,尤其是在非华人面前,这个是内心的民族立场所致,还是无法抛开。我觉得我的说法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认为这个世界是有一个预先制定好的终点的,类似于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必然发展到共产主义一样,我也预先指定好中国也会发展成西方这样。我现在是非常怀疑这种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最大的问题就是无视于各地的文化差异,自然条件差异,传统的差异,而无数个随机的因素。我觉得也许是一些随机的因素决定了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而不是注定要发展成现在的情况。所以,至于将来怎么样,还真是不知道。

     
  13. er

    九月 9, 2008 at 12:17 下午

    天涯上这个帖子值得看看,可怜中国以后不要再有军阀混战的日子。

    迷惘的诸侯——西南军阀和他们的割据时代

     
  14. 雪红雪白

    九月 10, 2008 at 1:56 下午

    其实,Er的乐观和我的悲观,说的可能是同一件事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