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批评中国,理解中国

28 9月

最近一直很忙,赶在国庆之前把该做的事多做一些。今天也只能零零碎碎地说些感想。随后的国庆假期,估计是没时间更新了,还是好好休息休息。

今天神七成功回归了。我是理工科的,从技术上来说,真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今天看到了两篇关于奶粉事件和媒体的文章。一篇来自亚洲周刊的《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在多维看到的。

简光洲无疑是最勇敢的一位记者。然而,内地传媒,包括官方传媒,然后是香港及其他境外传媒的连串追踪报道,相信才是引发政府各部门高度重视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对於一个誓言要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政府,足够的新闻监督必不可少,而这端赖政府部门对新闻工作者必要的敬畏及尊重。然而,中国内地目前不少部门及相关官员,仍是对记者持著看风使舵的态度。……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恰好是毒奶粉事件带给人们的一个正面信息及警示﹕一个国家的成就越大,国力越强,对人民的关爱应该更深切,否则,人民的反弹可想而知。若不把事实摊在阳光下,人民便无法也无心思分享国家的成就。

然而,南方周末的编辑Fu Jianfeng的遭遇却让人无法宽慰(New York Times也报道了这一事件)。他的记者He Feng早在7月底就已经对三鹿事件展开调查,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报道始终无法见报;甚至到9月13日(简光洲的稿子同天上报),他们的报道仍然无法通过上级的检查。毒奶粉事件公开之后,Fu先生抱着惭愧的心情,把这一切记录在他的新浪博客中,然而这篇博文却被迫删除,仅在东西南北保留了一个英文翻译;博文包括五节,我把每节的最后一句话摘录在这儿:

We could only wait, wait, wait.

We want the truth.  We want to race against time.  We want to remove the doubts about this public health matter.  This was the motivation and belief that impelled me and my colleague He Feng.

On September 14, we posted the report <The difficult path to find the cause of the kidney stones in babies> onto the Southern Weekend website and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This was small compensation because our media alert was not able to go out repeatedly.

I also want to ask just what the State Quality Supervisory Administration has to say about their negligence and cover-up?  I also want to ask the departments under the Ministry of Health how they explain their dereliction of duty?
Every person who made money by producing fake and inferior stuff thinks that he is ahead of the game, but at the same time he is also hurt by others who doing the same elsewhere.  We have lost far too heavily already.  We don’t want chaotic and unhygienic food.  We don’t want an evil-doing market economy.  We want a good market economy.  We want an ethical market economy.

中国的事情总是这样,有光明,也有黑暗。

近日,胡佳的名字又热起来了,他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我个人同情胡佳的遭遇,但是却不认为他已经做了足够的工作,足够成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我看来,这个所谓的诺贝尔和平奖已经太政治化了。其他提名人包括:

  • Thich Quang Do, a Vietnamese Buddhist monk who has been fighting for religious freedom and democracy in the Communist nation;
  • The Chechen human rights lawyer Lydia Yusupova is another contender(做为对俄罗斯在格俄冲突中的反应的惩罚)。

和科学方面的诺贝尔奖的崇高声誉相比,和平奖简直是象场闹剧。胡佳获得和平奖,会羞辱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总体人权完全无益,甚至还会有反作用。

关于胡佳一事,在比较大的国际媒体上,只有卫报做了题为Chinese dissident tipped to win Nobel peace prize的报道。不知道是否这个原因,卫报被GFW封锁了,做为一份英文报刊,这可是难得的待遇。

批评中国的时候,请理解中国;理解中国之后,请坚持批评中国。

 
14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28, 2008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14 responses to “批评中国,理解中国

  1. wind

    九月 30, 2008 at 8:55 上午

    我觉得胡佳获奖不获奖真的无所谓,谈不上“对中国人民的羞辱”
    因为你问现在90%的普通中国人,很少有人知道胡佳是谁,除了对政治关心的人(左,或者右的)以外。
    其实现在的中国,除了官方媒体正面或者反面宣传过以外,中国大部分的人根本不会去关心。大概就是目前的现实,多数人很少谈论政治,想的 更多的只是改善自己己的生活,对别人的生死往往漠不关心(比如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除了在论坛义愤填膺发几个帖子以外,剩下的也不会身体力行的去做什么)。
    另外,我觉得博主应该改变一下不是赞美中国政府就是批判中国政府的思路。如何争取广大中国人民倒是一个课题。个人感觉,以前政府宣传的”和平演变”或者”资本主义精神污染”倒是一种很好的思路。我觉得只要中国不闭关锁国,一切都是很有发展很有希望的

     
  2. wind

    九月 30, 2008 at 9:10 上午

    上面的留言请博主编辑一下 超链接实际针对的”高科技设备”
    不太会用呀…..惭愧

     
  3. er

    九月 30, 2008 at 9:39 上午

    准确地讲,是对政府的一种羞辱,其实也是把胡佳先生往死路上送,要知道胡先生不过是政府铁蹄下的一只小蚂蚁。现在政府只不过稍有进步,不至于对其下黑手,要是放在几十年前,看看林昭和遇罗克的下场。我个人认为过度吹捧胡佳先生,其实是对他的一种谋害,算是捧杀的一种类型吧!

    “中国大部分的人根本不会去关心。大概就是目前的现实,多数人很少谈论政治,想的 更多的只是改善自己己的生活,对别人的生死往往漠不关心”全世界大多数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吧?发达国家的投票率不是一直不高,很多时候不过三分之二。我觉得也是好事,全民都是政治动物的一个社会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恐怖的社会,想想文革不是全民都沦为政治动物,最后发狂而结束。

    我个人感觉对自身利益和权利的关注,恰恰是迈向民主政治的第一步,要知道整个西方社会就是建立在个人主义的基础上的。

     
  4. unifolie

    九月 30, 2008 at 11:52 上午

    个人完全赞同胡佳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我完全赞同#1帖,相当有深度。我个人对中共不感兴趣,但人民是中国痛苦的载体。虽然我看不出中国人民会以何种方式争取自己的权益。我不认为胡如果获奖就是对他的捧杀,因为,他身上体现了宝贵的精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种大公无私,关照整个中国命运的人,获诺贝尔和平奖,难道不是名致实归?
    我不太赞同er的#3帖。同在加拿大的我们,对加拿大的感知和理解好像不太一样。我感觉美加的主体社会相当有正义感,常常以维护公平,正义为己任。我常常想,如果共产党遇见美加这样的人民,一定夺取不了政权,成为不了这里社会的独裁党。

     
  5. wind

    九月 30, 2008 at 1:03 下午

    其实现在的中国青年和美国青年同样是冷漠的,但是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呢?“想想文革不是全民都沦为政治动物,最后发狂而结束。”不敢苟同是这句话,文革的时候还说过“大民主”,但是那个是真正的民主吗?
    个人感觉,政治这种东西,只要是人与之间形成某个团体或者多个团体,就会产生。中国如果要想进入公民社会,如果没有基本的自治组织,小到小区里面的业主委员会,大到整个国家某个行业协会,或者NGO(真正的自治)。一切都是白谈。政府不是万能的,所以还是依靠自治达到某种程度的自我纠正。这个过程还必要的,虽然以后真正的如何如何了,也到没什么了。
    另外就是体制内的批评者(当然国外就没有体制内,体制外了)。比如高耀洁,蒋彦,胡佳之类的。其实我觉得胡佳这个事情也太可笑了,最后直接的罪证只是因为发了几个帖子,政府居然因此和一个个人叫板起来了,然后美国和欧盟严重关注,最后搞不好胡佳还有诺贝尔和平奖。没意思。两个层面:一,政府对批评者应该宽容一些。二,如果胡佳得奖,的确是对其他的人不公平。

     
  6. unifolie

    九月 30, 2008 at 1:09 下午

    不能这么说。六四天安门的Tank Man,为中国作了什么贡献?可就是这个人,让整个西方世界为之动容,为之震撼,是世界不敢小瞧中国人。各位要知道,人之所以伟大,不是因为学历高,出口成章,著述颇丰,或上到山下火海,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而是本能的正义感啊!难道,这不是中国人最缺的码?这是脊梁啊!

     
  7. wind

    九月 30, 2008 at 1:18 下午

    呵呵 太有些就事论事了 套用一些得奖人的谦词,“这个奖不是属于我个人,而是属于这个团队,和整个某某事业”
    我还是觉得胡和其他几个为社会公平正义呼吁的人并列获奖好一些。

     
  8. er

    十月 1, 2008 at 3:30 上午

    我也在想加拿大共产党为啥不能成功?每次加拿大托派来我这里宣传,我都上去和这些加拿大共产主义者讨论,呵呵,他们跟我谴责加拿大共产党和加拿大共产党(马列),说他们才是正宗共产主义的衣钵传人,呵呵,我想他们真的很像宗教原教旨主义者啊!

    还是回到为啥加共不能成功,而中共和苏共就成功了?我觉得第一,这个成功有其非常大的偶然性,苏共和中共的成功革命都有它很大的历史偶然性在里面。第二,我觉得加拿大的统治阶层长期有妥协的传统,例如,魁北克要独立,为了防独,加拿大最后让步到全国实行英法语言文化完全平等的政策。处于外界共产主义的威胁,统治阶层采取许多措施来解决问题,缓和矛盾,从而缓解爆发大规模革命的可能性。

    我觉得中国之所以共产党还能牢固掌权,原因之一和中国人,主要是汉族人的文化心理结构有着密切的关系。大约十年前,看过《黄河边上的中国》,其中提到西方的影响也好,共产主义的影响,其实对中国的影响都是很表面的一层东西,中国骨子里的东西其实根本没有改变。于是,共产党也好,民主选举也好,其实都是非常表面化的形式上的东西,其实真正需要改变的是整个民族文化心理结构的改变,而整个民族文化心理结构改变以后,政治制度的改变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了。要是民族文化心理结构不改变,那么即使推翻这个政府,也会出来一个更加的专制的政府,我觉得从1911年到1949年的历史恰恰就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从孙到毛基本上都是在那里胡闹,除了给社会造成无穷无尽的损失外,别无积极作用。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恰恰是我们这样的民族deserve这么一个政府来统治。

    所以,这样的话,那么就可以归结为这种文化心理结构的改变是否可能的问题。欧美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在过去几千年的传统下形成的,从希腊,罗马到现在,而中国是完全处于另外一种的传统下。我个人感觉这种文化心理结构的改变有可能,但是非常艰难,因为什么样的文化心理结构其实是由民族所在的地理环境决定的。例如,藏民族,短时间内可以由崇拜毛泽东的毛教替代藏传佛教,但是想从根本上取代宗教,是很艰难的事情,因为他们的文化心理结构是由自然环境外加几百年几千年的传统形成的。西方的制度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在世界各地被建立起来,但是中间的冲突,斗争,困难非常的多。作为中国人,我感觉中国人民应当对此有心理准备。

    第二,如果可能的话,那么要多长时间,我个人感觉短期内,甚至几十年以内根本没法实现这种文化心理结构的改变。

     
  9. unifolie

    十月 1, 2008 at 7:23 上午

    对#9帖有同感。同样是独立建国,为什么台湾最终达成民主?中国民主怎么这么难?

     
  10. wind

    十月 1, 2008 at 7:59 下午

    个人认为,中国共产党如果能第一步实现党内民主,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毕竟涉及7000万党员,从某种层次来说,这些中共党员也代表着某种精英阶层,最起码是7000万人,相当于中国人口的二十分之一,也能代表大多数的中国民众。如此来讲,既没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也有利于发挥群众的力量。以上的前提构建在这个前提“中国的特殊环境不适宜全民民主”,毕竟在古罗马有公民权的的也只是一部分人。

     
  11. wind

    十月 1, 2008 at 8:06 下午

    unifolie也不必过于悲观
    胡锦涛讲话里面有个说法非常有意思
    胡锦涛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10/15/content_6883157.htm
    这句话:“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
    想想这句话是不是和下面这句话很像?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12. unifolie

    十月 3, 2008 at 12:14 下午

    公布出来的政策是好的,或者说很多都不错,但实际执行的政策却往往背道而驰。这是个大问题。中国的事情,难啊。看下一代怎么样吧。我个人是一点都不乐观。

     
  13. davidpeng

    十月 6, 2008 at 7:47 下午

    The China Beat有篇评论中国国庆的文章,Revolutionary Anniversaries,里面的内容实际上是在检讨6.4为什么没有成为中国的国庆。文章的最后一段说,

    Following the movement’s violent end, there were more practical decisions to be made. Rather than a telegenic and abrupt government overthrow, which might have established a new National Day in June, the Chinese people chose the go-slow approach of increasing wealth (though not for everyone at the same time) and slowly expanding civil rights (though not without periodic retrenchments from time to time). As we have seen this year, in everything from Wen Jiabao’s post-earthquake hand-holding tour to calls for increased domestic regulation of Chinese food products to the emergence of a new kind of passive protest called “the stroll,” that wealth is slowly but surely translating into increased interest in making government more accountable to the people. There are enormous concerns, both internationally and domestically, with human rights infringements and attempts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control and manage information, as there should be. However, increasingly it seems, even to some of us who express outrage at specific abusive practices and endemic corruption, that the choice of stability was a prescient one, and one that could lead to a steady expansion of civil rights without the devastating violence of a revolution.

    在胡温的第二届,我越来越赞同上面的这种说法。中国的历史,似乎在慢慢地验证经济发展带来社会进步。

    我在TCB发现了M.A.Jones的身影,不过没找到他的邮件。无法联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