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Happy birthday, 中华人民共和国

29 9月
PRC 60 Anniversary

PRC 60 Anniversary

也许有的人很Happy,反正不是我。面对着这位已然六十岁,却还不知道明日往何处去的国家,我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阮一峰最近在博客上写道,

总的来说,我觉得,整个局势已经没有可能挽回了,大错已经铸成,我们只能静待恶果了。这就好像火车脱轨,现在只有眼睁睁看着它坠下悬崖了。当然,悲剧是我们就在这列火车上,明知它要坠毁,却无法下车。

十多年前,准岳父母曾经问我,你们要不要出国算了。他们两位都是在国企干了一辈子的老党员。我回答说不,我爱这个国家。当然,那时我想的也不是这个政治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更多的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如果现在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想我会犹豫。

近一年来,我对所谓胡温的第四代的看法有了一些的转变。胡温留给历史的是什么?从积极的一面看,他们的政策向左转,更加强调平均财富,政策上向弱势群体倾斜;从消极的一面看,他们执行一切为了维稳的政策,尤其以本次国庆的北京为最。去年的时候,我曾经写到,我密切关注中国体制内维权律师的活动状况。今年来,以许志永、浦志强为首的律师团队受到政府流氓手段打压,令人寒心。

网友ER在我的博客上留言,“我赌是一蟹不如一蟹,习近平,李克强不会比胡温强多少的。”我对习近平的感观不佳:习近平空降上海,我感受到最直接的变化是,上海台的新闻一下子就向CCTV看齐,充斥着对市领导各种活动的报道。想要这些红五类带领我们走向共和,恐怕是痴人说梦。

我纪念60周年的方式,是阅读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难怪现在网上充斥着对长春围城的讨论,原来其来有自。龙应台,已是垂垂老矣,不复野火集中那个言辞激昂、观点立场鲜明的毛头小妞。也许,只有到花甲之年,才能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复杂,才能停止对他人的说教吧。

 
1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29, 2009 in 每日杂谈

 

13 responses to “Happy birthday, 中华人民共和国

  1. er

    九月 30, 2009 at 4:11 下午

    要跑路,还是趁早吧!当然你到了国外,会有其他的问题,反正是挺不容易的。

    我个人感觉中国的转型,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也许要几百年的时间,绝非在我们这一代人能够完成。我在国外呆的时间越长,越是感受到其实西方所有的自然条件,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新闻,其实都是结合在一起的,也是人家摸索了几百年所逐步建立起来的。也就是在某种意义上说,学习西方或者说建立共和是一个不太可能的任务,或者说难度非常巨大的任务。我们的历史传统,文化,自然条件等等因素决定了现实的政治制度,就算我们党垮台,我看也未必能建立更好的社会。

    要政治进步,唯一的抉择就是由党带领大家前进,而党是全无带领政改的动力。党唯一要的,就是权力,而政改的目的就是让它把一些权力放出来,从而建立更稳定的社会体系。所以,这个建立共和,对中国是有好处的,但是对党,尤其是对党的眼前利益而言,没啥好处。如果党有超强的魅力领袖,也许有法子,而现在党已经基本上堕落为一个由几个派别组成的利益集团,那么没有哪个党魁敢带领政改的。因为谁敢带领政改的话,将立马被党内的远离自己底下的小弟们所推翻和抛弃。小弟跟着老大混,不就是想吃香喝辣嘛!如果,谁敢搞政改,把吃香喝辣的权力消去一些,小弟们还不是跟你玩命。

    所以,在目前的情况,我看不到任何党要政改的动力,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这种不死不活的状态估计要持续上很长时间,也许将来会因为一个小小的事件,而彻底崩盘。而崩盘后的结果,未必比原来党的统治下要好。

    俄,只能说句空话,寄希望于未来了。在文革最黑暗的时候,谁能想到现在,也许再过几十年,回首再看,发现中国又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2. er

    九月 30, 2009 at 4:15 下午

    不知道david有没有看,最近德国之声对于李大同的采访,最后提到

    德国之声:您认为在中共现有的高级领导层中有没有一点真正能走政治改革之路的力量呢?

    李大同:现在不是个别人的力量,个别人不起作用,因为现在这种超级魅力型领袖已经消失了。大体上,新出现的领导人物都是体制的奴夫。关键是体制问题,体制造就这样的侏儒。不是说中国没有人才,中国是有人才的。但是这样的一种专制体制是逆淘汰,专门淘汰好人,专门淘汰能干的人。武大郎开店,你得比我还矮我才会用你。这样的一个体制,国家怎么行呢?早晚有一天会受到惩罚的。

     
  3. paulz

    十月 1, 2009 at 1:57 下午

    “在文革最黑暗的时候,谁能想到现在,也许再过几十年,回首再看,发现中国又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也只能如此了。

     
  4. 比目鱼

    十月 1, 2009 at 4:58 下午

    中国的事情,靠中国人来办,我没有必要,也不想在这里说东道西,议论中国。但是和各位网友交流这么久,看见你们的帖子就宛如见面,在此祝愿各位越过越好。对我个人而言,很好地在新国家发展,尽力为新国家的建设出力,是我当前的兴趣所在。
    赞同er的话,要跑路,还是趁早吧。从我个人的角度和感受,如果你是靠背景吃饭,留在中国好。如果你是靠能力吃饭,不妨到西方来闯荡。现在西方经济萎缩,移民收紧,移民形势不如前几年乐观。我想,越拖越不好办。
    我其实很赞同汉语的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什么国家啦,民族啦,值得效忠,能够归属当然好,不值得就马上换轿。留在一个自己无法认同的国家,对自己,对这个国家都没有好处。国有国运,不以我们个体的意志为转移。但我们作为个人,幸福地生活在一个较为公平的社会,是较理想的境界。
    就我个人而言,作为中国利益集团的一员我良心不安;作为平民被压榨我心有不甘。所以,移居他国是我唯一的选择。
    说来也巧了,我离开中国前的十几年也是有机会去美国,但我当时拒绝了,我告诉我的担保人,我爱中国,我想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并为中国效力。但现在回想,这十几年在中国只是浪费时间,这段经历毫无意义。晚了十几年才出国,想想确实后悔。
    David,啰嗦这么多,仅作参考。

     
  5. er

    十月 2, 2009 at 11:02 上午

    大致同意比目鱼的看法,尤其是那句“作为中国利益集团的一员我良心不安;作为平民被压榨我心有不甘。所以,移居他国是我唯一的选择。”基本上也是我的想法。其实,孔子的“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或者“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比较好。

    什么国家啊,民族啊,某种意义上都是政治集团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的洗脑工具而已。所以,越是集权主义越是强调这些东西。我个人感觉理想状态下,国家和民众之间应该是契约关系,打个比方来说,民众就是业主,而国家就是物业公司,让人民忠于国家,就类似于让业主忠于物业公司一样荒谬。而业主不爽这个物业公司,而又无法更换物业公司的话,那么自然选择卖掉房子,到另外一个物业公司底下当业主了。

    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关心中国的事情,因为这个国家内部还有我的许多朋友们,还有我的一些亲人,还有许多无法离开中国的人。

     
  6. paulz

    十月 2, 2009 at 2:50 下午

    因为文化,历史的关系吧,我倒是觉得人民不需要忠于政党,但应该忠于国家。

    其实美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做的是很出色的。比赛前必有升旗国歌,电影里全是美国拯救世界,新闻里也是美国的人质一般能不惜一切代价救回来。但因为他们宣传的是爱国,比较不令人反感。

    中国总是在宣传党的好处,非常令人反感。前一段还有个什么军队的领导跳出来说军队应该听党的而不该听国家的。真是匪夷所思。这回国庆六十周年,其实还是党庆。

     
  7. er

    十月 4, 2009 at 1:14 下午

    paul能讲讲我们为什么要忠于国家?这种忠于是不是意味着,无论这个国家如何虐待你,你都必须忍着,然后继续为“国家”这个一个抽象的概念而牺牲自我,还有子孙后代?

    我个人感觉国家也好,民族也好,都是统治者洗脑的产品。美国也洗脑,只不过技术手段比中国高明不知多少。民族也好,国家也好,都是臆想出来的一个共同体。

    我认为人民和国家的关系就是一种契约关系,也就是由人民组成的共同体和人民的个体达成一种契约关系,这个共同体给个体提供保护,而个体则要对这个共同体尽一定的义务。当你对这种契约关系不满意的时候,而且能找到你觉得更好的契约关系的话,那么为什么不改变契约呢?

     
  8. paulz

    十月 5, 2009 at 5:28 上午

    er: 我想‘忠于’这个词可能太强了一些。也许咱们说的不是同一回事:我的出发点是,关于民族国家这个事情我根本没的选。按照比较俗的话说,(不是那种充满爱国热情的慷慨激昂)我流的是中国人的血,I have to be honest with who I am.

    嗯,怎么解释呢:我虽然在美国已经待的快比在中国长了,但还是IDENTIFY MYSELF AS A CHINESE。我的性格人品能力,优点缺点,都多多少少是在国内受的教育塑成的。这个不是解除契约就能改变的。I am who I am, because of PRC, and in many ways, CCP.

    而且我对中国没什么意见。我喜欢小时候被强迫背诵的邹忌讽齐王纳谏,喜欢读武侠小说,听中国POP MUSIC. 所以我还是想说要分开国家和政党:只有政党会虐待你,国家不会。我的诉求可能是想要一个更好的政党,其实还是希望国家变的更好。

     
  9. sol

    十月 5, 2009 at 3:57 下午

    跟比目鱼打个招呼先,好久不见!

    er对国家,民族的理解似乎有虚无主义的危险啊 :)无论国家,民族等等是否为臆想的产物(imagined communities),也无论这些东西多么容易为政客利用,他们对于许多人来说在情感上是真实的,是必要的;作为一种社会/政治组织形式恐怕也是必要的。

    西人所推崇的Athenian democracy那也是强调个人对polis的忠诚的(Sparta更是极端),无论雅典的政治制度怎么变换(oligarchy, tyranny,democracy),对polis基本的loyalty总是在的。当然苏格拉底老师是个异端,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对雅典法律的忠诚。

    回到你举的物业公司的例子,你所不满的是物业公司,小区本身还是很有存在价值的。

     
  10. sol

    十月 5, 2009 at 4:32 下午

    广播一个myth-busting的video,南华早报做的。我从小到大记得的都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是老毛在天安门上讲的,看了video才知道他讲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央政府 今天成立了”。

    所以我仔细注意了一下这次国庆游行的毛泽东思想方阵,他们抬的标语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而广播的台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央政府 今天成立了”。这里有跟我一样有“错误”记忆的同志吗?

    另外,对于中国现状的描述,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秦晖老师的一篇文章,他讨论在中国是左派还是右派得势:

    “按照你们的标准,中国如今是左派右派都不得势。因为你们的左派要追问统治者的责任;你们的右派要限制统治者的权力;这两种人在中国都被打压。但是,统治者也扶植他们需要的左、右派:他们需要“左派”为其扩张权力,需要“右派”为其推卸责任。所以也可以说,中国如今是“左派”、“右派”都很得势。。。。。。。

    中国的这种发展模式也在其内部形成“尺蠖效应”:“左派”得势则自由受损而福利未必增加,“右派”得势则福利丧失而自由未必增进。“左”时政府扩权却不可问责,“右”时政府卸责却不愿限权。左起来就侵犯平民私产而公共财富却未必得到保障,右起来公共资产严重流失而平民私产却未必受保护。一边“新国有化”一边又“权贵私有化”。左时“公权”侵夺个人领域却无心公共服务,右时放弃公共产品却不保护个人权利。政策趋左则压缩个人自由却并不开放公共参与,趋右则抑制民主参与却同时限制自由竞争。“左派”建不起福利国家,“右派”搞不成公平市场。正如孙立平所言:无论向左还是向右,得利的都是同一些强势者,而吃亏的也是同一些弱势者。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一个萝卜两头切,左右都是他得”。这样就使社会矛盾在一放一收的尺蠖式进程中日益发展和积累,而不能像宪政民主体制中那样,以左派争福利、右派争自由的“天平效应”来维护社会平衡。”

     
  11. davidpeng

    十月 7, 2009 at 1:47 下午

    谢谢各位对我个人的关心,你们的讨论很有教益。当然,决定还得自己做。

    为了躲避国庆的狂潮,这周我在Grand Circle区域;明天要开一天车去Anaheim,先休息了。

     
  12. paulz

    十月 7, 2009 at 3:29 下午

    DAVID 好悠闲啊。DISNEYLAND + ANGELS PLAYOFF GAM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