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我认识的六四

06 6月

六四的二十周年似乎就过去了,没有发生令当局不安的事件(然而六四的第二天发生了很多事:罗京去世,成都公共汽车燃烧,重庆武隆滑坡)。廿年祭的最突出的表演者,大概是天安门广场上的打伞便衣了。

这段时间看了不少关于六四的资料,想着把自己的思路梳理一下。为了便于各位讨论,按序号排列如下:

  1. 六四事件大体可以分为几个阶段:4.26之前;5.17之前;6.4之前;6.4之后。
  2. 当时的社会背景,从政治上,86学运后,中央的清除精神污染;从经济上,价格改革失败,恶性通货膨胀,双轨制,脑体倒挂,官倒和腐败。前者主要是由邓小平和政治老人推动,赵紫阳是执行者和参与者;后者主要由赵紫阳负责。
  3. 学运的直接起因是胡耀邦的逝世,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86学运的延续和对清除精神污染政策的反抗。另一方面,学运在早期提出对老人政治的不满,这在开始就埋下了学运失败的伏笔。
  4. 虽然有其他团体加入运动,包括工人、知识分子和其他单位人员。但他们以声援为主,并未实质成为运动的主体。运动主要是由学生和其团体高自联推动。
  5. 如同所有的群众运动一样,运动在发展中不断延展其内涵。其口号中先加入经济口号,最后回到政治领域,到6.4之前发展到最高潮。在前期,其政治口号是改良性质的,包括开放新闻,司法独立,制度层面惩处腐败等,强调在中国共产党架构内改进治理。
  6. 4.26社论是运动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诡异的是,它本身成为学运的一部分。后期学运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平反4.26社论,要求官方承认学生是爱国运动。
  7. 从4.26到5.17,赵紫阳一派,李鹏一派的分歧逐渐公开化表面化。据说鲍彤有渠道通往学生;这一点值得研究,但是6.4后对鲍的审查否定了这种可能。这种公开的分歧无疑助长的学运的发展。
  8. 5.17,邓小平决定戒严。从这一刻起,学运的结果已经被决定了,但是学生们还不知道。学生们的口号和标语开始指向邓小平本人。
  9. 从5.17到6.4,社会各界进一步加入调解学运的活动,包括人大委员会的相关活动。赵紫阳已经靠边站,李鹏一派对学生虚与委蛇,同时紧锣密鼓地进行镇压的相关安排,5月底,江泽民进京。
  10. 在同一时期,学生对政治现实的残酷性认识不足,同时学生的组织虚弱,内部问题重重,无法有所作为。
  11. 6.4并未发生反革命暴动,相反,军队是有计划、有路线地向人民广场进发。主要死亡发生在木樨地、复兴门等处。死亡的主要是抵挡军队进军的北京市民。死亡人数众说纷纭,目前西方媒体一般用的数字是数百人。在其他区域,部分北京市民对未开枪的军人进行反击,烧砸军车,烧杀军人。
  12. 6.4人民广场上并未发生屠杀。静坐的学生和戒严部队讨论后,和平撤出广场。广场边缘有零星开枪,以及清场后坦克冲向撤退学生的个案。
  13. 6.4之后,当局的法律武器主要对准参与打砸烧的北京市民。学生和知识分子也被整肃,但是判刑较轻,主要是思想洗脑,软禁为主。

6.4之后,中国的政治生态发生了较大的变化;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受到左派攻击。但是这一势头在邓小平92南巡后被遏制,中国重新按照邓的方向前进。如何从6.4之后的发展情况来评价6.4呢?

  1. 89年底之后,邓小平卸任军委主席,老人政治退出中国的政治舞台。在江泽民执政初期,虽然老人仍然对政局有着或明或暗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和80年代不可同日而语。1992年,中顾委被撤销。
  2. 6.4成为中国政治中的一个禁忌。89之后,政府对三权分立、多党制极度抵制。“稳定高于一切”成为中国政治的重中之重。这一政治情势一直延迟至今,而且看不出有任何动摇的迹象。近年来,政府虽然直面民主和人权,但是仍然排斥所谓的“西方民主制度”。
  3. 市场经济成为显学。一夜之间,中国完成了从全民谈政治到全民谈经济的转变。92年之后,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封锁逐渐解封,中国迎来了新一轮发展高潮。不同于跌跌撞撞的80年代,这二十年中,政府的国退民进策略相当成功,经济稳定发展。
  4. 在政治压制的同时,当局对知识分子进行经济赎买,犬儒主义大行其道。一方面,随着全面放开市场经济,“个体户”、脑体倒挂成为过去式。知识分子利用手中资源,在体制内外完成个体的资本主义化;另一方面,政府推动教育、医疗改革,从制度上将分配向“拿手术刀”和“拿粉笔”的知识分子倾斜。
  5. 6.4提出的腐败、司法独立等问题并未触及,相关问题甚至愈演愈烈。这些问题成为江时代最大的污点。离6.4已经20年,胡锦涛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全民上网和维权给政府的维稳政策带来巨大挑战。
 
19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6, 2009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19 responses to “我认识的六四

  1. 爱国白领

    六月 7, 2009 at 9:28 上午

    作为一个普通的80后,虽然没有经历过64,但是我感觉到那时候杀闹事学生是对的。我留过学,见识过西方媒体颠倒黑白。六四的故事能信他们的么?!

    遗憾的是没把几个头子也杀掉。那个什么丁子霖,年年以她儿子被击毙而要挟国家,让国家难堪。她也不想想:你儿子不是暴徒国家怎么会杀?为什么张三没死李四没死就你儿子死了?他不是该死是什么?国家不把这种泼妇办了就够宽容的了。

    我知道60后70后甚至50后很多人都不甘心,崇洋媚外,想翻案,想全盘西化。我可以负责地说,只要有我们年轻一代,休想!未来是我们的,中国崛起不可阻挡!

    奉劝某些人还是少看什么反华媒体,anti-cnn是中国人很好的选择,很理性的媒体!

     
    • er

      六月 7, 2009 at 10:49 上午

      六四故事,你不用看西方媒体的,你多交几个北京的老大爷做朋友就知道了,喝几杯小酒,人家就会和你讲当年的故事了。

      丁其实原来是坚定的共产党员,并不是什么头目,头目是王丹,柴玲之类,都托我们党的追捕,人家成功在美国申请避难,念完名校的学位,有的还赚钱不少。丁女士是一个可怜的老太太而已!

      呵呵,这是我们党教育出来的孩子,看来早逃才是正事啊!

       
      • 上善若水

        六月 7, 2009 at 7:47 下午

        我本人也很反感丁子霖,虽然你儿子不是暴徒,但毕竟违反了戒严令上街去了,知道在其我不他国家因违反戒严令会不会被射杀,但我看一些报道说当天政府已经多次公开要求民众不要出门,这就是勿谓言之不预。再退一步说就算他完全被无辜杀害,跟六四平反也没什么关系,难道就因为儿子死了运动就正义化了?你就可以狮子大张口?不是我小人之心,我觉得现在这个丁子霖很可能跟CIA是有联系的。

        anti-cnn是个好网站,尤其是西藏版,有很多理性有价值的贴子及回复。外媒以前我常看德国之声,不过在整肃张丹红之后可能是主旨改变反正是越来越不着调了,全是乱七八糟的宣传文,来宾感想因为支持中国的声音太多也给取消了,我前几天索性把它给删了,类似的宣传我听的太多了,实在没兴趣光顾你一外国网站了。博主也很关注西藏问题,希望能继续写一些原创文章或翻译一些有价值的外文。

         
    • er

      六月 8, 2009 at 10:53 上午

      爱国青年们,可以看看秦晖的《不爱国人却“爱国”,只“爱民族”不爱民 》

       
  2. davidpeng

    六月 7, 2009 at 11:24 上午

    @爱国白领:

    我很害怕有关你的很general的讨论,所以分了很多条目来讨论6.4。对于整个6.4,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可以先讨论细节,而不要匆忙地泛泛地下结论。

    关于丁子霖,她有她的证词作证。如果你认为蒋捷连是暴徒,请拿出你的证据来。

    在1.11中我提到,“部分北京市民对未开枪的军人进行反击,烧砸军车,烧杀军人。”这部分人是政府认为的“暴徒”。他们没有被枪杀,因为他们面对的军人没有开枪;而在木樨地处被杀的都不是暴徒。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至于你说的“你儿子不是暴徒国家怎么会杀?为什么张三没死李四没死就你儿子死了?他不是该死是什么?”这属于逻辑混乱。在被杀的人中,甚至有部长楼厨房做饭的人。你用同样的问题去问他?

    一般地来说,我的博客不鼓励/欢迎喊口号的留言。我的原则,请参见《博主有话说:请勿极端化》《博主有话说:关于最近的讨论的一点说明》

    我一向不以年龄做为划分观点的标准,也不用其他的一些东西,例如地域、人种、宗教等等。我比你年长,但并不认为天然地就比你更superior,更博识。在你的言论中,建议少用“我们”,“我们一代”这样的词语。你只能代表你自己。

    和你最后的告诫相反,我建议各位多看各种媒体,兼听则明嘛。如果你觉得某媒体不好,不理性,欢迎指出并说明。

     
  3. davidpeng

    六月 7, 2009 at 11:55 上午

    许家屯在专访中指出:当年学生抗议的主要目的在於反贪污、反腐败、反官僚。而中国政府当时对抗议的学生做了大量的工作,不止一次地、反覆地跟学生谈判,但这些事没有得到恰当的报导,许多人都不知道。

     
    • sol

      六月 7, 2009 at 12:14 下午

      “做了大量的工作”? 这次做工作和平时在学校(机关单位)做思想工作有什么不同吗? 更诚恳? 更说话算话? 更有道理? 专访中有没有具体谈谈? 还有连接吗?

       
  4. davidpeng

    六月 7, 2009 at 11:58 上午

    另外,关于六四,各位有什么可以推荐的书籍、影像资料吗?我最近看了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和陆超祺的《六四内部日记》。我觉得陆的日记值得推荐。

     
  5. sol

    六月 7, 2009 at 12:34 下午

    这里有RTHK铿锵集的”走过二十年”, 我喜欢第三集,选取了4位不同年纪人对64的反思,不光是语言,还有他们的行动.这四位是:浦志強,韓東方,郭玉閃,梁曉燕.大家对韩和梁因该熟悉吧.

    http://www.rthk.org.hk/special/hkconnection/64.htm

    与此类似,纽约时报对刘苏里有一篇采访. 想当年,我是经常去他的万圣书店的.
    http://www.nytimes.com/2009/06/04/world/asia/04protester.html?scp=1&sq=suli&st=cse

    芝大的赵教授写过一本 “The Power of Tiananmen: State-Society Relations and the 1989 Beijing Student Movement”. 听说是做了极其细致的考据工作,比如当时北大学生宿舍的布局对学生组织活动的影响,还有广场上人力,卫生等等之实际运作.有机会一定找一本看看.此赵教授经历也颇为传奇,89期间本来是在加拿大读完生物学博士作研究的,看到89发生的总总,弃理从文,又读了个社会学博士,写了这本书.现在好像又去研究中国古代史去了,因为觉得从春秋战国分裂到秦的统一,深深影响了中国以后的发展路径(比如说民主).

     
    • er

      六月 7, 2009 at 8:54 下午

      我觉得六四应该归历史学家来研究,而不是让媒体和政治势力进行操弄,为了彼此的利益而进行对立的解读,不过我这个善意的愿望估计很难实现。

      不过,最近几年许多人做了不少收集资料的工作,不少人也写了那段时间的回忆,各位要是有空的话,不如写写大家眼中的六四,和六四以后的二十年变迁。

       
  6. er

    六月 7, 2009 at 8:50 下午

    To: 上善若水,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独生子女,你可以设想一下,有一天如果你是蒋捷连,被某个政府枪杀,无论你占不占理,你的父母是不是肯定恨死这个政府?

    所以丁女士的感受和行为并不是一个什么理性可以分析的行为,而是一个父母正常的行为,放在母子关系这种角度来分析就很容易理解了。我个人对于丁女士是持很大的同情的,这些六四死去的人(其中包括被打死的平民和解放军)的父母是整个六四事件中最大的输家,是最值得同情的对象。

    我个人也知道她的要求并不现实,共产党不太可能答应她的想法和条件,但是我想她有权利去提这种要求。关于CIA之类的指控,就是蛮无聊,要是有证据的话,我们党早就贴出来揭发抹黑了。

     
  7. davidpeng

    六月 7, 2009 at 9:32 下午

    @上善若水:

    戒严法不是开枪许可证。我这儿没找到当时北京戒严发布的原文。根据1996年江泽民签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戒严法》,在以下情况下,使用警械无法制止,戒严执勤人员可以动用枪支:
      (一)公民或者戒严执勤人员的生命安全受到暴力危害时;
      (二)拘留、逮捕、押解人犯,遇有暴力抗拒、行凶或者脱逃时;
      (三)遇暴力抢夺武器、弹药时;
      (四)警卫的重要对象、目标受到暴力袭击,或者有受到暴力袭击的紧迫危险时;
      (五)在执行消防、抢险、救护作业以及其他重大紧急任务中,受到严重暴力阻挠时;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可以使用枪支等武器的其他情形。
      戒严执勤人员必须严格遵守使用枪支等武器的规定。
    我不知道蒋捷连属于其中哪种情况。即使是按照邓小平说的,坏人和群众混在一起,解放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政府有责任在事后甄别谁是坏人,谁是群众,并对误伤的群众进行国家赔偿。

     
  8. davidpeng

    六月 7, 2009 at 10:34 下午

    建议各位也可以看看这则录像。

    不过现在很多重要的官方一手二手史料就不容易找到了。

     
  9. bysq

    六月 10, 2009 at 12:03 下午

    看到某些爱国青年的言论真是令人齿冷。小马哥虽然迫于形势委婉表述,还懂得用“将心比心”四个字,怎么在有些人的心里边,只觉得在巨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人命就是草芥。

    这几年有个新的论调就是学生上街是违法的,戒严令发布后还不撤退也是违法的,因此打死活该。但是戒严令本身是不是合法?在邓小平李鹏的眼里有法的存在吗?邓小平一个普通党员可以在背后发号施令随意罢免国家领导人随意决定镇压又合不合法?宪法规定人民有集会结社游行的自由而其他的法律法规实际上违背了宪法的基本原则,这样的恶法还有没有效?

    学生市民和士兵的死都是悲剧,即使学生市民的伤亡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但远远大于士兵是确实无疑的,因为实在是力量太悬殊。当代表专政力量的枪口对着平民的时候,平民就不可以有丁点反抗?反抗就是违法?如果说人生而平等,那生命也应该同样珍贵,每一个人的死亡都应该进行真相的调查,而不是尘封在历史的烟雾里。

     
  10. davidpeng

    六月 16, 2009 at 4:35 下午

    刚才看到沙叶新发表的《我的心更没死》。我被第一则留言雷倒了。这位叫米花糖的网友说,“虽然看不太懂,但觉得历史不应该被忘记。”

    沙叶新在八九年一月份已经感觉时局不佳。“凡经济上出问题,隔年政治上总要出事。……去年,一九八八年,『物价闯关』,导致价格飙升,百 姓恐慌,物资短缺,到处哄抢。我当时在澳大利亚,妻子来电告诉我,银行出现挤兑,不得不暂停营业。这是中国从未有过的经济动荡。”

    我觉得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对自己很不老实。当然,对一位已过世的地位崇高的政治人物说这个似乎有点“政治不正确”。我们回忆六四,不能忘记这是在当时八八年把经济搞得一塌糊涂的情况下发生的。其他还有好多,例如在他和胡耀邦的关系问题上。

    好在,历史不是由当事人写的。

     
  11. paulz

    六月 17, 2009 at 3:17 上午

    原以为中国是退两步,进三步的螺旋式前进。但最近明显的觉得在退步。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凡经济上出问题,隔年政治上总要出事。……”,或者是对这个的防范在搞鬼。

    今天看到中宣部又出了个什么“中宣部要求学习六个为什么不能搞:为什么不能搞思想多元化;为什么不能搞民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什么时代了,思想多元化都还认为是反动的???

    想想中宣部,从以前的胡耀邦,和后来的邓力群朱厚泽,到现在的刘云山、李长春,真是一落千丈,目不忍睹。

     
  12. SAM

    五月 30, 2010 at 12:21 下午

    后期学运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平反4.26社论,要求官方承认学生是爱国运动。
    =============================================================
    6.4我经历过,前期,6.4还是很单纯的示威游行,反官倒。

    而后期,6.4完全的变质了,不但要求政治体制改革,而且,竟然要求中共给出政改时间表。

    甚至,我的感觉,中共给出时间表,也是不行的,高自联也不会答应的,他们的目标,是越乱越好,终极目标,就是要共产党立即下台,解散政府。

    6.4后期的所谓高自联,受到西方,香港的一些组织的操控,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高自联才在后期,在大多数学生已经对游行没兴趣,不想参与的情况下,动员了大批人,到各个宿舍去鼓动。我感觉,后期很多学生,完全是看在一些高自联的人利用同乡,同学关系苦劝的份上,而勉强去参与游行的。

    中共对6.4的定性还是比较准确的,初期,是自发的学生示威游行。后期,已经类似于高自联一些人用各种手段,关系绑架学生去游行了。

     
  13. SAM

    五月 30, 2010 at 12:30 下午

    作为一个普通的80后,虽然没有经历过64,但是我感觉到那时候杀闹事学生是对的。我留过学,见识过西方媒体颠倒黑白。六四的故事能信他们的么?!

    遗憾的是没把几个头子也杀掉。那个什么丁子霖,年年以她儿子被击毙而要挟国家,让国家难堪。她也不想想:你儿子不是暴徒国家怎么会杀?为什么张三没死李四没死就你儿子死了?他不是该死是什么?国家不把这种泼妇办了就够宽容的了。

    我知道60后70后甚至50后很多人都不甘心,崇洋媚外,想翻案,想全盘西化。我可以负责地说,只要有我们年轻一代,休想!未来是我们的,中国崛起不可阻挡!

    奉劝某些人还是少看什么反华媒体,anti-cnn是中国人很好的选择,很理性的媒体!

    爱国白领

    六月 7, 2009 at 9:28 上午
    ============================================================
    你错了,其实,作为60后,70后,当年的大部分学生,在6.4后不久,就已经认识到6.4事件的性质了。

    事后,我们讨厌的是共产党的说教,干巴巴的政治教条,和拒不改革政治制度。但我们对立即彻底的政治改革,通过6.4的混乱,也是知道绝不可行的。

    你可以了解一下,60后,70后的人,对高自联的看法,就知道他们其实认清了6.4的性质,高自联的卑鄙,龌龊。

    高自联的贪污捐款,挥霍公款,高自联中的积极分子,大部分是学习很差的几门课补考的学生,这在各个城市的高自联中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