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陈水扁被羁押

11 11月

今天下午在办公室碰到位曾经的“台湾人”,他叹着气跟我说,台湾人真倒霉,好不容易选个总统,这么烂。

其实阿扁不是第一位台湾人总统了,阿辉伯才是。阿辉伯虽然也黑金,但是他是日式派系那种,钱都不A到自己口袋里。阿扁比较厉害,连根都烂了。他的政府前部长们,可以在土城排排坐,开会了。正如法官所说,这家人还真奇怪耶。所有的人都啥都不知道,都往吴淑珍身上推;然后阿珍在shopping之余,隔三岔五地就晕厥一下,风烛残年了。阿扁也是当过律师的人,以为天下都是傻子吗?没见过这么没担当的男人!

隐隐约约中,我想起了张惠妹的那首歌,“最爱我的人伤我最深。”

====================

附录:陳水扁國務費案及洗錢疑案大事紀 (转自自由时报

–五月二十日,陳水扁卸任總統後,特偵組立即分案偵辦國務機要費案,並將陳水扁列為被告。陳水扁也是中華民國司法史上第一位卸任總統被檢方列為偵字案被告的案例。

–七月二十四日,特偵組首度以被告身分訊問陳水扁,由於檢察官低調進行,外界並不知悉。

–八月十二日,陳水扁第二度到特偵組應訊,由委任律師李勝琛、洪貴參、顧立雄等三人陪同。

–八月十五日,瑞士司法機關提供扁家海外密帳,特偵組立即分案偵辦前第一家庭疑洗錢案,並於當晚第三度傳喚陳水扁說明。

–八月十六日,特偵組搜索陳水扁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寶徠花園廣場住處、陳水扁辦公室、吳淑珍胞兄吳景茂台南住處等地,並訪談前第一夫人吳淑珍。檢察官當天將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陳致中、黃睿靚列為被告,並將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三人限制出境。

–八月十八日,特偵組傳喚吳景茂、陳俊英夫婦,陳俊英應訊時昏迷送醫。檢察官當天傳喚前調查局長葉盛茂,查隱匿公文案,並將葉盛茂列為被告及境管。

–八月二十日,前總統李登輝秘書室主任蘇志誠到特偵組作證,說明李登輝時代國務費支領情形。特偵組同日將葉盛茂隱匿公文案移交台北地檢署偵辦。

–八月二十二日,特偵組檢察官前往寶徠花園廣場扁住處就訊吳淑珍。

–八月二十五日,陳致中、黃睿靚夫婦上午自美返台,特偵組下午傳喚兩人到案,並將兩人限制出境。

–八月二十七日,法務部利用北檢主任檢察官慶啟人到新加坡參加會議的機會,向新加坡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請求。

–九月三日,特偵組第四度傳喚陳水扁到案。

–九月二十日,特偵組收到新加坡司法互助資料,包括吳景茂在瑞士信貸新加坡分行等五個帳戶的資金流向。

–九月二十五日,特偵組二度搜索陳水扁住家、辦公室等二十七處,將前總統府出納陳鎮慧列為貪污被告,並向法院聲押獲准,為本案第一位被羈押的被告。

–十月二日,疑洗錢案,特偵組將吳淑珍友人蔡銘哲、蔡銘杰改列被告,並將蔡銘哲聲押獲准。

–十月三日,國務機要費案,特偵組將前總統辦公室主任林德訓改列貪污被告,並聲押獲准。

–十月七日,特偵組聲押吳景茂獲准。

–十月十五日,疑洗錢案,特偵組搜索昇恆昌公司等據點,並傳喚負責人江松溪等人到案,訊後飭回;南港展覽館案,檢方聲押前內政部長余政憲獲准,原在押被告力麒建設負責人郭銓慶轉污點證人,被檢方飭回。

–十月十七日,查企業匯款扁家人頭帳戶,特偵組搜索中信、開發、元大三大金控等地,並將前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列為被告。

–十月二十一日,南港展覽館弊案,特偵組將吳淑珍、余政憲、郭銓慶三人列為行、收賄罪的被告。

–十月二十四日,查企業匯款案,特偵組以證人身分傳喚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說明。

–十月二十八日,特偵組查龍潭土地開發案,搜索前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局長李界木住處等地,並將李界木改列被告,聲押獲准。

–十月三十日,查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涉侵占機密外交款項案,特偵組搜索邱義仁住處等地,並將邱義仁聲押禁見獲准。

–十一月四日,特偵組偵辦國務機要費案,自監察院獲取新證據,將前總統辦公室主任馬永成改列貪污被告,並聲押禁見獲准。

–十一月六日,查SOGO案,特偵組搜索太平洋流通公司等處所。

–十一月十一日,特偵組第五度傳喚陳水扁到案,歷經近六小時訊問後,檢察官以陳水扁涉犯重罪,向法院聲請羈押陳水扁。

 
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一月 11, 2008 in 台海风云

 

3 responses to “陈水扁被羁押

  1. aben

    十一月 12, 2008 at 3:39 下午

    可憐的阿扁
    阿扁被收押了,真可憐! 想起以前他當總統的時候,竟然可以動用總統專機空軍一號去迎娶媳婦,他以為他是誰啊?皇帝啊?空軍一號是給總統用來維護國家安全的,他有沒有想過若是當時中共飛彈打來,他 需要用到空軍一號升空指揮的時候,飛機在哪裡?全國人民的安全怎麼辦?他說他有出錢,出錢又怎麼樣?出錢為什麼不去租一般的飛機?公器私用,單憑這點他就該死,他以為他是皇帝。而當時竟然沒有國民黨的立委出面質詢這件事,那麼懦弱,活該國民黨吃屎八年。當時的監察院的監察委員是誰,他們都沒有舉發,都應該抓起來查辦失職。今天阿扁落到連陳致中和全家人都落入刑案,真是大快人心,報應啊! 哈哈哈! 可憐的阿扁! 活該!

     
  2. davidpeng

    十一月 12, 2008 at 4:08 下午

    推荐这篇政治分析:公私不分頻拋十字架?台灣人民早已成功切割扁!

    阿扁也许私德有亏(这个现在由司法来证明),但是在政治上,他还是有自己的政见和贡献的。如果阿扁被判刑,他可能再也没机会东山再起。但是台湾历史,永远会写下2000年阿扁身为“台湾之子”完成政党轮替的那一页。

     
  3. er

    十一月 13, 2008 at 9:40 下午

    从张鸣的博客上看到的最新一段话,值得深思。

    “台湾的民进党,是在反抗威权,或者说专制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人们对于专制,往往会看到它压迫的一面,却忘了专制其实也是一种毒害,他可以直接毒害压迫的对象。即使那些激烈反抗压迫的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警惕,很可能会受毒害更深。在历史上也罢,现实中也罢,见了太多具有强烈专制人格的反抗者,他们反抗专制压迫,不可谓不勇敢,但自己却占据着道德制高点,对跟他同样处于被压迫境地的人,颐使气指,尖刻地批判,让人有动辄获咎的感觉。同路人比敌人更加可恶,是这些人的座右铭。

    更可虑的是,在反抗过程中,由于压迫很甚,压力很大,整个群体都会出现这样一种倾向,不断强化自己营垒里的非理性抗暴趋向,越是战斗性强的人,就越容易脱颖而出,其凶悍的战斗性,往往遮避了这些人身上的许多缺陷,相反,那些比较理性的,平和的,而且道德人格上不错的人,会逐渐退出。道理很简单,一方面,专制的毒害,对每个有心反抗的人都有效果。另一方面,富有战斗性的人,甚至带有流氓气的,往往会有成效,这些成效,使得人们在追求高尚目标的时候,忽略了手段的讲究,甚至觉得,反正对手是邪恶的,我们用什么样的手段,都天然合理。结果,忘记了手段的恶劣,会使整个运动变质,使运动中的人变质,一旦拥有了权力,会变得比对手还要不堪。对敌人凶狠,对内部的不同意见者,也同样凶狠。甚至一有时机,在滚滚而来的糖衣炮弹面前,会变得比昔日的对手,更加贪腐。因为,这些人原本就有非常严重的人格缺陷,道德的激进和道德的堕落,对他们来说,相距不过一张纸的距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