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未完成的温家宝、刘晓波

10 12月

10月的第一周是中国的黄金周,前后却发生了有些关联的两件事,事主分别是中国总理温家宝和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而在期间,国内一些代表民主改革力量的党内“老人”发表了一份公开信,呼吁在中国立即实现言论自由。

温家宝

温家宝9月23日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安理会首脑会议,期间接受了CNN记者Fareed Zakaria的独家专题采访。这期采访10月3日在CNN播出后,温家宝关于言论自由和政治改革的观点很快成为全球媒体的焦点。

面对Fareed咄咄逼人的提问,温家宝多少有点为中国政府,为他自己辩护。但是,他充分认同言论自由的原则,誓言要加快政治改革的进程。他隐晦地提到,他之所以有很多言论,但是中国政府在这方面进展停滞的原因,一是“存在各种各样的阻碍”,二是只能在他的“能力范围”内。

刘晓波

10月8日,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宣布,将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的异议人士刘晓波。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结果一下子把08宪章以来的风风雨雨推上了最高潮,甚至是再次向中国人提醒曾经的“六四”。

自此之后,中国政府和西方国家的博弈不断。在国际上,中国政府展开外交活动,劝说各国抵制将在挪威奥斯陆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包括中国在内,已有20个国家确认不参加此次颁奖,这也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记录;不可否认,这既说明中国的影响力,也说明对西方人权外交的大反击。而在国内,政府并未在国内大张旗鼓地针对刘晓波获奖做反宣传,但是暗中大动干戈,全力镇压异议人士。到颁奖时刻为止,不仅不允许异议人士特别是08宪章签字人士出国,还采用各种骚扰手段,包括停机、断网、强迫软禁等等。

在众多西方媒体几乎一边倒的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声中,我注意到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先生对此届诺贝尔和平奖的分析《卑鄙的诺贝尔奖》。

很少有中国人认为,西 方正试图努力加速中国的政治变革,给中国带来任何好处。事实上,大多数中国人认为,西方的议程是在中国发动混乱,就像它带给俄罗斯即时民主那样。当亚格兰 拿萨哈罗夫和刘晓波相提并论,他使中国人深信不疑,诺贝尔和平奖的目的就是要颠覆中国。如果西方继续拒绝理解中国的根本关切,即使它有着最好的意愿,也只 会事与愿违。

我个人觉得,刘晓波的诺贝尔奖和中国社会的发展状况全不着调。西方需要理解中国近代历史,理解中国对富裕生活、稳定和秩序的渴求。如果西方真的想帮助中国,授予刘诺贝尔奖可能不是正确的方式。除了少数异议人士,中国可能根本没人关心刘晓波和他的《08宪章》。一位支持民主的推友春夏之交这样写道,

现在要发起街头民主运动,对在校学生最有吸引力的口号是“反失业、反高学费”,对城市白领来说是“反高房 价”,对中老年市民来说是“反医疗高收费”,对城郊农民是“反暴力强拆”,对农民工是“反低工资”。“新闻自由”、“民主”、“人权”这类可能是最没有吸 引力的。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民生方面的需求是低层次的,只有着眼于新闻自由、民主和人权这样高层次的议题,才能彻底解决这些民生议题。姑且不说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历史和现状尚不能证明这一点。即使如此,政治家可以比大众走先一点,但是不能快得太多以致和民众的低层次需求脱节。

中国正处在一个不断发展和变化的时代。我的个人感觉,中国正处于最富有活力的时代,她的改变,即使在近10/20年内也是非常惊人的。拿温家宝做例子,即使胡耀邦/赵紫阳被认为是在政治思维上最开放的领导人,他们也从来没有说过今天温家宝说过的一些话;甚至胡锦涛的一些言论,回到十五年前,都是非常惊人的。美国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院易明,上月对国会听证会上发言,谈到中国在政治改革上的最新尝试:

政治现代化、社会公正和革命性改革这三者小心翼翼地融合在一起,最有可能出现在中国地方政府的经济和政治改革试验中。就像中国通过建立经济特区来开启经济改革进程一样,它也可以建立类似的特区进行政治改革。

在温家宝总理日 前发表有关政治体制改革讲话的城市——深圳,目前正进行一个全新的政治改革试验。在温家宝总理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支持下,深圳的政治改革处于政治现代化 进程的前沿。改革所确定的目标与共产党的有限改革理念严格保持一致,即建立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体系、发展一个廉洁、高效、服务型政府,并打造完备市场体制 和社会先进文化,创建和谐社会。

同时,这一改革 还包括了一些革命性的因素,如逐步推进直选,在区一级领导干部选拔中引入更多候选人,考虑允许候选人通过在一定限度内组织竞选活动角逐区委和市委常委职位 等。深圳已经“削减了1/3政府工作部门,数百名官员分流或退休、硬性规定官员放弃在行业协会和慈善机构中担任的双重职务。”但是深圳最大的创新是允许公 民团体在不需要挂靠政府监管机构的情况下注册,允许他们寻求海外资金和雇用外国人。这些团体还可以向深圳政府提供包括农民工的心理健康问题等领域里的服 务。

深圳的改革以及 其他地方将跟进的改革,可能至少会为未来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所迫切需要的路线图提供部分参考。中国共产党正尝试着跟上民众需求的改变。不管这场改革是由共产 党领导、还是由人民主导,抑或两者兼而有之,可以确定的是,一个和30年以来已经发生的巨变同等重要的政治改革正顺利进行着。

我不否认这些努力受到很大的障碍,正如温家宝在专访中提到的那样。但是我觉得,西方需要理解中国的历史和所处的艰难环境,而不要高高在上地夸夸其谈。如果不能做出建设性的努力,还是让中国人自己来决定应该如何建设一个更加富裕和谐的社会吧。

 
2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二月 10, 2010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23 responses to “未完成的温家宝、刘晓波

  1. 丁一夫

    十二月 15, 2010 at 10:38 下午

    吸引我常来这里看一看的原因就是,什么人能够如此聪明如此巧妙地把话说得如此似乎有理呢?

    David,不让你站姜瑜,实在是中国政府有眼无珠啊。

     
  2. 比目鱼

    十二月 16, 2010 at 10:18 上午

    和丁一夫同感。
    在此我不再啰啰嗦嗦地就具体的事情发表什么感受。我仅谈谈我的终极看法:
    首先,中国要想好,摆脱中国共产党是首要任务。
    其次,中共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退出历史舞台。
    再次,现代文明在中国得以发展的可能几乎没有。
    这就是中国残酷的现实。欣慰的是,这些事情已离我远去了。

     
  3. davidpeng

    十二月 17, 2010 at 4:07 下午

    这是我个人对现实的判断,不代表谁,也不想为谁说话。比目鱼,我欢迎你说出你的判断和看法。丁一夫,欢迎说出你的个人观点,讨论观点而不是讨论我个人。

    我以前经常在国内一个论坛上混,最近时间越来越少了。我个人认为这个论坛可以代表相当一部分“中产阶级”对目前情况的看法。如果你想了解中国,多到天涯/宽带山/MOP之类的地方看看。光从中文twitter圈,海外中文圈(包括博讯/多维/文学城)是看不清楚中国的。

    对这些人而言,谈起有关国内的一些政治经济乱象,大多数人都会大骂政府,大骂共产党。同时,在一些各位认为敏感的政治领域,例如民主运动,例如国际外交,包括新疆和西藏,大多数人是支持中国政府的做法的。在这些人中,有觉得中国最好回到毛时代的,有事事都为中国政府辩护的,这是少数;同样,也有觉得当前体制应该立刻推倒重来,挖断毛时代余孽的,不过这个也是少数,虽然少,这部分人比上面那部分左派要多一些。大多数都是希望政府能够修正现在那些错误,同时中国能够继续经济发展,保持在国际上逐渐上升的势头。

    毛共已经死了,现在是邓共的中国,邓共是会死掉,还是不断演变,还没人知道。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和共产党还是相当有活力。我还清晰地记得,我念书的时候,政治课本上关于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表述,每年都不一样。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房地产和土地拆迁。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包括目前正在热切讨论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稿)》。中国政府在高铁和新能源上的投入令很多国家侧目。

    中国远不是一个没有任何问题,前途一帆风顺的国家。但是也不要用非白即黑的眼光来看待中国。

     
  4. 丁一夫

    十二月 18, 2010 at 3:00 上午

    David,我对你老兄感兴趣而常来看看的原因,实在是常常为你说的话“拍案叫绝”。你的话常常是说得非常聪明的。你无疑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我觉得跟你这样聪明的人争吵,没什么必要,所以你看,你的很多观点我是不同意的,但是我只让你知道我不同意,再讨论就没兴致了。你我其实是互相很理解的,你说呢?

    比如,“我个人觉得,刘晓波的诺贝尔奖和中国社会的发展状况全不着调。西方需要理解中国近代历史,理解中国对富裕生活、稳定和秩序的渴求。如果西方真的想帮助中国,授予刘诺贝尔奖可能不是正确的方式。除了少数异议人士,中国可能根本没人关心刘晓波和他的《08宪章》。”这是你的意思吗?我前前后后看了,想看出是你自己的心里话还是你引用了什么人的话。看来是你的意思。说得真是滴水不漏,我还有必要跟你讨论么?

    孔子和平奖,估计比诺贝尔和平奖跟中国社会更着调。知道为什么孔子和平奖无法改变其成为一个笑话的命运,而诺贝尔和平奖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伟大的奖项的原因吗?

    观点,看法,知识,说错话,等等,这些每个人都有可能这样那样。聪明,笨拙,每个人都有可能有高有低。但是,不管话说得聪明还是不聪明,有一样小小的东西是隐在话语背后的,叫value。

    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不理会value的观念。照他们的说法,那属于意识,存在决定意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是一种历史性的范畴,是依照地点和时间和人而变的,于是没有什么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有吗?有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普世价值。谁也不想被奴役,所以人权是一种普世价值。谁都要有思想,有了思想就要说出来,所以思想言论的自由权利是一种普世价值。谁都愿意生活在和谐的社会里,所以社会的公正和人世的正义是一种普世价值。

    正是这种value,让诺奖给了那个囚犯。诺奖给了那个囚犯,不是要说什么和中国社会着调不着调,而是要说,因为一个人有思想并且用笔说出了自己的思想,就动用国家公权力剥夺这个人11年自由,是不公正的,是不正义的。

    David,你不懂这个道理吗?你懂的!杀了我我也知道你是懂的!可是你还是那么滴水不漏地说了上面这番话。这就是你聪明过人的地方。

    其实给你这样聪明的人打上面这些字,实属多余。以后不浪费时间了。

     
  5. 路过发一言

    十二月 18, 2010 at 5:54 下午

    我觉得我是能够理解并大致上认同David本文观点的,没必要做太多的引申;虽然说关于刘晓波的那段话显得有些过于理性和冰冷,或者说,是现实太冰冷?

    我觉得作为中国异议人士的刘晓波们,对于中国社会的最大价值,是不断给中国的现政府施加压力,促使他们改革、让步,让他们变得更好,不管刘晓波们提出的内容是否可行,是否适合。

    中国人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民族,如果能让这个国家变好,变得更加公平、富裕,他们可以接受不同于今天西方的社会制度;问题是,如果没有外在的压力,利益集团不会做出让步,可接受的社会制度也不会自动到来。

    至于诺贝尔和平奖,到底和刘晓波的正义事业有什么关系?这个似乎确实没有任何关系。中国的社会进步和民主化是一回事,世界和平是另一回事。

    中国现在这个国家,不管是民主化,还是继续目前的半专制化,相信都不会是世界和平的威胁。台上的共产党人,虽然是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不过有着中国文化的烙印,保守、内敛、缺乏侵略性是这个民族的共性,不应该把今天的中国还看作是前苏联的翻版。

    西方人对中国有疑虑,我想主要还是文化隔阂的关系,可以理解;但是丁一夫先生这样的异议人士,本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难道也和我们有文化隔阂?认为今天的中国对世界和平产生威胁?还是说,因为可恶的中国政府被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所以大家就应该叫好?

    还有,楼上比目鱼说的“中共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退出历史舞台”,这个不远应该是多远呢?不过乐观也是一种好的生活态度:-)

     
  6. 路过发一言

    十二月 18, 2010 at 6:10 下午

    补充一句,如果真有所谓的孔子和平奖颁发给连战,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笑话,确实比刘晓波得和平奖更加着调。

    如果连战得和平奖,丁一夫先生的嘲笑态度究竟因何而来呢?是觉得他不配,还是因为西方人不认可,或者是与普世价值无关?

    和平奖就是和平奖,要理性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应该回到和平奖设立的初衷上来,一个再伟大的奖项,也总归是有颁发人的主观倾向性的。

     
  7. 比目鱼

    十二月 18, 2010 at 9:04 下午

    没有不灭亡的王朝,这只是时间的问题。1949年共产党建国才六十年就已从极盛开始走下坡路。那么,什么因素会使共产党失去统治?我认为是经济的发展。中国目前人均生产总值不到5000美元,等中国人值开始达到一万时将会是中国社会出现各种深刻变革的时候。也就是说,经济的继续发展将会是现在中国政权的致死因素。这个时刻,我认为最晚也不会超过本世纪。这个问题,和我以前提到过的西藏经济援建而引发社会动荡发展有着惊人的相同之处。
    “台上的共产党人,虽然是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不过有着中国文化的烙印,保守、内敛、缺乏侵略性是这个民族的共性,不应该把今天的中国还看作是前苏联的翻版”。这个感受是你个人的主观臆断。请解释中共对北朝,越南,柬埔寨的“文化输出”。请解释中共海外使领馆在当地策划政治集会,请解释中共对本国内不同民族,不同阶层的治理政策。请解释中共对非洲的援助政策等等。作为一个穷国,中共尚能做出以上举动,等经济发展了他们的动作会更大,同样,危机也会更多。
    作为异民族的曾经的中国人,我对中国历史持深深的敬仰态度。中国人独领风骚达几千年之久。你们的祖先们创立了世界上几乎最为灿烂的农业文明,你们的科举制度,你们的伦理观,你们灿烂的历史,你们知识精英的社会责任感,你们的士人阶层不畏贫贱,不屈威武,且能挡得住富贵对人性的腐化的高贵品质,他们是维系中国几千来文明的重要基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有史以来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之一。
    作为世界上的古老民族,创造了如此高度的文明,其实你们没有太多的选择。要么北韩化,要么美国化。在现在的地球村,你们再次创造出独特文明已无可能。从目前的趋势看,你们退回北韩化已无可能。你们只能在一流国家和三流国家之间做选择。
    无论如何,中国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缺乏正义感,社会责任感和社会道德感让人心痛。我想,刘晓波可能会在临终时发愿,来世不再做中国人。我的一位汉人朋友曾经说过:我们汉人只有两种情感:你比我过得好我嫉妒你,你比我过的差我瞧不起你,我们不会平等对人。我想,对于和刘晓波不相干的中国人,作为罪犯,他被他的同胞所瞧不起,作为诺奖得奖人,他被他的同胞所嫉妒。好在,除了他的同胞,还有很多人认同和纪念他为他的同胞所造的一切。
    最后,我为中国人首次能能获得诺奖表示由衷的祝贺,对刘晓波先生表示深深地敬意,你并不孤独。
    中共厉害,短短二十年就创造出两个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8. 路过发一言

    十二月 19, 2010 at 12:59 上午

    “请解释中共对北朝,越南,柬埔寨的“文化输出”。请解释中共海外使领馆在当地策划政治集会,请解释中共对本国内不同民族,不同阶层的治理政策。请解释中共对非洲的援助政策等等。”

    毛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回归民族主义的中国,已经成为越来越明显的现实。此后的中国人,不管台上还是台下,都会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中国人特征而不是共产主义者特征,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请相信这一点。

    至于周边的北韩,我想只要美国放弃对中国的敌意,不会再有获得援助的价值,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防御而不是侵略。至于将援建非洲,鼓动政治集会扯到侵略性上去,逻辑上实在是不靠谱,只能说,你对中国人的心理特征并不曾真正了解。

    基于中国目前的现实,鱼死网破式的革命可能短期还看不见,相互妥协更为可能。中国的很多事情只能边走边看,我不敢说自己的观点将来不会变化,但目前我不认同要么美国化要么北韩化的观点,我觉得这同样也是一种非常主观的臆断。即便发生演变的俄罗斯,更多表现出的也是一个民族主义特征的俄罗斯,而不是一个美国化的俄罗斯。

    回到刘晓波的问题上,我觉得不要随便给人打上道德标签,民主化抗争是一回事,和平奖是另一回事,不赞成刘晓波得和平奖并不意味着就对他不尊敬,两回事儿,为什么总是扯到一起呢?

     
  9. 比目鱼

    十二月 19, 2010 at 3:47 上午

    “毛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回归民族主义的中国,已经成为越来越明显的现实。此后的中国人,不管台上还是台下,都会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中国人特征而不是共产主义者特征,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请相信这一点”。
    你这个观察过于幼稚,简直就是自欺欺人。依你所描述,镇压法轮功这样的举动是什么样的中国人才能干的出来的?是马克思式的中国人还是中国式的中国人?
    看来你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你没在中国的党政机关呆过。你对中国人的了解还是有问题呀。

     
  10. 路过发一言

    十二月 19, 2010 at 4:19 上午

    我觉得,“镇压法轮功这样的举动,既不是马克思式的中国人”,也谈不上是中国式的中国人,那只是占据统治地位的利益集团,在自身的统治地位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行动,完全是利益驱动,谈不上理念。

    台上的这些中国人,对类宗教团体的恐惧,就如同50年代的美国政府,对共产主义的恐惧,也如同历朝历代对白莲教这种民间宗教团体的恐惧,杯弓蛇影。一个披着马克思主义外壳的民族中国,并非什么都往好的方面走,我前面所说的,只是这个民族中国的对外特征,对世界和平的威胁,其它的,就说远了。

     
  11. 比目鱼

    十二月 19, 2010 at 12:04 下午

    “那只是占据统治地位的利益集团,在自身的统治地位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行动,完全是利益驱动,谈不上理念”。
    哈哈,绕来绕去,你还是回避不了中国的本质。仅仅这一句话,就已经把中国概括了。
    我就睁着眼睛看,中国共产党还能玩多久,影帝温家宝,还能演几年戏。

     
  12. davidpeng

    十二月 20, 2010 at 9:31 上午

    @丁一夫,

    我认同普世价值,所以你可能的确“多余地”打了那么多字。你甚至在温家宝答言论中找到普世价值,我就不在这转引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把温家宝拿出来和刘晓波并列的原因。我个人是用现实主义的观点来看待如何在中国达成普世价值。

    我的观点是,我尊重刘晓波,认同08宪章上的很多观念;但是从政治现实上讲,我不认为08宪章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我觉得把诺奖颁给刘晓波毫无意义,这个事件从某种程度上帮助中国政府把民主运动污名化;不过我现在觉得这个奖不无意义,最少围绕它的争议是有意义的。

    另,关于08宪章,我的博客上08年有相关讨论,不妨移步看看:

    http://davidpeng.wordpress.com/2008/12/14/%E6%97%B6%E4%BA%8B%E4%B8%89%E5%88%99/

     
  13. 丁一夫

    十二月 20, 2010 at 9:45 下午

    David,你认同普世价值吗?把刘晓波判11年,你说了什么?

     
  14. 丁一夫

    十二月 20, 2010 at 9:45 下午

    你只会聪明地帮凶!

     
  15. davidpeng

    十二月 21, 2010 at 9:42 上午

    @丁一夫,

    我无法改变你对我的看法。我对言论自由的看法,我的很多博文里都有,包括对胡佳案子的关注。

    目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10多亿人,除了数得出来的活跃分子,剩下的都在水深火热中帮凶。欢迎你来拯救我们。

     
  16. davidpeng

    十二月 21, 2010 at 9:44 下午

    今天下午在wikileaks上看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关于未来三十年美中关系前景的预测报告,其中人权一节如下:
    ¶32. (C) Thirty years ago, the Chinese state interfered in virtually every aspect of its citizens’ lives. An individual’s work unit provided housing, education, medical care and a burial plot. Reeducation sessions and thought reform were common, churches and temples were closed, and average citizens had little access to the outside world. Today, Chinese have far greater ability to travel, read foreign media and worship. Nonetheless, the overall human rights situation falls well short of international norms. Today, China’s growing cadre of well-educated urbanites generally avoids politics and seems more interested in fashion and consumerism than in ideology; after all, outside-the-box political thinking, much less activism, remains dangerous. However, any number of factors in the future ranging from rising unemployment among recent college graduates, or growing discontent over the income divide separating rich urbanites from poor peasants, to discontent among the mass of migrant workers could lead to unrest and increased political activis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ill responds with brutal force to any social, religious, political or ideological movement it perceives as a potential threat. Chinese political leaders’ occasional nods toward the need for political reform and increased democracy suggest a realization that the current one-party authoritarianism has its weak points, but do not promise sufficient relaxation of party control to create a more dynamically stable polity in the long term.
    ¶33. (C) While the U.S. model of democracy is not the only example of a tolerant open society, we should continue to push for the expansion of individual freedoms, respect for the rule of law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a truly free and independent judiciary and press as being necessities for a thriving, modern society and, as such, in China’s own interests. Someday, China will realize political reform. When that day comes, we will want to be remembered by Chinese for having helped China to advance. Randt

     
  17. 丁一夫

    十二月 21, 2010 at 10:02 下午

    David,

    别代表十亿多中国民众了。就说说你自己。在中国政府判了一个只不过写了一篇文章的人11年,中国政府动用国家公权力和纳税人的钱严密封锁零八宪章,不让中国百姓了解零八宪章,严厉地围堵惩罚有思想的国人,在世界上为这种非法判刑四处活动造势的时候,你说的是什么:

    “我个人觉得,刘晓波的诺贝尔奖和中国社会的发展状况全不着调。西方需要理解中国近代历史,理解中国对富裕生活、稳定和秩序的渴求。如果西方真的想帮助中国,授予刘诺贝尔奖可能不是正确的方式。除了少数异议人士,中国可能根本没人关心刘晓波和他的《08宪章》。”
    —David Peng

     
  18. 丁一夫

    十二月 21, 2010 at 10:05 下午

    其实,你的博客上类似的聪明话太多了。我不愿费力气来详细讨论,因为对太聪明的人,这样做不值。

    什么“水深火热”,用词都是三十年前的共产党。

     
  19. 路过发一言

    十二月 22, 2010 at 2:45 上午

    丁一夫可能说得太过头了,回过头去翻了翻david以前的文章和发言,觉得以你的智商和素质,本不该得出上面的这些结论,也不知道是他太聪明还是你太聪明了。

    我个人认为,异议人士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可能耳濡目染地受到了对立方的不良影响,什么都往阴谋论上面想。你也不想一想,这么一个小众的博客,读者少,而且若是没有激烈的争论,读者往往很长时间才上来一次,有那么大的宣传作用吗?你让姜愉们做这种没有绩效的事情,她们愿意吗?

    如果思维方式没有变化,文化上的不良影响不消除,就算有了美国外形的民主制度,又有什么用呢?内子里的东西更重要。

    谈到刘晓波本人,这位有些口吃的昔日学生领袖,是我感觉最好、也最尊重的一位,诚实、有理想、有牺牲精神;但说到对中国当今社会的影响力,确实没有那么大,也许等中国的经济增长减缓、社会矛盾进一步恶化之后,这一现象会有变化,但当前,这是现实!异议人士们多接触接触普通中国人,了解他们当前最迫切的诉求,是必要的,否则也容易小众化。

    民主制度也许是解决社会不公的治本药方,但太远,急病也需要治表,一步步来,如果没有可行步骤的话,再好的远景也成了空中楼阁。

    David所说,可能不太中听,但与事实并没有太大出入,不应该做过度的解读。

     
  20. er

    十二月 28, 2010 at 9:14 上午

    我基本上同意David的看法,我在加拿大也生活好几年了,深刻觉得这个社会并非一蹴而就。它之所以形成这样的社会,和太多因素有着太密切的关系了。所以,我个人是严重质疑中国也会发展成这样的社会。也就是,就算是中国共产党倒台,中国建立普选,新闻自由等等,中国未必会发展成西方社会这样,而很可能在某一个坑里面苦苦挣扎,很可能比现在还不如。

    我觉得这些异议人士啊,都想学毛泽东啊,孙中山啊,但是却连老毛的半根毫毛也没有学会,老毛尚且知道实力不大的时候,要团结一切能团结的人,要搞统一战线。而这些人,好像除了内讧,还是内讧,刘晓波刚一得奖,他们这就内讧上了。

    刘晓波这个零八宪章,我觉得更多的好像是写给外国人,而不是写给中国人看的。中国人看得懂的,能理解的,感兴趣的太少了。我觉得的当务之急,还不是唱什么高调,而是要搞启蒙,要搞宣传。如果老百姓不改变,那么就是我党倒台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 比目鱼

      十二月 28, 2010 at 12:50 下午

      我的感受和er接近。我不担心共产党倒台的问题。我所担心的是:
      首先,客观的说,中国是一个半开化的,非文明国家。作为汉文化圈的发祥地,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均跻身文明发达国家行列,目前还处在半开化国家的基本上只有中国和越南了。中国迈向文明难度是很大,对于这一点,我们所有的网友观点一致,对此都有清醒的认识。
      但是,我对中国的前途还是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因为除了中,越两国,汉人切切实实地证明了自己不比白人差。新加坡和香港的人均生产总值远远高于美国,其他方面的指数,也差不到哪去。
      我觉得在现在的地球村,中国慢慢地迈向文明的可能性远远大于继续长期处在野蛮,无知和是非颠倒的状态。但这一切需要时间。作为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我想,客观,踏实和重建自信是首要任务。
      er的虚无主义有点问题。依你的意思,即便共产党不好,推翻了共产党中国人依然建立不了更好的社会,你这是什么意思!每个中国人都像你这样想,社会还怎么发展?从你的态度,我只看到典型的大陆人的自卑情结。我想说,你的感受并不客观,只是悲观。退一万步讲,欧美国家中国人学不会,即便让香港,台湾和新加坡人带一带,我想也能大有成效。

       
      • er

        十二月 29, 2010 at 12:27 下午

        我只不过想指出一个客观事实。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国人以为从海外取了点经回来,换一个政权,就能让问题迎刃而解,从此我们就走上光辉大道,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原来是跟着苏联走,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后来实际上是跟着西方走,西方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我是想指出这种想法的荒谬性。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老的一套玩不通啦,新的一套东西建立不起来,因为缺乏各种基础。

        我是想做一个不断发出警报的人,我认为盲目的乐观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不断地提出问题,才能在将来避免问题,对不?我是真的不希望我的悲观的预测得到验证,但是共产党正沿着这条大路快速驶向万丈悬崖。前几天的乐清农民被压死的事件可见政府的信誉度已经彻底丧失殆尽了。有人甚至说,今年是1910年,明年就是1911年了。

        我估计网络,信息地不断流入,也许能够改变这种状况。但是谁知道呢,目前而言,类似清末,也许一点点小小的事件就可能激起大变。

         
  21. 比目鱼

    十二月 29, 2010 at 1:34 下午

    还是那句老话,你不能眼睛只盯着中国。看看台湾,香港,新加坡,再看看和汉人文化接近的韩国,包括亚洲老大日本,这一切已经说明问题了。很简单,剔除共产党,恢复汉文明,即便是困难重重,中国还是很有希望。
    只是中国不要再产生革命了。所谓革命,就是杀戮。所谓革命,给中国带来了极为深重的灾难。所以,循序渐进是重点。
    汉文明在西方非常有地位。汉文明底蕴很深,潜力很大。包括我个人在内的众多西方人,希望汉文明在中国重新发扬光大,同时也为世界家园增添色彩。
    刘晓波之所以获奖,主要原因是他以和平的方式表达他对中国建立法治社会的渴望。法治是文明社会的基石。倡导法治社会绝对着调。社会不法治,就可以合理地不公平。社会不法治,高失业,高房价,暴力拆迁和低工资问题只能愈演愈烈。这么简单的问题,作为汉人精英的你们会想不明白?这就是我为什么对你们认为刘晓波获奖“不着调”表示震惊,失望,恕我直言,还有反感。
    说实话,所谓的共产党一党专政,不就是以党的名义组成一个利益集团,无法无天地为自己捞好处嘛。只要守法,中国由谁执政都没问题,共产党守法欢迎共产党,国民党守法欢迎国民党,甚至君主立宪,这些都不是问题。
    一个普通人不守法,对社会的危害是有限的。一个执政党不守法,并以黑社会的方式来行政,会危害整个国家。你们的孔子早说过,苛政猛于虎啊!
    要是这里的网友告诉我,不守法是我们汉人的民族性格,在任何社会体制下我们都不会守法,只会潜规则和血酬。这我绝不相信。还是那句老话,看看台湾,香港,新加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