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译文:建立现代西藏之尊者达赖喇嘛

06 9月

译注:这是Tsewang Namgyal今年8月初发表在Phayul上的文章《建立现代西藏》()中的一节,从民间藏人的角度讨论达赖喇嘛逝世后可能发生的情况。

这篇文章主要讨论作者对现代西藏诸方面的思考,包括以下小节:

Important Factors for Modern Tibet (这个标题为译者所加)
Natural Resource Development
Policy Change (by China)
Policy Change (from outside)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Community Development
Conclusions

同样,Tsewang Namgyal同意我翻译并发表我的译文,但他不懂汉语,所以我对译文负责。

====================

尊者达赖喇嘛

尊者和我们敬爱的大师们经常提醒我们死亡的现实:(一)确定性和(二)不确定性。

未来某一天,尊者逝世,藏人们将经历生活中最悲惨的日子之一。 关于十五世达赖喇嘛的选择,目前有许多十分坦率的讨论。冒着被误解的危险,我想指出,我们的讨论忽略了尊者逝世后两到三周内的立即行动计划。我们如何应对,将对如何保留尊者的遗产,并建立现代西藏产生深远影响。

尊者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当一位重要人物逝世,他的大部分遗产将在其逝世初期确定下来。在一个文明世界,人们不会从哀悼期中谋利;但我们对中国政府的过往行为知之甚深。如果我们不从他们的思维方式思考,积极准备我们的对策,一切可能会为时过晚。

为了说明我的想法,我想谦虚的与各位分享,如果我们没有对尊者的逝世做好准备,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第一周
巨大的源源不断的国际同情以及关于尊者和西藏的媒体报道。藏人对中国政府报以绝望和愤怒(以后可能相互指责)。 尽管存在着巨大的军事力量,西藏仍可能爆发零星骚乱。中国政府保持低调,随后给予尊者有限的赞扬,同时指责围绕着尊者的人。

第二/第三周
由于对西藏新闻逐渐疲劳,国际社会的同情缓慢地被新的世界新闻事件替代(类似于伊朗大选被迈克尔杰克逊死亡的新闻淹没)。为了维持公众的关注度,新闻媒体(其主要焦点是利润)可能会尝试邀请评论家/付费的中国问题专家,讨论尊者有争议的事件,以保证收视率。

藏人对媒体和公众的转变或漠不关心感到困惑,变得更加虚弱。中国随后展开外交攻势,在西藏宣布戒严,并炫耀地启动十五世达赖喇嘛挑选过程。

缓和剂
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准备工作缓和这种情况。作为公众的一员,在这样的伤心和脆弱的时期,关键是我们保持冷静,与我们的领导保持团结,遵循他们对下一步措施的意见。很可能西藏流亡政府对此已有预案,我们应该听从他们。

理想的话,在这一不幸的新闻事件之后,我们将尊者明确详细的遗嘱以不同语言迅速发布给藏人、中国和国际社会,此举至关重要。国际社会的同情和焦点将集中在遗嘱上。这将是以尊者无上智慧影响世界的最伟大的时刻之一。

流亡政府应该保持攻势,聚焦/管理媒体讨论,指导藏人社区;不对有关挑选十五世达赖喇嘛的争议采取守势,也不被电视台一些无聊胡扯的言论而分心。

第一周结束的时候,国际社会的同情仍然很高,在国际媒体和有影响的支持者/政府的支持下,流亡政府应该正式把寻访下一任达赖喇嘛的任务委托给高级藏传佛教领袖。流亡政府应承诺整个进程的非政治化,并支持遴选委员会的任何决定。这将对中国政府构成隐含挑战,任何有常识的的人都会支持流亡政府。因此,这将使我们能够指引讨论的方向。

引述尊者的话,“我们要抱最大的希望,但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我们要实现尊者的愿望,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祈祷。我们必须知道如何、何时、何地提出尊者的愿望;最重要的是必须采取行动。我强调的是局势发展的最恶劣情况。 通过对最坏情况的准备(如果尚未这样做),我们将帮助奠定现代西藏的基础。

 
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6, 2009 in 雪狮与龙

 

2 responses to “译文:建立现代西藏之尊者达赖喇嘛

  1. 上善若水

    九月 6, 2009 at 9:13 下午

    金瓶掣签本身并非不可或缺的,关键在于它体现了中央政府对高级宗教领袖的最终决定权,正如以前的历史所证实的一样,得到北京的认可对任何想坐稳布达拉宫的统治者来说都是决定性的。就目前来说,这一认可关系到双方是谈判西藏问题还是谈判谈判西藏问题资格的重要前提。于是,我想知道的是,这些流亡人士如何得到这一至关重要的认可?假设无法得到,那即使未来的新达赖能得到部分藏人甚至绝大部分藏人的宗教认可和西方世界的支持,那可想象的最佳状况也只能比现世达赖在世时的状况更差,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现达赖从没有面对过身份这种根本性的争议(包括西藏内部和汉藏双方),而下一辈达赖则…….

     
  2. er

    九月 8, 2009 at 10:45 上午

    其实他们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彻底推翻这种认可,当然对于班禅大师的认定本质上讲就是这种最终决定权在谁手里的问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