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政治西藏与民族西藏

14 4月

要想讨论西藏问题,首要的一点就是了解政治西藏(Political Tibet)与民族西藏(Ethnographic Tibet)的区别。以下引自Goldstein的《雪狮与龙-前言》:

我们必须先澄清“西藏”的含义。西藏人种分布的区域和西欧一样大。他们不止分布在中国,也在印度(拉达克[Ladakh],锡金[Sikkim],奈尼塔尔邦[Uttar Pradesh]北部和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尼泊尔和不丹。在中国,1990年人口普查报告四百六十万西藏人分布在两个主要区域--46%在西藏自治区(TAR),54%在中国 西部的青海,甘肃,四川和云南。[3]前者--通常指“政治西藏”--等同于近代达赖喇嘛政府统治区域。后者--民族的西藏--对应历史上不同西藏土著国 家占领的边陲区域。Hugh Richardson,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在拉萨(Lhasa)担任殖民地印度政府官员的英国外交官,这样解释这种区别:

直到1951年,西藏政府连续统治着“政治”西藏。这片区域以外,往北和东[(民族--译者加)西藏的安多(Amdo)和康(Kham)]……是它的“民族”扩展,藏人一度占据那儿,现在也仍然占多数。在这片更大的区域,“政治”西藏仅在一些地方间断行使管辖权;在大多数地区,当地世俗或僧侣长官控制这些 大小不断变更的区域。18世纪,汉人开始零星渗透这些区域。(引自P1~2, Richardson, Hugh E. 1984. Tibet and Its History. Boulder: Shambhala.)

历史上民族西藏和政治西藏的这种区别成为西藏问题的各自表述的战场的一部分。例如,因为西藏流亡政府的一个主要政治目标就是重新统一中国的所有藏区为一个 “大西藏”(Greater Tibet),他们通常使用“西藏”这个词来表述民族西藏区域和政治西藏区域发生的事件,试图给人这样一种印象,近代史上存在着“大西藏”。如此,尽管政治 西藏1950年10月被入侵,西藏流亡政府宣布西藏早在1949年即被入侵,当时,中国军队“解放”了民族西藏的青海,四川和甘肃省藏区。[5]类似的, 为了制造一种印象,即20世纪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西藏已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宣称,西藏代表参加了中国政府的会议,暗示他们来自拉萨,但实际上他们来自民族西藏。

因为TGIE的政治目标是民族西藏,他们所说的西藏就是民族西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桑东仁波切的专访要容易得多。我们来分析他在专访中对毕研韬的提问所做的一些回答:

另外,语言差异也是需要强调的。在汉语和藏语中,“大西藏”都具有歧义:可能是原级的“大”(great),也可能是比较级的“大” (greater)。在英语中,“大”和“更大”是两个词。因此,原级的“大西藏”(Great Tibet)可能被视为尊称,而比较级的“大西藏”(Greater Tibet)会更令人困惑。比较级的 “大西藏”(Greater Tibet)可能涉及边界、文化和语言层面。所以,我们最好用英语Great Tibet,而不是Greater Tibet,来表达诉求。

现在回答您的问题。我之所以说“西藏就是西藏”,是因为根据宪法关于少数民族自治的精神,并不存在“大”“小”西藏之说。藏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55个少数民族中的一个。一个少数民族不能被分为“小”“大”或“更大”。当然,如果这些自治地区改由一个自治机构管理,管辖面积肯定比现在(由几个政府 管辖)大。但这并不意味着西藏或藏人更大、更强了。所以说,我的表述并不自相矛盾。

我们关心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何向世界阐述这一议题。事实上,藏人要求由一个自治机构来管辖所有的藏人自治地区。但是把藏人的这些要求说成“大西藏”或“更大的西藏”,听起来好像我们要求分离或者重新划分疆界。这种表述让藏人感觉是故意误导人们。

这下很明确了。桑东仁波切口中所说的西藏是指民族西藏,所以他认为Great Tibet这样的称呼是可以的,这是尊称;但是Greater Tibet的确令他们困惑,因为他们并未要求比民族西藏更大的区域。在后面他还特地补充说:“但是,我们从未要求将非自治地区划到藏族自治区。”

同样,从民族西藏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只有一个藏民族,不存在什么“大藏民族”和“小藏民族”。在桑东仁波切看来,他所说的西藏,自始至终就是目前的民族西藏区域;这个疆界是清楚的,TGIE不要求重新划分民族西藏与非民族西藏疆界;只是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省界和民族西藏的界限并不吻合,所以要把这些藏族自治地区合并到省外的藏族自治政府。

与这个概念可以比较的是大中华,Greater China。如果从语义学的角度看,承认“大中华”这个词,就已经默认现实中,北京的治权仅涵盖一个“小中华”。在某些经济学术文章中,另有一个“Greater China Circle”,包含东南亚的很多华人经济活动。当然,目前北京未深究这些概念,也未被这些概念束缚。

回过头来看毕研韬的专访,问者和答者都在说“西藏”,但是一个说的是“政治西藏”,另一个说的是“民族西藏”。难怪会给人一种鸡同鸭讲,云山雾罩的感觉。

所以,下次讨论西藏问题的时候,需要摒弃象“西藏”这样简洁但是语义模糊的说法,代之以:西藏自治区(TAR),政治西藏,民族西藏,文化西藏,藏区,或者是——United Buddom of U-Tsang Amdo Kham and miscellaneous Himalayan area(UBUAK)。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14, 2010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