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译文:次旺朗杰 玉树地震 下一步和教训

28 4月

玉树地震-下一步和教训

原文来自Phayul:Jyekundo Earthquake – Next Steps and Lessons

次旺朗杰 Tsewang Namgyal

2010年4月14日,一场里氏7.1级强烈地震袭击了雪域高原。玉树和该地区周围承受力灾难的冲击。截止2010年4月20日,官方估计有超过2039 人遇难,12135人受伤。当地许多藏人认为,由于该地区地处偏远,很多人仍然失踪,下落不明,实际死难数字可能是这个数字的十倍。在该地区最大的城镇结古,超过85%的建筑物被毁。对于我们许多人,这是一个个人的悲剧。我们的家人、朋友居住在玉树,或者来自玉树。

在 最初的震惊之后,人们感到悲痛万分,尽量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努力筹集善款,表达我们的哀悼,并进行祈祷;这些自然也导致我们问了很多问题。我们可以做些 什么来挽救更多的生命?损失是否能够降到最低?该地区是否面临同2008年四川大地震同样的问题,腐败官员建筑了劣质建筑物?强迫牧民移居到固定定居点是 否一个错误?我们能相信中国政府反应迅速及时吗?该地区的水电站和矿山给生活在下游的人民带来了哪些风险?谁会来照顾那些孤儿?我们可以采取何种步骤,使 得将来的城镇建设更有计划,房屋抗震性更好?是否应该暂停青藏高原的所有大型矿山和水电站?这些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

我想提出五个步骤,我们可以并行制 定,以帮助回答上述问题,并确保今后类似的灾害将得到充分的准备。

第一步,我相 信我们可以帮助回答上述问题,是防止这一自然灾害的政治化。如果这一问题沾染上政治,它会转移救援和重建的焦点。值得庆幸的是,西藏和中国领导人在这方面 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敏感和意识。尊者已公开赞扬中国领导人的努力;而中国领导人也赞扬该地区的僧尼在救灾中的重要贡献。媒体一直在相对自由地进行报道, 而流亡藏人也忙于为受害者祈祷和募捐。

几年前,尊者达赖喇嘛向公众提出真诚的请 求,呼吁我们的社会不要使用动物皮毛制品。对于许多藏人,穿着这些动物制品非常时尚,也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但是他们尽职尽责地听从尊者的呼吁。然而,某些 媒体对此进行有偏向性的报道,认为这表现了尊者的影响力。中国政府不但没有感谢尊者停止了动物制品的最大市场之一,相反,他们摒弃基本价值观,鼓励人们使 用动物制品。对于他们来说,诋毁尊者,甚至愚蠢地蛮干,比什么都重要。这使我开始怀疑,我们流亡藏人是否应该保持低调,因为中国政府似乎是尽其一切努力协 助地震灾民,我们并不希望反击。

不过,我想起来以前和一位前中 国人民解放军军官的谈话。他在西藏生活工作多年,他的西藏经历使得他对我们充满同情。这位朋友断然提醒我说,我们藏人应该大声说出来。然而,我们需要看到 好的方面,找出问题所在,更重要的是提供合理的解决办法。这和我们在自己的流亡社区内面临的事情类似。问题被发现,但是却没有解决方案,也没有人为解决问 题出谋划策。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知道,中国政府可能会对流亡藏人的行动做出反应,严厉而迅速地报复境内藏人。我们必须记住,我们呆在国外相对安全的地 方,境内藏人则没有这种特权。

第 二点是,应准许媒体在该地区自由进出。调查记者应开展工作,寻找上面那些问题的答案:哪些方面应该如何改善,例如房屋建筑或者应急程序;为了一 个充满希望的未来,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人们对2010年1月12日的海地7.0级地震和2010年2月27日的智利8.8级地震进行了比较分 析,有力地证明了地震预防工作的作用。尽管智利地震更强,死亡人数要少得多。在海地,大约有20万人遇难,而只有约800人在智利地震中死亡。智利地震的 死亡率要低得多,这主要归功于智利的建筑规范更严格,应急响应更好,公众充分了解应该如何应对地震。

新闻媒体的作用在藏区尤为重要。藏人的批评很容易被理解为忘恩负义或者分裂主义。正 如腐败在中国其他地方无孔不入,现实是,藏区的腐败非常猖獗,因为没有媒体或其他力量注意这个问题。政府制定了很多西藏/藏族特有的经济优惠政策,旨在帮 助普通藏人,最后却仅仅惠及那些不择手段的人。这次地震表明,该地区大部分藏人都非常穷。因此,公平公正的媒体,有最好的机会来防止滥用地震救援和重建资 金。它也可以在表扬真正努力和消除误解上发挥重要作用。

第三,我认为我们需要集中我们的相对优势。很显然,我们将尽一切可能挽救生命,重建该地 区。但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帮助,我们藏人,无论是境内或境外的,都没有经验和资源来完成重建。但是同样也很明显,只有我们的僧伽和社区拥有人民的信任,能 够满足我们社会的精神和心理需要。

看到我们的僧人在玉树地震救援中努力工作,我感到很痛心。他们未经过专门的培训。他们受戒致力于精神路径和沉思的生活。毫无疑问,他们中的很多人会生病,成为地震的受害者。同样,看到居住在平原地区的中国领导人和救援人员在地震后立刻奔赴灾区,我也被 深深地感动了;我曾经在该地区旅行,了解当地复杂的地形。你不能低估高原病;我经历过,在一个人适应之前,快速移动是很困难的。

2010 年4月19日新华社消息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先生说,“对国外藏胞提出回国奔丧、捐款等要求的,中国驻外使领馆要热情相待,给予必要的帮助。” 地震发生后,流亡藏人自发响应,提供帮助。这份官方邀请给了那些从未去过青藏高原,或在高原上工作过的藏人一个独特的机会,他们将有可能和中国官员共同工 作。这种开放度也给我们一个机会,特别是鼓励我们中间拥有一技之长的朋友、学生、老师和亲戚,在医疗、商业、建筑和教育方面贡献所长。

第四,我们不应该害怕高瞻远瞩,憧憬更美好的未来。秘鲁小城瓦拉斯镇曾经遭受和玉树类似 的强震。和玉树一样,瓦拉斯小镇位于海拔3,052米(玉树的平均海拔约4,000米),也居住着土著人。1970年5月31日,7.8级地震几乎杀死了一 半的瓦拉斯人口,部分原因是当地狭窄的街道。今天,瓦拉斯镇有更开阔、更现代化的街道,但是因为急于重建,其建筑失去了原有的特色。

我们要和玉树人民一起,把现代化的技术和当地传统建筑风格结合起来,建设有着现代住宅的城 镇和乡村。这样的城镇和乡村富有吸引力,将为当地人民带来收入,支付建筑费用。在此,我相信在中国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的监督下,世界上的地震多发地区,如 日本和台湾能够提供宝贵的支持和专业知识。如果我们的朋友具有这方面专业知识,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好机会,邀请他们参与到重建中来。

第 五,我相信我们需要学会尊重彼此的分歧,作为平等的伙伴解决问题。毫无疑问,我们之间的不信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消除。我们都知道,当解放军第一次来到 西藏时,它带来的是光明和希望。然而,我们也知道,中国也被毛泽东所欺骗,经历了可怕的过去。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华文化受到的打击更深;这并不是开脱西藏所 遭受的磨难。我相信,正如尊者鼓励的那样,关键在于更多对话。接触将允许我们减少误解,集中我们的力量。

如果藏人和汉人携起手来,共同协助地 震灾民,这将给我们在更重要的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合作的机会,例如环境问题。一位年轻的中国环境律师朋友告诉我,如果我们需要了解一点中国的环境状况,那就 是它比我们想象的更糟糕。他还提到,北京的沙尘暴、干涸的河流和污染问题对中国的威胁超过我们的想象。慢慢地我相信,随着这种合作,我们将能够解决更情绪 化和更富挑战性的政治问题。在解决我们的政治分歧之前,我们必须建立一定程度的平静、理解和尊重。

1950 年,西藏发生了里氏8.6级强震,震中在工布[Kongpo]地区。我父亲,现年90岁,他提到,当时西藏人认为,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后来中国共产党占领 了西藏,我们很多人的父母和祖父母逃往印度。尊者达赖喇嘛和我们的长者重点给予我们年轻的藏族一代现代教育。我们今天取得的任何成就都要归功于他们的辛勤 工作和我们支持者们的仁慈。但是,今天我们认为这个地震并不是一个不好的预兆,而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并呼吁大家采取行动。

总 之,现实情况是,中国和西藏都存在很多方面。有人认为中国腐败,种族主义,政府政策迟钝,过于功利,缺乏基本的人权。但是,中国还有另外一面,它使亿万人 民摆脱贫困,受到国际尊重,他也有富有创业精神的勤劳的人民,一个稳定的政府,创造了前途光明的年轻人口。同样,西藏被认为忘恩负义,怨天尤人,缺少人力 资源,受传统束缚没有冒险精神,没有创新意识。但是西藏同样也存在另外一面,西藏因其丰富和深厚的文化受世界尊重,有一个被公认世界和平的领导者[指达赖 喇嘛],西藏物产丰富,风景美丽,还有富有同情心、不屈不挠的人民。我相信,通过相互了解,优势互补,我们可以创造一个非常光明的未来。同时,我们要谦逊 地利用现代科技和我们祖先的历经考验的智慧,保持我们继续成功。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些,50年后,我们的下一代将会把悲惨的玉树地震看作是引领我们西藏人民 和中国人民走向幸福的起点。

作者是拥有迪金森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和国际雷鸟国际管理学院的 MBA学位。目前他在银行领域的能源部门工作。Tsewang是自由西藏国际学联[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的创始董事,第一个 正式加入美国军队的藏人,2007-2008年间担任纽约藏人社区中心项目的执行董事。他的电邮是densang123@yahoo.com。

译 注:文中多数写的是Kyekundo Earthquake,即结古都地震;为了中文读者易于理解,我改成玉树地震,很多地方,我也用玉树来代替结古。根据嘉央诺布,玉树亦是藏语音译。

 
9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8, 2010 in 雪狮与龙, 每日杂谈

 

9 responses to “译文:次旺朗杰 玉树地震 下一步和教训

  1. er

    四月 28, 2010 at 9:09 下午

    “当解放军地一次来到 西藏时,它带来的是光明和希望。”应该是 “当解放军第一次来到 西藏时,它带来的是光明和希望。”

     
  2. sol

    四月 28, 2010 at 10:30 下午

    david, “Kongpo area”中文似多译为“工布地区”,而不是“工部地区”。

    林芝地区的藏族也有“工布藏族”一称。。。

     
    • davidpeng

      四月 28, 2010 at 10:34 下午

      typo,疏忽了。这两天翻译的东西太多了,赶进度了。

      谢谢sol。

       
  3. lichensheng

    四月 29, 2010 at 5:17 下午

    hi, David

    Your efforts to inform the Chinese of the complicated issues concerning Tibet are really impressive. I also have much interest in that topic. Can we change email and keep contact?

    Chensheng

     
  4. 忘了

    四月 30, 2010 at 3:30 下午

    我们真正需要的正是这样冷静的分析

     
  5. sam

    五月 30, 2010 at 8:47 下午

    中国和西藏都存在很多方面。有人认为中国腐败,种族主义
    ===============================================================
    这个藏裔非中国人可真是不用脸,看看他的文章,充斥了藏人优先的种族主义思想。

    中国境内的一些藏人,才是典型的种族主义者。 境外的非中国籍藏人中,以达赖为代表,更是典型的种族主义者。

     
  6. sam

    五月 30, 2010 at 8:52 下午

    人们对2010年1月12日的海地7.0级地震和2010年2月27日的智利8.8级地震进行了比较分 析,有力地证明了地震预防工作的作用。尽管智利地震更强,死亡人数要少得多。在海地,大约有20万人遇难,而只有约800人在智利地震中死亡。智利地震的 死亡率要低得多,这主要归功于智利的建筑规范更严格,应急响应更好,公众充分了解应该如何应对地震。
    =============================================================
    呵呵,地震伤亡人数,和很多因素有关。

    除了震级,震中的位置,距离地面距离,震中附近人口密度,这些因素,都会对死伤人数,造成重大影响。

    许多震级很高的地震,不如震级低一些的地震,造成的死伤人数多,无他,震中位置不同而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