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读书笔记:房中术、印度密教

17 8月

最近在重读高罗佩的《中国古代房内考》。高罗佩(R. H. van Gulik, 1910~1967)是荷兰汉学家,汉学界的奇人。他在荷兰莱顿大学和乌德勒支大学攻读法律和东方语言,1935年以研究印度、西藏和远东马祭的论文而获博士学位。之后,他一直在荷兰驻外机构中担任外交官,先后就职于东京、重庆、南京、华盛顿、新德里、贝鲁特和吉隆坡,最后死于驻日本大使任上。他的汉学著作涉猎广泛,而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是翻译和创作的小说《狄公案》。

以前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没有关于藏传佛教的任何知识;这次再读,注意到这本书中讲到印度密教和中国道家房中术的关联。因此写下这份读书笔记,如果感觉对这个话题过敏的读者,就请不要继续了。

主持翻译这本书的是北大中文系教授李零,他在译序中的一段话,可以给目前政府搞的纷纷扰扰的“反三俗”运动下个注解:

为什么长期以来中国人对性问题一直保持着一种相当开放的态度,而清朝却突然急转之下,一下子变得缄默不言、讳莫如深了呢?……

我们都知道,清代的禁毁之厄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当时统治当局禁毁书籍主要有两类,一类是讲明亡史实,被视为政治上的最大危险;另一类是所谓“淫词小说”,罪名则是有害“人心风俗”。清人以一个朝气蓬勃的民族入主中国,力挽明代末年侈靡淫滥的亡国之风,的确显得很有魄力,但其禁书宗旨乃是“严绝非圣之书”(康熙五十三年谕),不仅把上述色情、淫秽小说、“淫词唱片”禁绝在内,就连《水浒》、《西厢》这样的书也不肯放过,却也暴露了他们在文化上和心理上的极端脆弱。前一种书的禁止,是非早有定论,但后一种呢?大家却看得不大清楚,很少体会到这种“一干二净”,竟在我们民族的精神深处留下了无形的“暗伤”,这种精神上的“阉割”,其惨毒酷烈实不下于前者。

作者说,清代的禁毁之厄造成了中国人假装正经的淫猥心理,他们虚情矫饰,竭力把自己的私生活弄得壁垒森严,陷于自己编制的罗网而不能自拔。

这本《中国古代房内考》按照中国历史断代,考察了各个朝代“房中术”的发展情况。由此,他注意到印度佛教金刚乘、印度教性力派的类似修炼活动,结合他们出现的年代,推论出印度金刚乘这部分和性有关的修炼方法,实际上来自中国道教的古老的房中术。其后,金刚乘在印度逐渐消失,其教理则传入西藏,与苯教融合。而后,藏传佛教又从西藏传入蒙古。甚至由蒙古人和他们的西藏上师再次带入中国。

高罗佩对金刚乘修炼方法的描述,可以和藏传佛教的方法相互对照。因为这一部分讲得比一般见到的藏传佛教修炼方法和教理讲得更清楚,我抄录在这:

金刚乘引入的第三种新因素是一种相当专门的房中秘术,它所依据的原理是:通过基于“止精法”的入定过程,可以达到神人合一和极乐。他们知道,在每一男子体内都有女性因素,正如每一女子体内都有男性因素,因此力求在修行者体内激起女性因素,实现一种神奇的角和,以克服双性,达到阴阳合一的理想境界。……

作为这一过程的基础的金刚乘理论是,人体内的双性存在于脊髓左右的两条经络之中,它们分别叫做“女脉”和“男脉”。女脉代表女性创造力、母、卵,元音系列,与月相对应;最后升华物为空和般若。而男脉代表男性创造力、父、精,辅音系列,与日相对应,最后升华物为悲和方便。只要人体内存在这种双性,就仍然处于轮回之中,而与神分离。

为了克服这种双性,与女性配偶做想像或真实交欢的修行者要凝心于“菩提心”。菩提心以萌芽状态位于应身轮,即脐附近的穴位。从女子获得的女性活力刺激起男子的菩提心,与他勃发未射的精液融合为一种新的、强有力的气,即所谓精滴。精滴是由五大(即地、水、火、风和空)构成,正如人之胚胎。事实上它在修行者体内形成的过程与子宫中的正常受孕过程可以相比。精滴打破了女脉和男脉的分离状态,开启出一条新的、无性的脉道,专门术语叫做清净的脉道。精滴沿着这条脉道上行至法身轮,即心区的穴位。从这里再升至喉部的穴位,即报身轮,最后到达头顶莲花。在这一上升过程中,精滴把其内含的五大融合成纯一的光。在头顶莲花中,这种光使空和悲、般若和方便和谐地融为一体,使修行者终于达到与神合一、与空合一,即叫做涅磐或极乐的境界。

这种修炼方法的关键性步骤是,第一步首先要从女性配偶获得刺激以形成精滴。有些书把她说成是由凝心定虑产生的一种形象,与她的结合是一种精神结合。但更多的书却说,她必须是个真正的女人,甚至干脆说“佛在女性生殖器中”,并说子宫实际上就是般若。

高罗佩说法的主要依据是:

中国汉代开始的道教房中术,已经有关于止精还脑的技术。在《抱朴子》之类的道教书中可以看到,这类观念在当时的中国已经广泛流行。

中国的朝圣者法显(317~420)、玄奘(612~664)、义净(635~713)都没有提及金刚乘的房中术。在他们的旅游记录中,烂陀寺还以非金刚乘为主,所见师生恪守戒律,生活圣洁。

从其他一些资料,高推断,约公元600年到700年之间,金刚乘在印度作为真言乘的一个新的分支发展起来。

考古资料指出,性力派比金刚乘的出现要更晚。

金刚乘止息法/止精法的修炼内容几乎和中国道教的房中术一致。

传统金刚乘崇拜中心的四个圣地中,有两个地处印度的东北边境,一个(十分重要)地处西北边界。基于止精法方中秘术从纪元除便盛行于中国,而其时在印度却毫无迹象,所以很明显金刚乘的这一特点当是经阿萨姆邦从中国传入印度。

金刚乘的传说是把中国说成为它的教义发源地。

我个人不足以评判这种说法,姑存一说吧。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7, 2010 in 读万卷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