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青海地震,是机遇,还是挑战?

21 4月

不管愿意或者不愿意,青海地震已经沾染了很多政治化气氛。《每日电讯报》记者Malcolm Moore写了篇博文讲述他的见闻和感受。在一个本来就不太信任的气氛中,一些藏人会把地震中碰到的困难上升到因为他的藏族身份。而有些受灾的汉人对此也颇有微词,指责政府“厚藏薄汉”。

地震刚发生,大批本地僧人和邻近省份僧人迅速赶到,参与救援。他们提供救援的行为,某种程度上给中国政府一种竞争态势。已经出现了政府统计死亡人数与僧人估计人数严重不符的问题。与此同时,流亡藏人社区也已经展开行动。达赖喇嘛表达了访问地震灾区现场的意愿。流亡藏人已组织了玉树地震救援委员会;一些流亡藏人的NGO,如西藏青年会,也提出愿意派遣地震救援队伍,并协助募集善款。

这一切显然被中国政府看作是一种将地震政治化的挑战。其集大成者,是最近4月19日贾庆林在有关负责人会议上的讲话,该会议传达贯彻17日政治局常委会精神:

贾庆林指出,此次玉树抗震救灾工作任务仍然十分艰巨,面临着相对特殊的困难和挑战。除了高寒缺氧、部分群众生活困难、民族宗教因素突出外,境外敌对势力也 企图对抗震救灾工作进行干扰破坏。

贾庆林强调,要进一步发挥统一战线在抗震救灾中的积极作用,各级统战、民族、宗教部门要深入灾区各族群众、寺庙和宗教界人士中了解情况,积极与有关部门协 调,组织群众、寺庙和僧尼开展救灾和自救并提供帮助,引导各地寺庙、僧尼为死难者念经祈祷活动在当地进行。对国外藏胞提出回国奔丧、捐款等要求的,中国驻 外使领馆要热情相待,介绍抗震救灾和国内的真实情况,了解他们的合理要求,给予必要的帮助。

要通过救灾和重建,彰显我们党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执政理念,进一步密切党与各族群众的血肉联系,进一步巩固民族团结,进一步增强各族群众的祖国大家庭观 念,为灾后藏区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打下坚实的基础。

我个人不认为藏人僧侣和流亡藏区的行动是在政治化,西方媒体的有些解读向政治化发展;而中国政府的行动已经高度政治化了。引用网友Bridgebuilder的

不要把这起灾难政治化。我越来越担心对我们喜欢将所有事情都政治化的文化。让我们只是为受难者祈祷吧,而且我非常确信他们中的大多数现在根本不关心政治。

多数西方港台媒体,和部分比较自由派的中国媒体(例如网易,南方周末等),对僧人在救援中的作用有报道和肯定。他们到达及时、没有高原反应、和当地语言文化相通,同时承担宗教职责。但是在中国中央媒体上较少见到对僧人群体的重点报道,部分报道涉及僧人群体,以表现不分汉藏不分僧俗的团结景象。据未经证实的Twitter消息,部分外地僧人被要求离开玉树。

青海地震,对中藏关系来说,到底是机遇,还是挑战?

1989年1月,班禅大师突然逝世,他的死给北京带来一个秘密的机会。中国方面希望打破和达赖喇嘛的僵局,由佛教协会邀请达赖喇嘛来北京参加班禅大师的葬礼,想借此机会让达赖喇嘛和中国高层领导非正式地讨论政治局势。然而,经过一番讨论,达赖喇嘛拒绝了邀请,而只是在达兰萨拉举行仪式来悼念班禅大师。后来很多人回想起来,认为这是1978年之后丧失的最重要的机会之一。

我觉得目前的情况非常类似。当然,青海地震的情况,比1989年1月底情况要复杂一些。我认为,目前的情况,提供给双方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机会,双方不用理会西藏问题背后复杂的历史宗教文化纠结,而直面对双方都有益的地震救援问题。

昨天,在外交部的记者招待会上,当被问及达赖喇嘛意图访华的问题,发言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只是说“目前救灾人力充足,物资源源不断运往灾区,受灾群众正得到妥善救治和 安置。同时,政府充分尊重当地群众的宗教信仰和习俗,对灾区群众的心理安抚工作也在有序进行,宗教界相关的祈祷、超度活动正陆续展开。”(今天,这段问答已被外交部记者招待会官方网站删除)这被外界解读为礼貌地拒绝。

在我看来,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应该通过外交管道来处理这个问题,而不是在新闻媒体上呼吁。(仅在媒体上呼吁会被北京怀疑其动机。但是据2008年的先例,达赖喇嘛通过外交管道的请求,似乎也将被拒绝;或者,达赖喇嘛已经做过这个努力,而在新闻媒体上的呼吁是在被拒绝后的。我无法知道)但是,即使抛开政治困难,目前安排达赖喇嘛访问玉树灾区似乎也并不合适。从胡锦涛访问玉树的情况看,领导人访问灾区反而会妨碍救援工作。此外,因为此次将是达赖喇嘛50年后第一次访问大陆,可能将会有很多藏人从其他藏区涌向玉树,那对救援工作的影响会更大;而这偏离了达赖喇嘛访问灾区的目的,也不是北京所乐见。

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是安排达赖喇嘛在西宁塔尔寺甚至北京西黄寺召开法会,为逝者祈福。再退一步,可安排达赖喇嘛的特使,代表达赖喇嘛访问灾区。洛迪等往来中国数次,也曾访问过内地其他地方。此外,玉树寺院派别众多,其中结古寺是萨迦派寺院,禅古寺和当卡寺均为嘎玛噶举派寺院,也可邀请其他教派的活佛访问该地区。

当然,我们可能也不期望这次机遇就能够解决横亘在北京和达兰萨拉的所有问题。那么,不妨放低期望值,仅仅把地震救援当作一次建立信任,修复关系的机会。首先,北京应该善待参加地震救援的僧人,最少非政治化地客观看待他们在救援工作中所起的作用。政府应该和僧人们合作救灾,建立某种框架,要么把僧人的救援工作纳入到目前抗震救灾指挥部的领导之下,要么组织联合小组协调双方的救灾努力。其次,流亡藏人有很大动力去参与到救灾活动中,不妨与他们合作,方便他们回到藏区参与救援工作,也给他们的捐助工作提供方便。即使是西藏青年会这样的组织,一起合作才能更了解更信任。当然,中国政府可以对他们有些非政治化的要求,我想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们会接受的。这种做法也符合贾庆林的讲话精神。再次,中国政府也可以借此机会,多做实事,修复政府和境内藏传佛教界和藏族人民之间的隔阂。

我理解中国政府对藏传佛教力量介入抗震救灾甚至灾后重建疑虑重重。但是,第一,抗震救灾,人命大于天。用温家宝的话说,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不要抛开问题的本质去搞什么形而上的东西。第二,目前共产党政权在握,国际上所有国家都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北京应该更有信心一些。把地震救援工作做好,既符合中方的利益,也符合藏方的利益,在这个事情上,双方是利益共同体。政府是救援工作的最后负责方,如果救援工作搞好了,无论里面有多少社会力量,当地民众和国内国际舆论都会认为这是政府救灾得力;相反,如果救援工作出问题,负责任的也会是政府。

Advertisements
 
5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1, 2010 in 畅所欲言, 雪狮与龙

 

5 responses to “青海地震,是机遇,还是挑战?

  1. sol

    四月 21, 2010 at 5:51 下午

    david这篇文章写的真好,平和,善意。

    不过,不要怪俺挑刺,下面这句话表述上是不是有点问题,读起来别扭:“尽管在多数西方港台媒体上,和部分比较自由派的中国媒体(例如网易,南方周末等),僧人在救援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不如直接说,这些媒体对僧人的救援有肯定和报道。。。

     
  2. davidpeng

    四月 21, 2010 at 6:17 下午

    改了一下,还是不是很顺,好些了。谢谢sol。

     
  3. sol

    四月 21, 2010 at 7:43 下午

    不谢:)

    我觉得把“尽管在。。”中的“在”去掉,主语会更明确些。

     
  4. er

    四月 21, 2010 at 9:03 下午

    1989年的共产党更自信吧!现在的共产党其实已经没啥自信了,因此达赖喇嘛基本上没有可能来。

    万一来了,出事了,谁愿意负责啊?在我党目前的体制下,上去的都是一帮糊弄了事的庸人,没什么有魄力的领导。因此,达赖喇嘛丧失1989年这个机会以后,基本上没有机会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