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译文:西藏未来路漫漫

06 12月

David注:这份Lodi的报告也没有很多新鲜内容,除了增加对最新的一些事件的评论:例如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后,中国政府把以前TAR的一些高压政策拷贝到其他省份藏区;还有最近的青海关于藏语的示威。

从另一个角度,Lodi的报告概述了汉藏谈判的历史,这方面有些价值。在Lodi讲到的第二阶段,他写到:

(在达赖喇嘛提出五点和平计划后,)中国政府公开同意,在尊者选择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会见他的代表讨论西藏问题。尊者对此积极响应,并立即表达他对会谈的诚意和决心。

我好象没有看到过中方对五点和平计划的正面回应。如果哪位读者知道,请以教我。

————————————————————————————————–
原文:The Way Forward on Tibet
来源:Center Tibet Administration网站
作者:洛迪坚赞嘉日 Lodi Gyaltsen Gyari,达赖喇嘛负责与中国谈判的特使
发表时间:2010年11月24日
译者:David Peng
校对:老杨

达赖喇嘛尊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谈判情况报告


发言人,达赖喇嘛尊者特使洛迪坚赞嘉日,2010年11月24日,于新加坡南亚研究所

我要感谢南亚研究所(Institute of South Asian Studies, ISAS)提供这个机会,让我能够和诸位分享我们和中国政府谈判的情况,这一谈判致力于寻找西藏问题的政治解决方案,以及我对未来的展望。

目前,经过数十 载断断续续的接触,我们与中国领导人的谈判首次达至以下阶段,我们能够向他们明确地传达,达赖喇嘛尊者对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之内寻求解决方案的立场, 以及解决西藏问题需要采取的步骤。虽然我们还未能就问题的最终解决达成任何具体成果,我们相信会谈使双方能够更好地了解对方的立场和顾虑。

为了便于介绍我们与中国领导人会谈的背景,我想解释一下会谈的历史。从广义上讲,我们可以从1979年开始,将对话过程划分为三个阶段:

初始接触(1979 – 1985)

第一阶段始于1979年,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先生(通过达赖喇嘛尊者的哥哥嘉乐顿珠先生)向尊者传递一个消息,除了西藏独立,其他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讨论和解决。

随后,我们分别在1982年和1984年派遣两个高级藏人代表团,前往北京进行试探性会谈。我参加了这两个代表团。我们与中国领导人广泛讨论。当时我们澄清了一个问题,西藏问题无关达赖喇嘛个人的未来和待遇,它关乎六百万人藏人的福祉。

同时,从1979年到1985年,尊者派遣了四个考察团到西藏不同地方,考察当地情况。

在这一阶段的对话过程中,藏人代表团会见了中方高级领导人,包括邓小平先生和其他政治局委员。

藏人的提议和西藏的发展(1985 – 1993)

从1985年到1993年可归为对话进程的第二阶段。在此期间,达赖喇嘛尊者仅能派出很少的使者访问中国。

为了鼓励对西藏 问题的严肃谈判,尊者于1987年9月在华盛顿,对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发表演讲,提出了他的五点和平计划,阐述了他对未来西藏的愿景;随后,1988年6 月,尊者在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会议上演讲,进一步阐明了五点和平计划中的第五点,非常真诚地呼吁就西藏问题展开谈判。这项计划的核心内容是,藏人应享有 对其内部事务的自治,而由北京全面负责其外交和国防事务。

此后,中国政府 公开同意,在尊者选择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会见他的代表讨论西藏问题。尊者对此积极响应,并立即表达他对会谈的诚意和决心。他任命一个谈判小组,并建议谈 判在日内瓦举行。不幸的是,北京对此反应消极,不顾西藏方面的澄清,提出一些程序性问题。尊者随后建议双方于当年4月在香港会见,不过这一建议也被拒绝。

1987年9月开始,西藏发生了一系列大规模示威,表达藏人对中国政策的不满。中国当局残酷镇压藏人的示威,关押数百人,并于1989年宣布西藏戒严。在此阶段,中国政府的态度破坏了对话进程的气氛。

同时,1989年,达赖喇嘛尊者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显示国际社会对其和平努力的肯定。中国对尊者的获奖反应消极。

最终,1993年8月,双方的接触中断了。

重启对话进程(2002起)

经过几年的紧张 气氛,以及积极的非正式后台接触,我们双方同意重启直接的正式对话,并于2002年9月开始新一轮谈判。此后的对话进程可以被归为第三阶段。这一阶段的会 谈变得更加制度化,更像商务谈判。自2002年以来,双方已经举行了九轮谈判和一次非正式会议。最近的第九轮于2010年1月召开。我个人领导了西藏一方 参加所有这些会谈。

在这数轮对话中,我们已经能够阐明并澄清达赖喇嘛尊者对西藏未来的看法。在2008年11月的第八轮谈判中,我们最终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正式提出《为西藏人民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

备忘录提出了我们对真正自治的立场,以及根据我们的理解,如何应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关自治的原则,满足西藏人民对自治的具体需要。它概述了西藏人民的11个的基本需要,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与民族自治法中的相关规定。

由于中国领导人对备忘录有些顾虑,认为其中一些内容违反了中国宪法,我们在今年一月的第九轮会谈中提交了一份对备忘录的诠释。这份诠释讨论了这些顾虑,并就推进我们的谈判进程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建议。该诠释还力图防止公众对尊者立场的曲解。

我们强调,达赖 喇嘛尊者的唯一关心的是西藏人民的福祉。尊者从来没有就他自己或者他周围人的待遇提出过任何要求。我们的立场是,西藏人民被严重边缘化,他们不享有充分的 宗教、政治、经济、语言、文化和社会权利。从2008年3月10日开始,在西藏各地的和平示威再次明确表明,人民对中国政府的政策不满意。大部分和平示威 发生在西藏自治区(TAR)以外的藏区。就在上个月,从10月19日开始,因为建议在学校里使用汉语替代藏语作为教学语言,藏区发生了一系列和平集会。这 是藏人不满的最新迹象。

但是,中国政府争辩说,西藏人民生活得既愉快又满意,根本不存在什么西藏问题。

对于这两种不同 的看法,我们建议,双方共同进行一次研究,以发现西藏人民的真实情况。 西藏人民应该有机会毫无恐惧或疑虑地参加这次研究。如果研究发现,大多数藏人觉得没什么问题,他们目前的状况是令人满意的,那么这是达赖喇嘛尊者一直所追 寻的。但是,如果结果证实,大多数人对西藏的情况并不满意,中国政府需要认识到问题的存在;双方应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讨论出一个解决方案。

同时,在2008年5月在深圳召开的非正式会议上,我们否认了中国的指控,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人并未煽动2008年3月10日以来席卷整个藏区的示威。

因为我们发现,同样的指控被不断重复;我们要求中国政府澄清,并邀请中方就其指控的准确性,在西藏以及藏人流亡社区中进行全面的科学调查。我们声明,愿意对此项调查提供一切支持。

中方提出的若干重要事项

在最新一轮对话 中,中方向我们详细介绍了西藏的发展情况,特别是于2010年1月18日到20日召开的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的情况。他们表示,座谈会决定进一步改善西藏 自治区和其他藏族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特别是在公共服务方面,例如教育,医疗和环境保护。根据我们对座谈会的初步了解,我们欢迎改善藏人民生的决定,特别 是在农村地区。

我们特别欢迎以 下事实,即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涵盖了所有藏区的发展问题——既包括西藏自治区也包括其他省份的藏区。我们强烈相信,所有藏族地区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政策和 单一的行政管理部门。如果我们去除那些政治口号,座谈会上优先考虑的许多问题,和我们在备忘录中概述的西藏人民的基本需求类似。然而,最近的迹象显示,目 前并未在所有藏区推行积极的统一政策;相反,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将在西藏自治区实行的高压政策扩展到其他藏区。这些措施将会事与愿违,中国当局必须认识到这 一点。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之精髓

中国官员罔顾一个基本事实:达赖喇嘛尊者真诚地,认真地希望通过他的中间道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努力寻找一个解决方案。

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不再寻求西藏独立,而是力图实现西藏人民的真正自治,确保他们的基本需要,维护他们独特的文化、语言、宗教和民族身份,同时保护青藏高原脆弱的自然环境。

中间道路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道路,它基于平等和相互合作,将为藏汉人民带来稳定和共同繁荣。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当时尊者与他的顾问进行内部讨论。此后数十年中,流亡政府领导人根据中国现有的政治现实,修订和完善中间道路的一些具体特征。

中国官方媒体继续给尊者标上分裂分子的标签,说他主张西藏独立。他们引用他过去的发言,包括五点和平计划和斯特拉斯堡建议,而故意忽略尊者随后表示理解中方关注,并澄清藏方立场的言论。

我们提交的《为西藏人民真正自治备忘录》清晰地概括了尊者的中间道路。

我们的备忘录及对备忘录的诠释已经深受许多国家的政府、议会、学术机构、组织和个人好评,被认为非常合理合法。许多人对中国政府的反应深感惊讶和失望。他们认为中国政府 的立场是不恰当的,继续敦促中方依照备忘录的议程,进行实质性对话。 例如,在2010年尊者和奥巴马总统会见后,白宫发表声明说,“总统赞扬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高度评价他致力于非暴力和他努力寻求与中国政府对 话。”

西藏问题更广泛的影响

解决西藏问题不仅仅关系到西藏人民的权利。更进一步,它涉及到藏传佛教文化的未来,同时影响到西藏人民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藏传佛教文化是一种倡导怜悯的文化,对西藏,对中国,甚至对整个区域都非常需要。当我们讨论藏传佛教文化时,我们谈的不仅仅是藏传佛教的宗教方面。

具体而言,中国希望成为一个超级大国,但这样的地位不能纯粹通过军事和经济实力达到。相反,道德威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而这能够通过藏传佛教文化达成。

从地缘政治角度 看,如果西藏问题得到解决,这将是一个积极的因素,不仅有利于中印两个新兴强权之间的关系,也有利于整个区域。在这里,我同意新加坡外交部长杨荣文先生的 看法,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一出宏大的亚洲戏剧正在改变世界,而西藏是其中的一部分。”当然,就地缘政治,战略和环境而言,西藏局势将深刻影响到日新月 异的亚洲。

在环境方面,青藏高原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科学家们实际上命名其为第三极。西藏是亚洲许多主要河流的源头。 因此,如果西藏环境受到影响,它将影响到全球。

西藏问题的另一 层涵义是对中国人民自身的影响。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到西藏的情况。这在知识分子和青年一代中更为明显。其中许多人勇敢地呼吁面对西藏问题,应采取 务实的态度,并认为达赖喇嘛尊者是帮助解决西藏问题的关键因素。他们业已认识到,中国政府对西藏问题的态度,直接影响到中国的未来,包括其国内的稳定和国 际地位。

一些挑战

中国当局多次重申,西藏问题“接谈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这一点。但与此同时,我不禁感到担忧,在当前的进程中,他们是否真诚地、严肃地寻求一个实质性的有意义的结果。

依我看来,北京部分领导人继续迷恋于自己的幻觉,以为西藏问题可以通过经济手段解决或处理,以为随着中国的政治经济实力增长,其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中国可以利用这些优势在国内外为所欲为。

他们还继续掩耳盗铃,以为一旦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不再住世,西藏问题将不了了之;或者认为,由于尊者年事已高,西藏问题将失去其以往的光环。

中国领导人最关 心的是其在西藏统治的合法性。中国领导人知道,只有一个人,达赖喇嘛,有能力和权力提供这一点。尊者意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注和敏感性。出于这个原因, 我们直接向中国领导人传达,尊者也曾公开表示,他愿意用到他的道德权威,来背书一份自治协议,给予其合法性;这样的协议一旦达成,它将需要得到西藏人民的 支持,并被妥善执行。

中国政府也一直 敦促,它希望各方尊重其核心利益,最重要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从我阐述的这些要点中可以看到,我们尊重这些关切。与此同时,我们也有核 心利益,即维护和促进西藏人民的独特身份认同。中国政府必须承认并尊重西藏人民的合法权利,同我们携手工作。

从根本上讲,横亘在中藏之间的西藏问题需要解决。中国政府不希望第三方的参与,我们藏人,同样觉得,解决此问题的正确方式是与中国领导人谈判。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也关心西藏问题,其解决将直接影响亚洲的和平与稳定。

对于研究中藏冲突的学生而言,了解我们双方基本立场上的不同是非常重要的。但有些专家似乎并不明白这一点。

未来走向

我们认为,只要中国领导人有诚意和政治意愿向前推进,我们双方一定能够找到西藏问题上的共同基础。

我们相信,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不用重新改写历史。这是因为,如果试图重写西藏历史,这不仅可能使中国与其他邻国现有的冲突复杂化,甚至会产生出新的问题。此外,中国 领导层需要思考,中国是否应基于若干历史王朝的行为做出某些宣示,如果中国继续这样做,它是否考虑其国际反响。

今天的中国领导人也在谈论着建设和谐社会。我们当然支持这一努力,因为我们相信这将直接影响中国的西藏政策。然而,很显然,没有民族平等,就不会有和谐社会。

藏人,尤其是境内藏人,继续面临着各个层面不平等的严峻现实。一些著名藏族领导人,包括已故班禅喇嘛,曾多次发言关注平等问题,他曾说,中国各民族团结的关键在于各民族的平等。

达赖喇嘛尊者高瞻远瞩,为了西藏人民的利益,他愿意采取任何必要的行动,这将有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和谐和稳定,促进地区和平。尊者致力于与中国政府合作,使得西藏人民能够维护其独特的民族身份,恢复他们的自豪和尊严,同时确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稳定和团结。

最后,我再次感谢贵所给予我这个机会,与诸位分享我的想法。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二月 6, 2010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