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时事三则

14 12月

我觉得这个真是太愚蠢了。我试了下,果然是真的,包括BBC,VOA,明报这些都不能访问了。但是台湾的Nownews还可以。

  • 炎黄春秋在受到高层关注后,暂时过关:BBCVOA

我记得杨继绳最近还接受过采访,讲如何在大陆狭窄的言论空间中寻求生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年代毕竟已经过去了,中宣部可能是我国最需要与时俱进的部门。

最近这个比较热,包括参与起草的张祖桦及刘晓波被当局传唤。多维出了几篇文章,亚洲周刊说,“在态度上,众多签署人都认为它是温和、理性与务实的。”我看了下内容,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前面有网友“dang”留言对我进行过批评,所以我也不想往他们身上泼冷水。

我认同他们的很多观念,也佩服所有签署人的勇气。但是我认为他们的宪章和国内民众的呼声有一定的距离。建立一个三权分立的西方式的民主国家,不是目前大多数民众的中心政治诉求。

我倒是推荐读者去读下BBC对黎安友教授的访谈:“韧性专制”可以持续吗?

 
26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二月 14, 2008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26 responses to “时事三则

  1. Huawuban

    十二月 14, 2008 at 10:26 下午

    德国之声还能上么?

     
  2. Huawuban

    十二月 14, 2008 at 10:29 下午

    我在08上面签过名了,然后把它发到了奥地利的一个中文论坛上,遭到围攻,删帖。。。
    我赞同david的说法,08在短期内不可能得到实现,而且缺少必要的民意基础。

     
  3. davidpeng

    十二月 14, 2008 at 10:45 下午

    刚才试了下,德国之声没问题。

    正好看了下德国之声的头条文章,感觉调子比较缓和,没被封可能也跟这个有关。

    前驻华大使史丹泽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
    “最坏的和最好的时代”:胡星斗谈中国改革开放30年 (顺便提下,文中特别提到这篇文章是由张丹红采访的)

     
  4. er

    十二月 15, 2008 at 2:11 上午

    我个人讲话比较直,这个零八宪章哗众取宠比较多,实用性太低了。推荐阅读

    《萧瀚:实行“08宪章”理念,须有制度性宽恕方案》

    个人感觉中国未来只能由党内的人士推动,党外这些文人们类似当年的康有为之类的,其实根本上是脱离实际的,而根本没有治国的能力的。

     
  5. er

    十二月 15, 2008 at 2:17 上午

    中国未来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共产党的问题,这个党即是中国最大的阻力,又是发展变化唯一的动力,悖论就是如此。

    其实,很荒谬的,清末的革命开始,最后以共产党的统治而结束,多少人抛头颅,撒热血,最后换来这么一个无法为后代所摆脱的政权。

    看中国这段历史,充满了荒谬感,我个人感觉许多中国人甚少反思中间的历史发展过程为什么会这么荒谬?

     
  6. 比目鱼

    十二月 15, 2008 at 6:02 上午

    其实,汉族是个不错的民族。虽谈不上多优秀,但还是颇有些让人称道之处,如勤俭节约,吃苦耐劳,整个民族重视教育等,而且汉人总体来讲算是守法,易于治理的民族。人民总体逆来顺受,证权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满感激的。
    但是中国唯一的力量集团为害剧烈。我多年的观察,中国政权是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对整个国家带来深重的灾难。
    但是我不知道,是否中国人孕育了这样的政权,这个政权是否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这是我一直很好奇的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形成这样的政权,中国人民是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是纯粹无辜?
    现今世界,人文和科技都已相当发达。生活在西方,再感知中国,给人带来的唯一感受就是时空错乱。

     
  7. er

    十二月 15, 2008 at 3:51 下午

    比目鱼,我个人觉得中国社会的形成,政治形态的形成,尤其偶然性,例如苏联为了控制中国,输入共产主义,日本入侵,导致共产党崛起,但是中国政治的基本形态和汉民族,汉文化里面的一些缺陷和不足是有密切关系的。无论我们夸耀我们的历史多么辉煌,但是我们的不足必须得到清醒的认识。

    建议你阅读吴思的作品,潜规则和血酬定律,鲁迅的作品,柏杨的作品。批判地读,而不是全盘接受的读。

     
  8. paulz

    十二月 17, 2008 at 3:13 上午

    我一直以为中共的最高层其实是有人才的地方,并不是纯粹的脑残,或者EVIL。他们未必不懂得民主普世概念,甚至未必反对。但中层,下层,以及地方,家族等的传统势力实在太落后太强大,高层的核心完全不可能按照“怎么做才是对的”来制定政策。中心思想肯定是维持政局的稳定,外加赚钱。民主吗,最多只能指望进两步,退一步。

    这里隐隐有一个中西文化上的差别:比如在美国电影里SUPER HERO常遇到的问题:你只有牺牲一个(完全无辜的女子 | 自己的亲人 | 小孩),才能救一万个陌生人,你是选择一个,还是一万个。在西方电影文化里,这一个人是不能牺牲的。因为这一个人是善良、正义和原则。一个HERO如果放弃了这些,即使达到了目的 (比如救了更多人,杀死了EVIL,。。。),但他本身已不纯洁。他本身已经向EVIL跨越了一半。但中国文化里对这个问题的纠结就少很多。

    回到中共高层:如果咱们美化当年老邓6。4 的想法: “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设计师。我对中国的情况了解比你们清楚的多。我非常确定先发展经济,先压抑民主,来换取政权的稳定,是中国×唯一×的希望。”。在这个前提下,做一点点EVIL的事情,for the greater good, 是不是可以接受的?

     
  9. 比目鱼

    十二月 17, 2008 at 9:09 上午

    “中共高层有人才,不是脑残,不邪恶,懂得并支持民主。中层,下层,地方,家族落后而势力强大,于是高层不能按照正确的方法来制定政策”。
    那么请问Paulz,这次抓刘晓波,是哪一层下的命令?镇压法轮共,是哪一层下的命令?中国由国家财政拨款支付工资的工作人员,生老病死都有保障,而农民,企业员工和失业,无业人员,收入有保障吗?户籍制度又是谁制定的政策?
    人才不等于有道德,懂民主不等于支持民主。您再回顾一下这些年的中央高官,落马的还少吗?

     
  10. davidpeng

    十二月 17, 2008 at 1:33 下午

    看到这篇文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管党生:因为“零八宪章”,我领略了秘密警察的效率

    还是说我想说的。在香港独立媒体的这篇文章中,作者批评香港主流媒体,论坛,博客和民间媒体的独立性。在我看来,除了主流媒体之外,其他非主流媒体对此事不关注,可能真的是因为这些诉求,缺乏民众基础。

    他还批评香港主流媒体天天关心金融危机和救市。我得承认,近些天,我也很关心金融危机和救市。

    呼吁政治民主的人,能否不那么自信?

    关于零八宪章的报道中,有透露到莫少平律师以前从来不参加此类签字活动,但是这次参加了零八宪章的签字。也许是在过往的维权过程中,感觉到只有这样的宪章才有出路吧。伴随的萧瀚先生的呼声,其实这样的情况也应该引起执政当局的警示。如果维权知识分子都被逼到体制外了,这样对这个国家/政权就好吗?

    另一个我最近比较关注的事情是有关燃油税的改革。近几年,尤其是随着国内房价的上涨,对新出现的中产阶级进行剥夺成为一个新的经济现象。尤其是这一现象有其全球性背景。在国内,最容易出马的政策就是针对中产阶级;然而新兴中产阶级从无论从经济还是政治方面都是目前执政的实质性基石。如果此类政策继续下去,合理的政治转型将成为虚空,中国会迅速拉美化。

     
  11. er

    十二月 17, 2008 at 3:27 下午

    其实,无所谓中共高层,底层的差别,这就是一个赤裸裸为自己的利益维护的小集团,怎么可能脑残呢?这些人可是经过残酷的政治权力的角逐才爬上了的,就智商而言,绝对不会低到哪里去的。只不过,很多时候个人的利益,和他这个小集团的利益,和整个中国人民的利益有差别而已。

     
  12. 比目鱼

    十二月 17, 2008 at 4:04 下午

    看来,中国欧美化不可能,日本,南韩,新加坡化也不可能,认同David的观察;中国很有可能在急速向拉美化蜕变。

     
  13. wind

    十二月 18, 2008 at 9:25 下午

    哦 我不知道博主所说的温和和建设性的态度指的是什么?如果指的是不激怒中国政府,那么就真的是“圣心难测”了,伴君如伴虎。博主和阮一峰貌似是理性和有建设性吧 您的blog现在被gfw了 阮一峰被谈话了……….
    另外我觉得8f paulz说得很对
    我认为,除非是发生某种经济危机,08宪章那些东西就是一个很小众的东西,因为大家都在闷声发大财,谁要民主,谁要自由,那个多少钱一斤?中国人某个角度来说太“务实”了

     
  14. dang

    十二月 19, 2008 at 3:53 上午

    David:“因为前面有网友“dang”留言对我进行过批评,所以我也不想往他们身上泼冷水。”

    To David:如前所述,我从你这里收益良多,只偶尔表达不同见解。

    Huawuban:“我赞同david的说法,08在短期内不可能得到实现,而且缺少必要的民意基础。”

    To Huawuban: 宪章的主体是价值判断,不是事实判断。所以她“在短期内不能实现”这个事实无损于她的价值的可欲性。另外,“民意基础”是创造和培养出来的,不去做,永远不会有基础,“等”是等不来的。反过来讲,为什么现政府对这个宪章那么紧张呢?因为它知道,宪章可以改变民意基础。

    Er:“我个人讲话比较直,这个零八宪章哗众取宠比较多,实用性太低了。”

    To Er: 长平前一段时间在一个讲话中表达了这样的一个意思:悲观是不道德的。注意,理解这句话时不要上情绪。他的本意是,事实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但我们可以有更积极的态度。如果旗手的态度消极,则也不可能给追随者带去希望。很多人在意识层面恐怕不知道或者不愿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潜意识里面很多人是希望这样一个宪章出现的,在她带来任何实质的改善之前,她首先是一个希望。

    Er:“个人感觉中国未来只能由党内的人士推动,党外这些文人们类似当年的康有为之类的,其实根本上是脱离实际的,而根本没有治国的能力的。”

    To Er: 和你的“感觉”恰恰相反,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社会的良性进步都是NGO和很多体制外的个人(如维权律师等等)推动的,党内人士往往是被动的应付,在看到效果之后,又去顺水推舟,或者干脆争夺成果的署名权。从某种意义上讲,连经济改革的原动力都不是来自于党内,自然经济成就也不能都归功于“党的好政策”了。

    我在前面的回帖中已经提过,现在的模型是“改革-暴动”,主导权在事实上是被迫分享的,而不是党内人士独揽的,更不用说党内人士对事态的判断、现状的评价还大不相同了(《炎黄春秋》和“新西山会议”的主干不都是“党内人士”吗?)。你的关于党外人士的评价过于武断。“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这是很多“党外人士”奉行的原则,不要以为能人都被体制吸引去了。况且,在一个坏体制下,逆向淘汰会使得心术不正的人更有机会升迁,逼得好人也会变坏,那还怎么能指望“党内人士”呢?尤其是现在用人机制是从最高层的利益作为出发点
    的,以便“一杆子插到底”,使得官员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这种情况下,你指望“党内人士”做什么改变?某年某日我曾对一位对艾滋病引起社会关注做过贡献的同志表达敬意,她回答说,我们在别人眼中是制造麻烦的人,等哪一天我们所做的成了有益的事,就是我们被遗忘而政府被记住的时候了。我认为我们都该记住这句话。

    Er:“中国未来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共产党的问题,这个党即是中国最大的阻力,又是发展变化唯一的动力,悖论就是如此。”

    To Er: 共产党有很多“遗留问题”,而且不断制造新的惨烈的“遗留问题”,所以它不敢“揭盖子”,开放媒体犹犹豫豫,信息公开条例几成笑柄。怎么样又能推动政治开明又不至于流血呢?只有让“遗留问题”一笔勾销,这个宽容的代价是如此之大,仅仅让民众来负担十分不公平,仅仅让政府来负担足以使之倒台,可以借鉴的恐怕只有两种方案的合并,首先是改变党的名称(新西山会议已提出过),将之从历史问题的负担中解脱出来,其次是成立类似于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机构进行听证和大赦。这个方案由于听起来过于天方夜谭,很多人不愿加以注意,于是在悖论中徘徊。风险大吗?有风险更大的。不过即便是这样的方案也远非一个缺乏魄力和远见的班子有能力实施的。所以,但凡是现实的方案,都是看似不合理的,但凡合理的方案,貌似都是不现实的。折中?呵呵,两头空。

    Er:“看中国这段历史,充满了荒谬感,我个人感觉许多中国人甚少反思中间的历史发展过程为什么会这么荒谬?”

    To Er: 其实很多人都在反思,宪章里也有反思,问题是,一个现实大于十个反思。即便是用和平的方式过渡到宪政是现实可行的,它也还是需要具体的人去做,该反思的都反思过了。离胡交差还有两年多时间,他想就这样等下去吗?

    比目鱼:“是否中国人孕育了这样的政权,这个政权是否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这是我一直很好奇的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形成这样的政权,中国人民是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是纯粹无辜?”

    To 比目鱼:我想引一句伪满洲国实际统治者甘粕正彦(Masahiko Amakasu)在贝托鲁奇的《末代皇帝》中的一句台词:“When an Englishman robs someone, Your Majesty, he becomes a gentleman. If he robs a lot, he becomes a knight”从历史正义的角度看,没有民族是清白的;真正让人钦佩的是超越精神。我们觉得“时空错位”也许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中国人的超越精神(只有历史决定论、中国特殊国情论),虽然我们相信这样一个庞大、悠久的民族不可能没有这种精神。

    Paulz: “我一直以为中共的最高层其实是有人才的地方,并不是纯粹的脑残,或者EVIL。他们未必不懂得民主普世概念,甚至未必反对。但中层,下层,以及地方,家族等的传统势力实在太落后太强大,高层的核心完全不可能按照“怎么做才是对的”来制定政策。”

    To Paulz: 我个人认为,比目鱼对你的这段观察的回答更接近事实。国家信访总局腐败的盖子被揭开以后,很多从基层去北京找寻青天大老爷的群众才意识到“上面和下面是穿一条裤子的”。其实“下面”的很多官员私底下是看不起上面的人的,包括胡在内,因为“上面”没有担当,出了都是基层前线的来承担压力。

    我相信这个坛子里所有人都不想看到乱的局面,所以只能指望党和政府在内外的压力之下拿出一个时间表和路线图,实在不行,就将就着Charter 08用吧。

     
  15. davidpeng

    十二月 19, 2008 at 8:31 上午

    Wind:

    关于温和性和建设性,请参见萧瀚的文章。08宪章从字里行间都是,我们要打倒共产党!这与中国的现实相差太远,不具备建设性。

    我曾经在我的博客上说过,我是一个独立的思考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不会考虑我的言论,共产党是不是喜欢,党外人士是否喜欢,这些言论仅表明我自己的观察和思考。所以,无需使用“是否被GFW屏蔽”来评价我的言论。

     
  16. davidpeng

    十二月 19, 2008 at 8:33 上午

    @Dang:

    每次看了您的回复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如果您有兴趣,邀请您作为这个博客的共同作者来发文。我的联系方式在“About Anachronist”一页中找得到。

    其他各位网友,如果有什么事情想和我单独联系,也请发邮件到那个联系地址。

     
  17. sol

    十二月 19, 2008 at 10:32 上午

    David,我想wind说你的博克被gfw封是正面的意思吧。

    我想萧瀚的文章的最重要的观点是这样两段:
    “14.。。。在当前共产党掌握所有国家主要资源的局势下,让他们主动放弃利益而走向公权力受宪政制度约束的政治,凭什么?

    15.凭三条,第一条,再这样治理下去,共产党统治会导致烽烟四起、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朝不保夕的日常生活,共产党会和这个国家的人民处在绝对对立的死胡同里;第二条,只有结束这样的治理方式才能挽救中国、挽救中国共产党;第三条,结束这一过程,需要给共产党及其重要成员一些基本承诺。”

    可他接下来讲的完全忽略了第一和第二条,只是强调第三条,即要给共产党留个退路,它就会宪政改革。并举清帝退位为例,还是同样的问题,清帝退位也不是什么《优待清室条例》就能给劝退的,首先并且最重要的一条是,那时候的清廷已经不能有效掌握国家机器了(法国大革命和俄国革命的情况也类似,即社会变革前夕,国家机器已面临崩溃,统治者无法有效掌握,Theda Skocpol早年那本关于国家和社会变革的书里分析的很详细)。

    看回现在的中国,我觉得经济改革的结果是政府对国家机器的控制加强了,而不是削弱了。陈志武教授的研究结果,”自1995年到2007年的12年里,政府财政税收年均增长16%(去掉通货膨胀率后),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8%,农民的纯收入年均增长6.2%。这期间,GDP的年均增长速度为10.2%”。也就是说改革开放的成果受益最大的群体是政府. 我有理由推断更有钱的政府,对国家机器的完善和控制是加强了. 现在的确会时不时的出些与政府对抗的暴力事件, 可我暂时还看不出这对这个政府的统治有什么致命的威胁,以至于它非要搞宪政改革不可.

    萧瀚的文章的核心观点,即变革要给共产党留退路,这样会减少流血,这个我同意.但要是说留了退路,就会主动改革,这个我存疑.

     
  18. davidpeng

    十二月 19, 2008 at 11:13 上午

    刚才看了一篇文章,联想到我们正在进行的讨论,贴个链接在这儿。

    清廷“制造”的革命党

     
  19. dang

    十二月 20, 2008 at 5:05 上午

    感谢楼主美意,只是楼主的坛子已经吸引了一群同志,在下不敢掠美。还是你出题目,大家议论吧!

     
  20. er

    十二月 21, 2008 at 1:11 上午

    其实清末那段历史非常有意思,那一段的许多东西都好像可以基本映射到现在这个年代。

     
  21. wind

    十二月 21, 2008 at 11:15 下午

    呵呵 正如sol说的 被gfw是一个很正面的事情 原来好像是keso说过,如果国外的某一项网络服务(比如Google,blogsopt)没有被gfw过,那么他根本不能算是一项优秀的网络服务。
    本来打了蛮多字,但是还是算了。但是中国今年很多社会动荡(比如陇南,瓮安)哪一项的起因就是为了民主或者其他政治权利,然后由一小撮人挑起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破坏?都是基本的经济利益。如果没有某种沟通渠道和快速改进的态度,再小的事情,在中国都会引起社会动荡,尤其明年经济恶化,大规模的失业,社会矛盾将会进一步激化。杨佳的那句话挺有意思,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to er “其实清末那段历史非常有意思,那一段的许多东西都好像可以基本映射到现在这个年代。”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在论坛用后清或者天朝来影射中国政府。反法和反日的运作也有当年的义和团很像

     
  22. wind

    十二月 21, 2008 at 11:28 下午

    连岳这篇《我们就是体制》http://www.xiefang.com/archives/2008/31461.html
    原文在牛博网的被删除了
    我觉得应该是体制外人们应该做什么的一个参考
    毕竟大家也都不是林昭

     
  23. er

    十二月 22, 2008 at 2:17 上午

    我之所以觉得清末这段历史很有意思,我是觉得中国社会的变迁,或者如果西方社会是一个学习的对象的话,将是一个持续性的艰苦而漫长的过程。中国社会之所以会是现在这种情况,一方面可能和中国这个区域的自然条件有关系,另外一方面又和历史上的长期的路径依赖有密切的关系。坦率地讲,其实西方人和中国人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也有很多差异性,而他们的政治,经济制度其实是和治下的人民是密切相关的。中国类似的,为什么会有共产党这样的政府来统治,原因之一,也就是我们中国人民的一些特殊的文化心理结构,而要改变这种文化心理结构,并不是简单地引入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就能解决的,而是一个艰苦漫长的过程。另外,还有西方的这个制度其实也有许多毛病和弊端,然后中国的改变是不是可能也是一个问题。

     
  24. blackrussia

    十二月 22, 2008 at 6:04 上午

    刚才在网上找了一下捷克的77宪章,在维基里提到它在当时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只限于布拉格的一小部分人,大众对于宪章的认识只限于政府的反对性宣传。从这个宪章78年发表到哈维尔党上捷克总统一共不到12年。

     
  25. paulz

    十二月 24, 2008 at 12:29 下午

    从Boxun 上看到这个LINK
    http://news.zj.com/detail/1046917.shtml

    号称是“目前通过百度唯一可以搜索出的一篇关于《零八宪章》文章”。 好像写的还不错。

     
  26. davidpeng

    一月 10, 2009 at 9:27 上午

    1月1日,我拿到了炎黄春秋,封面和版面设计包括广告都很土。有些文章值得一读;另外一些不过是一般的纪念文章而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