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转载:结古震后 增加德国之声链接

22 4月

David: 转载自博客西边儿的事儿。我是从网友Buxoro的留言中找到他的博客的,他/她的译笔准确灵动,真有“崔颢有诗在上头”之叹。

原文来自Phayul,After the earthquake in Kyegu。作者才仁旺姆东巴,是第一位出版英语诗集的藏族女诗人,她在印度和尼泊尔长大,目前居住在旧金山。

德国之声的版本发表了:震后。才仁告诉我们,她认为我们可以重新在博客上发表这篇文章。

结古震后

才仁旺姆东巴 (Tsering Wangmo Dhompa)

在结古,无论老少,人们都熟知的语言习惯,是在交谈结束之际,大家都要互道传统的吉祥祝 福:“则仁”,祝你长寿;“嘎索”,祝你幸福;“洛嘉”,祝 你长命百岁。

现在,也许正是现在,人们更需要听到这些话。

我常 常为我在旧金山的朋友,将结古比作美国开发西部时的边城,使他们对突然在新闻中因为地震而出现的象结古一样的地方有些感性认识。2010年4月 14日各大报纸都刊登了“中国西部”发生地震的消息,往往提到的是当地的居民是生活在与“西藏接壤”地区的“藏族”。地震后好几天,我都会接到甚至是藏族 的朋友发来的电邮和打来的电话,询问有谁受伤,而没有意识到这次地震就是在西藏发生的,而死去的或正在弥留之际的人,几乎全都是藏族。

象 “中国西部”,“结古多”,“青海省”和“玉树州”这样的地名对很多流亡藏人都非常陌生,因为这些名称或地域在1959年中国入侵之前并不存在。 新的中国地图上的西藏不再有“曲卡松(Chok-kha-sum)”,或称三区的传统上对西藏的分省:“多朵(Dotod)”(康区或东藏),“多麦 (Domed)”(安多和果洛),以及“卫藏(Utsang)”(藏中)。如今,安多,果洛和一些康区部落(如结古)被划入青海省。其它的康区部落则分属 四川省,云南省和西藏自治区。

也有当地人把结古解释为“九条命”或“重生”。这个城市又名结古多(kyegu-do),在这里“多”义为 汇合之处,是对西藏东部传统贸易集散地的 称呼,类似的地方还有昌多(都)(Chamdo)和打箭炉(康定)(Dartsedo)。结古一直是这个游牧地区政治,商业和文化的中心。结古也是在囊谦 王保护之下25个囊谦部落之一。

早在1250年,第一代囊谦王珠瓦阿咯(Driwa Alok)开始统管囊谦王国。2008年,第26代王赛阿冲(Se Achung)在结古过世。囊谦连同其他五个王国组成康区。在这个地区,众多王公领主巧妙地利用河流山势划分领地,各统一方,多年来一直不太受固定的政治 或行政中心的约束。

去年我曾问过仁钦次仁卓伍藏, 对我们这些当地人来说他是我们的卓伍宗本(Drawu Pon)[译注1],问他记不记得当他还是结古的年轻领主时当地的人口(他1959年流亡,现在和家人一起住在印度)。他估计当时在结古镇总共有650户:其中有 400家付税,另外250个贫困家庭,则不担任何税项。官方文件表示在中国全面占领前夕,结古头人管理之下的结古,巴瑭及信泽三乡共有2092 家,9591人。

在今天的结古,大多数人居民的先人都过着游牧生活。很多人都有亲戚继续生活在分散于囊谦,玉树,治多,杂多,称多及曲麻莱 等县的牧区(如今这六个县 组成了1959年后的玉树州)。在结古街头可以听到多种方言,它们都非常相近,又有微妙差别,很多城里的居民都是从各地牧场来此定居的牧民。

从 2010年4月14日起,我的姑姑就多次向我描述饱受地震摧残的结古。昨晚,(她的上午),她站在她那只剩残垣断壁的院中向我说诉,在她生活了 15年的地方,街上遍是横七竖八的房梁,破碎的泥瓦和门窗。同街的老人跟她一起在她家的院子里露宿。整天都有人来她家的井里打水。去年十月我帮着油漆的绿 红黄三色的传统木门的残片,堆弃在茅厕一边。三个邻居朋友死在瓦砾之下。

“才仁旺姆,结古已经没了,”她的声音在颤抖, “一切都消失了,可我还在这里。”

我还有一些亲戚跟上万人一起,住在在城外打炉塘设置的帐篷营。这是人们常来野炊,欢笑的地方,更以一年一 度的赛马节远近闻名。赛马节上,英武的康巴 展示他们的驭马技能,赛歌,比武。每年六月到九月之间,绿油油的青草使打炉塘美不胜收,鲜花盛开,另人陶醉。此时此地,却只见帐篷连绵。晚上我的亲人以方 便面和热水为餐,这还得感谢部队为住在难民营的人们提供食品。

我姑姑告诉我已有数千人丧生。我不去问她感觉如何。我只问她能不能睡好,问 她是不是时时测量血压。从我十五年来常常跟她生活在一起的经历,我知道, 眼前的损失会触发她几十年来痛苦的回忆。

在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刻, 伤员正从结古的巴塘机场空运到成都,西宁,兰州及其他城市的医院接受治疗;成千上万无家可归的藏民和少量同遭厄运的汉族移民 正以方便面充饥;许多人正在废墟中寻找失去的亲人。对一个饱受艰辛的民众来说,这只是另一个漫长而困苦的旅程的开始。我衷心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渡过难 关,与他们并肩重建家园,让他们尽快开始新的生活。

我们还要以牢记是什么人生活在那里,他们真正的名字,来帮助结古人民。昨晚在跟我姑姑互 祝“则仁”,“嘎索”之前,我说结古有九条命。她听完没有出 声,静默片刻之后,转来了她的笑声。

请支持下列当地组织,把食品,衣物,卫生 用品,饮水以及其它紧急必需品送给震区灾民:

金巴项目: www.jinpa.org

Machik: www.machik.org

Rokpa: www.rokpausa.org

藏族村项目: www.tibetanvillageproject.org

[译注1]: 才仁告诉我,PON在结古方言中指领主或者头人,所以这是个官称。唯色的翻译中用来“宗本”这个词。我查了下,并未找到结古宗这个名词。我不懂藏语,我猜这个词和“孜本”,“宗本”,“代本”中的本是一个意思。结古的大小可能和一个“宗”也差不多大,所以暂依唯色的翻译。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2, 2010 in 畅所欲言, 雪狮与龙

 

One response to “转载:结古震后 增加德国之声链接

  1. davidpeng

    四月 22, 2010 at 2:56 下午

    西边儿的事,另有一篇NYT的报道:喇嘛全力投入中国地震救灾

    NYT的Andrew Jocobs这次地震的系列文章写得很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