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读英国代表团西藏报告及其他

01 2月

中国国务院最近召开了声势浩大的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九名政治局常委全部参加,新华网做出了颜色喜庆的会议专题。但是,这次会议看起来并不像一次工作会议,会议中似乎并没有严肃地讨论西藏面临的形势、优点和困难;这次会议看起来更象一个集体画押的宣传大会。根据新华网报道,会后,西藏自治区进行了大大小小的传达动员大会,各省市的涉藏援藏部门也进行了会议精神的传达和学习,一时间,好不热闹。

“实践充分证明,中央关于新时期西藏工作的方针政策是完全正确的。”过去两年,西藏和邻近藏区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能让他们得出这么喜感的结论,我实深感惊诧;如果不是把头埋到沙堆一定的深度,写出这样调查报告的人还真是难找。根据党中央对西藏社会的主要矛盾和特殊矛盾的总结,我预计,目前这种一手反分裂集团,一手搞援藏经济的政策将继续推进和深化。西藏自治区主席进行了换届,城头从“向巴”换成了“白马”;三天前,北京重启了和达赖喇嘛代表的不死不活的会谈。一切,还将继续……

我是从1510部落上英伦在线的博客上看到英国代表团去年对西藏访问的这份报告的。英国外交部在对藏政策中有个突出的变化,就是抛弃了“不合时宜”的“西藏地位未定论”,改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全球最后一个做出这种宣誓的主要国家,考虑到英国在近代西藏历史中扮演的角色,这个变化寓意深远。中方对英国外交部主动做出的这一姿态欢欣雀跃,此次英国议会代表团的访藏既是“回报”之一。

该报告开始,给出了一种客观、平衡的西藏背景描述,指出“细致的历史现实”;力图在“西藏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和“西藏一直是主权独立国家”找到某个中间点。文章开篇即指出西藏定义的困难,甚至指明“未被旧拉萨政府统治过的”邻近省份藏区。这份报告的基调,和国际西藏运动的论调有了很大距离,这一点很不容易。在第一节,报告指出了被海外忽视的一个处理西藏问题的角度,“英国议会应促进达赖喇嘛和中国政府的对话,该对话取决于是否愿意倾听和参与中方观点。”中国政府妖魔化达赖喇嘛的努力,除了在国内起到宣传作用之外,在海外和境内藏区效果为零;同样,西方部分媒体和组织妖魔化中国政府的结果,除了激化部分海外华人,和国内年轻一辈,别无它果。

代表团认为,中国政府有机会和达赖喇嘛达成某种协议。我个人没那么乐观,但是对于代表团的总结深受启发。双方在这些方面有可能达成某种协议,让双方的日子都好过一些:

我们尤其欢迎达赖喇嘛在以下几个方面的立场:
1. 不追求独立,而是接受中国的联邦权力;
2. 谴责为达成政治目的采用一切形式的暴力;
3. 否认西藏将会回到封建制度政府的概念;
4. 表达建设性对话的意愿,以及对和平、公正的未来西藏的期望。

同样,我们欢迎中国的以下立场:
1. 除独立外,对西藏未来的选择持开放态度;
2. 坚决承诺发展西藏的基础设施;
3. 采取行动,保护西藏文化;
4. 强调十七大“建设和谐社会”的愿望。

当然,这并不容易。从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上传来的声音是刺耳的。中方加快步伐,等待十四世达赖喇嘛去世的政策,目前还看不到破解的魔方。詹姆斯格雷议员指出,“解决西藏问题,将极大地有助于提高北京在全球的地位。”然而与之而来的冒险,以及Fareed Zakaria在Google事件中指出的中国“内向化”的可能,都使这一前景显得渺茫。

代表团用来很大的篇幅来探讨在西藏“不能悬挂达赖喇嘛画像”的问题,极力说服中国政府放松对藏传佛教的控制。然而,这个是果而不是因。只要达赖喇嘛还是TGIE的领袖或者名誉领袖,只要流亡藏人继续利用境内佛教寺院从事“政治活动”,共产党就没有可能在这方面让步。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面临两难,如果不控制藏传佛教,达赖喇嘛的声音从地下到地上,对政府的冲击被放大;如果控制藏传佛教,外部会持续批评,普通不关心政治的信徒也会因为被压制而“政治化”。

西方对洛桑坚赞和洛亚的案子(此二人已在2009年10月26日被处决)非常关心,英国议会代表团也提出这个案子。我理解西方政治人物和媒体提出这样的案子,尤其是在一个“反对死刑”的社会氛围中。但是这种关心得不到中国汉族青年的理解,这种做法会进一步推走中国青年人。西方在涉藏的举动中,需要多考虑是否增加了中间层次,否则会加深双方的对立。

浏览代表团的西藏官式行程,一位西藏运动的异议分子恐怕会嗤之以鼻,甚至连我也感觉失望。这是了解西藏问题的另一个困难,双方宣传机器的音量太大;大规模的第三方独立调查不可能,甚至连深入的田野调查都受到语言,环境的限制。我个人觉得,代表团唯一可能听到真话的地方,是哲蚌寺那位向导和尚,据他所知有六名僧人在3.14事件后消失。作为藏族农民新村的典型,代表团访问了山南地区桑日县绒乡程巴村。简单地在网上查查,这个村是著名的“职业”领导参观村,报告中提到的村主任拉巴卓玛也是“典型”的被参观户,她是2009年西藏自治区双学双比女能手,包括她母亲次仁卓嘎都成了著名被参观对象。虽然代表团事先就做好心理准备,其行程和会议都是选择性的,但可能也没有想到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去看这出活话剧吧。

 
21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二月 1, 2010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21 responses to “读英国代表团西藏报告及其他

  1. er

    二月 1, 2010 at 10:26 下午

    比较好的办法是彻底将宗教和政治解套,估计藏方会不太愿意。政治方面想让共产党让步也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双方之所以谈是不愿意承担不谈的罪名。

     
  2. er

    二月 1, 2010 at 10:26 下午

    最近都没人来了吗?

     
  3. 比目鱼

    二月 2, 2010 at 3:47 下午

    怎么会没人来。我常常关注,只是没有发言。自3/11以来,西藏政治控制较以前更紧。以前, 办理护照只卡部分藏人和没有关系的人,如藏族僧侣;自3/11以后,无论汉藏一律卡着不办,理由是机器坏了。即使有关系也办不了。西藏一刀切地卡护照,这是自我出生以来第一次。
    3/11事件,有些汉人同情藏人,包括在网上发了些帖子。我想,现在的共产党当局除了防着藏人,对有些汉人也开始防范。其实,对于中共当局,汉人亲藏比藏独更加危险。对付藏独,中共的力量绰绰有余。但如果汉人亲藏,就会让人联想到党的政策出了问题。
    相对纯粹的西藏问题,我个人更加关心基本人权,比如思想,信仰,表达和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力,例如能够依法出入国境。比如热地,列却,向巴平措,白马赤林,包括政协的活佛,完全可以选择入党,为党服务,成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或者紧密和党合作。同理,藏人信佛,汉人亲藏,也同样正常。
    藏人对中共的策略,只能从揭露贪污腐败和绝对的利益集团权力导致不公平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上下手才有分量。从实力上,中国的任何势力,包括藏独对抗中共,只能是以卵击石。而作为执政者,中共的把柄太多,他们自己已经无法遮盖。只要安下心来,在西藏做些调查,所整理出来的方方面面的材料一定都会是触目惊心的。小说也是很好的途径。如果能真实地反映在藏的藏汉人民的生活就够了。作者不用有个人观点和倾向,读者都不会是傻子,自己会感受的。
    写到这联想到唯色。我们都感觉她的倾向性太强,甚至亲藏的汉人都可能反感她。以她为戒,越是客观的人才越有力量。
    以西藏为背景和强大的中共打交道,只有具有深刻的双文化背景的人才有微薄之力。

     
  4. davidpeng

    二月 2, 2010 at 10:23 下午

    又见er和比目鱼,你们好。

    情况是,我近几个月状况不佳,有时是因为忙,有时是因为不处在想写点什么的状态。一个断断续续的博客肯定是不受欢迎的。

    比目鱼提出几个有趣的观点。我觉得藏人,包括海外西藏运动的一个重要着力点是普通汉人/中国人,就向达赖喇嘛指出的那样,但是不是最近的所谓汉藏会议的搞法。其实3.14事件本身有个很值得关心西藏问题的人注意的一点:瓮安事件后,网民大多站在搞打砸抢的民众一边,不相信政府,批评政府;但是3.14事件后,汉族网民大多站在政府这边,相信政府的说辞。当然,这两个事件有不可比的地方,重要的是3.14中有无辜的店员被烧(如英国代表团报告指出,使用暴力反而削弱了抗议的力量)。3.14事件后的分析中,有分析文章指出这点,但是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和传播。其实政府的说辞很多时候是谎言,但是网民找不到说真话的人,或者他们认为在说真话的人。前面我翻译的Tsewang的战略分析讨论到一些这样的话题。西藏问题要找到典型事件,象孙志刚、瓮安、倒钩那样的,贪腐也是一个方面。不要突出族群关系,也不要直接跟政治挂钩。因为民族的关系,不是所有人都会明白,但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

    目前汉人有一个对藏族部分了解到人群,就是信奉藏传佛教的人。但是这些人还不够,另外是在汉地传播的藏传佛教自身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比目鱼说得很对的一点是,当局害怕汉人亲藏。我个人觉得,给胡佳判刑,调查公盟和许志永,其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们涉藏了。当局很害怕有足够活动能力的人涉藏。

    回头说到唯色,我觉得她的很多想法,在一个言论思想开放的国家可能都不是问题;她的想法可能能够影响藏族人,却很难为她赢得汉族同情者。这也许对她的事业不利。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把《雪狮与龙》贴到GFW内部的一五一十部落里。开始的时候,被一五一十的自我检查砍掉了几篇;过了一个月,又有两篇被网监大人点名删除了。这些不能直接呈现的章节,我就改用了google文档的方式。呵呵。

    双文化背景,谈何容易。顺便放个广告,我有心在上海或者能够连通互联网的城市找个人一对一学习藏语,如果你是学生,我可以付费。有意者直接跟帖即可。

     
  5. sol

    二月 2, 2010 at 10:25 下午

    偶也还在,跟大家打个招呼先。david翻的东东还没有时间细看,等看了再发言。

    今天看了统战部中藏会谈的新闻发布会,为什么朱维群发言总有那么点火药味?有时候还有点居高临下大人训小孩儿的样子。。。斯塔的感觉好很多。

    另外,我刚知道Mark Anthony Jones去世了,david这里还转载过他关于西藏的文章吧,他在PBS的forum上和人辩论西藏问题也在网上流传很广。。。

     
  6. er

    二月 3, 2010 at 3:33 上午

    我的理解是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的剑,流亡藏人自然要通过民族这个概念将自己凝聚在一起。而过多的强调民族主义其实反而对他们不利,因为民族主义必然会形成和汉族的对立,反过来来激发了汉族的民族主义,于是会形成灾难中的灾难。我个人觉得藏人的民族主义其实没有什么,但是它可能会激发汉民族主义,这才是最要命的。

    正如DAVID所说,我觉得比较好的一条路就是淡化族群,淡化政治,从民生和腐败的角度出发去述求,远胜于前二者。前二者我党的基本政策是一露头就打,根本无任何回旋余地。

    唯色我个人认为她现在对藏人运动起的基本上是一个负面的作用。她的最大作用就是将一些偏中立的人推向反对的一方,这不能不说是她最大的悲哀了。她还有王力雄,我觉得写作的深度越来越低,越来越陷于情绪化的宣泄,而缺少客观冷静的陈述。最近关于湖南参观的事情,都能扯到毛身上去,至少我觉得其中的联系不是太明显。这当然估计有我党的巨大压力的作用。

     
  7. 过路人

    二月 6, 2010 at 9:51 下午

    英国议会就不要虚伪了。他们自己对内统治的时候,何尝有什么完全的言论和宗教自由。

    知道穆斯林4UK这个组织吧,不就是抬个棺材游行吗,不是被英首相带头取缔为非法组织。而且,听说以后等到英国的移民法更新后,如果胆敢在大街上反对英国对海外用兵者,申请永居和国籍会被拒。而且,英国政府对穆斯林宗教组织,也有一套监视和控制的方法。这就不是国内的那些以为英国就是民主典范的人能看得懂的。

    至于唯色,她的主要目的不是在争取普通的汉人,她在国内和国外的藏人中都足够有影响力,而且是国外藏人和国内藏人联络和统一文宣的渠道。她有路道和某些流亡组织来往并交换信息,她的文宣和印度那边是统一口径的,有些主题发表的时候,不光立场,连时间也一致。

     
  8. davidpeng

    二月 8, 2010 at 11:47 上午

    欢迎过路人到我的博客上留言。

    我的博客并未讨论英国是否民主典范的问题。英国是否民主典范,也不影响英国议会代表团西藏报告的素质。

    您似乎身处国外,但也并不意味着您就具有某种先天优势,比身在国内的我更有资格讨论西藏、民主典范等问题。

    正好,刚刚看到这篇文章,推荐给您:大家一起来算账。请您就事论事,不要扣帽子。

     
  9. er

    二月 8, 2010 at 11:44 下午

    过路人的说法属于典型的"转移话题式"的狡辩。

    西方的制度确实有许多不足之处,甚至我们的马列课本对其的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是,问题是为啥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妈妈不把这种"虚伪"给老百姓呢?硬要大权独搂?

    我觉得最可悲的是广大国人没有学会最基本的想问题和讨论问题的方式。

     
  10. 过路人

    二月 9, 2010 at 6:28 上午

    呵,我提到的不是事实吗,何来狡辩呢? 即便是英国议会,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为了维护国家核心利益,是没有所谓的完全的民主和宗教自由的。

    就拿政治来说,西藏事务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之一,但是在西方国家要插手干预时,借口中央政府没有对西藏实现民主和宗教自由,成为他们的武器之一。其实他们自己也没有在国内对少民宗教实行完全的宗教自由。这是没有在国外实际生活过的人难以体会到的。我说这些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先天优势,游历生活的经验不比纸上谈民主更实际,没有听说过既要’读万卷书’,又要’行万里路’吗?

    还有人要无缘无故的发悲叹,似乎天下人皆浅慧下愚,不能如他那样高级思考,可是他自己对别人提出的事实部分无可辩驳。要是我的话太直白,叫人听着不舒服,权当我过路人白说好了。

     
  11. davidpeng

    二月 9, 2010 at 9:00 上午

    @过路人

    我们在讨论西藏的宗教自由问题。这个问题和英国的宗教自由政策关系不大。退一步说,即使英国没有完全的宗教自由,这也不并意味着我们目前的宗教不自由就自动获得了豁免。

    英国的宗教自由情况和国内藏区的一些做法不可以道里记,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这些情况在英国议会代表团的报告和我的博客以前的文章都可以看到。正如该报告所说,政府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是正当的,但是不能过多侵入宗教内部事务。

    我相信在这个博客上好多人都有‘行万里路’的经历。也许我在英国生活的时间不如你,但这不是关键。我相信网络这么大,一定有生活在英国时间更长的网友,你是不是就因此闭嘴了呢?在博客上讨论问题,从来没有贴个告示说,读10卷书以下,行10里路以下者,不要发言。如果你能提供事实,提供思考方式,我都欢迎。

    你的意思似乎在说,因为你在英国生活时间很长,所以在英国宗教自由方面更有发言权。那么,请在这方面多多发言。我可以就我了解到西藏宗教自由的情况和你发言的情况做比较。如果你有恰好在西藏生活时间也很长,那就更好了,你正好可以自己举证自己比较。

    在我这博客混的网友都知道,我从来不会因为事实和观点的对立而不舒服。缺乏逻辑,事实空洞,思考乏力都会让我不舒服。

     
  12. 过路人

    二月 14, 2010 at 7:46 上午

    我不是藏人,也没有西藏的生活经验,所以我从来不会假惺惺的冒充西藏问题专家。也不会跟着翻一点别人的书,就好似自己对西藏问题了解十足十。别人是否也能要求这种西藏专家闭嘴?

    如果英国议会来讨论西藏的民主和宗教自由问题,那么我就怎么不能责问英国是民主典范?可以理直气壮给中国上课了吗?我举出的难道不是事实吗?中国的宗教事务的确由政府在监控,难道英国少民的宗教事务就没有政府的监控。你说中国的宗教不自由不能豁免,那么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真正完全的宗教言论自由呢? 要指责中国政府监控西藏,宗教不自由,那么也轮不到英国议会来指责?

    劝人不要因为自己会读一点洋文,就沾沾自喜,毕竟翻译也不能代替你的思考力。随便抄一点书,更不代表你拥有经验,占有事实。纸上谈兵,懂不?

    我是过路人,我也不来争论,在别人的自留地里,再多说就无趣了。

     
  13. sol

    二月 15, 2010 at 6:10 下午

    被人指出讨论逻辑上的问题谁都不会舒服,不过,大过年的,过路人你消消火先哈。可能这个博克你看得不久,我觉得david一向都是比较坦率(但又不失诚恳)啊。

    1。讨论“完全的言论和宗教自由”是个伪问题,有“完全的言论和宗教自由”这么个东东吗?

    2。那个组织好象没有用过“穆斯林4UK”(Muslim4UK)这个名字吧,是“伊斯兰4UK”(Islam4UK)。他们也不是因为“抬个棺材游行”被取缔的吧,2000年英国反恐法案出来后他们就被取缔了,不过那时候他们叫al-Ghurabaa 和 The Saved Sect。后来英国政府发现他们挺机灵的,又起了几个新名儿,什么 Al Muhajiroun (ALM),Call to Submission, Islam4UK, Islamic Path, London School of Sharia,于是英国政府1月份又宣布叫这些名字的组织也非法了。但这法令也不是“英首相带头取缔”的啊。是人家內政大臣Alan Johnson (Home Secretary) 下的令,由内政部一个管安全和反恐的部长David Hanson最后签署生效的。这个法令在下面,有兴趣大家可以看看,主要是个改名儿的文件来的。(这里插句话儿:这英政府的反恐法案好像有问题啊,非法组织很容易钻空子,一改名儿就不非法了。)

    The Proscribed Organisations (Name Changes) Order 2010
    http://www.opsi.gov.uk/si/si2010/uksi_20100034_en_1

    (再插一句话:看看人家政府法规库办的,俺们纳税的钱都去那里了嘛?!)

    3。“英国政府对穆斯林宗教组织,也有一套监视和控制的方法。”
    这个好像也不大对头吧,像英美这样的国家,政府针对某一族群的监控,说轻了是racism(他们已经是很忌讳这个了),说重了就直接违宪了。英政府监控的是恐怖主义,按2000年的反恐法案,他们取缔了一些组织,这里面有伊斯兰教组织,北爱尔兰组织,还有个巴斯克组织,但这是反恐,不是针对穆斯林啊。

    英国Home Office非法组织的单单在这里:
    http://security.homeoffice.gov.uk/legislation/current-legislation/terrorism-act-2000/proscribed-groups.html

    4.英国这个国家还真逗,根据他们反恐法,这Islam4UK还能向政府申请恢复组织,如果不获同意,他们还能在专门的法庭上[Proscribed Organisations Appeal Commission (POAC)]和政府再较劲儿,而且还可以根据英国1998年人权法的一些条例来较劲儿。这要在我们国家,一个组织(更何况是被定性的恐怖组织,更更何况是少数民族的恐怖组织)被非法后还有翻身机会吗?

    更逗的是,Islam4UK的头头还可以一边和咖啡,一边接受英国媒体采访,大谈英国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宗教自由。这要在我国,早就被消失了。

    英国什么bbc, guardian, the time, telegraph这些媒体也挺逗,你说你们政府都发话了,你们还乱凑什么热闹,居然还发表批评政府不尊重言论和宗教自由的文章。这要在我国,涉藏涉维问题早就被统一口径了。

    英国內政大臣还真逗,居然亲自在媒体上为自己的决定辩护,这要在我国。。。哎,我就不说了。
    http://www.guardian.co.uk/uk/2010/jan/19/islam4uk-ban-home-secretary-afghanistan

    最后,祝david,过路人,及其他网友新春快乐哈!

     
  14. xiaoxiao

    三月 11, 2010 at 3:02 上午

    偶然在google里找到david这个博客,就像是进了桃花源一样~我所知道的汉语境中对西藏问题的讨论,无不是一团乌烟瘴气,这里真好!希望david有空能多po些有关西藏的讨论,很喜欢你的博文。

    我赞同你的观点(以及达赖喇嘛的),我觉得汉藏的和解,很大程度上在于改变汉人/中国人的看法,普及一些有关历史的知识。以前觉得汉人的愤怒都是政府宣传的结果,其实那只是一部分,最近感觉,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时官方对西藏的强硬手段,也是在迎合国内民众的普遍思维而已。如果广大中国人的想法不改变,今后不管谁当政,西藏恐怕都会继续成为问题。

    多交流!

     
  15. davidpeng

    三月 11, 2010 at 9:04 下午

    @xiaoxiao,

    你好,欢迎到我的博客来。希望你能喜欢我这儿的博文和相关讨论,多多交流。

     
  16. davidpeng

    三月 11, 2010 at 9:34 下午

    @xiaoxiao,

    另,看了你的博客,看来你对西藏问题也深有研究。

    就阿嘉活佛关于十一世班禅选择过程的说法。有意思,不过我存疑,当然也说不上有什么过硬的根据。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把更登却吉尼玛从候选人名单中拿掉是不符合旧例,也不自信的无理手。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如果中国政府保留更登却吉尼玛掣签资格,玩玩这样的把戏是符合逻辑的。当时的情况是,既然更登却吉尼玛已经被去除,说政府一定想要三个灵童里面的哪一个是不符合逻辑的。中国需要的是符合其要求的转世过程,而不在乎是谁最后转世。如果有谁不符合中国的政治要求,中国方面老早就把这个人去掉了,就像去掉更登一样。现场有那么多相机,摄像机,北京干这种危险大、无收益的事情没意思。你的博客中引的youtube录像,应属无意或者摄影角度的问题。

    另外一个方面,叶子文跟阿嘉和嘉木祥活佛说这件事显得不那么可信。假设中国政府干了这件事情,而叶子文居然把这件秘密告诉阿嘉和嘉木祥这样并不被信任的藏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这件秘密是叶子文酒醉失言还可以理解,就闲谈中随便透露,不合逻辑。特别是,此事之前刚刚发生了恰扎活佛“泄密”事件。

    在汉藏双方的这场游戏来说,双方都在说真话和谎话,或者在逃避某些对己不利的真话。有些事实可能局外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从我们的角度看,如果你的文章,只是记录阿嘉活佛说了些啥,这个没什么问题。如果因为阿嘉活佛说了些啥,就认为他说的是真的,这个,还是多放些问号吧。

     
  17. xiaoxiao

    三月 12, 2010 at 1:45 上午

    David,感谢你的回复和详尽分析。我是有兴趣而已,“深有研究”不敢当。向你学习。

    就阿嘉活佛那篇博文来说,我首要的目的是记录他说了什么。但我承认,就我个人而言,我倾向于认为,这些话真的可能比假的大。

    一般认为当初灵童寻访团在找班禅转世时跟达兰萨拉保持着联系,并不是完全背着北京,而是受到北京默许的。双方更在此前有共同选出一位地位稍低的活佛之先例。那天演讲中阿嘉也是这么说。北京关心的是要主持最后的掣签仪式,从而宣示其主权。至于寻访团出于宗教方面的原因与达兰萨拉合作寻找灵童,只要不声张,北京完全有理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恰扎活佛并不存在不忠心的问题——北京知道他的举动,也没有不信任他。恰扎活佛可以说是被达赖喇嘛“害”了,因为达赖喇嘛先北京一步宣布更登却吉尼玛是灵童,把一件“默许”的事捅上台面,这就违反了北京默许的前提,后者不得不撇清关系,给他一个泄密罪。

    就信任问题而言,阿嘉和嘉木样应该都不存在不被信任的问题。阿嘉当时已经是“省部级”活佛了,属于拉拢对象。叶子文管的就是宗教这一块,有理由将他们视为自己人。而且谁也没想过阿嘉会离开中国,只要他在体制内一天,就算是听到这样的秘密,也不可能有机会去传播。所以我觉得如果有这事,叶子文高兴之下告诉两位活佛,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更重要的问题是有没有这事。这个可能就真的是看各人自己的判断了。就我来说,我觉得北京在剩下两个灵童中挑出自己更偏爱的一个不是不可能(那个用来替代更登却吉尼玛的自然就不用说了,他甚至不是按照既定的宗教仪轨选出来的候选人),因为这位班禅喇嘛成年之后势必在中国政坛、汉藏关系上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北京很有可能在对两家人的背景作出考察后更倾向于支持其中一家人,因此希望为这位候选人增加一点机会。

    此外,我不明白为什么阿嘉活佛要编造这个谎言,北京和达兰萨拉为了宣传的确有很多真话和谎话。但那种谎话,很多时候只是“half truth”,有选择性地呈现有利于己的事件,或者干脆是源于对一些概念的定义不同,比如“主权”。真正那种把没有的事情说成是有,或者有的事情说成是没有,还是很少的。阿嘉活佛又是修行之人,凭空编造一个弥天大谎,还要扯入叶子文和嘉木样活佛,前者若是中共官员也就罢了,后者还是自己人呢。

    总而言之,我的观点是:我不敢说我认为此事100%是真的,但我认为,它不是不可能。

     
    • xiaoxiao

      三月 12, 2010 at 6:36 上午

      唉,是叶小文,我一直写错他的名字……

       
  18. davidpeng

    三月 12, 2010 at 9:31 上午

    @xiaoxiao,

    这件事情我只是存疑而已。我并非说这事一定是假的,只是说疑点很多。这种事情可能永远不可能破局,所以我们也只是讨论讨论吧。

    阿嘉活佛说这个故事有什么好处?从利益的角度看,一目了然。你如果先入为主的认为“修行之人,不打诳语”。那么你就没法讨论这样的问题了。

    中国政府有多信任这些活佛,我觉得你对其中的利益关系不够了解。拉拢是有的,监视也是有的,但是一块搞阴谋,那还远着呢。

    这个事件中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是强巴活佛。不过,这位已经往生了。

     
  19. xiaoxiao

    三月 12, 2010 at 10:43 上午

    david,对于你“已经说了”的部分,我当然有看到,没有觉得你是为了证明这事一定假。我亦只是就你提出的疑点讲我的看法而已。当然不是每个修行人都不打诳语,我从没有用这么简单的眼光来看西藏问题。只是,阿嘉一方面出于宗教原因放弃优渥生活离开中国,一方面又不把宗教戒律当回事,我觉得这也不大合逻辑。不过我跟你一样,只是分析没有根据,并非要说这事一定是真的。

     
  20. er

    三月 15, 2010 at 12:24 下午

    关于这件事情,关键是没有旁证。对于这种口证之类的东西,从来都应该是持质疑的态度的。

    我觉得搞这种东西对共产党的损害远大于收益,从这种角度而言,做这种东西的可能性不大。我还是一句老话,你说共产党坏,我相信,但是你说共产党傻,我是不相信的。

    而且,在当时的环境和气氛下,如果这么搞的话,那绝对属于绝密级的东西,泄露给阿嘉活佛就相当于泄露给藏人,从而彻底破坏这位班禅的合法性问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