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走入死结的“西藏问题”

26 10月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西藏问题早已无解;只是还有些人总是不甘心。不幸的是,我也是其中一个。随着3.14的事件和随后的奥运圣火传递,一个为双方认同的和平解决方案已经变得越来越渺茫了。

达赖喇嘛在周六的西藏儿童村(达兰萨拉)48周年庆典上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决定放弃这种努力(中间道路)。”到目前为止,我还未在西藏之页或者达赖喇嘛的官方主页上发现官方的声明。Phayul报道了这则新闻(1, 2)。西藏之页在报道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達賴喇嘛今天的講話中特別強調西藏人的流亡是政治流亡,所以,必須要關注西藏問題的發展,必須為自己應盡的義務奉獻力量。西藏境內的廣大藏人為西藏自由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我們必須要關注。我尊重人民的決定,這在西藏未來憲法中有規定,西藏未來將會有西藏人民決定。所以,十一月將會召開人民的特別會議,希望人民能做出決定等重要講話。

而在Pharul的新闻中说,

“I have been sincerely pursuing the middle way approach in dealing with China for a long time now but there hasn’t been any positive response from the Chinese side,” he said in Tibetan at a public function Saturday in Dharmsala, the north Indian town that is home to Tibet’s government-in-exile.

“As far as I’m concerned I have given up,” he said in an unusually blunt statement.

“The issue of Tibet is not the issue of the Dalai Lama alone. It is the issue of 6 million Tibetans. I have asked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as a true democracy in exile, to decide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Tibetan people the future course of action,” the Dalai Lama said.

从这些话中,感觉达赖喇嘛真是腹背受敌,有些疲惫了。由于声明正好发生在预定的汉藏对话之前,达赖喇嘛的另一位发言人Chhime R. Chhoekyapa说,对话仍然按计划进行。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预料对话不会有什么产出。

显而易见,北京不会为此而动。北京的注意力还在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经济形势上。在刚刚结束的亚欧峰会上,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先后会见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双方力图修补因为西藏问题带来的阴影。3月份的骚乱,把中国的西藏政策推到了强硬主义者手中,短时间根本看不到缓和的可能。如果11月份的藏人特别会议带来什么偏向独立的决议,北京必然,也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德国前副总理菲舍尔(Joschka Fischer)今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北京权力,西藏未来》,他在与《德国之声》的采访中说,

我希望,相关谈判能够取得切实的进展,而且不仅仅在西藏问题上,而是涉及所有的文化和宗教宽容问题等。今天,中国的统一不存在任何威胁,中国已发展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但是在政治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方面,中国还带有专制的特点,其政治体制是一党统治。我理解处于过渡时期的中国存在的诸多问题,我也理解文革遗留下来的创伤,一旦中国的国力受到削弱,国家的统一会受到威胁,这无疑是中国的一大灾难。但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已今非昔比,中国应更加宽容,应建立独立的司法体制,从长远来说,还需形成两党格局。所以,我看好下一代中国人,他们会认识到自己的强大,同时具备建立开放民主机制的能力和素质。

我觉得他说得很对,西藏问题不仅仅决定西藏,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的中国会发展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国家会怎样处理人民的政治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怎样处理多民族国家内的民族问题。但是,对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摸着石头过河的历届邓主义政府,有谁关心死后是否洪水滔天呢?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月 26,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One response to “走入死结的“西藏问题”

  1. er

    十月 27, 2008 at 11:54 上午

    个人觉得只能等,等到有一天各种条件成熟了,西藏问题才能解决。把问题的解决限定在一定的时间范围之内,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现在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藏人内部的势力,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点事情了,例如,普及教育,医疗等事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走入死结的“西藏问题”

26 10月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西藏问题早已无解;只是还有些人总是不甘心。不幸的是,我也是其中一个。随着3.14的事件和随后的奥运圣火传递,一个为双方认同的和平解决方案已经变得越来越渺茫了。

达赖喇嘛在周六的西藏儿童村(达兰萨拉)48周年庆典上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决定放弃这种努力(中间道路)。”到目前为止,我还未在西藏之页或者达赖喇嘛的官方主页上发现官方的声明。Phayul报道了这则新闻(1, 2)。西藏之页在报道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達賴喇嘛今天的講話中特別強調西藏人的流亡是政治流亡,所以,必須要關注西藏問題的發展,必須為自己應盡的義務奉獻力量。西藏境內的廣大藏人為西藏自由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我們必須要關注。我尊重人民的決定,這在西藏未來憲法中有規定,西藏未來將會有西藏人民決定。所以,十一月將會召開人民的特別會議,希望人民能做出決定等重要講話。

而在Pharul的新闻中说,

“I have been sincerely pursuing the middle way approach in dealing with China for a long time now but there hasn’t been any positive response from the Chinese side,” he said in Tibetan at a public function Saturday in Dharmsala, the north Indian town that is home to Tibet’s government-in-exile.

“As far as I’m concerned I have given up,” he said in an unusually blunt statement.

“The issue of Tibet is not the issue of the Dalai Lama alone. It is the issue of 6 million Tibetans. I have asked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as a true democracy in exile, to decide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Tibetan people the future course of action,” the Dalai Lama said.

从这些话中,感觉达赖喇嘛真是腹背受敌,有些疲惫了。由于声明正好发生在预定的汉藏对话之前,达赖喇嘛的另一位发言人Chhime R. Chhoekyapa说,对话仍然按计划进行。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预料对话不会有什么产出。

显而易见,北京不会为此而动。北京的注意力还在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经济形势上。在刚刚结束的亚欧峰会上,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先后会见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双方力图修补因为西藏问题带来的阴影。3月份的骚乱,把中国的西藏政策推到了强硬主义者手中,短时间根本看不到缓和的可能。如果11月份的藏人特别会议带来什么偏向独立的决议,北京必然,也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德国前副总理菲舍尔(Joschka Fischer)今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北京权力,西藏未来》,他在与《德国之声》的采访中说,

我希望,相关谈判能够取得切实的进展,而且不仅仅在西藏问题上,而是涉及所有的文化和宗教宽容问题等。今天,中国的统一不存在任何威胁,中国已发展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但是在政治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方面,中国还带有专制的特点,其政治体制是一党统治。我理解处于过渡时期的中国存在的诸多问题,我也理解文革遗留下来的创伤,一旦中国的国力受到削弱,国家的统一会受到威胁,这无疑是中国的一大灾难。但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已今非昔比,中国应更加宽容,应建立独立的司法体制,从长远来说,还需形成两党格局。所以,我看好下一代中国人,他们会认识到自己的强大,同时具备建立开放民主机制的能力和素质。

我觉得他说得很对,西藏问题不仅仅决定西藏,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的中国会发展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国家会怎样处理人民的政治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怎样处理多民族国家内的民族问题。但是,对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摸着石头过河的历届邓主义政府,有谁关心死后是否洪水滔天呢?

 
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月 26, 2008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2 responses to “走入死结的“西藏问题”

  1. er

    十一月 10, 2008 at 1:31 下午

    朱维群发表讲话,标志谈判正式破裂。明年还会有骚乱?甚至恐怖袭击呢?

     
  2. davidpeng

    十一月 10, 2008 at 11:30 下午

    看来是er说的这样。

    朱维群的讲话可见新华网报道。这次北京是把自己的所有主张不带含糊地表达出来了,这种谈判也不得不走向尽头了。

    顺便说一句,Lodi提交的备忘录中要求,“把所有藏人自治区域合并为一个自治区”,所以,下次就不要否认“大藏区”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