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可怕的是只有两种声音

06 11月

我觉得冰点真的成了名牌栏目了,虽然李大同退出了,栏目的魂还在。这期刊登的是《可怕的只有两种声音》。批评中文网络上“左愤”和“右愤”两种极端情况。

“两个凡是”,即:“凡是敌人反对或估计可能会反对的,我们就坚决拥护”,“凡是敌人拥护或估计可能会拥护的,我们就坚决反对”。事实上,极左与 极右之间的共同之处,远远超过了表面上的水火不容。譬如,他们都“唯我正确”、“一贯正确”、“永远正确”,都“非黑即白”,都相信“矫枉必须过正,不过 正则不足以矫枉”,都爱说狠话,都爱吐唾沫,都具有超强的“洗脑”欲望,都把大多数民众当成已经先被对方洗过脑的白痴,所以迫切需要自己来给重新洗一次。 他们每一方在写帖子的时候,都充满了道德、智力和信息上的优越感,视与己意见不同者皆为“五毛”或者“网特”。他们互相之间只有咒骂,从不进行真正的辩 论。他们都自认为理想在胸、真理在手,其他人或是愚昧无知或是别有用心或是正无限崇敬地等待自己指引航程,所以一个个都“致命的自负”。

我们曾经都很熟悉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江城子》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著名的焦国标教授曾经发表过一首《致美国兵》:

假如有来生,

当兵只当美国兵。

假如今生注定死于战火,

就作美国精确制导炸弹下的亡灵。

 
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一月 6, 2008 in 畅所欲言, 读万卷书

 

3 responses to “推荐阅读:可怕的是只有两种声音

  1. cy

    十一月 9, 2008 at 12:03 下午

    只有两种声音还不可怕,请参照几天前的台湾。
    可怕的是左愤占了绝大多数,参照几十年前的大陆。

     
  2. davidpeng

    十一月 10, 2008 at 9:17 上午

    几十年前的大陆没啥参考价值。那不是自由发言。

     
  3. dang

    十一月 20, 2008 at 10:43 下午

    其实冰点的这种“中间道路”的声音一样可怕,如果不是更可怕的话。在当前右派声音饱受打压而局势又一天天恶化的情况下,主张“中间道路”某种程度上就是为虎作伥。不是这样的话,冰点也不可能把文章发出来。

    这里我用“中间道路”只是类比,并不是用来讽刺达赖喇嘛,不要误会。

    通常主张“中间道路”的温和派只是(用老毛子的话来说)机会主义者。他们什么也不反对(我喜欢这个论坛里这种人不要占大多数),他们只是反对“愤怒”。他们也不区分愤怒的合法性、来源,只是反对“愤怒”本身。我倒想知道,他们这种理性的态度是不是源于“致命的自负”?是不是充满”道德优越感“?

    理性是培养我们固有道德直觉的土壤,而不是窒息它的口罩。地震之后很多”知识分子“站在远端,以一种超然的,detached的姿态品评这场灾难,好像很受触动,其实是矫情。因为他们中很多人(并非所有!)无视屋中的大象,对大问题视而不见,而且永远不会愤怒。他们不是压抑自己的愤怒,而是在多年的”理性“熏陶之下根本失去了这种本能。

    在中国形成了一股力量并且能左右政策的,一直就只有一种“愤”,左粪,以邓力群等为代表。所谓的“右愤”只不过是牵强的在意识形态的连续统的另外一端发掘出来的,根本就不存在。右派作为一个团体(其实都是一盘散沙)是绝对的弱势群体,值得可怜而不是活该嘲弄的对象。

    余杰、刘晓波的很多言论是“不冷静的”,是“愤”的,我猜想当他们在密室里面对自己的良心时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但是,当我们在密室里面对自己的良心时,难道我们能坦然的以温和主义的道德优越感俯视他们吗?

    我们是弱者,是懦夫,我们可以出于种种原因违背自己的道德律令–这是可以理解和同情的,但是决不能嘲弄那些“不理智”的勇士。我们还没有这种道德资格。

    多少年以前,我住过的农场里(连毛人凤的前秘书之一也流放在那里),有一个疯子因为一家的迫害(老婆孩子都很不幸)天天骂dang,那种怒气今天还让我窒息;多少年以后,我回想起他,并不觉得他不理性,他不冷静,而是同情,刻骨铭心的同情。

    如今国内名校的大学一年级新生,尤其是对政治热衷的,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讥讽“余杰之流”,想找“冷静”很容易,回到大学新生的怀抱中去吧。他们总是做着一些毫无风险的“义正辞严”的工作,而讥笑那些说话都得打哆嗦的自由主义者。

    楼主,你说话不打哆嗦吗?还是哆嗦太多之后自然“冷静”了?我这么说绝不是讥讽你,而是把你当朋友,将心比心。

    冰点的这篇文章,不是好文章。现在“上面”的舆论导向似乎是想拉回到一两年前大学内热烈讨论柏克的“保守主义”的时候,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的。中国政局的态势很“明朗”的朝着“改革-暴乱”的混合模式发展,主动权不在掌握在谁的“计划”之中,而是被迫在事实上分享的,只是,分享的代价是如此之高,而过程又是充满不确定性。

    去向何处?不是韦伯、涂尔干的弟子可以回答的,不是罗尔斯、泰勒的门徒可以预见的。但我们可以做的,是尽量秉持自己的道德底线。引一句蒋公的话:“是非审之于心,毁誉任之于人,得失取之于数”,事态怎么发展不重要,我们也不可能对之有任何影响,但是,我们可以守住自己的道德直觉。

    没有任何变革不是愤怒驱动的。有错误的愤怒,也有正确的愤怒。我们可以置身事外,但不要以“冷静”的名义去助纣为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