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回丁一夫的藏人分而治之的讨论

18 11月

丁一夫最近在多维上发表了几篇关于西藏问题的文章。我不想就其观点作讨论,仅就他在最近一篇《对藏人“分而治之”还是“合而共处”》中对于历史事实的解读提出值得商榷之处。

丁一夫在此文中,认为59年叛乱/起义的原因在于:签订十七条协议时,汉藏双方对协议覆盖的范围模糊不清。丁文中说:

可是,十七条协议却没有说明,这个网开一面的开明政策,覆盖了什么地区,那里面说的西藏,是否包括金沙江以东的川、甘、 青、滇四省的藏区?显然,对于藏人来说,十七条协议的承诺是否包括四省藏区,这由不得他们。而在解放军和汉人干部看来,十七条所说的西藏,自然是不包括四 省藏区的。

我认为,这个和历史事实是不相符合的。正如丁文中所说,把康区和安多划归云南、四川、青海,这个政策,是由清朝政府进行的。到民国时期,这个政策已经实施了几百年,期间特别是晚清时期,汉藏双方在边界上发生战争,这条界限也移来移去。但是,基本上,拉萨政府和民国政府(或地方军阀)有着清晰的界限。双方在边界驻军,无论是拉萨政府和民国政府都认同这个事实。在康区和安多,实施也实际上也不是民国政府(或地方军阀)的直接领导,而是混合现代政府和土司头人寺庙的统治形式。在这些地方,一方面,地方军阀有驻军,有类现代政府,但是地方上的事情也有寺庙和贵族组成的藏族精英阶层管理。基本上,双方目标和诉求不同,也能相安无事。在藏族精英阶层中间,拉萨当然是文化中心,但是不包含任何政治权利。当地藏族精英阶层的视野比较小,也不存在泛藏政治体等概念。康区和昌都的藏人之间经常也有这样那样的摩擦,在这些摩擦中,因为汉人的军事实力强,他们也经常请求各小军阀或军事团体的帮助。

这样的事实,在多篇历史著作中都有描述,既包括丁一夫提到的Melvyn Goldstein,也有藏族历史学家Tsering Shakya。平汪的传记生动地记述了当时昌都和康区的实际政治情形。当平汪被康区汉人追逐时,他逃往拉萨政府管理的昌都地区;而拉萨政府对他不利的时候,他又逃回汉人统治的康区。

面对这样的政治现实,拉萨政府的代表在谈判十七条的时候,绝对不会考虑把康区和安多纳入到十七条的范畴。很简单,在他们的心目中,那从来就不是他们的地盘。这就好比中国跟美国谈一个FTA,等谈成了,告诉美国,新加坡也被协议覆盖一样可笑。虽然同为一个文化圈,但是政治上是不同的。但是,十七条谈判时,一个重要的内容是什么时候把昌都归还给拉萨政府管理。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虽然北京政府在昌都掺了不少沙子,昌都还是还给了拉萨政府,直到1959年。

那么,59年的叛乱/起义肇始于康区,这又是为什么呢?这个显然不是因为对十七条协议的不同理解。事实上,流亡藏人从来没有指责过北京,对康区的土改违反了十七条协议。Tsering Shakya对此有长篇记录,平汪的传记则增添了很多局内人的看法。李井泉对康区的土改,给康区的四川社会生态带来巨大的冲击,很多康区的藏人因此逃到TAR范围内来避难。他们给拉萨人带来了很多悲惨的故事。在这个时刻,毛泽东不得不重申他推迟西藏“民主改革”的既定政策,并强调六年之内不会变,六年之后是否推行,会征求西藏高层人士的意见。然而,从西藏高层人士看来,这个可怕的“民主改革”就象悬挂在拉萨贵族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除非得到中央政府永不推行的承诺,没有人会对此心安。据平汪记录,从这时起,越来越多的西藏贵族开始往印度转移财富。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一个不起眼的小事件最终导致了全面的崩盘。

同一文化圈内的人会相互影响,特别是在情绪上,虽然他们不属于同一个政治范畴。例如1998年的印尼排华暴乱,在中国大陆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事实上,中国政府没有对印尼排华事件做出实质性的响应,甚至被很多人认为太软弱。

实际上,北京越来越认识到西藏文化区的整体性,这从我前面的评论帖子上可以看出。如果北京和达兰萨拉就西藏宗教文化上达成什么协议,这些协议势必会影响到TAR以外的藏区;但是,期望因此就能改变目前自治区的划分,这个可能性较小。

 
15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一月 18, 2008 in 雪狮与龙

 

15 responses to “回丁一夫的藏人分而治之的讨论

  1. 包谷

    十二月 5, 2008 at 1:50 上午

    刚读到桑东仁波切最近的谈话,似乎回答了你的问题:


    就在十七条协议在北京讨论的时候,阿沛·阿旺晋美为团长的西藏代
    表团提出说,现在我们既然已经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家庭了,西
    藏人现在必须统一成为一个整体,而不是“内藏和外藏”。当时,周
    恩来和毛泽东都同意说,这个想法是适宜的,但表示此时他们无法做
    到,因为他们已经解放了“内藏”,“外藏”也将通过和平途径来解
    放,所以我们应当先完成十七条协议,然后再考虑如何统一“内藏”
    和“外藏”人民。由此可见,这个想法并不是一个新的想法,这个想
    法从十七条协议的时候就已经存在。

    一九五六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在拉萨成立。当时,有几位高级
    官员从北京来拉萨访问(注三)。他们已经为西藏自治区的建立成立
    了一个筹备委员会。在那期间,西藏政府官员再次提出这个问题:十
    七条协议签订的时候,我们就提出了西藏民族统一为一个整体的问
    题,现在是适合实施的时候了。大家都同意这点,于是设立了一个以
    一位高官为首的委员会。这位官员是一位共产党高级官员,也是藏
    人,名叫桑杰益西(注四)。桑杰益西为首的委员会,我记得是一个
    五人委员会。他们开始就如何将整个西藏民族纳入同一个自治区展开
    工作。

    一九五八年,骚动开始了。一九五九年,达赖喇嘛尊者和其他藏人流
    亡到境外。桑杰益西委员会无能为力。一九六五年,西藏自治区成
    立。但是西藏被进一步划分,成为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的一
    些自治州,自治区和自治县。”

    你以前知道这些吗?

     
  2. davidpeng

    十二月 5, 2008 at 1:25 下午

    我以前不知道桑杰益西委员会。

    但是我知道十七条协议上的这个讲法。包括后来陈毅也在一个大会上提过类似的提法。

    我针对的是丁一夫的说法。他认为,藏人在签订十七条协议时,认为其他藏区应该被覆盖在十七条协议之内。这个不是事实。

    在我的这篇文章中,我没有去分析大藏区是否可行,来龙去脉如何。如果您想就这个进一步讨论,您可见其他博文的相关说法,我们可以再讨论。

    上面桑东仁波切的说法后面部分需要进一步说明,值得商榷。“一九六五年,西藏自治区成立。但是西藏被进一步划分,成为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的一些自治州,自治区和自治县。”这个也不是事实。

     
  3. er

    十二月 6, 2008 at 3:58 下午

    最后一段供大家参考。

    北京为何妖魔化西藏流亡政府?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719902

    “四、北京的苦衷

    北京坚持要西藏流亡政府作出这荒谬声明,我看乃是为达成妥协故意设置障碍。我党的真正心病,既不是行政区划问题,更不是历史真实,而是行宪就意味着放弃“ 党天下”。西藏人民若真的获得宪法赋予他们的自治权利,势必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他民族“自治区”必然提出类似要求。这就意味着我党必须从几占中国 2/3的领土的少数民族地区撤出,这是他们绝不会同意的。

    我党更大的心病,还是被苏东帝国的崩解吓坏了。目前国内社会危机深重,官民矛盾、民族矛盾重重,国家早就呈现了崩解趋势。党魁们只求在任上箍住濒于散板的木桶,岂还敢放西藏自治,恶化既有离心倾向?刻下多数大陆人似乎都传染上了这恐惧,在这个问题上,也可以说我党代表了他们一手塑造出来的民意。

    说到底,我党的先天尴尬,乃是从马教带来的。马列主义只看得见阶级,看不见民族,只承认阶级矛盾,不承认民族矛盾。可笑的是列宁既信奉马克思的阶级学说,却又主张民族自治,全然意识不到“党天下”和任何一种自治水火不相容。这结果便是斯大林的“民族自治”骗术,害得中国俄奴党既要坚持作“党领导一切”的婊子,又不能扔掉“民族自治”的牌坊;既无法撕下面具搞晚清的“改土归流”,又不敢也不愿真的实行宪法。当然最后只有靠撒谎欺骗全国人民,诬蔑“达赖集团”是“分离主义者”,是“藏独分子”。

    我党这么干,完全是饮鸩止渴,虽能靠煽动民族仇恨维持一时的统治,其实是为我党垮台后发生的民族间仇杀做足铺垫,必将给全民带来深重灾难。华鉴不远,在南斯拉夫之世。

     
  4. 包谷

    二月 16, 2010 at 11:33 下午

    我想,中央政府也罢,汉人也罢,至少现在应该懂得那个历史教训了:不能把川青甘滇的藏区,看成可以像汉地一样任其作为的地方。那是藏地!记住了。

    至于藏人对这些地方的“归属”的看法,请见当年噶厦庆贺盟国胜利代表团提出的九点意见。这是藏人内心真正的想法,只是中国政府用强力把这种想法压制住了而已。

     
  5. 包谷

    二月 16, 2010 at 11:40 下午

    楼主说:“事实上,流亡藏人从来没有指责过北京,对康区的土改违反了十七条协议。”

    楼主把“土改”的含义理解得一厢情愿了。看看藏人那时的悲惨吧。流亡藏人从来就谴责康区的“民主改革”,谴责中央政府首先破坏了十七条的承诺。楼主守住49年前的行政边界作为主要理由是不够的。对于藏人来说,那里属于藏人还记忆犹新呢。

     
  6. er

    二月 17, 2010 at 4:56 上午

    我觉得那些穷农奴分到地了,难道不高兴嘛?一致说,藏人都不高兴,我觉得未必符合事实。

     
  7. 包谷

    二月 19, 2010 at 10:08 下午

    er:

    读读
    http://www.tibet.org.tw/com_detail.php?com_id=344

    此文材料全部取自戈尔斯坦在西藏的研究.戈尔斯坦是国际藏学界出名的pro-China的人。

     
  8. er

    二月 20, 2010 at 1:32 下午

    我也读过《雪域求法记》,里面所描写的农奴们差役的辛苦,也不像是假的。

    我的理解是共产党的革命实际上就是颠覆社会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有利益失去者,有利益得到者,也有沉默的大多数。就是因为屁股不同,因此阐述的历史完全不同,要追求“真正”的真相恐怕是不太可能的。

     
  9. davidpeng

    二月 20, 2010 at 5:27 下午

    从假期回来了,祝各位新年快乐!

    谢谢包谷网友认真地读了这篇文章和留言,并留下了评论。

    我想先在这篇文字里focus在一个题目,“十七条协议是否包含TAR以外的其他省份藏区?”

    十七条协议是否代表藏人的真正想法。我同意你的观点,不代表。不讳言这份协议是在中共占据巨大优势签订的城下之盟。但是这份协议是双方谈判的结果,并得到拉萨政府和达赖喇嘛的认可。签订并执行这份协议书双方的共同选择,双方或认真或不认真地在这篇协定下过了8年。如果凡事不看现实,只讲想法,那不是政治。

    说到想法,前段时间中国政府也提出了想法,要求/威胁/希望奥巴马不要会见达赖喇嘛。

    十七条之后的拉萨政府没有管理过康区、安多。如果十七条把康区和安多置于拉萨政府之下,康区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土改,跟其他卫藏地区一样。如果十七条规定康区和安多归拉萨政府管辖,却从第一天开始就不容拉萨政府置喙,无论从人口还是面积看,拉萨政府会从第一天开始抗议的。包括桑东仁波切说的桑结益西委员会,也正好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时至1956年的时候,拉萨政府没有管理这些地区,否则研究这个问题岂非脱裤子放屁?

    你引用了我的话,却把它拆开了。对的,流亡藏人从来就谴责康区的民主改革,也谴责中央政府破坏了十七条承诺。但是却没有把他们连在一块说过。另外,我也犯了个小错误,流亡藏人不等于拉萨政府。1951年到1959年,北京和拉萨的关系起起落落,处于暗斗时期。时至今日,流亡藏人指责得最多的是双方处于明争的1959年以后,特别是文革;对1951年到1959年之间的西藏说得很少,这也并非是没有原因的。

     
  10. 包谷

    三月 1, 2010 at 10:15 下午

    David, 谢谢你的答复。

    就你的focus,”十七条协议是否包含TAR以外的其他省份藏区?”闲聊几句。
    答案很明确,不包括。

    所以,当毛泽东批评合作化像“小脚女人”,促使四川等省在藏地展开合作化的时候,没有人提出这违反了十七条。因为“十七条协议不包含TAR以外的其他省份藏区”。不过,四省藏区的民主改革,不可避免地将藏民反抗的火烧向TAR,最终导致什么呢?导致十七条不破也得破,连谁先破的都说不清了。

    我们今天可以回顾说,十七条还是一个不错的东西。设想一下,如果十七条得到了充分的尊重、遵守、和贯彻,那么,今日之西藏,其状态很可能像作为印度一个自治邦的锡金,Government of Sikkim 仍然维护其边境线,设立关卡,但是人民的来往是自由的,民众是安定的。锡金是印度最为自由,幸福,安宁的地方,就像香港是中国最自由的地方一样。锡金人在世界上是自豪的,Small but beautiful 是他们的广告词。

    可是,十七条之后的TAR却做不到,不可能做到,59年事件几乎是必然的,只是由于达赖喇嘛的忍让,由于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策略性退却,才维护到59年,否则,达赖喇嘛早在56年就不得不走了。为什么?因为四省藏区的火必然要烧,然后必然烧到拉萨来。

    四省藏区的火不烧行不行?做不到,因为“十七条协议不包含TAR以外的其他省份藏区”。四省藏区的火烧起来以后不引向拉萨行不行?也做不到,因为虽然你有一条行政区划线,可四省藏区藏人心目中的第一中央是在拉萨,他们不会往北京跑,只会往拉萨跑。

    于是,十七条这个好东西,其实注定了要失败。注定要失败的好东西,就是有致命缺陷的东西,这个缺陷,就是没料到,四省藏区虽然不在拉萨的法定行政区划之内,却不能不看到,四省藏区不平静,则TAR是不可能太平的。这就是十七条的先天不足之处。

    而当初有实力的一方,为什么看不到这一点,为什么看到了也不熄火,就是因为他们也有您,David,的书呆子思路:既然十七条协议不包含TAR以外的其他省份藏区,那么区别对待之(分而治之),不是很有理吗?你们藏人闹什么闹?在四省藏地的藏人,谁让你们生在汉人统治的省区?你们就应该像周围的汉人一样,接受土改合作化。拉萨的达赖喇嘛,咱们恪守十七条,六年不改,以后再说,四省不关你什么事,不要干涉他省内政。

    可惜,民众不是这个思路。毛泽东和藏民思路之不同,把达赖喇嘛逼上了流亡的道路。

    把这些事件回溯到十七条的问题上,其实是应该回归到当初藏民的状态上,才可能看清是非。达瓦诺布的红星照耀西藏里,说到过一个故事:改革开放以后,云南省的一位藏人申请出国护照,被当地政府否决了,他决定跟上面说去,结果不是去昆明,也不是去北京,竟然是跑拉萨说去了。这当然解决不了问题。不过,反过来想想,他怎么去拉萨了?

     
  11. davidpeng

    三月 3, 2010 at 9:49 下午

    包谷,也感谢你的回复。

    关于丁一夫的这个问题算是讨论结束了。我们都同意,十七条协议并不包括TAR以外的藏区。

    您接下来的一些讨论挺有意思,有些说法很有道理,我也同意。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大多可见达赖喇嘛特使介绍中藏谈判(之二)的后半部分。另外还有些想法,记得在哪写过的,找不着了。

    为啥要大藏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流亡政府充分吸取了1959年教训的结果。理由如你上面总结的那样。如果1951年的十七条协议包含了邻近省份,就不会有1959年的骚乱和暴动,那么十七条协议就能执行下去,藏事也不会一烂如斯。

    历史回到1951年,旧拉萨政府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视野,他们孜孜以求的仅仅是保住他们眼前的这个政权、制度以及其依附的一切。他们谈判的最高目标是,共产党不进军,拉萨一切照旧,最多口头上承认那个遥远的PRC。对双方来说,把其他藏区纳入拉萨政府是一个变化,甚至是一个可能引起骚动的变化。

    讨论历史,我觉得不能苛责古人(尽管他们还未古)。但是,目前藏人如果还想着恢复一个包含其他藏区的十七条,这个在我看来,已是有点anachronism了。

    即使当时共产党有足够的民族敏感度,将其他省份藏区的民主改革和TAR同步,我认为十七条也是无法维持的。如果把其他藏区的影响看成是外因,我觉得真正起作用的还是拉萨内部发生的内因。十七条从一开始就不是个稳固的结合。尽管中共努力放低了身段,中共的内部斗争、藏人强硬派的活动,拉萨城始终暗流涌动。决定性的因素在于,藏人中间派意识到,中共始终有人想要改变拉萨,破坏十七条;而安多、康区的藏人则给出了活生生的案例。对于觉得旧拉萨一切都很美好,连十七条这个架子也不想要的藏人强硬派而言,受够了!

     
  12. 包谷

    三月 4, 2010 at 5:03 上午

    在西藏问题上,我其实一点不悲观。事情总是会变的,只是早晚问题。有时候变好,有时候变坏,但是再坏,也坏不到文革那么坏吧?文革还不是结束了吗?

    作为汉人,看西藏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想想,如果生为藏人,如果你是当今藏人的一员,你会怎么想?没有这点设身处地的能力,汉人和汉人谈西藏,谈不出什么意思来的。

    现在藏人回头看1951年的西藏,回头看1959年的西藏,那就像我们的父辈看1895年的京城一样的。只不过藏人更不幸。但是,也许,过了很多年以后,相比之下,藏人说不定看起来比汉人幸运。

     
  13. guest0987

    七月 25, 2011 at 10:22 上午

    读了这里的讨论,感觉这些人生活在历史和虚幻之中。 就像印第安人向美国佬谈什么“自古以来”,“假如你是印第安人。。.”, “设身处地”, 等等。 是不是很好笑。

     
  14. 愚昧与文明

    四月 23, 2012 at 4:31 上午

    呵呵,一些鸟人总是说什么设身处地为藏人想想,奇怪了,你们怎么不设身处地为中国的汉族人和其他非藏族人民想想呢?

    西藏省,和什么大藏区,让你们藏裔居民实行种族主义自治,那我们非藏族居民怎么办呢? 我们不能或者被限制到西藏省定居? 即便定居了,也只能是西藏省的二等公民?每天被迫看着那些愚昧的藏人在我们居住和工作场所周围仆街磕头,摇轮子? 那我们的权益在那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